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6节

第16节

  “后来我醒来就有个蒙面的男人在我身边,当时我脑子很混乱、他又做了些举动,让我以为自己被他占便宜了……是他帮我拿回手机和证件的,这些东西在给我下药的那人手中,那人想烧了这两样东西——”

  君师兄低垂着眼,伸手摸着融化了一半的手机胶壳,冷声道:“烧?这是强烈的腐蚀液体造成的,金属壳上没有火烧的痕迹,但是颜色已经脆了,你看……”

  他用力一抠,手机金属壳的颜色裂开了一块。

  我哑然。

  沐挽辰手上的伤,莫非就是被这种腐蚀液体弄的?他为了帮我拿回证件和手机,自己的手也被腐蚀液体沾上了。

  邱师兄担忧的看向我,低声道:“小师妹,你是不是惹到什么不能惹的人了?”

  我点点头,大巫王,算是不能惹的人吧?

  “不过、不过他也没有害我——”我忍不住向师兄解释。

第26章 翳珀

  “是他送我出来的,后来我出了车祸,应该也是他把我从水中捞出来……对了,车祸……”

  我想起了那被黑色虫子覆盖的尸体,有些担忧的跟师兄汇报了一番,低声问道:“会不会有警察叔叔来找我啊?”

  “找又如何?想要对你不利,死了也活该。”君师兄冷冷的说了一句。

  噫……师兄发火好可怕。

  邱师兄打圆场道:“小师妹这趟也是吃了不少苦,师兄你就别凶她了……倒是这个情况有点古怪……”

  “那个司机,好好的为什么会变得像僵尸一样,还呕血,而且还被虫子吃了……”邱师兄摸着下巴思索。

  我仔细回忆了一番,那司机从上车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眼睛红红的。

  在灾区眼睛红红的太正常不过了啊,或许是熬夜、或许是哭了。

  行车到中途,他曾经下车去搬石块,然后被割到手找我要创可贴……

  “那应该是很早就被种了蛊,割破手指只是被催发了,否则那么多的食腐虫子,从哪里来的?”邱师兄低声道。

  君师兄微微蹙眉:“……这是有人要动我们家的人?还是专门针对小师妹?”

  这问题没人能回答。

  难道是沐挽辰的族人中,有人不想让我活着离开,要弄死我来“封口”?

  “总之先让小师妹好好休息吧,人平安回来就好,我们再多留意,想来我们家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或许是小师妹看到一些不该看的,有人想要灭口,现在回家来,我们好好保护就行了,料想对方的手也伸不到这么长。”邱师兄宽慰我道。

  君师兄看了看我,轻叹一口气道:“也罢,人回来就好,身份证重新办一个、手机换个新的,车子……”

  车子也换新的吗?我眼巴巴的看着他。

  君师兄冷笑一声:“从今天起,你不准开车,出入全部让师兄弟接送,懂吗?”

  “……哦。”

  大不了我借我姐的车子开,我就不信你能凶我姐。

  因为我惹祸的本事比较大,所以师兄们都很防着我,我姐做什么都行,而我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就会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心”。

  次日我睡到了日上三竿,九师兄奉命来叫我起床。

  九师兄薛子信是我的表亲,他3岁就来我家,那时候我和我姐刚出生,我们算是最能玩得来的同龄人。

  “喏,大师兄给你的新手机。”他递给我一个新的手机盒子。

  里面不光是新手机,还有防护壳,跟我原来那个相似,粉红色的小动物图案,少女心爆棚。

  我忍不住问道:“这是君师兄去买的啊?”

  “不然呢?师兄凡事都有所准备,早就给你准备着替换的手机,去办个号码就行了……你想吃什么?二师兄给了我经费,嘿嘿。”

  九师兄刚满二十,我爹还不许他自己行医,说是必须要入门二十年后,才准许在外行医,所以他没有自己单独的收入,他的经济来源就是家里每月给弟子的零用钱。

  “我想找人看看这东西是什么……诶,我们去七师兄那里吧,我想找他帮我看看这个手串。”

  我抬起手对着阳光晃了晃手腕,那丑丑的串珠在阳光下泛着暗红的血色光芒,吓了我一跳。

  把手放下来,又变成了黑色。

  说实话,这东西确实挺难看,颜色黑漆漆的还带着一点儿土色,颗粒又大又不规则,戴在我手上极不和谐,硌得慌。

  但没想到,在光线下面还会变色啊。

  七师兄福子礼,满族人,从关外跑到我们这中原大城来拜师学艺,不过他还保留了旗人后代的标志——特能吹。

  他分管我家的商业,平时很忙,用他的话说:“我要给你挣嫁妆啊小祖宗!”

