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8节

第28节

  那怪物般的男子咧嘴一笑,沙哑着声音说道:“谢谢姐姐……”

  女子勾了勾手指,扛着我的那深V男将我往屋里一扔,回身就拉上了门!

  妈呀!不要把我跟这个怪物关在一起啊!

  我拼命往墙角缩,那怪物狞笑着朝我走来,一步一抽、一步一抽,非常神经质。

  “殷珞……嘿、嘿、嘿……”他蹲不下来,只能直挺挺的“倒”在我面前的长凳上,身体后仰靠着桌子,双腿伸直,姿势怪异的坐着。

  我将自己口中的手帕掏出来,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啊……”

  “怎么会认错……这偏僻的地方,有几个叫殷珞的美人儿会路过?”他怪笑一声,嘶哑着声音说道。

  他的眼神带着一股子邪恶的淫*欲,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我出去游历,结识了几个男人,他们带我去酒吧街捡尸,一个个喝得烂醉的浪*女随便都能碰到,拖上车就可以做任何事,那些女人迷迷糊糊中还会配合,真是下贱……女人都一样……不过嘛,无法反抗的女人确实挺美味……嘿嘿、嘿嘿……”

  “在我回来的路上,刚好碰到了天灾,这种慌乱的时候,失踪人口很正常,不过我打算找一个看起来乖巧些的女子、带回来做老婆……刚好,看到了你。”

  “……你蹲下的时候,那屁股绷得又圆又翘,好像一个水蜜桃,真美味,嘿嘿、嘿嘿……还是个大学生呢,看起来也清纯……”

  我张大了嘴,这家伙、这家伙——是给我下药的那个混蛋!

  卧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

  我“噌”的一声跳了起来,怒道:“你这龟孙子王八蛋!就是你给我下药的!”

  他的嘴角猛地抽动了几下,目光中露出凶狠的神色——

  “骚婆娘,谁知道你这么骚,我连你屁股都没摸一把,就被沐挽辰那混蛋找上门来!你这骚气真是厉害啊!”他对我怒吼。

  骚气你大爷啊骚气,说得我跟狐狸似的!

  “骚气再厉害也没你这一声怪味熏人!臭不要脸的!明明是你做坏事,还给我扣屎盆子!谁答应做你老婆呢?!滚犊子!不要脸的人贩子!给女人下药的男人最丑陋了!活该你没老婆!”我一边嚷嚷,一边眼神四处观察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拿来当武器。

  他狞笑两声,扯着嘴皮子吹了几声哨子。

  屋子的角落突然窜出来几只大老鼠,老鼠啊!这家子人怎么喜欢养老鼠!

  在民俗巫道之中,老鼠是五仙之一,是一种很有灵气又很奸诈狡猾的“仙”。

  “你最好别乱动,这些小东西会跳起来咬掉你的鼻子、耳朵、手指……然后咯吱咯吱的吃下去……”他威胁我道。

  “那你、你想干什么……你都这副样子了,还想占我便宜啊?”我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这模样站着都困难了,难道还“色心不死”?

  他轻蔑的笑了笑:“托你的福,我被沐挽辰那混蛋的神鹰啄得满身是伤,还被几只神鹰给丢到了幽芳潭里,被潭水把身体烧成了这样!别说占你便宜,我现在连硬都硬不起来……”

  他耍流氓一般扯开了裤腰带。

  我我我,我不想看他那丑东西,可是架不住人家展示啊!

  好像一条被烧黑的毛毛虫,软哒哒的瘫在那里。

  我实在忍不住嘴角的抽动,艰难的开口道:“那个……噗……咳……你、你可以去男科医院看看……”

  “滚!”他突然冲我怒吼。

  我赶紧点头,我马上就滚!

  “站住!”他恶狠狠的说道:“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走一步、就要脱一件衣服,看你身上的布料,应该能走到院子门口……嘿嘿,你就光着屁股在这山野之中奔逃吧,这些小老鼠会一路护送里的……”

  “滚你妈的!死变态!呀——”

  一只老鼠突然跳起来,一口咬住我的袖子,“嗤喇”一声,撕开了我的T恤,内衣都露出来了!

  这些老鼠的牙齿好厉害,而且不是纸做的那么轻飘飘,一个个肚子圆滚滚的,很沉。

  “这些都是吃生肉长大的灰仙……你身上的肉,也可以给它们磨牙……”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这家伙,根本就是想弄死我嘛!还要我自己脱衣服给它们啃啊!

  我才不要!

  跑跑跑,不逃不行。

  我的裤袋里装着好小的一瓶喷雾,里面是驱虫醒脑的神器——SIXGOD。

  我手边只有这东西了,我突然掏出来跨前一步,朝着他的脸猛喷!

  如果他的皮肤被烧坏了,那沾上这全球使用人数最广的中性香水,一定会酸爽无比。

  果然他捂着脸狂吼,我趁机冲到了门边。

  身后几只大老鼠窜起来,咬住我的衣服和头发。

  衣服扯成了破布条,头皮也被扯得剧痛,我不顾一切的去推门栓,却被身后飞来的长凳砸得一阵晕眩。

  好痛啊,我扑在门边,那些成精的老鼠扑上来撕咬我的头发和衣服,仿佛在玩弄食物。

  那怪物拖着长条凳,狞笑着对我高高举了起来,我这小身板能挨多久?

