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66节

第66节

  “不能比、不能比,小师娘软糯糯的,谁也不忍心欺负她,我就不一样了……我家君师兄很厉害的。”我有些心慌的说道。

  她淡然的一笑:“你君师兄是厉害,可你老公更厉害,我们都得求着你老公帮忙呢……诶,你脸红什么?”

  老……咳咳咳……老、公……什么鬼?!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好玩?”她笑得止都止不住:“你比小乔还容易脸红啊!不对啊,云凡说你是个小辣椒,怎么这么单纯呀!”

  我……

  你们这些大佬,欺负我好玩吗?!

  她掏出自己的手机,冲我眨眨眼道:“来,我们来光明正大的偷听。”

第101章 夜半谈婚3

  短短十分钟的相处,我就有种感受——这位慕夫人,“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只有云凡师伯这种人精能制得住她。

  她跟我坐在八仙桌旁,脑袋凑在一起,我看她拨通了一个电话,那边响了几声就接通了。

  奇怪的是,接通了也没有人说话。

  慕夫人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点开了免提。

  那边应该是云凡师伯,这两口子很有默契,电话接通后都一言不发。

  我听到手机放在椅子上的声音,然后是我君师兄的声音——

  “慕当家夤夜前来,失了礼数,还请不要见怪。”

  云凡师伯笑嘻嘻的说道:“客气了,深夜打扰也是无可奈何,我带了家眷刚从帝都折返,中途在这边停留,想必君老弟也知道我家眷是什么人,白天会引人注目,不如深夜到访安全些。”

  “……只要慕当家不计较我们没有恭迎就好。”

  客套了几句,云凡师伯突然笑道:“我是不是打断了你们谈事情?如果不方便的话,先求个客房让我借宿一宿,明儿我们再谈。”

  嗯?就是要您来打断啊!您怎么要撤退啊?

  我有点懵,慕夫人对我打手势,用口型说道:以退为进啦!

  君师兄是个比较传统的人,他恪守着一个首徒、一个大师兄、甚至一个传承者的所有最优良的品德。

  对云凡师伯这种圈内重量级人物,他肯定尽量做到给面子。

  当下他就摇头道:“不,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位沐先生为了我家小师妹的事情而来,正好之前小师妹也提过慕当家,我作为长兄,有很多事情想详细询问,如果有慕当家在一旁加以解答,更好。”

  云凡师伯笑了一声:“说得这么正式啊……我最怕与你这种人打交道,不过我们应该有共同话语。”

  君师兄顿了顿:“怎么说?”

  “你,我,都是做兄长的人,我家小乔的事情,或许里多少听说过一些传闻,我能理解兄长对妹妹的爱护。”云凡师伯的话语总是带着三分浅笑。

  好像什么人的心思他都能看穿,都能与对方的情感找到共鸣之处。

  三言两语,就能让对方的态度变得柔软些。

  君师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是不同意的。”

  我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

  “小师妹是师父的掌上明珠,是我们师兄弟姐妹从小疼到大的宝贝,虽然我平时对她很严厉,总说要责罚她,可我从来舍不得她有一点不好。”

  “玥师妹、小师妹,就是我们家的珠玉,不愿沾染世俗、不愿蒙落尘埃、不愿经受风雨,亦不愿远嫁他方。”

  “但再不愿,总不能违逆她的意愿,我是否阻止于事无补,我还没有这个资格掌控她……只能多方了解,怕她遇人……不淑。”

  君师兄的话听得我鼻子泛酸,都说长兄如父,他比我父亲还要爱护我们。

  我还没来得及吸鼻子,慕夫人眼明手快的抽了一张纸巾给我,示意我别出声。

  云凡师伯低声“啧啧”了几声,笑叹道:“男人真不容易,嫁妹子心如刀割一次,嫁女儿又要再心如刀割一次。”

  他顿了顿,笑道:“不过嘛,你大可以放心,沐挽辰的身份不是寻常人,不会做糊涂事,修行之人严于律己,而且他还有师父管着——他师父是个宠妻狂魔,徒弟自然也不差,而且还有小乔在南山看着呢,哪敢对小殷珞半点不好。”

  “南山?”君师兄疑惑的问了句:“在哪儿?”

  沐挽辰淡淡的回答道:“在我的法门之中,寻常人进不去……殷珞若是出嫁,再接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噗……咳咳咳咳……”云凡师伯呛了一口茶:“不是吧大巫王,你丫从来不愿意外人进去的啊……”

  “殷珞出嫁,就不是外人了。”沐挽辰的声音波澜不惊。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聘礼随你们说,要什么、要多少,都可以,她若不想离家远嫁也没问题,但是需要择日完婚,名不正言不顺,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我来补充一下啊。”云凡师伯吐槽了一句:“大巫王的意思是,小殷珞注定是他的王妃,不会再有别人,而且养着雌蛊在小殷珞身上,多少也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而她又是殷家的二小姐,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对她名声不好,吃亏的也是她……何况现在还有危险人物盯着她。”

  君师兄不悦的说道:“对,这件事我也想问清楚,为什么会有莫名其妙的人对小师妹出手?”

