全本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九百五十九章带棺出征

第九百五十九章带棺出征

  商户们运送一次粮草倒也没什么。请百度搜-

  能帮皇帝出一次力那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然而收复河套河朔可是长久之战,可能会打上一年之久。

  让商人们无偿为朝廷运送长达一年之久的粮草他们情愿不光宗耀祖。

  “陛下,老臣倒是有个建议可以一试!”

  李政淡笑着望着武国公万步海“老爱卿,但说无妨!”

  “老臣建议让正在训练骑术的三十三骑兵战马一齐上阵为大军粮草,仅仅依靠圈禁下来的训练之地训练很难有什么实质性的增长!骑兵速度快,运送粮草方便,战马白白训练也是浪费粮草,不如用到实处,而且长途跋涉不但可以磨炼战马的耐力还能磨炼骑兵的骑术,可谓是一举三得!”

  大殿中经过短暂的沉寂之后附和声不绝于耳!

  “臣等附议!”

  “臣等附议!”

  姜远明琢磨了一会也认同的点点头“陛下,臣也附议,眼下看来没有比老国公之计更加合适的计策了!”

  宋煜也恭敬的看着弯下腰“老臣也附议,如果按照老国公的办法施行下去,三月十五出兵收复两地完全不是问题,这样的话两份粮草的开支就节省成了一份粮草的开支,虽然略多一些却可以忽略不计,而且还可以达到练兵的目的,一举多得!”

  李政满意的望着老国公万步海,到底是两朝元老,眼见非同一般。

  不但提前了北征的时间,还为国库节省了一笔开支!

  同时三十万骑兵的训练也落到了实处!

  “准奏,兵部拟策,户部出章程,一个月后大军出征收复河朔河套两地!”

  “陛下圣明!”

  “这挂帅之人现在就商议出来吧,省的到时候临阵选将稍有不足!”

  吏部尚书杜成浩马上站了出来“陛下,除了六卫大将军之外,如今闲赋在朝可挂帅出征之人唯有省亲即将归朝的定国公柳大人,柳大人用兵独到之处吾等同僚有目共睹,实乃挂帅的不二人选!”

  满朝文武暗道了一声老狐狸,谁不知道你儿子杜宇如今唯定国公马首是瞻,定国公出征了你儿子的功劳能少得了吗?

  礼部尚书秦子英,刑部尚书叶开明也马上出列。

  “臣也附议,定国公攻陷西域三十八国只用了两年之久,若是定国公挂帅收复河朔的话可能很快就收复两地,不但为国库节省了开支,也能有效的震慑突厥部落!”

  杜成浩什么谋划叶开明秦子英同样什么谋划,同在柳大少麾下效力杜宇已经封了爵位。

  而自己二人的儿子叶景辉秦光虽然都成了将军可是比起封爵来还是美中不足。

  若是此次柳大少挂帅势必要点兵以前的老熟人在麾下效力,一旦拿下战功势必也会封爵。

  官位易得爵位难求,告老还乡之后人走茶凉谁还记得你,只有得了爵位子孙后代才能在朝堂之上再有立足之地啊。

  三部尚书开了头,三部下面的官员自然纷纷附和起来,只有跟着老大走才能有肉吃。

  “臣等附议定国公挂帅出征!”

  武官以定国公为首的荣威候,寿宁伯几人将目光落在了皇帝跟兵部尚书宋煜身上。

  “陛下,臣等也愿意出征为大龙收复失地!”

  “臣等建议武国公挂帅出征,老国公论排兵布阵不见得比定国公差上多少!”

  到底由何人挂帅出征何还是部拟策左右宰辅拍板皇帝决定!

  “儿臣等也附议定国公挂帅出征!”

  一时之间朝堂之上纷乱不已!

  李政面色淡然的扫视着文武百官,将目光停在了几日后就要去就藩的几个儿子身上。

  “太子,你的意思该有何人挂帅收复河朔两地?”

  李白羽望着父皇威严却带有深意的眼眸迟疑了一会猜测着父皇的圣意!

  稍加思索李白羽便恭敬的望着父皇“父皇决定何人挂帅便何人挂帅!”

  一个万金油的回答李白羽又将皮球踢了回去。

  李政不但没有怪罪反而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太子终究是成长了。

  在勤政殿这个地方能够决定何人挂帅出征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文武大臣的谏言可以听也可以不听。

  李政扫视着满朝文武期待的眼神微微一笑。

  “安平公主这些日子没少在朕的耳边唠叨,埋怨朕将她的夫婿当成了一头拉磨驴使唤,甚至连朕的外孙出生之日夫君都出征在外没能陪在身边!”

  “虽然安平公主将定国公比喻成拉磨驴不太恰当,朕想了想这些年定国公确实太过奔波劳苦了!”

  “朕虽为一国之君,但是同样也是人父,为了朕的乖女儿少守几次空房,这次挂帅之人就不再由柳爱卿担任了!”

  “没办法,你们也知道朕这个女儿有些刁蛮任性了一些,甚至不知羞的揪着朕的胡子呵斥朕还想再抱一个外孙的话就别让定国公到处乱跑了,你们说说这算什么事!”

  满朝文武失声笑了出来,本来觉得有些君前失仪不过见到皇帝都乐呵呵的笑了出来也就不再收敛!

  李政眼神幽幽的望了一眼太子将目光停在了万步海的身上,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缓缓走下台阶停在万步海的面前情真意切的望着这位两朝元老。

  “朕的老爱卿啊,尚能饭否?”

  万步海虎躯有些发颤,单膝重重的跪在了李政的面前。

  “回禀陛下,老臣尚能!”

  “兵部!”

  “臣在!”

  “此次出城由武国公万步海挂帅,荣威候蔡骏为副将辅佐左右,寿宁伯为督军!”

  “臣遵旨,散朝之后虎符帅印臣会即刻交到武国公的手里!”

  “臣万步海!”

  “臣

  “谢陛下隆恩!”

  “三位爱卿请起!”

  “谢陛下!”

  “老爱卿啊,柳爱卿从西域缴获的汗血宝马任你挑选,朕等着你大胜而归的消息!”

  “老臣多谢陛下!请陛下恕臣之罪!”

  李政茫然的看着武国公万步海“老爱卿何罪之有?”

  万步海深吸了一口气“陛下臣失礼了!”

  李政包括满朝文武茫然的看着朝着殿外走去的武国公万步海,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

  片刻之后李政神色愕然文武百官惊呼着看着扛着一个棺材走进来的万步海,不知道万步海为何要将棺材这等晦气之物带到朝堂之上。

  万步海双足立马而定,缓缓放下木棺单膝跪倒在李政面前。

  “陛下,老臣老了,本来打算无论何人挂帅老臣都会厚着脸皮随军请任当个前锋将军,陛下如今让老臣挂帅出征实乃了却臣的一桩夙愿!”

  李政叹着气哪还不明白万步海的意思“老爱卿,何至于此!”

  “臣万步海带棺出征,宁死疆场也要收复我汉家失地!”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