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95节

第95节

  这小祖宗一定另有打算。

  肯定是叫我去背、锅、的!

  ——

  三辣,真不容易……速度在恢复,小仙女们久等了!

第150章 机缘

  我的理智想要婉拒,但是小师娘殷切的看着我,软声软语的说道:“殷珞,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去一趟吧,我要看着兰兮这小坏蛋分不开身啊,幽南又这么小……”

  这么小?小师娘您的这个儿子根本就不是小孩儿啊。

  他除了有个小孩儿的样子,心机智算恐怕成年人都玩不过他。

  “……好吧。”我把小于归从膝头抱下来,小仙子瘪嘴道:“师姐姐~你还没跟我讲故事呢……”

  这副软萌的样子真是看得人招架不住,我忍不住屈起手指刮了刮她的小脸蛋——比玉还温润滑腻。

  “小祖宗,下次吧,我先陪幽南去看看情况。”

  小于归虽然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幽南在门边淡定的说道:“快走吧,师姐,于归撒起娇来就没完没了了。”

  我走到他身边,弯腰一把将他抱起来:“你也是小奶娃娃,要有点奶娃娃的样子,不然不惹人疼!”

  计都星君抱他在肩上,他坐得舒服惬意,我抱他,他就一脸不爽的冷酷样,勉为其难的撇撇嘴道:“走吧。”

  我跟幽南说我可不会腾云驾雾,也没有仙君驮着我在肩上,幽南了然的挑眉道:“让小孽带我们过去。”

  “小孽是什么人?”

  “……你看到就知道了。”

  宫殿的正前方山门有一片小广场,有些侍女在这里活动,有些在打扫,有些在练剑,这里的侍女衣服都一样,只是束腰的颜色略有不同。

  我忍不住问道:“你们这里有多少侍从啊?”

  “要多少有多少。”

  “啊?一般有多少啊,我发现这里没有这么多宫室啊,住得下吗?”

  幽南淡淡的哼了一声,轻笑道:“当然……住得下。”

  啧啧,神神秘秘的,真不愧是师尊大人的孩子。

  “这些侍者不食烟火、不需休养,一缕人间气息点化而生,兢兢业业,是信得过的忠仆。”幽南语气平淡的解释。

  “喂喂,虽然你地位尊贵,但小小年纪可不能这么高高在上,要学会谦虚谨慎、克己复礼……脸厚心黑于无形之中,这才是未来的领导者啊。”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幽南有些意外的看着我,轻笑道:“……多谢师姐教诲。”

  汗,我只是随口说说,我哪敢教训你啊?

  “小祖宗,你叫我跟你出来,是不是要我给你背锅啊?你先说说你想干嘛,如果锅太大了,我可背不动。”

  我真没把他当成小奶娃娃——哪家的小奶娃娃能淡定的发号施令?

  而且幽南明明长得粉嫩无比,五官精致如玉雕,天生贵气,聪明早慧,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小孩儿。

  尤其是他的目光,深沉悠远,一眼望去仿佛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有种吞噬一切的异样感受。

  “小孽在那里。”他抬手指了指广场一角的大树。

  这棵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高大参天,却垂下带着粉紫色花簇的枝条。

  风一吹,洋洋洒洒飞起漫天花雨,花瓣掉落在地上,很快就碎成了花泥没入泥土中消失,而枝条上新的花朵又在慢慢生长。

  仙人之地,仙人之物。

  生灭即是天道轮回。

  一花一草,一枝一树皆然。

  树下的青草地上,趴着一只慵懒的猫科动物,看耳朵上的两簇黑亮的毛毛,应该是一头猞猁。

  我们刚走近,猞猁就掀开眼帘看了我们一眼。

  那目光淡然又警惕,幽南立刻开口道:“小孽,我们要去一趟东南角法门,麻烦你了。”

  猞猁动了动身,在地上伸了个懒腰,突然开口说话,吓了我一跳。

  “这女的是什么人?”

  “沐师兄的妻子。”幽南回答道。

  猞猁打量了我一番,嗅了嗅鼻子,笑道:“果然一身都是他的味道……”

  囧,我脸上有点烫,凡人在这里真是没活路啊,一点儿隐私都没有。

  “……这个,我们怎么去?”我岔开话题。

  “当然是小孽驮我们过去。”幽南从我身上跳下来。

  “怎、怎么驮?小祖宗,我可是个凡人,腾云驾雾我估计会吓晕过去……要不你自己去吧?”我看了看小孽的体型,怎么也不像能驮得动我的。

  幽南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凡人?师姐,你知道沐师兄的雌蛊雄蛊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

  他微微眯着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上古神巫遗留下来的东西,想必与他们祭祀的最高神灵东皇太一有关……之前沐师兄为了水患唤出了神妃应龙,更加侧面证实了这个传说……”

  “喂喂,探究别人的机密不太好吧?虽然你童言无忌,但也不能没有根据的乱说啊。”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幽南露出一丝丝孩子气的表情,撇嘴道:“我也只是这么推断,上古神巫即是上古之神,与我道家尊神虽然先后有别,但都是上界的神祇,我哪敢胡乱猜测?”

