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86节

第86节

  “那,上古神王巫咸,是你什么人?”我忍不住问道。

第136章 归去来兮2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涉及“隐私”,我以为沐挽辰不会回答我。

  没想到他淡淡的说道:“上古神巫,就是后世所称的神仙,我们是遗族,神王巫咸有一灵传承于历代神王,但是他们有没有活着、活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上界的仙家也不知道,我们都默认他们早已弃世而去。”

  “所以自灵山十巫之后,巫都是半人半仙的概念,徒留于世上,却为世不容。”

  听他这么说,我有点儿难受,小房间里气氛凝滞。

  我的房间已经变了样。

  五师姐和六师姐不知去哪里买了一堆婚庆用品,房间里,罗汉榻上面的坐垫变成了大红色云纹,贵妃榻的铺盖变成了鸳鸯,月洞床的床帘和被褥铺盖都成了百合并蒂。

  emmmm……这就有点儿尴尬了,在这种环境里,不适合讨论沉重的话题。

  “那个……我要不要带嫁妆过去啊?”我厚着脸皮问。

  可能这个问题太跳脱,沐挽辰愣了一下,失笑道:“你想带什么嫁妆?”

  这……房子是带不过去的,车子开进去也挺困难,家用电器?那里也没电啊,带钱?在那里钱跟废纸没什么两样。

  铺盖卷儿这些东西,巫王山城只会多、不会少,衣服都没必要带。

  “那我总不能两手空空的过去吧?会不会被鄙视啊?”我问道。

  “谁敢鄙视你?大婚时,各个部族都要派人来恭贺,到时候你耐心坐着接受朝觐就行。”

  这么复古的吗?!

  我是不是要去恶补一下历史知识、婚庆习俗之类的?

  “你到了巫王山城后,我教你破界的咒诀,你可以自由出入部分禁地,那个装蛊灵的竹筒,你可以放在密室,也可以与人交易。”沐挽辰提醒我。

  还能交易啊?这恐怖的鬼东西,还是巫族内部的硬通货?

  看来我真的要洗洗脑子、换换观念了。

  “那要是没嫁妆,会不会被欺负啊?”我抱着被子,用调侃的语气问他。

  他坐在我床沿,取下了面具,微微皱眉道:“我看你挺厉害啊,谁敢欺负你?”

  “……我就是嘴上说说而已,哪像你,让白霓去咬人……那卢姐位高权重,是个当地的权贵,要是弄死了她,我们平白惹一身麻烦。”我低声劝道:“不如你给个解药算了。”

  沐挽辰冷冷淡淡的轻哼一声:“麻烦?她可以来找我啊,如果她有这个本事的话。”

  “世间权贵风光一时,风光不了一世,何况权贵与我何干,谁叫她不知天高地厚用枪指着你?小惩大诫而已,要想活命就自己来请罪吧。”

  他一边说,一边把小药瓶递给我:“你消气了就给她吧,一次一粒,连吃七天可以解毒,白霓只是随便咬了一口,若是用蛊灵神力,她早就化为齑粉了。”

  “只要解毒就恢复了吗?”我不放心的问道。

  “怎么可能,蛊若容易解掉,那就不叫蛊了,一旦中了蛊毒,终其一生都会有影响。”

  终其一生……

  “那我也没法彻底摆脱雌蛊咯?”我撇了撇嘴,心里有点儿不爽。

  沐挽辰挑眉看向我:“小殷珞,别说彻底摆脱这种话……有生之年,你就算摆脱了雌蛊,也摆脱不了……”

  我盯着他,他勾唇笑着凑过来,低声笑道:“我。”

  “噫~~~谁要跟你有生之年~~说不定我偷跑了呢,反正没有法律效力不用离婚!合不来就分手、分手!”我踢了他一脚。

  这种亲昵的举动,一点也没有威慑力,他捏着我的脚腕放在一旁,沉声说道:“这不是为了讨你欢心才说的……事实就是如此,你一旦成为巫王妃,这一生就不可能再有其他人,就别想了。”

  我不太相信,就算没有其他人,我自己过行不行?

  沐挽辰有些不解的看着我道:“为什么你就这么多担忧?我看起来很不可靠?”

  “……我没谈过恋爱,这一上来就说让我嫁过去,我还不能担忧一下啊?”

  “那要如何你才安心?话语说得再多也是虚的,你家里那么多兄长姊妹,还怕我欺负你?若我欺负你,你大可以去找慕小乔撒娇。”

  对啊!还有个小师娘呢!

  我就算去到巫王山城,也有人可以撑腰嘛,怕啥啊?

