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 第484章 正式谈判

第484章 正式谈判

  那个男人其貌不扬,属于所有人里最容易被忽略的那一个。

  身上穿着普通的寸衫西裤,拿着一本小本子不断写写画画,好像在记录什么,会让人下意识的觉得他就是一个来打杂的人。

  可是团队里的人都清楚,这人才是这一次团队成员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他是心理分析师,擅长通过观察一个人的微表情、经历、遭遇等一系列的因素,对被观察者进行心理侧写。

  心理侧写这门技术一开始主要是用在对罪犯的心理研究上,可近年来渐渐传播开,在一些高级别的商业谈判团队中,往往也会出现心理分析师们的身影。

  说白了,这就是临场分析一个人心理状态的手段,为决策提供依据和有效支持。

  听见关宇飞的问话,那个男人想了想,说道:“按照我的观察,陈牧这个人基本上和背景调查里的信息是一致的。

  他是一个比较有主见的人,动手能力强,表面上看有点吊儿郎当,可实际上是一个比较细致的人。

  他唯一性格上缺陷是因为从小缺少家庭陪伴……嗯,从他的经历上可以看出,他的父母之前做生意,后来又来了西北,这都造成了他在一定程度上缺乏亲密关系教育。

  简单点说,就是他这样的心理状态,会让他成为一个稍有点缺爱和缺少安全感的人。

  这样的人,在人际关系中的表现通常是喜欢讨好别人,也就是俗话说的很会聊天,这样能够避免他不会在和人相处的过程中受到伤害。

  而在两性关系中,也就是男女的情感关系中,往往他能很好的开始,可是却很容易让自己处在比较被动的地位。”

  “情感关系?”

  关宇飞不太明白那个男人的话儿,问道:“什么意思?这和我们这个……有关系吗?”

  那个男人点点头:“从我之前的观察,他和阿娜尔古丽并没有确立正式的关系,至少他们在身体接触的亲密程度上,还达不到那个级别。”

  微微一顿,他又说:“我们的背景调查上显示,他和女医生似乎也存在着男女之间的关系,可按我的观察,他们之间同样没有确立正式的关系。”

  关宇飞有点听明白了,问道:“你的意思是,陈牧和阿娜尔古丽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牢固?”

  那个男人说道:“应该是这样的,他们目前并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哦……”

  关宇飞若有所思起来。

  那个男人又说:“不过我还观察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到现在我还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嗯?”

  关宇飞再次看向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说道:“陈牧和阿娜尔古丽、陈曦文,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似乎维持在一个很微妙的平衡状态,这在两性关系中往往是很少见的。”

  “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打个比方吧,他们的关系就像是狮群,狮群里往往只有一只公狮子,却有好几只母狮子……嗯,也许我的比喻并不恰当,他们之间并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可是这种平衡却很像狮群里的状态。”

  关宇飞已经听明白了,就是说陈牧和阿娜尔古丽、陈曦文是一个三角关系,而且还很稳定,心理分析师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关宇飞对于男女间的八卦不感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既然阿娜尔古丽和陈牧并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那他们能不能想办法把阿娜尔古丽挖过来。

  只要把阿娜尔古丽挖过来,牧雅林业的一切技术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甚至可以让阿娜尔古丽把牧雅研究院的股份转给奥赛,奥赛愿意付出已经上市的股份和她交换。

  这样一来,他们奥赛想要得到的一切就都得到了。

  至于牧雅林业

  这只是一家依靠一定的技术优势而使得市场销量不错的小公司,对于奥赛来说,不足为虑。

  在来X市之前,关宇飞觉得这一次谈判的攻关重点是陈牧,可是现在看来,他觉得有必要改变一下策略了。

  或许,阿娜尔古丽才应该是攻关的重点。

  ……

  第二天,双方开始正式谈。

  关宇飞一上来就把他们奥赛在梭梭苗的研发上取得专利文件拿了出来,包括专利号、专利证书、以及专利信息等等资料。

  然后,他们又把之前搜集到的牧雅林业利用他们的专利所赚取到的利润信息拿了出来,说明牧雅对他们的专利侵权。

  “陈总,贵公司对我们公司的技术已经造成了实质性的侵犯,这一点毋庸质疑。”

  关宇飞义正辞严的说着,脸上绷得紧紧。

  陈牧看着关宇飞,真觉得这人长着一张狗脸,太会变脸了。

  明明昨天大家欢声笑语,谈得不错,可现在只过了一天,却完全变了样子,不知道的真以为他们之前都没见过面。

  当然,对于关宇飞对牧雅林业侵权的控诉,陈牧表现得淡定自如,听听就算了。

  张涓涓早就和他说过,奥赛虽然拥有他们那种梭梭苗的专利权,可实际上牧雅林业是不是对奥赛构成专利侵犯这一点,一时半会儿根本界定不清。

  有些事情真的是听听就算了,不是说你说我侵权,我就侵权的。

  关宇飞大概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他不过是在严正的表达他们奥赛的态度,所以,他说完一大段话儿以后,又说道:“陈总,对于你们牧雅林业侵犯我们奥赛专利权的事情,你怎么看?”

  陈牧摇摇头,很坚决的说:“关总,对于我们公司侵权的事情,我觉得并不此事。”

  关宇飞轻叹一声,又道:“这么说来,那我们公司就不得不采取法律措施了,我们会对你们侵犯专利权一事提请上诉。”

  陈牧说道:“关总,对于这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们如果想好好谈,我无任欢迎,可是如果想打官司,那随便你,我会交给龙景律所全权处理。”

  微微一顿,陈总站了起来,摆出一副不谈我就走的姿态:“关总,很高兴认识你。”

  “等等,陈总。”

  大家都是摆姿态,关宇飞拦了一下,说道:“陈总,这一次到疆齐省来,我感觉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你,在这里我有一个建议,可以圆满解决这一次的事情,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一听?”

  “哦?愿闻高见。”

  陈牧觉得自己真有点戏精上身,说话假得不行,快把逼都装破了。

  关宇飞轻咳一声,从容道:“我听说贵公司新研发出一份新品种水稻的专利技术,不如这样好了,我们奥赛可以授权你们使用我们的这一款梭梭苗,你们也把新品种水稻的专利技术授权给我们,双方专利互换,各得其所,怎么样?”

  不怎么样!

  陈牧打心底不满的撇了撇嘴。

  真佩服这人,难得把这么无赖的事情说得这么冠冕唐皇,脸皮可真够厚的。

  奥赛的梭梭苗现在市场上正在培育的公司都不知道有多少,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专利授权的事情。

  据张涓涓说,这份专利技术就快到期,到时候就更加一文不值了。

  而新品种水稻才刚通过专利申请,是如今最有价值的技术,专利权的期限还长得很。

  奥赛想用一份快过期的技术换取这一份新技术,还说的好像大家谁也没占谁便宜,属于公平交易,这就有点太不要脸了。

  当然,陈牧也明白,这就跟街边摆摊买卖东西一样,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反正人家开价了,他们这边砍价就是,谈得拢就谈,谈不拢就算了,谁也不怕谁。

  所以,陈牧很坚决的摇头起来:“关总,你开什么玩笑啊,我们的新品种水稻技术是我们公司花费了几千万才研发出来的,你用一份快到期的专利就想换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他这话,暗地里表达了两重意思。

  第一,新品种水稻很贵,谁也别想轻易拿走。

  第二,我们愿意出手,只要价格合适。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