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2节

第12节

  “噗……咳咳咳……”亮小哥一口泡面呛到,咳了半晌,瞪着我道:“您怎么能跟尊客比?尊客是这里最尊贵的一位仙女!是我们大巫王的——”

第19章 去吧

  大巫王的谁?

  我殷殷切切的等着下文。

  谁知道沐挽辰走过来了,亮小哥立刻闭嘴吃面,不敢再说话。

  “休整好了就走。”沐挽辰对我说道。

  我站起来跟着他往外走,穿过那些聚集的村民时,每个人都在看我,弄得我十分别扭,只能快步走到沐挽辰身边,低声问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又没做坏事,这么防备我干嘛……”

  “不是针对你,每个外来者都会被防备。”沐挽辰淡淡的说。

  “那刚才不是有直升机来救援嘛!还有一位什么仙女、尊客的……我看村民们很喜欢她啊。”

  “嗯,她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帮助了很多人,很招人喜欢。”

  原来如此,那看来这里也不是完全的闭塞村寨嘛。

  我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虽然算不上好脾气,但身在玄医世家,医者的慈悲心还是有的。

  我低声对沐挽辰说道:“其实……我也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大的东西可能无能为力,但是我家药材很多啊,不过你得先放我回家。”

  沐挽辰回头看了我一眼,摇摇头道:“我们不缺药材,缺大夫。”

  呃,这就……

  我缩着脖子不吭声,我可不想呆在这里,我现在想家都快想疯了。

  亮小哥小跑着跟了过来,帮我拎着背包,乖乖的跟在我身后。

  他俩夜晚走山路似乎不需要照明,走得很稳很快,可我没这个本事,平时去公园爬山都嫌累。

  跟着沐挽辰走了一会儿,我就走不动了。

  “小王妃,您怎么这么娇气?”亮小哥笑着调侃我,“听您的声音就娇滴滴的,平时肯定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吧?”

  大小姐不至于,现代社会有几个人能走山路如履平地的?

  可我不敢抱怨太多,沐挽辰能送我走已经让我很“感激”了,我怕说太多让他反悔了。

  好在沐挽辰没说什么,只是转身过来继续抱着我往外走。

  我看到了一大片被火焚烧的山林,枯枝满地,却有新的树木和枝丫在旁边生长。

  死寂和生机并存。

  “……这里失火了么?”我小声的问。

  “几年前的事情。”他简单的回答一句。

  气氛不太好,亮小哥跟在后面,我也不方便提及一些私密的话题。

  随着沐挽辰的脚步,我的心里泛起复杂难言的情绪。

  除了我被下药那晚上,他与我衣衫不整、姿势羞耻在那张石床上以外,他也没怎么虐待我,虽然吃得简陋些,也勉强可以果腹,掉入蛇窟了,他也来把我捞回去,现在还送我离开。

  可是他给我下蛊,这也太气人了,我第一次出门行善就遇到了坏人下药、还被他下蛊。

  蛊这种东西轻则损害身体、重则不得好死,这也太坏了!

  要是我被毒死了怎么办?埋了我就算了是么,然后再继续找其他人试蛊。

  “……你太坏了。”我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我的嘴唇离他耳朵很近,他肯定听到了,不过却没什么反应。

  温稽亮忍不住说道:“小王妃您这声音是撒娇吗?”

  “我在骂人啊!”我对他龇牙。

  亮小哥笑嘻嘻的说道:“您这声音娇滴滴又清亮,好像小鸟,我们这里的人肯定会喜欢您的。”

  ……他这是,安慰我啊?

  我要回家,你们这里的人喜不喜欢我,跟我没大多关系。

  走过了这片树林,来到一个小小的山崖上,这里有一块大石头凸出,从山崖上,可以看到下面有一条路。

  沐挽辰抬起空闲的那只手伸向天空,一只悄无声息的夜枭飞了过来,停在他的手腕上。

  他似乎在倾听,淡淡的回答了一句:“知道了。”

  夜枭振翅飞走,隐没在黑暗中。

  沐挽辰将我放下来,我仰头看着他,他指了指下面的道路:“下去吧,两刻钟后,就有救援的军队经过。”

  “……我自己下去啊?”我看了看这个坡,很陡峭。

  “不然呢?”沐挽辰冷淡的说。

  ……也是,难道我还指望他送我到家门口啊?

