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06节

第106节

  他睨了我一眼:“最好别看,怕吓到你。”

  这语气,是要拷问司云么?

  》》》

  沐挽辰说到做到,给我开了一个法门在巫王宫的平台上。

  传闻之中,仙家可以朝游东海暮昆仑。

  心随念转,须臾而至。

  有渊源的人才有机会进入法门之中。

  慕小乔走法门驾轻就熟,沐挽辰没有与我同去,她带我一起走。

  法门的另一边就是我的房间,我刚进入房间就听到窗外响起了小黑警惕的猫叫声,我忙推开窗户冲它挥挥手,它见到是我就继续懒洋洋的趴在亭子的石凳上。

  “这只猫……”慕小乔从窗户缝隙中看了一眼,微微皱眉道:“这只猫为什么还能活着?”

  “啊?”

  “人有三魂,动物有二、植物有一,这只猫儿的魂魄都不全了,怎么还这么机灵?”慕小乔疑惑的问。

  “啊……本来都要死了,沐挽辰救活的。”我一边解释,一边打开衣柜换了身衣服。

  慕小乔叹口气道:“沐挽辰太心慈了,有些东西该逝去的,就让他逝去比较好,可是他啊……总是心软。”

  说到这里,慕小乔对我笑笑道:“其实你也挺心软的,能不伤生就不伤生,这种心态是好的,少造业障。”

  “我家毕竟是大夫……每天研究的都是怎么救死扶伤,实在不忍心伤损性命啊,再说我家也修道,小师娘您在我这儿住两天不?我给你安排院子。”我换好了衣服,准备去前院找我爹和大师兄。

  “好啊!”慕小乔点点头,笑道:“你们家这种大宅院我还真没住过,我们慕家乡下老家是那种木质青砖房,很朴素,你家祖上一看就是土豪劣绅啊,我想住两天感受一下,顺便抽空回趟沈家看看。”

  啧啧,慕小乔这么软萌的女子,肩上也有责任啊。

  或许一个女子为人妇、为人母之后,就会变得坚强而豁达。

  当然,也要看她得到多少爱。

  女人始终是用爱浇灌的生物,得到的善意和爱意越多,发散出去的善意和爱意就越多。

  我带慕小乔先去云凡师伯那里,他们两兄妹似乎常见面,没有一点儿生分,见面就抱抱蹭蹭,然后小师娘又去和嫂子抱抱蹭蹭,说悄悄话去了。

  看来云凡师伯挺喜欢我家这里,给慕夫人安神养胎是个好地方,他打算停留一两个月。

  我爹居然又出门行医了,我真搞不懂这老头一把年纪怎么就在家里待不住?

  徒弟都这么多了,叫谁去行医不行啊?

  君师兄知道我回来,立刻来堵我,把我堵在我爹书房,问道:“小师妹,你回来怎么不打声招呼?”

  “怎么打招呼啊……手机又不能穿透法门……”

  “总有办法的吧?你坐下我问你点事情。”

  “什么事?”

  “那个什么卢总,这两日天天带着一个中年女人来堵门,说是来向你请罪,这是怎么回事?那中年女人身上中的毒,你能解吗?”

第168章 解毒2

  卢总带来的中年妇女是他姐姐,被沐挽辰的蛊灵咬了一口。

  君师兄跟我说那位卢姐跑了好几家大医院,结果都没治好,终于相信有些东西不是权钱就能解决的,所以上门来求诊。

  一开始君师兄检查了一番,发现这不是普通的毒,就向他们解释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家没法医治。

  急疯了的卢家人仗着权势大吵大闹,居然还把我们的市领导给叫来了。

  应付这些权贵让君师兄很火大,但也没有撕破脸轰人走,只是让他们在大门外的厢房暂住,然后等我回来。

  他们一天三次来问我回来没有,还说给他们地址他们自己去找我。

  最终云凡师伯出面把他们镇住,他们才不敢继续闹腾。

  “……这态度哪里像负荆请罪啊?晾着他们得了!又不是我们受病挨痛,爱怎样怎样!我刚吃了点东西就赶回来——早知道就不来了!我今天喜宴呢!催得这么急,我还以为卢姐要不行了,这么能闹腾看来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还没汲取教训。”我气哼哼的说道。

