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5节

第5节

  额头撞得青肿,我是故意这么用力的,恨不得撞死算了——

第7章 解毒剂

  两个头磕下去,周围那冰冷的气息消散了许多。

  这是什么巫术?我偷眼斜觑着他的衣摆。

  他在我身边蹲了下来,从香囊里面拿出一条手串。

  黑黑的,好像干掉的泥土,而且还有一层胶感,这是什么东西啊?

  他不由分说的递给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里面含了一块重要的东西,可以防止大部分毒虫靠近你,雌蛊刚刚在你身体结下,还没有多强大的力量,要好好保护,戴上,如果弄丢了,雌蛊感受到危险,会拼命自保,到时候痛苦的是你。”

  好、好,不管这东西是黑煤球还是黑泥土,是保命的东西就好,起码让我活着回到家交代后事,别死在这不知名的山旮旯里。

  可是——

  “这上面有女鬼的怨念啊,戴着它不是找死吗?”我看着那个手串被他强硬的套在我的手腕上。

  沐挽辰语气不善的说道:“怨灵有禁咒限制,你磕了头,她除了能吓唬你以外,做不了什么……别怕。”

  别怕。

  现在谁跟我说这两个字,我都想抱着他哭一顿。

  什么鬼地方、什么鬼男人、什么鬼蛊毒……

  我吸了吸鼻子,低声说道:“让我害怕的就是你!谁要你虚伪的说什么别怕?你占了我的便宜还下了蛊,现在能放我回家了吗?我怕我爹急疯了……”

  “可——”他刚开口,远处的山洞口就冲来两个穿着奇怪服饰的人。

  是一对中年男女,抱着个小孩儿边哭边往这边跑。

  “大人、巫王大人!救命啊……”女人跑得踉踉跄跄。

  两个卫兵对他们吼道:“神坛处不得喧哗!”

  中年男女只好咬着嘴唇,一路跑到台阶前猛地跪下,抱着怀里的孩子哭道:“巫王大人,救命啊,孩子不知道吃了什么,突然就昏迷了!”

  我缩在一旁,偷眼看了看蒙面的男子。

  别人叫他巫王,那他是这里的祭司什么的吧?

  沐挽辰在小孩的身上检查了一番,问道:“不像中蛊……他吃了些什么?”

  中年妇女努力回忆了一会,说道:“孩子的父母都在下游守护法门,我们也在忙着清理碎石,孩子自己在家找东西吃,家里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啊……”

  沐挽辰伸出手捏开小孩的嘴,另一只手指在他口唇上方弹了弹,一丁点儿微不可见的粉末掉在小孩口中。

  他的指甲里藏着药。

  我浑身冒起鸡皮疙瘩——以前听说过养蛊的人精通药毒,甚至会藏在发丝和甲缝里,我还以为是传说,没想到是真的。

  “这个药粉可以暂时压住体内的毒素,去找连珑来看看,不是中蛊的话,我也救不了多少。”他低声说道。

  妇女抱着孩子哭着点头,眼中闪出了希望的光芒,对沐挽辰弯腰叩首,千恩万谢的站了起来。

  我见过太多了。

  见过太多这样求救的目光。

  每个人来我家求救的时候,都是这么虔诚的目光。

  我于心不忍的开口道:“……别抱回去了,耽误时间就死了。”

  这话说得小声,可所有人都听到了。

  中年男女看样子是这孩子的爷爷奶奶,他们立刻对我怒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巫王大人已经赐了解毒的药粉!等连珑大人来看,就有救了!”

  呃……我不是想挑战巫王和那位连珑大人的权威,我只是就事论事。

  “你们看清楚,这孩子脸都泛着青紫,明显是血氧饱和度不够,拖时间就会死,赶紧给他催吐,然后再吃解毒剂。”我低声说。

  他们带着狐疑的目光看向我:“真的?你不要骗我们……”

  “我骗你们做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们!我自身还难保呢,好心救人还被你们怀疑?我有毛病吗?!”我怒道。

  中年男女茫然无助的看向沐挽辰,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沐挽辰稍一沉吟,点头道:“催吐。”

  中年妇女立刻将孩子抱到山洞外,不知道点燃了什么药草往孩子的鼻子和喉咙熏,很快孩子就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我捞了一个小棍子,拨了拨吐出来的东西,有叶子溶化了的青菜和花菜、还有一小块乌青乌青的东西。

  “……这是灾区常出现的急性中毒。”我向他们说道:“变质青菜、十字科的蔬菜加上刚刚腌了不久的腌菜,吃了这些会急性中毒的,尤其是小孩的抵抗力差。”

  沐挽辰的语气顿了顿,问道:“你会治?”