  “小王妃,给您背包,我给您打了个疙瘩,将就背着吧,您什么时候回来啊?”亮小哥问。

  啊?回来?

  我偷偷看了一眼沐挽辰,他站在那块凸出的巨石旁边,抱着双手看着远处。

  沉默,又带着莫名的冰冷和淡然。

  “去吧,别耽误时机。”

  ——

  感谢浅仓蚀、王老玥支持面面、嘉绘、B.J、温灵灵012、鑫汝、团大胆、好多米_OYE、最美的时光-嘉、天津美际、阿秀、Dai?小帆、子偕、凡~都来开黑呀、向阳花、FENNY

第20章 如梦一场

  什么时机啊?我一路从这里滑下去还需要时机?

  亮小哥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古怪,他摸了摸鼻子,低声说道:“那……小王妃您慢走,如果要回来就说一声,让大巫王去接您啊。”

  他这么依依不舍,我心里吓了一跳,干嘛还回来?我避之不及啊!

  沐挽辰对亮小哥说道:“少废话。”

  亮小哥撅着嘴将背包递给我,还帮我背上。

  搞得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他老叫我小王妃小王妃的,把我当自己人看。

  我想了半天,有些犹豫了说了一句:“那就……那个、后、后会有期哈……”

  说完这话,我就小心翼翼的从小山崖上下来,顺着斜坡缓缓的滑下去,屁股被咯得生疼。

  我走得特别慢,几次偷偷的回头用余光看过去,亮小哥都蹲在那山崖边缘,撅着嘴冲我挥手道别。

  沐挽辰站在巨石旁,一身的玄色几乎要没入夜色。

  他的目光似乎在看我,又像是穿透了我直视到远方的黑暗中。

  等我踉踉跄跄的下了斜坡,爬到了道路边缘,远远看到了车队的灯光朝这边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

  一句醇厚低声的嗓音,带着一丝清冷的语调,被夜风送到了我的耳畔——

  “回去吧,好好养着雌蛊。”

  沐挽辰在我身后?!我吓得转身看去。

  身后只有一片黑暗,小山崖上没有了沐挽辰和亮小哥的身影。

  小山崖……

  哪里还有小山崖?!

  我身后居然是一片断崖!断崖下还有潺潺的流水!

  我的天,我刚才明明是从一个斜坡滑下来的啊!

  他俩人呢?山崖上那块巨石呢?

  我站在原地,惊得目瞪口呆。

  都说道之一字玄而又玄,然而始终有道法经典可遵循。

  巫,就是口耳相传的神秘主义,众多巫术早已消失在历史之中,这才是真正的“玄之又玄”吧?

  简直难以理解。

  “什么人站在这里!!”一声暴喝吓得我浑身一抖。

  我回头看去,车队的头灯照的我睁不开眼,忙举起双手说道:“您好,我是来救灾的大夫……”

  这是一队从隔壁省份过来驰援的官兵,带着救灾物资从这边赶赴一处受损较小的地区。

  车队有十几辆大卡车,官兵起码六七百人,看着子弟兵安心了不少,可是很快又紧张起来——这队官兵的头头亲自来盘问我了。

  这头头看起来非常精干,不过跟沐挽辰那个强壮又修长的身材比起来,这才是正常人的身材嘛!

  “长官您好。”我看了一眼他肩上的两杠一星肩章,是一位少校。

  那应该是营长了,这车队和士兵看起来就是一个加强营的数量。

  “你好。”他皱着眉头抬手给我敬礼,问道:“小丫头,你一个人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干什么?我们要检查你的背包、还有简单搜身,没问题吧?这种时候有些间谍会来捣乱。”

  “哦……没问题……”我立刻配合的抬起手。

  一个小战士在他耳边说道:“营长,我们来救灾,营里的女兵都留在后方了,怎么搜身啊?!”

  这位少校很纠结的看着我。

  我立刻配合的说道:“四肢没关系,身上我自己搜吧,你们看哪里有疑问的我就掏开给你们看嘛。”

  少校笑了笑,看我背包里的证件点了点头:“既然是学生,应该不会是间谍,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简单的解释自己来救灾,然后遇到坏人落到一个村子里,把药箱都留给了村里人,村里人送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