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610章苦修脉技

第610章苦修脉技

  当徐子墨从死亡的意识中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对刀突然多了许多不一样的感悟。

  原本他以为,自己对刀的了解和使用,已经到达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地步。

  如今看来,刀之一途也是有许多路要走的。

  “天衍苍生刀,”徐子墨微眯着眼,轻笑道。

  “既然苍天无情,世人多苦难,那我就衍生修个无情刀。”

  传承很快,接受完传承后,徐子墨便离开了传承室。

  再次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庭院中。

  “公子,”两位护卫在一旁,身体挺拔的守着。

  “你们前段时间打了一名青年,还记得吗?”徐子墨问道。

  “记得,”两人尽皆点点头。

  之前的黄衫青年被拔掉舌头,打断腿,那是在徐子墨闭关以前。

  “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别人便会来讨说法,你们决定怎么办?”徐子墨再次问道。

  “不是公子吩咐的吗?”两人愣了一下,有些惊慌的看着徐子墨。

  内心嘀咕着,该不会是要两人当替死鬼吧。

  “如果你们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办,”徐子墨说道。

  两人连忙点点头。

  ……………

  月影暗淡,星光稀疏。

  夜深人静之际,徐子墨在修练着今天得到的几个功法。

  天衍苍天刀需要感悟,感悟越深,这本脉技的威力也就越大,但如果个人领悟不行,也就发挥不出脉技的威力。

  徐子墨的肉身回到真命世界中,在神州大陆的大道本源加持下,开始修练起来。

  大道本源是一个世界最基础,也是不可或缺,十分重要的力量。

  在本源加持下,徐子墨的领悟能力,包括修练速度,几乎是成倍的增加。

  沧海一粟作为水系脉技,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

  正所谓人生不过沧海一粟,有人尘埃落定平凡一生,有人星河浩瀚皆不及你。

  就仿佛大海里的一粟沙子,漂浮在无比的沙土中,终日不见阳光。

  但若能扶摇直上,去那天际的九万里。

  也能以渺小之姿,搅它个波涛汹涌,天翻地动。

  沧海一粟的修练便是以小博大,只需一个支点,便可撬动整个世界。

  所说这些脉技都是高阶脉技,但徐子墨如今已是神王的境界。

  领悟这些难度根本不算太大。

  而真正让他在意的,还是另外一本鬼禅六断。

  这本脉技的开头部分写着一首诗。

  千僧万佛血亡灾,

  涤罪诛刑应世开。

  魔佛妖僧怪和尚,

  声声句句鬼如来。

  这本脉技的创始人便是鬼如来,当初他被九霄帝宗的始祖九霄圣人斩杀。

  之后这本脉技便成了九霄帝宗的物品。

  这本脉技共有六招,分别是“无妄成法、神迷堕世、屠印杀界、辅轮天葬、众相唯杀、梵鬼同悲。”

  在修练这本脉技的时候,他发现四周竟然会出现鬼影。

  无比的血狱朝他脑海中涌动,好似要将他的意识彻底的剿灭般。

  那鬼影仿佛众生的怨念,对徐子墨的全身都产生了影响。

  所谓六断,六招对应的正是人的六识。

  眼、耳、鼻、舌、身、意识。

  他将一个人的六识斩断,最终被放逐无比炼狱中,进行永无轮回的死亡。

  要想先修练鬼禅六断,自己就必须先在鬼门关走一趟。

  这一刻,徐子墨才明白,想要修练这本脉技,必须要有佛教的宝物镇压。

  镇压住这些恶鬼,留住六识方才可以。

  不过徐子墨有大道本源,在大道本源下,鬼禅就宛如蝼蚁般,丝毫不敢造次。

  试问这世间,还有多少比大道本源更强的镇压。

  大道本源即指世界一体,是世界的一部分。

  徐子墨要的,可不仅仅是修练鬼禅六断,更是要将其与自己的刀法融合在一起。

  创造出鬼禅六断刀。

  创造脉技这种事对他来说并非不可能,前世就创造过类似问道十九式之类的脉技。

  有着积累,这一世更有本源相助,难度要大大的降低。

  ……………

  苦修三天之后,徐子墨缓缓睁开双眼。

  外界刚好是一夜过去,天色有些阴沉,乌云密布,积攒在头顶之上,好似随时都会落下雨般。

  徐子墨睁开眼的瞬间,只见鬼影重重,无比鬼域在衍生若隐若现着。

  为了能将这本脉技融合刀法更成功,威力更强,徐子墨甚至去了神州大陆的地狱一趟。

  看着杀神建造的十八层地狱,亲身待了一天,所看所感所悟。

  一大早,姜长生便来到了徐子墨居住的庭院前。

  徐子墨发话了,他也不敢违背,既来之则安之。

  而此刻,在太霄峰外,东南方向的碧霄峰上。

  碧霄峰四周环绕着无数的山峰,这些山峰都是给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居住的。

  在其中一座山峰上,白雾缭绕,仙鹤齐鸣。

  一座被封印的山洞中,不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有无尽的刀意自其中迸发而出。

  山上碎石滚落,威势十足。

  没过多久,只听“轰”的一声,一道刀光斩天辟地般,将山的顶峰一分为二。

  刀光直冲云霄,甚至将苍穹上的虚空都彻底摧毁开。

  一道金袍身影冲破封印,带着无上的刀势踏空飞了出来。

  “恭喜师兄出关,贺喜师兄武道之路更进一步。”

  看见金袍身影出现,旁边守护多时的黄袍弟子们连忙走上前恭喜道。

  这金袍身影站定,只见他留着短发,眉毛浓重,双眸就宛如一把刀般,瞳孔竖立。

  他的身后背着一把宽刀,刀有十几厘米宽,几乎跟金袍青年的背部一样宽。

  金袍青年的身影降落山头,看着迎面而来的那些黄袍弟子,微微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轻声说道:“我闭关的这段日子,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师兄放心,有我等在,一切安好,”旁边的弟子连忙回道。

  “那就好,青儿呢?”金袍青年继续问道。

  “沈公子,”金袍青年的话音刚落,只听身后就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

  众多黄袍弟子连忙散开,只见青萝女子正站在最后面,翘首以朌着。

  “青儿,”金袍青年沈浪连忙叫了一声,走上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