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敢插我的队?

第七百二十三章 敢插我的队?

  坊市之中,极为热闹。

  虽然是刚刚过了元宵灯节,但街上仍是车水马龙,不知多少富家小姐,乘着马车出行,郊游踏青。

  身旁都是跟着持剑侍女。

  但更多的,还是身穿学子儒服,或者佩着刀剑的武生,双目炯炯,精气强壮。

  如今天下尽归大乾,乾帝大刀阔斧,清理了一批官员,显然是要给恩科的进士安排位子。

  再加上入大乾为官,就有气运加持庇护,不知多少学子武生蠢蠢欲动,准备在这次恩科崭露头角。

  可惜,人似乎实在太多了,有些学子连地方都没有落脚,只能露宿街头。

  还好的是,陛下刚刚出关,上了早朝,放出乾坤袋让学子武生居住,还一声令下,让玉京之中的寺庙道观让出院子。

  这让不知多少学子感恩戴德。

  “臭豆腐,臭豆腐!不臭不要钱!快来买啊!吃了我老张头的臭豆腐,包你文思如尿崩,高中状元!”

  “胭脂,聚美坊的胭脂,男人也吃得的胭脂~”

  “各位客官,走过路过,莫要错过,进来这千兵铺瞧一瞧,上好的神兵利器,削铁如泥,让你在武举之中,所向披靡。”

  “金枪药,大力丸,木举丹,包生儿子秘方,应有尽有。”

  ……

  闹市之中,一阵阵吆喝此起彼伏。

  陆乾披了一件黑袍,容貌变化作一个普通青年男子,走在热闹长街之上,目光四下扫望。

  那个疑似尸先生的老者应该就在这附近。

  为了不打草惊蛇,陆乾便融入人群,慢慢寻找,就连邪心魔佛,也隐匿在虚空,没有显现出来。

  “找到了!”

  一盏茶之后,陆乾走到街尾,一拐角,就见到一个角落里的小铺子前摆着一个摊,旁边悬着一支白旗,上面写着大大的一个‘卦’字。

  摊主是一个灰袍老者,两鬓斑白,略微瘦削,一只眼睛还是瞎的,浑身血气削弱,连罡气境都没有。

  看起来没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气质,感觉就像是一个骗子。

  只不过,在这算卦摊前,正有两个男子在算卦,一个麻衣粗布,面相黝黑,约莫三十岁,一个青袍执扇,似是个落魄公子。

  陆乾装作不在意,漫不经心地走过去。

  这时,落魄公子坐在摊前的椅子上,随手扔出一块十两银元宝,唰的一下打开纸扇,眉宇间有一丝傲意,问道:“老先生,本公子想算一算前程,看看能不能在这次恩科高中探花,光耀门楣。”

  “呵呵,这不用算。”

  灰袍老者伸手,笑呵呵的收起银元宝,道:“公子一看,才气惊人,犹如夜明珠一般,大方光华,萦绕周身,写的文章必定都是锦绣文章,花团锦簇,这次恩科文举,恐怕足以横扫一众学子。”

  “你算得果然准!我乃中州才子,唐方!中州才气十斗,我占九斗!这次科举十拿九稳!”

  落魄公子傲然道。

  灰袍老者一听,目放光芒:“公子果然厉害!只不过,公子才气虽佳,但想要前三甲,恐怕还得看运气。”

  “看运气?什么意思?你别糊弄玄虚骗人钱!”

  落魄公子轻哼一声,似乎看穿算卦老者的把戏。

  灰袍老者听着,笑呵呵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凑近过来的陆乾,意味深长问道:“这位唐公子,你觉得大乾陛下英俊么?”

  嗯?

  此话一出,落魄公子,还有黝黑男子皆是楞了一下。

  “这算什么问题?”

  落魄公子惊疑了一下,道:“陛下神武无敌,确实是厉害,只不过,相貌凌厉,略带一点煞气,还不够本公子一半英俊。”

  瞬间,灰袍老者望过来,笑容之中带着一丝挪谕。

  紧接着,他转头道:“这位唐公子,你这次恩科,确实可以高中,只不过,名次可能有点不理想。”

  “胡说八道,封建迷信!哼!”

  唐公子一听,立刻神色冰冷,面露不悦,唰的一下合起扇子,站了起来。

  “咳咳,老先生,我呢。”这时,黝黑男子咬咬牙,递出一块银元宝。

  “公子你才气也不错,大智若愚,通透人心,也能高中。只不过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你觉得大乾陛下英俊么?”

  灰袍老者笑问道。

  “嗯!”

  黝黑男子重重点头,肃然无比道:“陛下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这天下又有谁能比得上陛下?”

  这一句话,字字千钧,每一个字都透着万分诚意,显然是发自肺腑之言。

  “哈哈,恭喜恭喜,公子你高中三甲了!”

  灰袍老者拱手祝贺。

  听到这里,落魄公子不乐意了,冷哼一声:“哼!不知所谓,王兄,我们走!别听这个老道士胡说八道!回去温书!”