  他喜欢各种文玩珠宝古董字画,应该能分辨出这是什么东西。

  我办完事情后,九师兄就载着我去往商业圈里一栋写字楼。

  我家产业不止是一间菜馆、一个药材铺子,还有药材基地、采购、甚至还投资研究所、还在国内国际中药材市场上有期货往来什么的。

  很多人以为中医中药不就是小铺子施诊抓药么?

  其实已经有很多豪商盯着这个传统文化的市场,注册专利、国际垄断等等。

  当然我家就是一条小鱼,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自给自足。

  福师兄在公司看到我,眉毛一挑就准备一连串的机关炮骂我。

  我忙投降道:“七师兄、注意影响、这是公司呢!”

  他气得哼哼两声:“我差点把公司员工派出去找你了,生意都没法做了!”

  我有这么大罪过么,又不是我愿意的。

  “师兄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把手腕递过去给他。

  七师兄伸手细细的摸了摸,又抬起来朝光源处看,嘴里念叨道:“卧槽……不可能吧……这么大颗?”

  我听得有些心慌,追问道:“别卖关子,快告诉我这是什么啊。”

  他摸着圆圆的下巴,低声道:“这胶质感很重,一般来说自然界的东西,胶感很重的都属于贵重物品——你看石头有什么胶质,但是翡翠的胶感越重越值钱。”

  “这东西,肉眼平视是黑色和土褐色,但是在强光源下就是血红色的,这手串很娇贵、质地温润、又有宝石一样的晶莹光泽……这应该是琥珀之中的极品——翳珀,你闻闻看,有十分细微的淡香。”

  我吸了吸鼻子,发烧了两天刚缓过来,我没觉得有什么特殊气味。

  “翳珀是什么东西啊……我都没听过。”我摇头表示不懂。

  他随手在纸上写下这两个字:“yì,翳这个字,不认识?”

  我点点头:“当然认识啦,针灸甲乙经上面不就有个屏翳,就是会*阴的别名呗……”

  七师兄瞪了我一眼,吼道:“小姑娘家家的,矜持点儿!什么会*阴不会*阴的,说这么大声也不脸红!”

  公司的员工听到这话,纷纷抬头看过来。

  我满头黑线,到底是谁大声啊?

  “咳……总之这东西比黄金贵很多倍,而且——”

第27章 翳珀2

  而且什么啊?我等着师兄的下文,可是他手机响了。

  他对我使了个眼色,躲回办公室接听电话。

  我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喝茶,一位秘书姐姐给我端来了点心。

  “殷小姐、薛先生,我拿了几块点心过来,你们想吃什么?这里有抹茶蛋糕、黑森林、芒果布丁。”秘书姐姐客气的将盘子放在桌上。

  我舔舔嘴唇,小点心真好看!

  九师兄自然是任我先选的,男人对甜点普遍不感兴趣。

  我拿起小叉子伸向黑森林蛋糕,小腹那里突然一阵剧痛,我差点打翻了盘子!

  “小师妹,你怎么了?”九师兄吓了一跳。

  我捂着小腹痛得想大喊两声,但最终也只能咬牙憋着说道:“我……肚子痛……”

  秘书姐姐吓了一跳,她低声问道:“是不是痛经啊?我柜台上有红糖姜茶,给你冲一杯?”

  “不不不……不是痛经……”我痛得要死,却哭笑不得的摇头。

  干嘛啊,雌蛊还不许我吃蛋糕啊!

  我以后吃东西都要看它“脸色”和“心情”?

  我不服气,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捞起小叉子继续去戳那块黑森林蛋糕,不到一秒钟我就投降了!

  五脏六腑好像都被扯着一般剧痛。

  “冷汗都痛出来了还想着吃!”九师兄蹲在我身边,抬起我一只小腿就给我按揉三阴*交*穴。

  小腿内侧、踝上三寸,胫骨内侧缘后方,这穴道交通心肾,引火下行,左右双脚交替按揉可以缓解痛经。

  可我不是痛经啊!我只是想吃块点心!

  我不能这么屈服,要是以后饭都不能吃了怎么办?

  这雌蛊也太任性了!

  我一只脚被九师兄抬起来,身体重心一歪,手中的小叉子猛地插在了芒果布丁上。

  小腹的疼痛戛然而止。

  我愣了愣,直起身子揉了揉小腹,虽然疼痛的余韵还没完全消散,但是已经没有那种锐痛了。

  什么意思?可以吃了?

  我拔出叉子继续伸向黑森林。

  夭寿喔……又开始痛!这这这……不是不能吃点心,而是不能吃黑森林是吧?

  我猛地将叉子叉回芒果布丁上,那雌蛊立刻就乖了!

  天呐……这家伙还能挑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