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8节

第18节

  直到后半夜突然心里猛地一抽,莫名其妙的惊醒过来。

  身体一阵阵发热,涌出一丝难言的晦涩感受。

  怎么回事啊……我揉了揉太阳穴,翻身下床去喝水。

  端着水杯,我又推开了窗户看向亭子。

  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

  感谢桃.、儀靈、??每當變幻時、善者、兜兜兜哩个兜、Sandy薇、嘉绘、社會我七爺

第29章 夜半黑影

  “啊!”我条件反射的认为有贼!

  大半夜怎么会有个黑影在我家后院?

  我推开窗户正要看清楚,就发现那黑影仿佛被一阵晚风吹散般消失了!

  这……是我眼花了?

  我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看去,下面的亭子里只有那个纸箱,没有什么黑影啊!

  我呆立在床前,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把师兄们叫醒——家里进贼了啊。

  我家最值钱的物品就是这栋宅子了,或者门前的拴马桩勉强算是古董,来我家偷什么啊,偷药材啊?

  而且一晃眼都不见了,我都怀疑是自己把亭柱的阴影看成人了。

  心里有点紧张,好像自从我遇到坏人后,就有些恐怖的气氛挥之不去。

  我喝了一大口温水压了压情绪,把窗户关好,在黑暗中坐回了床头。

  房间里好像有些异样的气息,我猛地抬头,看向屏风外面。

  这是按照古风装修的卧室,里间是月洞床、八仙桌、梳妆台,中间有屏风、雕花格挡、还有珠帘和挽起来的帷幕,外间是罗汉榻、两把圈椅,还有不伦不类悬挂在墙上的电视。

  我感觉到屏风外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头皮一阵发麻。

  “谁?!”我一边问,一边伸手从床上的小抽屉里掏出一个红包。

  里面包着五帝钱。

  我家不以道术道法为重,我只知道我爹给我们这东西是压惊辟邪的。

  外间没有声音。

  其实整个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但我就是莫名其妙的觉得炸毛,空气中的温度都变低了。

  我站起来,捏着五帝钱想出去看看,刚绕过屏风,就看到一袭大红的衣袍出现在外间的阴暗角落!

  “啊!!!”我吓得差点跳起来。

  我往上看去,只看到一个惨白的下巴,涂着红红的嘴唇、下巴上有黑血,诡异的笑着。

  妈呀……

  “又是你!”

  果然又是那个七窍流血的女鬼。

  我捏着五帝钱想去砸她,谁知刚迈出屏风,她就像被我带起的风吹散一般,消弭在阴影中。

  这阴森的女鬼到底想干嘛!打算经常来吓我吗?

  我家好歹也是圈内人,想用惊吓的方法来害我,成功的可能性太低了。

  但是经常有个女鬼出现在我房里,想想也够恶心的。

  我在外间转悠了一圈,那女鬼的身影没有再出现,等我安定下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几乎是半宿没睡。

  熬到天色泛白,我立刻开门去亭子那里查看那只小猫。

  我本来不抱希望,可是当我看到那只小猫居然爬了起来时,惊讶之余还觉得有些欣慰。

  它还有救,而且还能引来神秘人。

  我抱着纸箱跑去君师兄的小院拍门,君师兄披着一件外衣给我开了门。

  “小师妹,你又闹什么?”他一脸的无奈。

  “你看、你看,它能爬起来了……不用送去烧了吧?师兄。”我问道。

  君师兄看了看我,摇头道:“真是拿你没法子。”

  “师兄,这小东西很有用!”我努力解释道:“昨天半夜我起来喝水,发现有个黑影在亭子里……但是一晃眼就不见了,我都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这小东西留着,说不定能引来大鱼!”

  君师兄白了我一眼:“就你这小脑袋瓜,还想使计谋守株待兔啊?这猫儿明显是对方让你心软的,不然干嘛弄个小奶猫,不弄个大点儿的?不就是利用你们小丫头的心理。”

  我撅嘴道:“那……换种方法来想,小猫儿正好可以给我们试药嘛!你做了那么多种解毒剂,看看有没有办法治好它咯……”

  “强词夺理。”

  “哼。”

  君师兄说归说,还是转身进去给我拿药粉。

  他对别的没多大兴趣,但是对于以毒攻毒、以药解毒很有兴趣。

  “小师妹,你说昨晚有黑影出现,你去查了监控没有?”君师兄背对着我问道。

  “啊?还没有……我们家真的会进贼吗?你不是在墙上暗处都埋了低电流网么?”