  “小师妹,这事情因你而起,不管你怎么拖,最后都要你来解决。”君师兄有些严厉的说道:“虽然她倚仗权势欺负你,但我们家的人不论如何也不该伤损性命,小惩大诫就足够了,料想这家人也不敢再来招惹你。”

  君师兄发话了,我自然只能乖乖点头应承。

  “我这里有沐挽辰给的解药,拿给卢姐每天内服三次就行了,不过这毒解了,以后也会畏寒发冷,让她自己注意保暖吧。”我把沐挽辰给我的小药瓶递出来。

  君师兄接过,递给了身后跟着的九师兄,让他把药送去。

  九师兄在师兄弟之中年纪最小,还没到出师的时间,他平时就是迎客送人、当司机跑腿打下手,我们都习惯了。

  所以我压根没觉得会出什么纰漏。

  药交给了九师兄,我就心心念念的惦记着沐挽辰什么时候过来,他说过来陪我的。

  没等到沐挽辰,就听到前院那边大声嚷嚷着什么,惊动了一宅子的人。

  我跑出去看,在大门口的影壁边上卢家人正在推揉我九师兄。

  九师兄那么白白嫩嫩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对着这帮权势熏天脸皮又厚的人显得有些口笨舌拙。

  白胖稳重的刀总阻止不了自家人撒野,一个劲的道歉。

  怎么了这是?

  我们家师兄弟姐妹多,要拼人多我们可不怂,问题是刀总的姐姐还是个权贵啊,闹大了我们家也会惹麻烦。

  “怎么了?不是给了你们解药吗!还闹事,一个个都想横着抬出去是吗!”我跑到影壁边上吼了一声。

  那个染着绿毛的刺猬头女孩子阿蓉嚼着口香糖,叉腰对我说道:“小丫头,你给的是什么鬼东西?喝一口就全吐出来、而且还呕血,解药?我怕是毒药吧?”

  怎么可能!沐挽辰亲手递给我的!

  “说了是解药就是解药,你都把药吐出来了,还怪我给的药没用?你什么逻辑!”我呛了回去:“该不是你们到处求医问药,吃了不知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药石无效了,跑来我家门口哭丧赖账吧!”

  “你——”阿蓉气得差点把口香糖梗下去。

  “小丫头牙尖嘴利还恶人先告状!本来就是你们下了毒、现在救不了还想把责任往外推!这世上还有没有王法啦!你们等着坐牢吧!”一个中年妇女大声嚷嚷道。

  我也气炸了,这卢家人怎么一个个都牛气冲天啊?

  “怕你啊!王法?王法也讲证据的,来,你给法院提供证据啊,起诉者举证这是常识了,你能证明卢姐受伤是我做的?我碰都没碰过她,用什么下毒?用意念啊?”

  “你就靠一张嘴巴瞎说,哪个法院会受理?再说了,我们救了你家那个要死不活的男人,你们不仅不道谢,还想威胁耍赖?我问你,诊疗费付清了吗?”

  “这么有钱还想倒打一耙讹诈我家,你们脑子里都是烂成坨的铜钱吧?为富不仁、死不要脸就是说你们这种壕无人性的东西!”

  噗……

  我听到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回头一看,云凡师伯抱着双臂站在远处的廊下看热闹。

  囧,好像有点丢脸。

  “可以可以,小殷珞你这战斗力不错啊。”云凡师伯笑道。

  “我……我就事论事、就事论事……”我有点怂了,要是沐挽辰知道我吵架这么凶,会不会就不温柔了?