  废话,我就是来支援灾区的……的……赤脚大夫吧?

  毕竟我什么证书都没有,还是个学生呢,说自己是大夫都心虚。

  在家里我都是给老爹和姐姐打下手的,也不知道老爹抽什么风,非要让我来这里献爱心,说是锻炼我、又能积福积德。

  结果锻炼到一个不知名的寨子里了。

  他一直等着我的回答,我没好声气的说道:“当然会,如果什么都不会的话,我跑来救个鬼的灾啊!可是我的药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沐挽辰一偏头,沉声说道:“过来——”

第8章 以德报怨

  他带着我往外走,一边问道:“做解毒剂要多久?”

  我偷偷看了眼沐挽辰,心里暗想:我以德报怨,他应该会放我回家了吧?这么有医德的赤脚大夫不多了!

  “这个解毒剂不难做,很快就能做好,但不知道人贩子把我的药箱扔到哪里去了,里面都是适合救灾的药物——”我快速的回答道。

  谁知跟着我们的那对中年男女一听到我说人贩子,立刻露出了警惕的神情,开口问道:“巫王大人,这女子是外人?!”

  沐挽辰稍有迟疑,点了点头。

  中年男女立刻抱紧孩子说:“我们不要外人医治!!还是去找连珑大人吧!”

  沐挽辰没说什么,淡淡的对两个中年男女说道:“连珑在下游破损的法门处,快去吧。”

  中年男女立刻抱着孩子跑了,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莫名其妙。

  我丢掉手中的小木棍,吸了吸鼻子道:“孩子都这么痛苦了,还怕我这个外人手生啊?居然还嫌弃我……”

  沐挽辰没有接我的话,而是问道:“这是什么毒??”

  我满头黑线道:“食物中毒而已……这种情况在天灾人祸时常有出现,不稀奇,现在食物缺乏,小孩子不懂事,吃了一些会引起中毒的东西,赶紧催吐和服用解毒剂就行了。”

  沐挽辰转身道:“快走。”

  他身形高大,动作却异常敏捷,很快穿过那些迷宫一样的门框和石廊。

  而我走得特别痛苦,肚脐以下三指之地,藏精纳气的丹田处,总是传来一阵阵难以言喻的隐痛。

  这种隐痛牵扯到整个下半身,每走一步都传来异样难言的酸涩涨痛,我捂着肚子,看着前面沐挽辰的背影,真想质问他是不是人!

  如果跟家里那帮师兄弟姐妹们说,女子破身会被捅伤了肚子,会不会被他们喷死?

  不过我……我下面某处好像也不怎么疼,就是小腹丹田处痛得无法用言喻描述。

  我捂着小腹,一边小心翼翼的抬脚跨过高高的门槛,一边四处张望防止凸出的钟乳石柱撞到头。

  这个盘山而上的宫殿太诡异,有些转角处居然嵌了整面的铜镜,会恍然看见人影一晃而过,也不知道是反射到哪里……如果不紧紧跟着他很容易迷路。

  “你……你走慢点行吗?”我忍不住小跑两步跟上去。

  ——或许这是一种受害者的人质心理症状。

  在这个陌生得如同梦幻的地方、周围的人穿着奇怪的服饰、对我这个外人带着异常的警惕,让我目前只能依仗他。

  我无意识的伸手想抓住他的袖子。

  手指抓住他小臂上的布料时,指尖明显感觉到他的肌肉瞬间紧绷。

  ……我缩回了手,有些无措的看着他。

  搞什么,他不能碰?

  不可能吧,他都已经压在我身上了,我还没这么强的排斥反应呢,他排斥什么?该不是觉得我“不是处子”没资格碰他吧?这直男癌晚期!

  想到这里,我气得脸有些发烫。

  “做什么?”他问我。

  “……我跟不上你。”我低着头不看他。

  “救人,走快点。”他的语气淡漠得让人磨牙,半点有求于人的态度都没有。

  我真想掐他!走快点,那也要我能走快啊。

  有几个女子在小腹诡异的隐痛下,还能健步如飞、蹦蹦跳跳的?

  这里又窄又陡峭,还有很多迷宫一样的岔道,门槛都特别高!怎么走快?

  “这里的门槛太高了,又陡峭,我走不快。”我索性站在原地不走了。

  这人不讲道理、又有些“变态”心理,不能指望他善待我。

  “你不想要药箱了?”他冷冷的问。

  “不要就不要!反正人家也不想要我救治,爱找谁就找谁去!”我撇撇嘴哼了一声。

  他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证件也不想要了?”

  证、证件?!

  一想到我的身份证学生证驾驶证……

  “想、想!”我没骨气的赶紧点头,药箱可以不要,证件不能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