  “谁知道呢,这世上哪有滴水不漏的防守?百密一疏也有可能……给你药粉,一天三次。”他把一个小瓷瓶递给我。

  我想了想,问道:“师兄,你有没有辟邪的东西啊,我、我好像需要辟辟邪……总觉得惹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君师兄认命的叹了口气,又拿了一把小桃木剑给我,让我挂屏风上。

  搜刮了师兄,我喜孜孜的抱着小猫儿回院子,跟我姐两个又折腾着喂牛奶、换药。

  我姐姐殷玥比我温柔细心,给猫腿上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我用软管喂牛奶,喂一半洒一半。

  “姐……你昨晚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我觉得家里好像进贼了。”我皱眉低声说道。

  “丢了东西?”我姐惊讶的问。

  “……没有,我去看监控,居然也没有异常,但是我昨晚半夜看到亭子里有个黑影,而且我房间里还出现了一个女鬼。”

  “啊?!你别吓我啊!”我姐一紧张,脸上立刻就褪去了血色。

  我赶紧住了嘴,她这样子,我哪敢吓唬她啊,要是晕过去了怎么办?

  我俩先后出生,但是她的身体底子比较差,上高中后更是因为学习压力大,三天两头感冒发烧的。

  我爹经常出门、我妈不在家,君师兄养这两个师妹简直熬心费力,我姐的各种补品啊、药膳啊,一天三顿不能停。

  现在上了大学,学习轻松了很多,我姐的身体看起来才好些。

  可是她比我清瘦,看起来单薄很多。

  “小珞,你要不要请人来收收惊?这附近的钟婆婆就是个巫婆子,请她来看看吧?”

  我对这些巫婆子、老神仙一向不相信,撇嘴嫌弃道:“我们家还需要请人来看啊?让师兄们给我煎两副汤药就好。”

  “……那你问我什么戴面具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啊?你惹了什么邪祟、那个邪祟还戴面具??”我姐一脸莫名其妙的问。

  沐挽辰是邪祟?这说法有点好笑。

  “……姐,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印记啊,前几年突然冒出来那种?”

  ——

  感谢粉红猪小妹、萧萧、玺玺、numb、小熊猫、冷_筱沫、帝君的小迷妹

第30章 夜半黑影2

  “你怎么老问古怪的问题?”我姐看了看自己肩膀,摇头道:“哪有什么突然冒出来的印记?长痣还是长斑啊?”

  我心想要不哪天约我姐去泡温泉,偷看一下她身上有没有印记。

  可是沐挽辰也没说过印记留在了哪里,肩膀吗?

  这件事比女鬼那事情还让我纠结,都说女人善感、也善忘。

  好了疮疤忘了痛。

  回家来感受到家人的关心,一个人在沐挽辰那边受的委屈好像都淡忘了。

  除了蛇窟让人印象深刻外,其他的不友好也没有实际伤害到我,睡一觉就不在意了。

  小黑猫虽然还很虚弱,但能趴着了,这是个好现象,有时候生命很顽强,只要我们这些大夫伸手拉一把,就能从死亡线上挣扎出来。

  我今晚将小猫放在亭子入口边,又从二师兄那里搜刮来一个山海镇,带凸镜那种。

  打算今天通宵偷看,昨天我睡眼朦胧的吓了一跳,结果看到黑影被吓得低呼了一声,黑影就被夜风吹散了。

  今晚我一定要坚持守着,看看是什么小贼或者魑魅魍魉跑来我家。

  手机、电源、桃木剑、五帝钱、山海镇、一个大水杯、裹着小毛毯,我就这么缩在窗边的贵妃榻上。

  因为老宅子里早睡早起是每个人的习惯了,所以熬到子夜末尾时,我的眼皮就开始打架。

  看看手机上显示了凌晨一点,我痛苦的揉了揉眼。

  有种漫漫长夜的感觉。

  我回头看了看房间,那个女鬼没有悄悄现身来吓唬我。

  怎么办啊……我打了个呵欠,还要继续守么?

  我把窗户开了一个小缝隙,用那个山海镇的凸镜立在缝隙后对准下面的亭子。

  将近凌晨两点,我困得打呵欠都流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