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00节

第100节

  天幕如墨,冷风飒飒。

  巨大的石柱下火光黑影凌乱,仿佛想要撼动巨树的蚍蜉。

  灯火辉煌、人影凌乱,嘈杂又纷扰,祭坛上戴着面具的巫女和巫覡们混入了奸细,其中一个还用土质的炸药炸崩开了祭坛的一角。

  山摇地动,碎石飞溅。

  眼前的密道口传来邪佞沙哑的笑声:“……无知晚辈,呵呵呵……”

  那些飞溅的碎石从祭坛迸射,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想要抱头蹲下躲避沙尘飞石。

  沐挽辰背对着祭坛,他握剑的手突然抬起来,剑上的幽光爆射,那一瞬间我眼前白光一片,好像暴盲了一瞬间。

  月光如同被召唤一般,破开了重重浓重的黑云。

  一轮巨大的月亮,仿佛明亮的眼,从天坑上映射下来看着我们。

  蛇灵白霓从天而降,身形盘踞成巨大的城墙一般,挡在祭坛前方,护住了大部分人。

  它显化法身,长须脊刺,低头朝向我这边,身体挡住了祭坛。

  沐挽辰手腕翻转,一股气劲震飞了我们周围的烟尘,也熄灭了所有的灯火。

  整个祭坛,只剩下月光如洗。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近在咫尺显化法身的白霓,有些人已经默默的跪了下来,顶礼膜拜。

  沐挽辰周身一直有片淡淡的光晕,看到我有些莫名的心慌。

  师尊说了什么?

  你为何还要徒留凡间?

  沐挽辰刚转身,我条件反射的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沐挽辰顿了一下,把自己的外袍摘下来披在我身上,淡淡的说道:“……小王妃,你可不能这么狼狈,天大的事情,有我呢,你只要站在一旁看着就行。”

  他的声音与平时对我说话没什么区别,醇厚低沉而……温柔。

  但他转身面对众人时,冰冷又强硬的下令:“入侵捣乱的人,一个不留,全部抓住,破界的地方,巫师巫覡去结界罩住,三三结阵,漏了一个口自己提头来见,待我一个个看看,是什么人敢冒犯祭坛……”

  司凰冷着脸站了出来,远远的看着沐挽辰道:“……神王之位我们不争,我们承认你是神王,也没有能力与你争,但是……手串要给我们,既然当时你给了我们司锦,那她死了,这也算是她的遗物,给我们司族留个念想!也算是给我们族人一个承认!我等你一句话,神王大人……”

  她朝沐挽辰微微欠身。

  沐挽辰皱眉,司凰立刻说道:“修复祭坛我们可以出力,但是需要你承认我们的地位!”

  “承认你们的地位,那我的妻子该置于何地?”沐挽辰深深皱眉。

第158章 山河享祭2

  我看了看司凰的表情,司凰深深皱眉看着我,目光落到我的手腕上。

  为什么她们对这个手串这么执念啊?

  很值钱?

  身为一族的领袖,不可能缺这么点儿钱吧?

  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司凰,你前面说什么不争神王之位,现在又说要承认你们部族的地位?这不是前后矛盾吗……还是说你有什么阴谋?这个手串有这么重要吗?”

  她后退了一步,将自己隐在黑暗之中,低声道:“不敢,我们不过是神王庇佑下残存的遗民,哪敢有什么阴谋,小王妃舍不得信物就算了,这件事我们再不会提起。”

  “司族的人,我们走。”她准备撂挑子不管了。

  沐挽辰冷冷淡淡的睨了她一眼,似乎不准备低声相求,随她们走不走。

  “等等!你们司族的那个司云,刚才混在巫覡里面把我扯下祭坛,现在人还不知道躲在哪里,你们自己族里出了叛逃的人,不用抓回来吗?”我皱眉喊道。

  司凰睨了我一眼,低声道:“既然是叛徒,那就随巫王大人处置,我们绝无二话。”

  我靠,这是完全甩锅不管了啊。

  “所以说你没诚意,不懂得什么叫舍得,舍得舍得,要先舍、才有机会得……你一点人情都不卖给沐挽辰,就想要沐挽辰给你手串,怎么可能?”我试着劝她。

  司凰哼了一声,气哼哼的边走边说道:“他哪里需要我们帮忙!”

  我愣愣的看向沐挽辰,小声问道:“你不需要她们帮忙修复祭坛吗?说几句场面话挽留一下,互相下个台阶啊。”

  “……不用。”沐挽辰摇摇头。

  师尊突然冷冷的开口道:“早就不该与这些人有如此多的牵扯,平添烦扰……若法门之中都不得清净,世间再无适宜你修行之地,你好自为之。”

  沐挽辰的眼神有些无奈,他轻轻叹了口气,回答道:“……知道了。”

  小师娘很心软,她看见沐挽辰这么无奈,悄悄的扯了扯师尊大人的衣服,低声埋怨他说话太重。

  “你又不是不知道沐挽辰担子重……”她小声的跟师尊大人说道。

  我看了看沐挽辰,又看了看这祭坛内外一片狼藉的人群。

  这么多人,却如此安静,都看着沐挽辰,等候他的命令。

  只有月光微微流转。

  “先、治疗伤者吧?”我开口打破沉默。

  沐挽辰看了我一眼,我有些勉强的笑了笑:“那个……我能做的不多,帮忙处理一下外伤还是可以的……”

