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574、漫天的谎言里,也有那么一丝温情

574、漫天的谎言里,也有那么一丝温情

  从果壳电子的工地离开后,陈汉升一边和孔静电话,让她对曹建德进行嘉奖,一边前往天景山小区。

  眼下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左右,可以这样说,从现在开始直到萧容鱼打电话催促,陈汉升都可以安稳的待在沈幼楚这边。

  毕竟“任务”完成了,“琐事”就可以不紧不慢、从容不迫的应对。

  “可见,做事的先后顺序多重要啊。”

  陈汉升心里有些得意,这就相当于一天摆平了三个女人,他停车后拿着福字贴走上楼,顺便把萧容鱼的手机备注从“萧容鱼”改成了“于主任”。

  虽然沈幼楚从来不查手机,不过还是要以防万一,改个备注最多10秒钟时间。

  “沈幼楚她们在做什么呢?”

  陈汉升心里想着:“阿宁肯定会扑过来大叫‘阿哥’,沈幼楚知道我下午要过来,不过以她的性格,应该只是温柔的站在旁边吧,婆婆眯着眼在看电视,还有小保姆冬儿······”

  他心里正遐想敲门的时候,只听“吱呀”一声,防盗门轻轻的打开了。

  不过,没有陈汉升想象中的热闹场景,客厅里一片安静,冬儿还压着嗓子说道:“小陈哥哥,你来啦。”

  陈汉升有些奇怪:“其他人呢?”

  “幼楚姐姐在休息。”

  冬儿冲着客厅努努嘴,顺便把拖鞋拿出来。

  陈汉升看过去,果然看见沈幼楚趴在桌子上睡觉,心想这倒是有些难得。

  沈幼楚虽然不善于表达,不过她习惯了默默奉献和陪伴,按理说两人一周多没见,她肯定会过来迎接的。

  “阿哥!”

  梳着可爱羊角辫的阿宁正用蜡笔涂涂画画,她看到陈汉升,马上从凳子上跳下来,欣喜的跑向陈汉升。

  陈汉升单手抱起小丫头,阿宁搂着陈汉升脖子,凑在耳朵边上问道:“阿哥,你怎么才来呀,阿姐等你很久了。”

  “等我很久?”

  陈汉升皱了皱眉头。

  “是啊。”

  冬儿走过来解释:“昨晚我已经睡下了,突然听到厨房有动静,原来是幼楚姐姐在擀面,她想做点包子让你带回去的,吃完午饭,幼楚姐姐就一直在客厅等你呢。”

  “哦~”

  陈汉升恍然大悟,原来她是熬夜的原因,哑然失笑道:“为什么不去卧室啊,笨死了。”

  “因为阿姐想第一个见到你啊,所以她都舍不得去床上睡觉。”

  沈宁宁脆生生的说道。

  陈汉升一愣,缓缓转头瞧着阿宁。

  沈宁宁的大眼睛里充满着童真和单纯,在小孩子的心里,这个问题没那么复杂。

  阿姐就是太想见到阿哥了,所以一直等到现在,结果累的睡着了。

  “阿哥~”

  阿宁见到陈汉升在发呆,轻轻叫了一声,她有些不明所以。

  “这是我的疏忽。”

  陈汉升也反应过来了,他昨晚和沈幼楚联系,只说今天下午要过来,但是没说具体时间。

  因为他自己也不能确定啊,首先要骗过聪明的小鱼儿,又去郑闺蜜那里完成任务,最后还在果壳电子转了一圈,时间的弹性很大。

  偏偏沈幼楚又憨又傻,她想第一眼见到陈汉升,所以舍不得去床上休息,再加上昨晚又在熬夜蒸包子,所有没有撑住。

  “哎······”

  陈汉升叹一口气,他刚刚在郑观媞那里瞧人家身子,在果壳电子厂逗弄曹建德,那个时候沈幼楚应该就在默默的等待吧。

  她也不敢打电话催促,只是安静的坐着,只为了开门后的第一眼就能看见自己。

  陈汉升坐到沈幼楚旁边,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宝藏。

  她就连趴着睡觉的姿势都很正规,两只手臂整齐的叠放在一起,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健康的粉润,眼睫毛又长又弯,时不时“扑棱棱”的轻轻颤抖。

  冬儿和阿宁也在,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没过多久沈幼楚就醒了过来。

  大概是枕在胳膊上的原因,双颊微微泛红,漂亮的桃花眼里有些诧异和迷茫,不过见到了陈汉升,她自然而然的就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陈汉升笑着伸出手,沈幼楚乖巧把自己的小脸凑过去,直到发现阿宁和冬儿也在前面,沈幼楚才突然害羞起来,嘟着嘴巴看了一眼陈汉升。

