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932章 十方镇狱诛魔阵!

第932章 十方镇狱诛魔阵!

  虚拟现实幻阵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无中生有。

  呼延景德做为虚拟现实幻阵的首创者,自然对这种幻阵的规则熟门熟路。

  所以,哪怕他们现在所处的这座组合幻阵不是呼延景德所布置,他也依然能够得心应手地变幻出他所想要的东西。

  杨帆对此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目光炯炯地紧盯着呼延景德在桌面幻化出来的这座只有棋盘大小的十方镇狱诛魔阵的缩小版模型。

  耳边的系统提示也如约开始响起。

  “你连续观摩天级幻阵十方镇狱诛魔阵一分钟,心有所悟,习得天级灵能幻阵十方镇狱诛魔阵。精神力100,阵法心得1。初始阵法经验100,当前阵法经验。”

  仅是看了一分钟十方镇狱诛魔阵的阵法模型,十方镇狱诛魔阵就已然完全印在了杨帆的识海之中,而且直接就步入了入门境界!

  “这套阵法是十方镇狱诛魔阵,是老夫生前所创造出来的一座杀伤力最为强大的阵法!”

  呼延景德看着桌面上的阵法模型,唏嘘言道:“老夫临死之前,就是利用这座十方镇狱诛魔阵,独身一人,直接封掉了一座纵横上百公里的妖族山脉。”

  “耗时一个月,镇杀掉了那座山脉之中的六只巅峰妖帝,十只普通妖帝,三百二十只各阶兽王,以及超过七万只寻常妖兽!”

  咝!

  杨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更欢实了!

  太牛逼了!

  这位呼延教授果然是一个狠人!绝对是所有人族都应该竞相学习的榜样与楷模啊!

  跟他一比,杨帆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无微不足道。

  亏得他刚刚还在呼延景德的跟前洋洋自得地说自己已然宰杀了不下两万只妖兽,这简直就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啊有木有?

  两万只妖兽算个毛啊!

  看看人家,只一战,就杀了七万妖兽,六只巅峰妖帝,十只普通妖帝,三百二十只各阶兽王,这是直接灭了人家一个大型的妖族部落了呀!

  如果没有看到十方镇狱诛魔阵的阵法模型,如果没有成功领悟十方镇狱诛魔阵并将之提升到了入门境界的话,杨帆可能还会以为呼延景德这是在吹牛逼。

  因为正常情况下,哪怕是巅峰灵帝,或是半步灵皇,也不可能独身一人在妖族的领地之中屠杀得了这么多的妖族强者,更何况还耗时一个月那么长的时间。

  但是现在,随着杨帆对十方镇狱诛魔阵领悟与入门,他自然而然地就感觉到了十方镇狱诛魔阵的强大与坚韧之处。

  这样的阵法,如果真能铺开上百公里,成功激活完全运转开来的话,完全有这个能!

  只要灵能足够,只要妖核足够,完全可以做到以杀养战,以血镇魔。

  也就是说,呼延景德在十方镇狱诛魔阵中屠杀的妖兽越多,那些死掉的妖兽的妖核与血肉就全都会变成相应的阵法能量,反哺增强阵法的威力。

  一但阵法的威能达到了一定的级别与境界,除非是有皇者亲自出手破坏,否则没有人能够从外部打破十方镇狱诛魔阵的阵法防御!

  杀妖越多,威能越强,这就是一套典型的以战养战的绝顶天才阵法!

  就是这么牛逼,牛逼到让人震颤!

  这个时候,杨帆已经开始有点儿崇拜眼前这个看上去杀意盈野的呼延景德了,身上的杀机也被呼延景德给勾带地跟着开始沸腾起来。

  “你也觉得很赞对不对?”

  呼延景德很满意杨帆现在的眼神与表情,没有指责,没有异样,更没有那种卫道士一般的悲天悯人,杨帆的眼神里面澎湃出来的只有激动,兴奋与那冲天盈野的杀机。

  这让呼延景德再一次生出了得遇知己的感觉,他越发确定,杨帆跟他其实都是同一种人,体内隐藏着渴望残杀一切妖族的热血。

  “七万妖兽,再加上数百兽王,数十妖帝给我陪葬,我呼延景德死得也算是相当壮烈了!”

  呼延景德高声道:“不过,这还不算完!我呼延景德怎么可能会就这么平庸地死去?”

  “我花费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利用项乔山内整整七万余妖兽的血肉,好不容易才将十方镇狱诛魔阵的阵法威能给调整到了最佳的攻击状态,怎么可能会就这么轻易地结束?!”

  这一刻,呼延景德仿佛又回到了六十三年之前,回到了他在项乔山上操纵十方镇狱诛魔阵大杀四方时的关键时间节点,他脸上的神情如癫如狂,胸中的杀意沸腾冲天。

  坐在呼延景德的对面,杨帆可以切实地感受到呼延景德身上那几乎可以穿透一切犹如实质一般的冷冰杀机。

  “我引爆了阵法!”

