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1节

第11节

  “……哦。”

  “你不要一惊一乍,雌蛊在你身上与你共生,你的情绪会直接影响到它。”沐挽辰不悦的说道。

  我抬头看向他,他依然戴着玄纱面具。

  这个男人的脸我都没见过。

  “要是我死了,雌蛊可以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吧?”我突然问了一句。

  他微微一愣,摇头道:“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行,雌蛊认可与否很重要,所以你不能出事、也不能心思怨毒,否则会养出一个可怕的东西。”

  “我已经很怨了!”我哭道:“我做错什么了,要被你下蛊!有这个东西在身上,我怎么跟别人交往、怎么生活、怎么谈恋爱结婚啊!别人问我这是什么,难道我说这是脐环、是装饰品、骗一生一世啊?!”

  我发泄般的踢了他的小腿一下。

  沐挽辰蹲在我面前,手肘放在膝盖上,纹丝不动,沉默的看了我一会儿。

  “……你想跟谁谈恋爱成亲、跟谁一生一世?”他问道。

  我哪知道啊?我又没有喜欢的人。

  “总会有吧!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啊!我被你占便宜就不说了,还被种了蛊、被你控制……我、我……”

  沐挽辰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说道:“走吧,我送你出去……你不用担心这么多,我控制你无非只是需要雌蛊,你好好的养着,等雌蛊养成的时候,我会带走它……若你需要补偿,大可以提要求。”

  “谁稀罕补偿,我什么都不缺。”我扭头梗着脖子说道。

  “……我知道你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他将自己斜披着的布料撕下来丢在我头上,弯腰抱起我。

  我裹着头,看着他戴着面具的侧脸。

  这面具是黑色的皮革和纱做成的,覆盖了大半张脸,他看东西需要透过黑纱,但是别人却看不见他的眼睛和脸。

  神秘。

  一个连眼睛也不露出来的男人。

  “……那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我现在没有手机,不能拍照,你不用怕我报警。”我低声说道。

  他微微朝我侧头,我似乎感受到他眼中轻嘲的冷笑。

  “你笑什么?”我脱口问道。

  “没有。”

  “那能看看吗?我总要知道第一个——”

  “嗯?”他的语气带着疑问。

  我立刻闭了嘴。

  差点说错话了,差点说出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不能这么说,要是这么说了,他不放我走了怎么办?就让他继续误会我已经有男人了!

  “第一个什么?”

  “第一个……第一个欺负我还吼我的男人长什么样啊。”

  他轻轻的哼了一声,语气中带着轻蔑低声说了句:“娇生惯养。”

  我……娇生惯养关你什么事!

  “你遮着脸,不就是干坏事怕被人报警吗!”我挖苦道:“之前被雌蛊毒死的女人也没见过你的脸吧?”

  他没理我,随便我怎么挖苦或者激将,都不松口答应。

  最后他有些烦了,才低吼一声:“闭嘴。”

  “看脸!”我咬牙吼回去。

  不能吃亏成这样,被啪啪啪了,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他依然不理我,一说到这个话题就不理我!

  这家伙,莫非缺鼻子少眼睛?

  或者长了三只眼睛?

  他抱着我走,我一个劲的瞎猜。

  前面有个营地,有很多人在哪里戒备守护,这里应该就是他说的东南角法门处。

  那些人看到他来,立刻恭敬的迎了上来,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天上就响起了一阵螺旋桨的声音——

  ——

  感谢越窑、?????????、?喜儿萝卜、小刀~~、过眼云烟、ling、镜中影、夜熙、林子、请叫我韩三金??????、桃.、anywhere_fine、温灵灵012、?Choolkin?(????)、诗沁、走走、嘉绘、顾小北、秃小枭、浅仓蚀、小熊猫、淼、??每當變幻時、下雨的夜-琴_135、儀靈、Sandy薇、B.J、好多米_OYE、兜兜兜哩个兜、ELVA、王老玥支持面面、不忘初心、__サ

第18章 是谁

  直升机?!

  我恨不得从他身上跳下来——这是部队来救援了?能把我捎带出去吗?!