  就连嗔怪也是那般温柔,仿佛给了这个岁月值得倾泻的地方。

  “阿姐。”

  小阿宁不理解刚才一瞬间的甜蜜,看见沈幼楚醒了,她摸着自己的羊角辫说道:“有一个散掉了。”

  “莫急哈,阿姐帮你扎起来。”

  沈幼楚整理一下衣服,走去卫生间洗脸。

  陈汉升盯着阿宁笑了笑,其实家里有个小朋友也蛮不错的,因为她们偶尔的一句话就能让气氛活跃起来。

  沈幼楚为阿宁绑辫子的时候,陈汉升看了看时间吩咐道:“一会要做事啦,冬儿负责清理厨房和婆婆卧室的旧对联,阿宁跟着我们撕掉防盗门和其他卧室的,今天是除旧迎新,换对联的好日子,大家开动起来!”

  “好~”

  冬儿和小阿宁都举手赞同,忙里的时候,家里终于恢复了陈汉升想象中的热闹。

  电视在放着无聊的春晚预告,吵吵闹闹般的喧嚣;

  婆婆拄着拐杖坐在沙发上,她也不看电视,只是偶尔看了看“撕纸总动员”的年轻人;

  冬儿手脚麻利,她用沾了水的抹布,很快就把厨房门上的旧福字贴撕下来了;

  陈汉升和沈幼楚在处理防盗门的对联,阿宁个子不够高,踮起脚也够不着,陈汉升经常把撕下来的纸团扔在阿宁的头上,惹得小丫头笑着躲避。

  人多力量大,几间房子和窗户很快就要搞定了,就在这个时候,陈汉升手机突然“叮铃铃”的想起来了。

  陈汉升掏出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余主任”,这是萧容鱼在催促了。

  “咳~”

  陈汉升平静的咳嗽一声,抬起头看了看电视,好像有点嫌它吵杂。

  沈幼楚正要走过去关掉,陈汉升摆摆手:“没事,我去卫生间接就好了。”

  接下来,他当着沈幼楚的面,接通电话后说道:“喂,鱼主任······”

  陈汉升一边说,一边关起了卫生间的门。

  那头的萧容鱼也没有在意,笑着说道:“这是诗诗胡乱取的绰号,你怎么也跟着她叫起来了。”

  “偶尔换个称呼,增加点情绪嘛。”

  来到卫生间的窗户口,陈汉升这才说道:“我还在辅导员家里呢,刚才听到小孩子喊叫的声音了吧,那是你以前见过的郭佳慧。”

  “听到啦。”

  萧容鱼甜甜的答道:“不过你啥时完成呀,我爸刚才打电话过来,他让我们早点回家,尽量少开夜车。”

  “建邺的福字贴很难买,所以耽误了很久时间,现在刚刚贴好。”

  陈汉升知道今晚不能在天景山小区吃饭了,果断说道:“我再坐一会就回去。”

  之所以说还要“坐一会”,那是因为从辅导员老郭家里去东大,真实距离比从江陵去东大近得多,他是要争取一点路上的时间。

  “好的,那你快点啊。”

  萧容鱼体贴的答应了。

  陈汉升这边挂了电话,走出卫生间马上就说道:“我要回港城了,不然要开夜车。”

  “喔~”

  沈幼楚果然没有怀疑,只是走到厨房里拿出一袋包子,这些全是她亲手做的:“给,给叔叔和阿姨。”

  “好。”

  陈汉升也不客气,拿在手里和婆婆告个别,下楼时沈幼楚和阿宁也要跟着送下去,不过被陈汉升拦住了。

  沈幼楚很听话,她就牵着阿宁的小手站在楼梯口送别。

  “对了。”

  陈汉升没走几步,突然想起来一个事:“你下午睡醒的时候,见到我怎么好像很诧异的样子。”

  “啊?”

  沈幼楚怔了怔,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吱声。

  “嗬~”

  陈汉升赶时间也没多问,不过来到车上,他正在把“余主任”改回“萧容鱼”的时候,“叮”的一声来条信息。

  沈幼楚:我梦到你了。

  “难怪。”

  陈汉升点点头,原来是梦到我了,所以一睁眼见到才会吃惊。

  “啧啧~哎!”

  陈汉升心里感动又愧疚,可是也没忘记把“沈幼楚”的手机昵称改成了“沈主任”。

  ······

  (还一更估计要在12点左右,大家可以先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