  说着,抓起黝黑男子便走。

  黝黑男子拗不过他,只能朝灰袍老者拱拱手,抱歉一笑,才离开此处。

  这时候,陆乾坐了下来。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灰袍老者笑着拱手祝贺:“恭喜恭喜。”

  “何喜之有?”

  陆乾皱眉问道。

  灰袍老者笑道:“恭喜公子,又添了两名贤才辅助,这不是大喜事一件么?”

  砰。

  陆乾随手抛出一个金元宝,淡然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我也想请先生看一下,以我的才气,能不能在文举之中高中进士?”

  “公子与那两人不同,那两人命格一般,老夫一眼就能看穿,但是公子贵不可言,老夫看不准,只能算。但老夫算卦有两条规则,一是早中晚只算三卦,现在已经是傍晚,中午那一卦过了,晚上那一卦还差半个时辰,公子想要算卦,恐怕得等上半个时辰。”

  灰袍老者笑呵呵道。

  “哦?看来,老先生是有几分真材实料,不然也不会立下这么麻烦的规矩。”陆乾微微皱眉。

  灰袍老者哈哈一笑:“哈哈,老夫确实是有些真材实料,只不过,这条规矩是为了保命而已,泄露天机太多的话,老夫恐怕活不到老死的那一天。”

  “原来如此。”

  陆乾点点头,提议道:“既然还有半个时辰要等,不如老先生与我玩个小游戏,如何?”

  “什么游戏?”

  灰袍老者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

  说话之间,他从袖中掏出一枚红线穿着的木牌子,挂在旁边的竹竿上。

  木牌子上刻着四个字:暂不接客。

  陆乾望了一眼木牌子,收回目光,淡然道:“这个游戏叫做‘你问我答’我问一句,你答一句,然后你问一句,我答一句,谁也不吃亏,如何?”

  “哈哈哈,公子还真是打的好算盘,居然就凭这个小游戏,就想套老夫的话?”

  灰袍老者摇头轻笑。

  “不愿意么?那我走了。”

  陆乾伸手,抓回桌上的金元宝,起身就要离开。

  “诶诶,公子且慢。请容老夫考虑片刻。”灰袍老者道。

  陆乾坐下来,默不作声,静静等待着。

  “好。”

  三息之后,灰袍老者笑吟吟地点头答应,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么,公子先请问吧。”

  “你是尸先生?”陆乾皱眉问道。

  “尸先生只是老夫的其中的一个名号。”灰袍老者点点头,笑问道:“那么,公子你是怎么找到老夫的?”

  他自问神功修成,天地混沌,尽在一念之间,明明已经屏蔽了陆乾,怎么还会被他找到的?

  难道,陆乾身旁也有一个破天机混沌的高人?不应该啊,祝清棠,邪心魔佛,北月宫宫主都不是卦道高手。

  正因如此,他才答应陆乾玩这个游戏。

  陆乾沉吟了一会,答道:“找到尸先生你的确很难,不过,我有一件名为‘外挂’的神兵。”

  “外卦?内卦?”

  尸先生盯了陆乾一眼,立刻满脸惊疑:“这天地之间,竟然还有老夫不知道的卦道?”

  下一刻,他的两只眼睛浮现出丝丝蓝色晶芒,一幅幅画面飞速闪过,日升日落,花开花谢,春去秋来冬夏轮回……

  这些画面足足闪了近半个时辰。

  中间,陆乾轻敲了几下桌子,尸先生仍然没有反应,显然跟曾经的祝清棠一样,宕机了。

  忽然之间,尸先生的双眸里映出陆乾的面容。

  噗。

  几乎在同一瞬间,尸先生双眼一瞪,噗的一下喷出一口鲜血出来。脸色变得苍白如雪。

  “咳咳咳……果然是天地无极,大道无限,老夫学的只是一点皮毛而已啊!”

  尸先生擦了擦嘴唇,服下一颗丹药,脸色逐渐红润。

  陆乾闻言,神色一凛,也不废话了,直接开口问道:“那个稚童失踪案的凶手,到底是谁?”

  “公子稍等,且让老夫算一卦。”

  尸先生气血恢复,从袖袍里摸出九枚圆孔铜钱,放在桌子上。

  这九枚铜钱很普通,正面刻着天圆地方,背面刻着日月星辰,甚至还有些蓝色铜锈在上边。

  下一刻,尸先生又从袖里摸出一块巴掌大的龟壳,古朴无比,还有些烧焦的痕迹。

  他将龟壳倒放着,拈起九枚铜钱,扔了进去。

  然后,闭上双眸,左右十指掐掐点点,十足一副神棍算卦的模样。

  “慢着!”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一个高俊黑衣公子,执着白玉羽扇,缓缓走来,掏出一个乾坤袋放到桌面,笑道:

  “尸先生,这晚上的一卦,本公子买了!”

  嗯?

  陆乾神色骤然冷了下来。

  敢插我的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