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3节

第3节

第4章 娇艾2

  什么?

  我愕然的抬头看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出去,去哪里?”

  “你从哪里来,就去哪里。”他冷冷的回答。

  我愣愣的看着他,什么意思啊?

  这男人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还给我下了蛊,现在居然说送我走?

  “你是说真的?真的……放我回家?”我向他确认道。

  “真的。”他说话干脆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我立刻丢开身上的布料,顾不上羞耻,飞快的穿着衣服。

  男人抱着双手,冷漠的看着我的举动,淡淡的说道:“在你离开之前,我要带你去见见我另外的‘妻子’,顺便拿点东西。”

  噗……咳咳咳咳!

  另外的“妻子”?什么鬼?!

  我脑子短路了几秒钟,忍不住炸毛了,嘶哑着嗓子对他吼道:“你的妻子与我有什么关系,你玩完就算了!我怕死!我忍了!凭什么还要我去见你的妻子。”

  我这一吼,给我穿衣服的两个女子面面相觑,飞快的退了出去。

  冰冷的石屋里又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

  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小不忍就是作大死啊殷珞!

  反正我都被他占了便宜,还计较什么?能平安回去就是烧高香了!

  他冷漠的说道:“必须去。”

  “……为什么?”

  这男人有毛病吗?占了我便宜还要我见他老婆?他老婆会不会嫉妒发狂的杀了我啊?

  传闻中,寨子里会下蛊的女人很狠毒,要是毒死我怎么办?

  他将一袭斗篷丢在我怀里,冷冷的说道:“快走——”

  我艰难的抬起脚,迈过了不知多少道高高的门槛,步履艰难的跟在他身后。

  石屋外面是一条石头长廊,拾级而下,所有的窗户都关上了,只能听到外面模糊的雨声。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恐惧的问。

  男人只给我一个沉默的背影,没说话。

  这也太可怕了好么,周围全是石头,阴凉无比,而且眼角时不时的会瞟到鬼影般的东西一晃而过……沿路也没见到其他的活人……

  不会是坟墓里吧?那种悬棺天葬、开山为墓之类的。

  我鼓起勇气“喂”了一声。

  男人停住了脚步。

  我立刻怂了,这一声传来空旷的回响,听得我毛骨悚然。

  我用斗篷紧紧裹住身体,快步走到这男人的身后。

  站得近了,能感觉他的身体有温度,是活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没有其他人了吗?”我低声问道。

  他简单的回答道:“自救去了。”

  自救?对啊……这里应该也是灾区的范围吧?

  “你们这里伤亡严重吗?”我脱口问道。

  男人轻笑一声:“顾你自己吧,走路都迈不开腿,还关心别人的伤亡?”

  我涨红了脸,我为什么迈不开腿啊?!还不是因为小腹疼痛难忍,走路都扯得痛,而且,你是罪魁祸首啊!

  这男人的身体简直……简直……

  简直什么?

  昨晚痛得眼泪模糊的时候,我瞄到几眼,差点就看到某个限制级的部位,重点没看到,但是——

  什么腹肌什么人鱼线,什么肚脐下细细的绒毛一直延伸到下面……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他双手抱胸,偏着头面对着我,似乎看我气急了的表情很惬意。

  “殷珞。”他开口叫我的名字。

  我心里暗暗一跳——他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是我的证件落在他手里了?

  “我给你的印记,你为什么抹掉了?”他冷冷的问道。

  印记?

  我茫然的看着他,摇头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什么印记啊?”

  他伸手点了点我的肩膀,沉声说道:“我告诉过你不要使用药物抹去这个印记,但我没告诉你……破身之后,印记也会消失。”

  我不解的偏着头,没听着他的下文。

  他冷冷的说道:“所以,你已经不是处子了是吗?”

  我呆呆的听着他的话,重点放在了最后一句——

  不是处子了是吗?

  “废话!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不知道?!我现在当然不是处……那什么了!”我对他吼道,眼圈跟着就红了。

  他的嘴角凉薄的勾了勾,伸手过来捏着我的下巴,声音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不……在来这里之前,你就已经有过男人了,对吗?”

  我脑子里隆隆作响,一个占了我便宜的男人,居然还质疑我是不是处?!脸也太大了吧!

  “你、你……放手!”我怒极狠狠的捶他的胳膊,他的手却纹丝不动。

  ……他捏得我脸颊好痛,嘴都合不拢。

  我的眼泪又冒了出来,妈的,这是什么事儿啊!

  好心好意的跑来献爱心,被坏人下了药不说,还被一个古里古怪的男人强X了,这男人还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还质疑我是不是处?!

  我含糊着哭喊,奋力的踢打他“我是不是处关你什么事!你这强X犯——”

  ——

  感谢旅程、ELENA、林子、社會我七爺、曾经美好、欣然、[干掉小白兔拯救胡萝卜/]、爱帝君的果果儿、无言沁、艺@℃、长翅膀的绵羊、Panda,??、NgWaiLing、北葵、向阳、riseley小谢、小娘娘~唷~嘻、王老玥支持面面、晚点、颩儛清幽、淼、浅仓蚀、心塞的大胖胖

  感谢本书第一位盟主dandan

第5章 怨灵

  斗篷掉在了地上,他突然一把捏住我的喉咙,将我按在冰冷的石壁上。

  “……几年前,我给你留下了一个印记,说过等你长大就来接你,那个印记要好好保留,可以保护你不受毒物侵袭。”他冷冷的说。

  我茫然的听着这些话。

  “——那个印记与女子的身体息息相关,你是否完璧一目了然……昨晚我检查了你的身体,根本没有印记。”

  他的唇角带着冰冷而危险的意味:“或许你修补过那层膜,所以雌蛊分辨不出……你们这些活在繁华里的人,对这种事毫不在乎。”

  他捏着我喉咙的手渐渐收紧,我的愤怒已经变成了恐惧。

  这样的力道,我根本、根本无力挣扎。

  “没……我没有……”我眼泪涌了出来,一半是害怕,一半是委屈。

  我不记得他说的这些事,什么几年前、什么印记、什么来接我?

  我根本不记得啊!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深呼吸一口气,自己平复了怒火,松开了桎梏我脖颈的手。

  好痛……

  脆弱的咽喉被他捏得好痛,我顺着石壁滑了下来,缩在地上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我……我不知道你说的事情!我也没有——”

  没有跟其他男人做过。

  在此之前,确实没有!

  ——可跟他解释这个有什么意义?

  他这态度,一直自说自话,根本不相信我好吧?

  “无所谓吧,雌蛊认了你,你就好好养着它。”他压下了怒火,语气变得更加冰冷。

  这混蛋!

  占了我便宜、给我下蛊、现在居然还敢质疑和嘲讽我是不是处!

  什么渣男啊?!脑子有坑吗!

  一切怒火和委屈都只能憋着,不为别的,我已经亲身体验过他的力气有多可怕。

  小不忍则作大死。

  殷珞,忍吧。

  我咬牙忍了屈辱,默默的捡起斗篷裹住自己,这里好冷,我的身体现在也很虚弱,不能倒下,倒下就真的让人为所欲为了。

  终于走到了一处大平台,外面下着雨,有几个人在整理滚落的碎石。

  我看到开阔的地方和其他活人,瞬间有种得救了的心情,忍不住快步走到了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