  这时,呼延景德深吸了口气,癫狂的神情一下就变得平静了下来。

  “在妖族中的五位半步妖皇强行冲入我特意为他们准备的五处阵眼陷阱时,在那只死凤凰想要避开三位皇者大人的干扰,偷偷出手镇压老夫的时候。”

  “老夫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引爆了正处在巅峰状态中的十方镇狱诛魔阵!”

  “轰!”

  呼延景德双手做了一个开花的手势,轻笑道:“就那么一下,整个项乔山,还有附近的三处妖族部落,以及那王只半步妖皇,全都被爆炸的余波给笼罩在其中。”

  “那画面,简直美极了!”

  “项乔山完全被夷平,附近三处妖族部落,近三万妖族也跟前瞻飞灰烟灭,还有那五只半步妖皇,能够活下来的机率也微乎其微。”

  “而且,在我粉身碎骨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一根鸟毛在爆裂的烈焰中剧烈燃烧,那只死凤凰终归还是被我给伤到了!”

  “呵呵,妖皇又怎么样,实力强大又怎么,只要阵法的威力足够,一样能伤得了它、炸得死它!”

  杨帆巴咂了两下嘴,忍不住轻声插言问道:“前辈所说的那只死凤凰,莫不成就是妖族五皇中的火凤妖皇?”

  “除了它还能有谁?”呼延景德撇嘴道:“妖族的五大妖皇之中,就数那只死凤凰最是阴毒狡猾。断我血脉,斩我至亲,借以引诱我奔赴妖域复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只死鸟!”

  “真以为我是一个莽夫,什么都不知道?”

  “我就因为太清楚了,所以才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寻它报仇!”

  “项乔山上的那六只巅峰妖帝,有五只全都是那只死凤凰的嫡亲血脉!那七万妖族之中,也至少有一万都是火凤族人!”

  “老夫杀得痛快,心头舒畅无比!”

  “唯一的遗憾就是,我的十方镇狱诛魔阵还是不够强大,哪怕是将它培养到了最巅峰的状态,也只是炸掉了那只死鸟一根鸟毛而已,实在是太丢份了!”

  杨帆的嘴角一阵颤动。

  那可是妖皇啊大哥,能够薅掉它一根鸟毛就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好不好?

  这都还不满足,难道你还真的想要屠皇?

  现在,杨帆总算是开始有些了解,为什么呼延景德会一直这么纠结于屠皇这件事情了。

  不过那只火凤妖皇确实不是什么好鸟,杨帆很清楚的记得,当初在西北镇守府,在戴星城外,那只前来寻衅兹事的帝级大妖龟虽寿,就是那只火凤妖皇派出来的。

  为此,灵皇大人还讹了它不少的火系规则之力。

  “不过,老夫死后的这么些年也没有闲着,在创造出了虚拟现实与六道轮回两座组合幻阵之外,老夫也将十方镇狱诛魔阵再一次做了优化与升级!”

  呼延景德的双眼放光,一脸地兴致勃勃:“如果再给老夫一次机会的话,利用现在这套升级版的十方镇狱诛魔阵,定能将火凤那只死鸟给炸得稀巴烂!”

  杨帆无语地抬头看了呼延景德一眼。

  这老头儿真是魔怔了。

  想要屠皇都想疯了啊。

  皇者若是那么容易斩杀,也就不配称之为本源星上的最强生物了。

  而且,都已经死过一次了竟然还不知悔改,竟还想着要再炸一次?

  与敌人同归于尽真的有那么爽吗?活着他难道就不能报仇了吗?

  都死过一次的人了,头脑能不能稍稍地冷静一些,难道就不能多想一点儿既能活着又能顺利把仇给报的好方法吗?

  一向惜命的杨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认同呼延景德这样的对敌方式的,他更习惯敌死我活这种常规的作战方法。

  “前辈,咱们还是先来说说这套十方镇狱诛魔阵吧?”

  杨帆出声提醒,屠皇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还是先来学习阵法要紧。

  不得不说,这套十方镇狱诛魔阵哪怕是不用来与敌人同归于尽,它本身也是一座远超一般天级阵法的超级杀阵,杨帆很有兴趣。

  “对对,时间不多,讲解阵法要紧!看看我,几十年不与人聊天,这一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了。”

  呼延景德回过神来,不由微微摇头,而后右手微抬,轻指桌面上的模型阵法,道:

  “首先,咱们先看这里,这是十方镇狱诛魔阵的核心结点所在,既能吸收灵能单位,又能转化妖核妖血,是老夫最为得意的设计……”

  呼延景德悉心教导,毫不藏私。

  杨帆也是认真聆听,仔细品味,连连点头,耳边也不断有系统提示接连响起:

  “你认真聆听特殊灵体呼延景德的悉心教授,心有所触,对天级幻阵十方镇狱诛魔阵的理解进一步加深,阵法经验500,阵法心得20。”

  “你认真聆听特殊灵体呼延景德的悉心教授,心有所触,对天级幻阵十方镇狱诛魔阵的理解进一步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