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19节

第119节

  温热的大手顺着背脊往上轻抚,四肢百骸都软得快要化在他怀里。

  “哼……在巫王山城,你不也能睡到日上三竿?那里不也有很多鬼魂?”

  “啊,那不一样啊,封魂封住铜镜,鬼魂没乱跑啊。”我靠在他肩膀上,等他抱我躺下。

  沐挽辰的身体很“硬”,但是肌肉下面传递的温热和力量又让人眷恋,我一定像个牛皮糖,紧紧的纠缠着他。

  “……还不睡?”

  “我还有好多问题呢。”

  “嗯……什么问题?”

  “那些小鬼,龙王到底用什么方法驯养啊?还有什么鱼形锁?”

第190章 疑惑重重

  其实鱼形锁不难理解,就是鱼形的锁钥和机括。

  但为什么要用鱼,我就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了。

  “钥施悬鱼,鱼翳伏渊源,不瞑守夜,如鱼得水,镇宅消灾。”沐挽辰枕着自己的手臂,另一只手揽着我。

  额头相抵,鼻息相闻。

  他好像从来没有把我放“低”过,最喜欢把我抱起来与他平视,或者直接让坐在他手臂上,高出他一点儿。

  听着他醇厚轻柔的声音解释,我觉得十分催眠。

  好像听故事一样,他的声线缓缓流淌,一点点的传入我的梦中。

  传说,有依赖邪法为生的术士,他们寻觅各种新坟孤冢。

  游走在战火、贫穷、愚昧及绝望的人群中,以“巫医”之术将一些饥饿、重伤、或是沾染重病的人“治好”。

  其实这大多都是以蛊术为依托,让原本应该死去的人,七魄暂时不能离体,加之用巫祝邪法,装神弄鬼,让这些人回光返照、恍若再生。

  过一段时间后,基本都会无力回天,然而这些“巫医”已经获得了信任,他们会主动提出“超度”这些死去的人,让他们得到往生。

  实际上,都是用邪法来炼魂。

  “木发于地,却受天光日月滋养,以木头雕刻人形、让这些炼魂得以凭附,而不成为游荡在外的孤魂野鬼……再以邪法处理他们的尸身,让这些炼魂感激不尽。”

  “很多人估计是被父母亲人送入邪派法师手中的,因此怨念很重,龙王这些年都在深山老林中划地为王,他所在的地方都是社会不安定、又很贫穷的地方、还有战火,要收集这么多小孩的尸体和鬼魂不难。”

  我迷迷糊糊的听着,但脑子里还疑问,忍不住哼哼着拱了拱他,惹得他一阵轻笑:“还有什么想知道的?难道要我告诉你怎么炼尸炼魂?”

  “……那些小鬼说得话,我差不多都听得懂啊……他是不是在国内暗中干坏事很久了?”我闭着眼睛问。

  “不,虽然我在法门之中,但我也知道现在世道并非乱世,他能在境外扎根,大概是找到了华夏在境外的遗族。”沐挽辰微微皱眉。

  我们额头靠在一起,他皱皱眉头我就能感受到,我抬手摸了摸他的脸,他笑着问道:“小王妃,你怎么就舍不得睡觉?”

  “屋里屋外都有小鬼……”

  “慕小乔在隔壁,虽然她是个招鬼的体质,但是师父也来了,你还怕什么鬼?天都快亮了,你想要听故事,就等你睡饱了我再给你讲,先睡觉,乖。”

  ……天呐。

  我觉得自己要被粉红泡泡给融化了。

  以前真的没想到他对妻子这么好,又有耐心、又不会嫌弃责怪。

  哪怕我十万个为什么,他也当做讲故事一般娓娓低语。

  我要听,他就说,三番五次催我睡觉,也没有凶我一句。

  让我溺死在他怀里算了,甜死了。

  》》》

  可能恋爱中人就是没脑子的懒猪。

  我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沐挽辰抱着我睡,我都快习惯了——已经不认床了,估计以后会认怀抱。