  房屋外面刮起一阵如同厉鬼哭嚎的风声,透过窗洞,吹灭了桌上的烛火。

  大门被一股狂猛的气劲冲得七零八落,破碎的木屑纷纷扬扬。

  朦胧中,我再次看到了一具泛着白光,半透明的蛇身,耳边听到了山鹰的厉声鸣叫。

  石屋外面有星星点点的火把,沐挽辰撕开夜幕,出现在门口——

  ——

  感谢sophia、ゞ糖寶寶シ°、lee、numb、*FeEL—。@L~、Fay、淼、浅仓蚀、冷_筱沫、子偕

第44章 你的身份

  对于他这种出场自带光环的方式,我嗤之以鼻。

  耍什么帅啊!还不快点来捞我!

  他没多大动作,只是冲我这方向指了指,那股冰凉的感觉就爬上了我的脊背。

  蛇蛇蛇蛇灵吗……我吓得全身紧绷。

  冰凉的触感将我团团围住,然后整个绑起来往前移动——

  我被送到了沐挽辰身边。

  他伸手扶住我,屋子里传来了老鼠的嚎叫,那几只成精的大老鼠被看不见的蛇灵逐一绞死。

  那怪人也被最大的那条蛇灵给绞住了。

  沐挽辰侧头看了看我,问道:“有没有受伤?”

  “有啊!我都快被扯成秃子了!你看、头发都扯掉了那么多!”我指着脑袋控诉道:“这些人让老鼠咬我、还踢我、还塞住我嘴巴、还用凳子砸我!而且明明是他下药想要非礼我,还说是我愿意的、还说我跟你跑了是浪荡货!简直不能忍!”

  这么对待一个来救灾的赤脚大夫,真是伤天理啊!

  我用手在身上到处比划,努力控诉这些的罪行,指望沐挽辰帮我报仇。

  沐挽辰微微颔首,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但是那条大蛇的蛇灵已经快把那怪人绞死,舌头都吐了出来。

  “你不该来。”沐挽辰拉着我退出那间石屋,蛇灵也跟着爬出来,那怪人被绞在空中随着我们移动。

  “……我送东西过来,没打算麻烦你,就送到边缘,你们自己搬走就行。”

  我稍微……有那么一丁点儿,口不对心。

  送这么多东西来,你作为首领,怎么也该出面感谢一下吧?

  “这里现在很危险,我顾及不到你,你还是回去的好。”他淡淡的说。

  这话听起来有点儿别扭,好像赶我走一样。

  我撇撇嘴没吭声,走就走,回去晚了我师兄们还担心呢。

  “你带来的东西我已经让人搬回去了,有心了,多谢。”他低声道。

  “唔……不客气……”反正也不是我的钱。

  “跟你一起来的人我派连珑去医治了,没什么大问题。”

  他拉着我走出那个破烂的“院门”,我这才发现周围的火光都是拎着油灯的战士。

  他们穿着刺绣贴身的劲装,一个个腰上缠着皮革腰封,插着各种形状古怪的管制刀具,身后还背着硬弩,感觉像彪悍的锦衣近卫。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低声问道:“你们……这是、这是干什么啊……”

  “抢人。”沐挽辰淡淡的回答我。

  话音刚落,山坡下就冒出很多火把,那个抓我来的女人带着几十个人冲了上来。

  “神王!你别欺人太甚了!”她冲沐挽辰吼道。

  沐挽辰身边的一个男子抬手就一弩箭射过去,射翻了她身旁的火把作为警告。

  “司缎,事不过三,已经两次了,你好自为之。”沐挽辰冷冷的说道。

  什么意思?意思是这次要放过这女人吗?

  我鼓着腮帮子想发表意见,但是看看周围这上百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我还是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这气氛好像要打起来了。

  “你为了强抢一个女人,居然伤害我们族弟!你还有什么脸面被称为神王!”

  “神王是自灵山十巫流传下来的称号,不是你们司族封的,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滚吧,再放过你一次,下一次,就算是你们族长出面,我也不会手下留情。”沐挽辰不屑的挥挥手,跟着他的侍卫气势汹汹的开路。

  我缩在一旁不敢出头,这事情好像是因我而起,我如果开口咋咋呼呼,那肯定是火上浇油。

  沐挽辰说过这个部族只有直系的巫师才姓司,这位司缎应该是个颇有地位的女人——所以脾气才那么大。

  “你抢夺一个女人伤害我们族人、伤害你的子民,现在还想把他带走!我绝不答应!”她一抬手,跟着她的人们噌噌噌的拔出了刀。

  刀啊……妈呀,真的要火拼吗?

  “我……我能说几句话吗?”我躲在沐挽辰身后,小心翼翼的开口。

  他微微颔首,示意我说。

  “这位姑娘,你族弟给我下药、想要非礼我,被沐挽辰发现的,他就骗你们是沐挽辰来抢人,我可从来就没有答应过做他老婆,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想绑架我、非礼我!你们讲点道理好么?”

  “哼……神王大人有这么闲?刚好就能赶上救你?还把我族弟扔到幽芳潭里!焚肌蚀骨,让他生不如死!”司缎低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