  “应龙是东皇太一的正妃,她残存一灵附身于灵山十巫的后人、历代神王身上,我推测是在等候时机……至于是什么时机,我等后生晚辈就无从得知的。”

  啧啧,三岁小孩儿?

  他更像一个三千岁的大佬!

  “好了好了,小祖宗,要想八卦,改天我多打听点儿八卦再跟你讨论——”

  幽南睨了我一眼道:“我是想说,师姐你别再把自己当做凡人……有几个凡人能有你的机缘?你是神王的正妃、还身负雌蛊,一旦机缘到来……你恐怕比我母亲还更快的羽蜕飞升。”

  噗!!!

  “别别别,我没有这种觉悟和需求,我就在红尘中打滚挺好的。”我忙摆摆手。

  羽蜕不就是要死一死吗?

  我才不要。

  凡间世俗怎么了?虽然坏人傻比很多、还有挑战道德底线的奇葩事情,但只要看淡了就行,坚守本心,欲求淡泊,一样可以活得很自在。

  飞什么升啊,飞升了我怎么欺负我的师兄姐们?

  幽南狡黠的一笑:“觉悟不错,有此道心的人不会是坏人……走吧,小孽能驮得动你,放心……”

第151章 血蛊

  那些古书传记、仙人传说中,经常提到仙人化身万万千千,形随意动,可大可小。

  神兽似乎也是这副德行,那名叫小孽的猞猁携风而动,变得像一只超大的老虎,然后抖抖皮毛,示意我们上去。

  我脸皮比较厚,正准备不客气的跨上去,就感觉衣服下摆被人抓住。

  回头一看,幽南小祖宗冷着一张脸,一只小手攥着我的衣袍,那精雕玉琢的小脸蛋逐渐变成了气嘟嘟的包子脸。

  “……抱我上去。”他憋出了一句话。

  呃?

  我愣了愣,刚才不是你自己从我身上跳下来的么?我还以为你不用抱!

  三岁多点儿的小孩儿,就算心智像个三千岁的大佬,但看着这短短肉肉的小胳膊小腿,我……

  “哈哈哈哈,求我呀,求我我就抱你上来!”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幽南黑了脸,冷哼了一声道:“当心我在沐师兄跟前说你无法无天。”

  “说就说呗,我又不怕~~略略略~~快来哄哄师姐,我就抱你上来!”我冲小幽南吐了吐舌头。

  幽南还没开口,我座下的小孽回头看了我一眼:“……你真幼稚,让一个三岁小孩儿来哄你?”

  呃……我只是想逗着小幽南玩玩。

  好吧,他是师尊大人和小师娘的孩子,我也不能太欺负他年幼。

  “来吧来吧,师姐抱你上来。”我伸手把他抱到身前。

  小孽身上没有任何“器具”,没有项圈这一类可以伸手抓一下的东西,看来小师娘从未将它当成座驾来使用,我只能弯腰抱着它的脖颈,把小幽南护在怀里。

  或许我是多此一举,小幽南应该没少骑这只威风凛凛的猞猁。

  可是他刚才那气鼓鼓的小包子模样,让我突然感觉他还是个小孩子,就算心智早慧,身体也还需要好好的呵护照顾。

  小孽往悬崖外纵身挑起,踏风而行,很快我就看见脚下那条奔涌的江水自西向东翻涌而去。

  没有天灾的时候,这条江面还是比较清澈的,我记得被地震波及那会儿,江水好像烧开了一般沸腾,上流堰塞的时候也全是泥沙。

  整个流域的东南角,就是那片曾经被业火烧毁的地区。

  北阴酆都,玄卿大帝,九幽天尊……冥部至高神祇。

  他的冲冠一怒留下了一片被业火焚烧后,不灭不生的地段。

  我见过那些树木村寨,仿佛时间被定格在烧毁的那一刻,没有腐朽崩塌、但也不能再长出枝芽。

  倒是有新的生命落地生根,一点点吐露了生机。

  这一片地方能让人清晰的感受到生与死两种心境。

  因缘业果,仙家尊神向来不愿意介入世俗之事,帝君大人会在南山的洞天福地修建宫室,第一是为了小师娘的静心修行,或许第二是为了“斩断”自己种下的“因”。

  要斩断,势必就需要恢复到最初的状态,但为了防止介入太深,帝君大人授之以渔,教导沐挽辰大道正统的修行方法,给他点拨,并且停留在这里,留下神符为他弥补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