  白白胖胖的刀总立刻插进来当和事佬,他挡在我面前,微微抬着双手好像投降一样:“殷二小姐、殷二小姐,我是真的诚心来道歉的,你看我家姐已经言语不能了,就让我替她向你赔礼道歉行吗?你看我跟你七师兄也是生意场上的伙伴,就给个薄面,我姐那天是吓傻了、急昏头了才会拿枪对着你,好在没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我们家族现在内忧外患,不想多惹是非,求二小姐高抬贵手,赐个解药,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尽力帮助。”

  “道歉不用、帮助也不用~我们就是个老中医嘛,哪敢攀附权贵?解药就是这个,已经给了,爱吃不吃。”我白了他一眼。

  这刀总比其他人会为人处世,也懂得说点软话。

  人有时候就怄那一口气,结果一点小错也成了大错。

  适当的服软没什么不好的,起码我是吃软不吃硬的,何况我家主事的大师兄已经出来了。

  君师兄站在影壁前,看到抬进来的卢姐面色发青昏迷不醒,而且原本高大的身形变得枯槁消瘦,君师兄皱眉摸了摸脉象,又检查了一番口唇和指甲。

  他回头将我拉到廊下,压低声音问道:“小师妹,你真的给她解毒了吗?”

  “真的啊!怎么你也不信我……那解药是沐挽辰亲手给我的啊……”我噘着嘴不满的说。

  君师兄皱眉深深的看着我:“你真的确定?我看她中毒更深了,马上送医院去洗胃,刚才的解药,拿给我检查一下。”

  什、什么意思嘛!是说我给她喂了毒药?!

  》小仙女们莫着急,冥王2要攒攒稿子才会一次多发些,我已经开始攒稿

第169章 偷天换日

  沐挽辰在我过来之前,亲手递了这解药给我,说是能解白霓的普通毒素,白霓当时也就一条小蛇的模样咬了卢姐一口而已,沐挽辰也说过小惩大诫,不会再拿毒药来毒死她吧?

  而且如果要卢姐以死谢罪,压根儿就用不着再给什么毒药,直接扔在一边不管就行了,何必麻烦?

  他当时给我药的时候也说得轻描淡写,就说了怎么服用,然后让我在家等他过来……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啊!

  君师兄立刻联系了自己在医院的朋友,飞快将卢姐送去洗胃化验什么的,他自己接过我递过去的药瓶,跑到我爸的工作室去了。

  我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前院,九师兄刚才被卢家的人推揉,眼角被打破了一个小口子,五师姐在给他擦药。

  九师兄忿忿的说道:“我就拿药过去,这家人自己灌的药,一吃下去就呕吐,然后就呕了血,这家人就开始打我,气死我了,现在当大夫真憋屈,救死扶伤不说,还随时有医闹!”

  我有些内疚,嗫嗫的说道:“对不起啊九师兄,我也不知道这药怎么回事……等会儿君师兄检查看看、我再去问问沐挽辰……”

  我也憋屈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我姐一直在旁边看着不敢插嘴,这时候悄悄的扯了扯我的袖子,示意我出来说话。

  走到廊下,我姐悄声说道:“小珞,你是不是太单纯了,我总觉得事有蹊跷啊……”

  “有什么蹊跷?我现在脑子很乱啊,别卖关子了,赶紧说。”我垂头丧气的说道。

  “……那位沐挽辰,要你嫁到巫王山城去,但是又允许你自由往来?他们那里不是很怕有人进进出出吗?为什么唯独对你这么宽容?”我姐微微蹙眉。

  呃,这问题……

  “可能他怕我想家吧。”我回答道。

  “就算是怕你想家,但是听你描述,那里的人都保留着很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按照那种传统的思想,出嫁从夫,不能天天往娘家跑啊,而且你这才去了几天呢,今天还是婚宴,他就让你回娘家了?归宁之礼也不是这样的吧?他是不是知道我们这里被人闹事,故意让你回来送药的?”我姐一脸忧心。

  “……为什么故意让我回来送药?”我听得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