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611章问罪

第611章问罪

  “沈公子,”小青有些拘谨的叫了一声,羞涩的低着头,不敢抬头看面前的男子。

  “还叫沈公子?”沈浪装作不悦的说道。

  “沈,沈郎,”小青抬起头,看了沈浪一眼,又飞快的低下头。

  脸蛋仿佛夕阳下的天空,晚霞悄悄爬上了枝头。

  “这才对,放心吧,以后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谁也不能分开,”沈浪笑着说道。

  “可是那林秋能善罢甘休吗?”小青担忧的说道。

  “毕竟他爹是太霄峰的峰主。”

  “以前我没让你过来,是怕引起两峰之间的战斗,”沈浪冷声说道。

  “但现在就不怕了,那家伙中了我的火焚天之毒。

  最多三个月,便会全身通红,最终自焚而死。

  尤其是在这三个月内,每天也会疼痛难忍,身体仿佛被火烤过一般,根本没时间顾及你。”

  “那这件事若是被发现了?”小青有些担忧的说道。

  “青儿,你知我知,你不说,谁也不知道,”沈浪微微摇摇头,将面前的女子轻拥入怀中。

  “我知道了,沈郎,我死也不会说的,”小青也环抱住沈浪,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郑重的说道:“小青本一风尘女子,生命如草菅,不值一提。

  如今能得沈郎垂爱,既以许卿,这一生便跟随到底。”

  沈浪笑了笑,转过头看着身后一众黄袍弟子,问道:“我让张谦去给那废物说一声,怎么不见他来跟我禀报?”

  “这,”旁边的黄袍弟子们都有些迟疑。

  “怎么了?”沈浪微微皱眉,问道。

  只见一名黄袍弟子微微摇摇头,右手一挥,说道:“带上来吧。”

  紧接着只见一名黄袍青年被担架抬了上来。

  他的两条腿全部被打断,嘴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个字。

  看上去奄奄一息,十分的痛苦。

  “张谦?”沈浪皱眉叫了一声,脸色难堪的问道:“怎么回事?”

  旁边的黄袍弟子将一张纸拿了出来,说道:“师兄,他舌头被人割了。

  所以之前我让他把发生的事都写在了纸上。”

  沈浪接过纸看了几眼,手中刀气凌厉,直接将纸碎裂成粉末。

  “师兄,你没事吧?”旁边的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秋小儿欺我,我与他不死不休,”沈浪脸色阴沉的说道。

  阴沉的脸色比上空阴沉的天空还要更加可怕。

  ……………

  徐子墨修练完毕,刚好走出小院,便看到了姜长生一副鬼头鬼脑的模样,在外面悄悄看着。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徐子墨摆摆手,将其叫了进来。

  侍女已经将早饭准备好,端放在院落的凉亭内。

  “师兄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姜长生试探的问道。

  “莫非真是觑觎我的帅气?”

  “你也知道师兄是人尽皆知的纨绔子弟嘛,”徐子墨摆摆手,说道。

  “身为纨绔子弟,没个狗腿子岂不是很失败。”

  “恕师弟愚昧,不懂师兄的意思,”姜长生摇头说道。

  “想让你当我的狗腿子,够直白吧,”徐子墨回道。

  “大丈夫不为三斗米折腰,师弟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岂能趋于人下,”姜长生怒拍桌子,严词厉色的说道。

  “这件事,师兄以后莫要再提,师弟可要不高兴了。”

  “真不行?”徐子墨问道。

  “死也不行,”姜长生目光直视,淡淡的说道。

  “铿锵,”拔刀声起,几缕黑发轻轻划落。

  “慢着,师弟转念想了想,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缩。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明珠蒙尘,若遇名主,必当霞光万丈,冲而破晓。”

  姜长生一脸认真的看着徐子墨,说道:“师弟自此后,便一心跟随师兄左右。

  天涯海角,刀山火海,义不容辞。”

  两人正说着,只见一名弟子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林师兄,峰主让你过去一趟,”那弟子气喘吁吁的说道。

  “什么事?”徐子墨问道。

  “好像是碧霄峰来人了,找你有事,”那弟子回道。

  “去看看吧,”徐子墨笑了笑。

  …………

  跟随那弟子,徐子墨不仅仅带着姜长生,就连给自己护院的两名护卫也带上了。

  上山的路上,徐子墨看着两人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在下龙一刀,龙二刀,”两人连忙回道。

  “这名字,简单、粗暴,”徐子墨笑了笑。

  走上太霄峰最顶层的议事大殿,当徐子墨走进大殿的时候,发现除了父亲林北生和几位太霄峰的长老外。

  旁边还站着一名金袍少年以及一名金袍老者。

  “爹爹,”徐子墨问候了一声。

  “秋儿,你来了,”林北生笑了笑,摆摆手说道:“为父此番来,是想问你一件事。”

  “爹爹请说,”徐子墨点点头。

  “你是否重伤了一名碧霄峰的弟子?”林北生问道。

  “没有啊,这件事爹爹从何说起?”徐子墨摇头说道。

  “林秋,你还敢否认,”旁边的金色青年沈浪冷哼了一声。

  说道:“罪证、人证皆在,这件事你必须给个交代。”

  “你谁啊?我太霄峰上何时轮到你大声嚷嚷了?”徐子墨皱眉问道。

  “浪儿,你先退下,”旁边的金袍老者笑呵呵的摆摆手。

  只见张谦被放在担架上抬了进来。

  老者笑道:“林公子还要否认吗?”

  “否认什么?我不知道,”徐子墨摇头说道。

  金袍老者随手一挥,只见一张纸从纳戒着取了出来。

  说道:“这是张谦的证词,林公子要看看吗?”

  徐子墨看了对方一眼,问道:“不知这位长老怎么称呼?”

  “碧霄峰,鹤青。”老者平淡的说道。

  “好,鹤青长老,你这样说话就没道理了,”徐子墨摇头说道。

  “这张谦说的话可不能算数,他说是我打的,就是我打的吗?万一是诬陷呢?

  那前些日子我受到了暗杀,我也说是鹤青长老所为,不知可否当真?”

  “就是,”旁边的姜长生点点头,连忙说道:“我看他一定是嫉妒我们公子的帅气,诬陷,赤裸裸的诬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