  云凡师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他说他这两年都在对付一个南洋的组织,这个组织走私倒卖文物、其中有很多阴物,而且养了很多邪派的降头师。

  降头师对巫蛊的追求很贪婪,如果我待在社会中,少不了被他们盯上。

  君师兄叹了一口气:“这些是是非非,若不影响到我家人,我都懒得去管。我只关心是小师妹愿不愿意,她若愿意……就由她吧,等师父他老人家回来,再禀明情况,听师父决定吧。”

  “那么,沐……挽辰。”君师兄说道:“既然小师妹的事情因你而起,那她的安危——”

  “自然是我亲自保护她。”沐挽辰沉声说道。

  “哎哟,肉麻死了……嗯,什么东西进院子了?”云凡师伯突然说了一句。

  “我的信使。”沐挽辰说了一声,推开椅子,似乎走出了房间。

  信使?他的信使经常是神鹰啊、夜枭啊这些有灵性的动物,飞到我们家来了?

  我也起身想推开窗户看看,刚站起来,就听到手机里传来君师兄压低的声音——

  “慕当家,虽然我与你没有太深的交情,但还是要多问一句:沐挽辰是不是给我小师妹下了什么蛊?”

  “除了那个雌蛊之外,是否有操纵心智、乱人心神的蛊?我很难相信传说中灵山十巫的后人还存在于世,也很难相信神王之说——”

  “我只关心我的小师妹……是不是被他蛊惑了心神!”

第102章 替身小人

  应该是蛊惑了吧?

  不过他完全用不着下蛊,就能让我傻乎乎的黏上去。

  看他风雨中御龙而降、看到蛊灵植物依恋的缠着他,这些异于常人的特质吸引了我,也让我不自觉的靠近靠近再靠近。

  反正……黏着他的感觉挺好的,他和师兄们对我不一样。

  我闹、我欺负他,他也没什么脾气,随我,觉得很吵或者很烦了,才会收拾我一下。

  唔……我一定有点自虐。

  电话那边,云凡师伯的话语很现实:“君老弟,有些事情是人力所不能及的,沐挽辰就算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把小殷珞留在了巫王山城,你们又想如何?能如何?”

  “任你们翻天覆地,终其一生都找不到小殷珞在哪里,他何须别人同意与否。”

  “好啦,我也不说太多,其实我跟你是同一阵线,嫁妹子真是心疼的事儿~~哈哈哈哈……不过嘛,沐挽辰这家伙看着沉默,其实是个老好人,就我跟他打交道这几年,从没见过他杀生,妖魔鬼怪可不算生灵。”

  “小殷珞不会被欺负的……我家小乔还在南山呢,沐挽辰哪敢欺负她,小殷珞的名字可是尊神刻在山崖上的,敬畏还来不及呢。”

  云凡师伯总是正经不过三分钟,然后笑着说出很扎心的话。

  我君师兄很久没说话,我有点心疼,是不是君师兄生气了?

  云凡师伯顿了顿,轻笑一声,语气了然的:“因缘种种,人力难为,不如顺应,还能有机会继续守护自己的小心肝儿啊~~唉~~你也早点想开些吧。”

  “嗯。”君师兄回答了一句。

  “对了,你家师父什么时候回来?我正好有些事情跟他商量。”云凡师伯说道。

  “师父他老人家应该近两天就会回来了,若有急事,我可以代为处理。”君师兄说道。

  云凡师伯掐断了电话,不想让我这边听到他们谈正事。

  慕夫人把手机收好,浅笑着说:“以前小乔的老公,早早就跟小乔有了夫妻之实,小乔因此受惊吓了两年,一直郁郁寡欢的,后来也有些不愉快,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他们躲在灵山秀水里,不管凡俗之事,朝暮相伴、慢慢修行,甜甜蜜蜜羡煞旁人……我想,沐挽辰应该是不愿让你不愉快,所以才会这么耐心的按部就班吧。”

  “……可我现在哪能出嫁啊……”我嘟囔道。

  慕夫人笑了笑:“不小了。”

  我以为她要说什么,按照沐挽辰他们的思维,你都是孩子妈的年纪了……这一类的话。

  谁知她悠悠浅笑,缓缓说道:“……遇到了真心喜欢的人,你就会想:为什么不能再早一些遇到他?与他相处一天,日子就会少一天……”

  “在一起的日子啊,过不够。”

  过不够……

  沐挽辰的岁月比我的长多了,普通人的一生一世,他早已独自一人走过。

  “舍不得家不要紧啊,经常可以回来的,难道你不想好好修行吗?小王妃。”慕夫人笑着点了点我的鼻子:“好好修行,才能陪他一生一世啊。”

  慕夫人是个很重感情的女子,从她的言谈话语之中,可以感受到她对云凡师伯、小师娘等人感情很深。

  她还说起以前去巫王山城求医的事,说沐挽辰其实内心很善良,不然那位帝君大人也不会收他为徒。

  或许他日后也能修仙证道,可他割舍不下法门中繁衍了多年的子民。

  在我听慕夫人说以前他们的事时,一个小纸人顺着窗户爬了进来,拉着我的裤腿道:“小王妃,巫王大人有事要出去一下,派我来叮嘱你带好那个小纸人。”

  亮小哥又被叫来跑腿了,我弯腰把纸人捡起来,放在桌上问道:“他去哪儿啊?”

  “之前那个被拜亡术缠身的老头儿那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你师兄也开车出去了。”亮小哥回答道。

  慕夫人有些惊讶:“诶,那云凡呢?”

  我房间门口传来云凡师伯的声音道:“我在这儿,来看看你情况再去,这种事儿我去善后就行了,冲锋用不着我。”

  慕夫人忙站起来走到门边,对云凡师伯道:“我很好啊,看我什么情况?”

  云凡师伯皱眉道:“让你在家等我,你非要陪我到处飞,揣着个球呢,不如在家看着大毛。”

  大毛?这是孩子乳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