  他一直单手抱着我,我裹着头不露脸,随便周围的人投来好奇的目光,我就装作看不到。

  温稽亮也在这里,看到我气呼呼的冲上来准备质问我干嘛自己跑。

  结果被沐挽辰侧头看了一眼,他就不敢说话了,气鼓鼓的站在一旁像个火药桶。

  “连珑呢?”沐挽辰低声问道。

  “连珑大人正在帐篷里给伤者敷药,之前您送来的解毒剂已经给孩子服下了,现在缓过劲来了。”亮小哥回答道。

  沐挽辰转头看我,我躲在头巾的阴影下瞪了他一眼——你知道别人上门来求我家行医施诊得多客气吗?

  七代玄医可不是吹出来的。

  天上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响,我看到夜空中的信号灯闪了闪,沐挽辰对一个村民说道:“打信号指引。”

  那村民立刻拿起两根火把,往一处平地跑去,然后站在那里交叉火把晃动。

  能看到现代交通工具真好,说明这里还不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

  我以为直升机会降落,谁知只是悬停在半空,然后空投了好多东西下来,就径直飞走了!

  飞走了?!

  我瞪大眼睛哑然的看着那架离去的直升机,你不是来救灾的吗?!怎么、怎么就这么走了?

  村民们将空投的东西一件件搬过来。

  有人请示了沐挽辰后,用匕首挑开包装,有帐篷、矿泉水、泡面、药品等东西。

  “巫王大人,这有印章,是尊客送来的吗?!”一位村民激动的问。

  沐挽辰微微点头。

  周围的人立刻低低的欢呼了一声,交口夸赞那位“尊客”。

  温稽亮拿着一包泡面,牛气哄哄的对周围的村民说道:“你们不懂这东西怎么吃吧?去去去,都去起锅烧水,弄一口大锅!”

  那模样,我怀疑他是被村子派出去学成归来、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大学生。

  “你饿不饿?”沐挽辰突然问了我一句。

  我点点头,今天就啃过两个馒头。

  他将我放在火堆旁边,转身走到一个帐篷里,拿出一副土陶的碗筷。

  泡面弄好后,亮小哥不计前嫌的先给我装了一大~~碗。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用这么多,分给别人吧……”

  亮小哥瞪着眼道:“你以为给你一个人啊!你和大巫王的都在这里!我给你们送饭也是送两个人的啊!”

  汗……我自作多情了,好尴尬。

  这一喊别人又对我投来好奇的目光了,我低着头对沐挽辰说道:“你多拿一副碗筷吧。”

  沐挽辰淡淡的说道:“不用,这里没这么多物资,也用不着这么讲究,大小姐。”

  我……

  你不介意就算!

  我低头刨了几大口,差点没噎死我,随便垫了肚子后,我把碗往沐挽辰手边一放,转身跑到小溪的地方洗洗手和脸。

  有两个妇女也在这里洗东西,看到我低声议论道:“这是外面跑进来的?”

  “应该是……”

  “怎么跟巫王大人那么亲近啊?”

  “……谁知道呢,外面的人都不怀好意!”

  “也不能这么说,你看尊客还给我们雪中送炭……”

  “尊客算自己人!最近离开一段时间而已,当然挂心我们,她可是美丽动人、又心地善良的仙子,普通人怎么能相提并论……你看她脏兮兮的,肯定是个丑八怪——”

  我低头掬着水洗脸,洗掉脸上的灰土后,将头巾往下一拉来擦脸。

  掀开头巾,笑着对她们说道:“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丑八怪来吃你们的救灾物资了。”

  两个妇女吃了一惊,乡音很重的低声嘀咕道:“她怎么听得懂我们的话……”

  两人匆匆离开,留下我郁闷的撇撇嘴。

  从小到大,我家门庭若市,全国各地甚至外国人华侨华裔都见过,哪里的乡音都能听懂一些。

  亮小哥端着一个碗,边吸泡面、边走过来蹲在我身边。

  “……车子我没弄坏,还留下了药品给你们。”我赶紧解释。

  亮小哥哼了一声道:“小王妃,看在您的声音这么好听、又帮我们治疗了一个小孩儿的份上,我就原谅您了……不然我就把您逃跑的事情捅出来,这些村民非拦着您不可!”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

  我瀑布汗,这亮小哥也是个厉害人物啊,知道威胁我。

  “亮小哥,你们说的‘尊客’是谁啊?好像很受欢迎哦,为什么我就这么不受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