  “对你不会有太大影响,不过是换个地方住而已。”

  “……床太硬。”

  “给你换。”

  “……被子枕头不够软。”

  “换到你满意为止。”

  我有点接不上话,他认真说话的时候,我想装怂都难。

  沐挽辰转头看着我,眼神中的幽光摄人心魄,好像深不见底的幽潭。

  “巫并不可怕,也并不可怜,只是神王遗世的血脉偏安一隅而已,或许你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但我可以保证不让人伤害你。”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包括我,也不会。”

  “对神王来说,誓言相当于铭刻于心的咒语,你若是心有疑虑,此时我也无法化解……不如你多花点时间待在巫王山城,我用行动来证明?”

  “嗯……要花多少时间啊?”

  “一百年吧,有我养着,你自然会福寿绵长。”他笑了笑说道。

  “谁要你养!”

  “……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还睡我,不是我养,难道是你养?”他说得理直气壮。

  “谁要睡你!哇,你这家伙原来这么厚脸皮的啊。”我脸上有点烫,他要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语气说这种话啊。

  沐挽辰笑了笑,突然说道:“不如,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吧。”

  看看?

  看什么啊?

  “……巫王山城已经在准备大婚,我最近很清闲,所有人都在分工忙碌,我可以带你到处去看看。”

  我想了想,点头道:“好!”

  既然应承了他,我就立刻跳下床来穿衣服。

  沐挽辰悠悠的提醒道:“多穿点,山里晚上很凉。”

  山里……

  我偷偷咽了口唾沫,小师娘那样的“现代人”,是怎么熬过没有手机、没有WIFI的日子的?

第137章 归去来兮3

  沐挽辰打开法门,带我来到巫王山城,这个法门的位置在巫王宫中部的巨石平台上。

  我曾经站在这里往下看,看到涛涛江水翻涌奔腾,一路向东而去。

  此时再次来到这里,没有了当初那种惊讶恐惧的心态,四顾张望,星星点点的灯火遍布山崖两边,神秘而壮观,最黑暗的地方反而是巫王宫。

  “为什么你的宫殿这么昏暗啊?舍不得点灯?”我问道。

  “……没人住,点什么灯。”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握着我的手腕,带着我往外走。

  一边走,一边淡淡的说道:“当年师父为了慕小乔,在我这个平台留了一个法门通道,我索性也将法门通道放在这个平台,方便监察,以后你要回家,我就在这里给你打开,另一头连通你的房间。”

  “哦,好。”我点点头,有些茫然的跟着他往外走。

  我上次见到的巫王山城只是十分之一,这条大江两面的山壁和山腹中全是各种道路和机关。

  采光、通风都没问题,甚至每间房的房屋窗户朝向,都合乎布局。

  有些房子甚至还有小院,整个山城只能用鬼斧神工来形容,仿佛一个全方位、3D立体的雕塑。

  “这里是多少年前建成的啊?”我问道。

  “……两千多年前开始营建,逐年都有增加,民居上万、各类厅堂房间数千,规模倒是很庞大,但是——”

  但是?

  他话没说话,目光往宫殿的石廊下看去。

  一个女子的身影匆匆忙忙往这边跑来,她手中提着一盏灯笼,跌跌撞撞,在进入巫王宫的门槛前跌了一跤,灯笼也熄灭了。

  这是谁?

  沐挽辰的微微蹙眉,他抬手将玄纱面具戴在脸上,等着那个女子跑过来。

  很快,那女人就看到了他站在巨石平台上,提着裙摆一路狂奔,跑到近前我才看清,她的手上似乎全是血污。

  “巫王大人!”她的额发被汗水浸湿了贴在脸上,急匆匆的往地上一跪。

  “……说。”沐挽辰似乎已经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

  “南城的公输氏,家主的二儿媳,刚才生产,可是……”女人脸色难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沐挽辰没追问,点头道:“我知道了,去领血蛊的药粉吧。”

  女人的神情懊恼,沐挽辰的语气也有些沉重,我看她跑远了,才小声的问道:“怎么、怎么了?”

  “大概又是孩子没了。”沐挽辰的语气有些冷,还带着一丝无奈。

  “那你说的血蛊是什么东西?”

  他轻叹了一口气,拉着我顺着石阶往上走。

  两千多年的繁衍生息,就算不停有外来的遗族进入这个法门求生存,但也架不住血脉的法则。

  孩子养不大,这简直是人伦之中最痛苦的事。

  “最近这些年,仿佛受了诅咒一般,新出生的孩子都有些问题,有些出生了发现畸形和残疾、甚至怀胎七月而夭折、还一尸两命,这些都让族人恐慌。”沐挽辰低声叹气。

  “不止是巫王山城,整个密江流域都如此,血脉的法则开始集中爆发,上一代巫王,甚至为了能有新鲜血液,而同意让炼尸人在这里建立村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