  受伤的人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一声,沐挽辰周身围绕的那层光晕渐渐散去,他对我笑了笑:“好,辛苦你了。”

  不辛苦。

  我也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白霓巨大的法身堵住了祭坛的道路,我从它的头下走过,它想来蹭蹭我。

  我的天,这么大的脑袋,蹭过来我要滚出去几米远。

  “别别别卖萌,等你变小了再蹭吧……”我赶紧冲它摆手,顺着它身体的缝隙钻了过去。

  祭坛上的巫族侍卫和巫女、巫覡,此时全部被周身透着白色光晕的金色人影桎梏,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有些好奇,低声问小师娘道:“……小师娘,这些东西是什么啊?”

  小师娘张了张嘴,好像不知道怎么解释,立刻转头看向师尊。

  师尊大人不论何时都那么潇洒淡然,他长剑收回,负手站在祭坛的高处,淡淡的说道:“金甲力士,是仙家尊神麾下驱使的驱魔伏邪的神将,以法力为凭体,修为高深的仙家能驱使千千万万。”

  “那,沐挽辰其实已非凡人了?”小师娘低声问道。

  师尊大人摇了摇头:“……他的心尚在尘世,心有挂碍,难证大道。”

  我低着头,撕布条给一位被碎石碰破了头的人包扎,默默的听着师尊大人的话。

  师尊大人是仙家尊神,他自身遵守戒律,注意口戒不会说假话。

  “……你不也心有挂碍么……”小师娘嘟囔着说。

  “那不同,修行之人和得道之人是两种心境,修行之人必须磨炼心智、超然淡泊,才能得道,得道之后,心境就潇洒多了,看待世间牵挂也就不一样了。”师尊大人一边说,一边看向我。

  我愣了愣,直言道:“别算在我头上啊,沐挽辰的牵挂,怎么看也是这些族人,可不是我……我没这么大的面子。”

  “但你可以让他静下心来。”师尊清冷的说道:“每天这些俗事烦扰、嘈嘈杂杂,如何修行炼心?法门终究有修好的那天、慕小乔也终究有得道的那天,到时候我们离开,他依然自己独立支撑?你既然已与他性命相系、息息相关,那就多为他保留一方清净吧。”

  “我……我尽量帮忙……”

  好凶啊,我撇撇嘴,有点儿委屈。

  关我什么事啊,我只是来结个婚成个亲,还遇上这么大的骚乱。

  我也想帮忙,可我能帮上什么忙?不添乱就好了,或者我还可以帮忙搬砖修复祭坛?

  小师娘一边帮我一边说:“你也别操心了……巫族的有些法术我们根本看不懂,你看这祭坛,我跟你保证一会儿就被修复了。”

  “真的吗?”我怀疑的问。

  “真的……沐挽辰他……不是人!”小师娘认真的说道。

  那位不是人的巫王大人,掐诀向月君借炁,月亮的光华从天坑顶上洒下来,照得整个山腹内部冷月清幽。

  他抬手指挥族人疏散、布阵、施法,刚才的突发情况完全没有让他惊慌失措。

  山壁间的碎石被金甲力士托举移动,很快就清理出空地,白霓缩小了身形,跑到我脚边往上缠绕。

  我、我都快习惯了!

  “这就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嘻嘻……”小师娘笑着躲了三尺远:“我到现在还是很怕这些蛇啊、蜘蛛啊……”

  “可是您不怕鬼啊!”我吐槽道。

  小师娘一本正经的点头:“我现在每天见鬼比见人还多。”

  “不是吧……南山不是洞天福地吗?怎么会有鬼?”

  她神秘的笑着低声道:“小殷珞,难道你就没发现身边也有很多阿飘吗?”

第159章 山河享祭3

  我身边有阿飘?

  “……好像只有个红衣女鬼、还有之前初灵养的鬼纠缠我,其他没什么了吧……我虽然看得见,但我不是招鬼惦记的体质啊。”我耿直的回答道。

  小师娘一脸委屈,她比我大不了几岁,这么萌萌哒样子真想让人捏一下,她撇嘴说道:“我知道啊,就我招鬼惦记……我是说,你没发现这片法门之中吗,很多地方都有阿飘么?”

  我吓了一跳,很多地方都有阿飘?

  “我没感受到那种毛骨悚然的气息啊……”

  小师娘摇摇头:“有些阿飘没有恶意的,他们无知无识,只是茫然的存在于某些地方……你真没看见?不应该啊。”

  问题是我真的没发现哪里有阿飘啊……诶?

  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巫王山城内部那些无处不在、或大或小的铜镜。

  那里面影影绰绰似乎很多人,莫非都是鬼影?

  我冒起一身鸡皮疙瘩,小师娘瞥了一眼周围的人,我把拉到一旁,悄声说道:“这里避世独居,天地不管,从两千年前开始就有一套自己的轮回体系……这些不该我告诉你,你去问问沐挽辰吧,我觉得他不会隐瞒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