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985章 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却没有忘记你

第985章 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却没有忘记你

  小屋里最危险的东西就是泥塑,现在泥塑被无头女鬼拿到,对方已经没有还手的机会了。

  无脸怪物刚才差点在四位红衣的保护下杀掉陈歌,这其中虽然有神龛和泥塑的原因在,不过也从侧面证明了无脸男本身能力的恐怖。

  他可以消除某些记忆,这项能力使用得当的话,能带给陈歌很大的帮助。

  “拥有如此可怕能力的厉鬼并不多见,最关键的是他本身还不是红衣。等他成为红衣,这项能力将变得更加恐怖。”

  在陈歌看来,如果闫大年是红衣之下最强厉鬼,那无脸男应该能排到红衣之下第二强。

  “我在转盘里抽的厉鬼,真是质量越来越高了。”

  吞食掉残留的诅咒,红色高跟鞋和恶臭合力将那个男人从无脸怪物的躯壳中拖出。

  他的身体上粘黏着大量诅咒的丝线,之前就像是被包裹在蚕茧里。

  当所有诅咒的丝线消失不见,男人趴在地板上,他体型干瘦,看起来年龄并不大,似乎才刚刚成年。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陈歌蹲在男人身前,这男人脱离诅咒之后,身体变得虚幻,好像随时都会消散一样:“我来救你,并非完全出于好心,我是受人之托。”

  男人双眼依旧紧闭,他就仿佛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以前是被人欺骗,现在他已经放弃了希望。

  “是方鱼让我来找你的,她把你的名字刻满了全身,她每天都会去市区的公园,坐在长椅上等你。”陈歌的声音逐渐变大:“现在公园要被拆除了,昨晚应该是她最后一次去等你。”

  男人的表情依旧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眼皮轻轻颤动。

  “方鱼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也许在死之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见你一面,她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唯一的朋友。”

  陈歌也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触动了对方,或许是他说方鱼会死刺激到了那个男人。

  眼皮颤动的越来越快,趴在地上的男人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珠很特别,像猫一样,瞳孔深处有两道竖着的细线,看的久了,仿佛会把人吸进去。

  “方鱼、方鱼……”

  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男人的神智在慢慢恢复正常,这么多年来,或许就是这两个字支撑着他,让他的执念没有迷失。

  过了很久,男人仰头看向陈歌,嘴唇微动:“她还没有忘记我吗?一旦想起了我,那个人就会去找她,这是那个人在我身体内下的诅咒。”

  “她记忆力是很差,但她就算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忘记你。”很简单的一句话,没有任何修饰,在陈歌说出口以后,趴在地上男人慢慢低下了头,他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十年来,她重复着你离开那天的记忆,她每天都在经历同样的痛苦,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她考虑一下吧?你觉得自己的选择,真的是为她好吗?”陈歌坐在了男人身前,他留这男人一命,一来是觉得对方能力很特殊,二来是想让他去见见方鱼。

  “我是在保护她,有一个恶鬼盯上了方鱼!你不明白他的可怕,你不知道……”

  “你说的那个恶鬼是不是一道无形的影子?”陈歌打起精神,对方接下来说的内容应该就和神龛有关了。

  “他很像一个人的影子,但是他会自己成长,而且他也拥有实体,最关键的是他强到令人绝望。”男人趴在地上,声音中满是疲惫:“那个家伙在寻找合适的人,想要依附在他们的身上,我和方鱼在一起玩的时候,方鱼就经常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那个声音是从东边传过来的,起初我根本没在意,直到有一天我们来东郊水库旁边玩。”

  “方鱼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她似乎迷失了自我,朝着树林深处走,我就跟在她后面。”

  “后来我们看到了这间房子,屋门打开,里面有许多小孩用那种很可怕的笑容盯着我们。”

  “我感觉不妙,就拽着方鱼往外跑,但是方鱼根本没反应,结果我俩都被拽进了屋子里。”

  “当时我也没多想,在最后关头将方鱼推了出去,然后我关上了门。”

  男人的身体仍在变淡,他的执念似乎快要消散了。

  “我的噩梦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这屋子表面上种满了鲜花,充斥着欢声笑语,其实是个噩梦之屋。大家都是那道影子的玩伴,但所有人的笑容都是逼出来的。”

  “那道影子在所有人身上都种下了诅咒,因为我放走了方鱼,所以他格外的讨厌我,在我身上施加了无数的诅咒。”

  “我忍受了超过所有人的痛苦,不过这也让我变得比其他人强悍许多。”

  “影子在某些方面表现的根本不像是一个厉鬼,他甚至像人一样在慢慢长大。”

  “渐渐他已经不需要那些假扮的朋友了,他需要的是一个看守。”

  “他让所有曾经的‘家人’厮杀,因为他只需要一个就足够了。”

  “忍受了最多的诅咒和痛苦,我‘苟活’到了最后,那影子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当时我还不知道原因,后来我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

  “那影子外出的次数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他带回来了一个神龛。”男人朝身后瞥了一眼:“神龛里还放着一个泥塑,泥塑上写着方鱼两个字。”

  “我看到方鱼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就产生了不好的预感,我想要逃离这鬼地方,偷偷告诉方鱼,让她离开含江。”

  “可谁知道,一切都在那道影子预料之中,他是故意利用我去接近方鱼,想要把诅咒种在方鱼身上,把方鱼变成自己的身体。”

  男人的话让陈歌感到意外:“影子想要把方鱼当做自己的身体?”

  “是的,他体内好像隐藏着另外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寄托着他的记忆和情感,他似乎想要让那个东西在方鱼的身上生长。”

  “冥胎?”

  “对,我隐约听那道影子这么说过。”男人很是惊讶:“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