  这个小套间说是豪华套房,其实就是在进门的左手边多出来一间类似茶室的地方,电视机悬挂在茶室的墙上。

  我听到那里传来师娘慕小乔的声音:“这种伤损福德的事情,龙王做了这么久都没事,无非就是把小鬼‘转’出去了,小鬼有了新的主人,反噬的效力也在主人身上,八卦新闻上那些明星出事的、家庭破裂、身败名裂的,都是被反噬了。”

  “而且被小鬼反噬,一般只想请新的、更厉害的小鬼来镇压,陷入恶性循环了,最终人财两空,运气好的话,小鬼还会被龙王收走,运气不好的话,小鬼能害死主人……龙王做这个生意应该很久了。”

  “……现在奇怪的是,小殷珞明明第一次来,为什么有小鬼怨恨他?”

  沐挽辰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通……”

  “什么事?”

  “你还记得鬼公主入侵法门,想要建立一个鬼蜮城寨的事吗?”

  “当然记得呀!还给了你一枪,没把我吓死……”慕小乔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之后,我在你家养伤,曾经去找过小殷珞。”沐挽辰悠悠的说道。

  啥?!

  我缩在被子里,瞌睡一下子全醒了,立着耳朵“偷听”他们的话。

  慕小乔“唔……”了一声,突然拍手道:“对,你在我家的时候突然消失过!那时,我还担心你把自己弄丢了!”

  “那时我找小殷珞了,我给她留了一个印记,但是再见到她的时候,她身上没有……我怀疑会不会弄错了,因为殷珞有一个孪生姐姐,可是她问过她姐姐,她姐姐也完全不记得这件事、身上也没有印记……难道世上还有第三个殷珞?这次这个小鬼看到殷珞说的话,让我更加怀疑了……或许,殷家还有一个看不见的‘人’。”

  这……

  半晌,慕小乔喃喃的说道:“你……你别吓我,怎么听起来这么可怕……”

  我躺不住了,掀开被子跳下来,跑到茶室门口说道:“我家就我们两姐妹,没有其他孩子了啊!而且我姐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被大师兄看得很严!何况我姐比我还水呢、她更是没接触过这些圈子里的事情。”

  沐挽辰靠在墙上,慕小乔坐在沙发上,两人看到我都愣了一下。

  “有地毯也别光着脚跑下来啊,衣服也不披……”沐挽辰微微蹙眉,伸手抱我抱了起来,坐在沙发上。

  “我哪里顾得上穿啊。”我皱眉道:“这件事我也很纳闷,但是我姐的肩上我也拉扯着看过了,没有什么印记,我姐性格软弱、也没什么主见、家里的事、艺术道法她都比我还水,身体又不好,平时就是家和学校两点一线,自己出门都会挨训,何况是出远门?她没有自己出过远门。”

  慕小乔冲我摆摆手道:“小殷珞,你冷静点儿,我们不是怀疑你姐姐,你看,我们是在猜测殷家是否还有幕后知晓你们行踪的人。”

  “君师兄,家里的事他都知道。”我立刻回答道:“但是小鬼不会把君师兄误认为我吧?”

  桌上摆着小师娘的手机,我以为是随手放着的,此时突然传来云凡师伯的声音——

  》周末的炼狱节奏,很难有整块时间,今晚请假少一更,小仙女们多多包涵

第191章 疑惑重重2

  “你们想这么多干嘛?车到山前必有路,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们自己留个心眼就行了!言沁现在还留在殷家呢,真以为她是闲着没事干留在殷家养身体啊?殷家的一些细微动向她会留意,如果发现什么可以的人物,会向我报告的,眼前我们先想法子找出龙王,他肯定还在这个度假村里。”

  云凡师伯的话,基本上就是我们的行动指引。

  他很有威信,不管是对朋友、对家人还是对下属,这种威信不是来源于高压的态度,而是他的圆润通达、为人处世。

  他懂得适当的暴露出自己的“不信任”,进而让人更加信任他。

  比如他不忌讳的说出留下慕夫人在我家,是帮忙盯梢。

  我不会介意这个问题,如果我家真的有内奸,我也希望有人能尽快发现。

  “……可是龙王长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我小声的嘀咕道。

  “小鬼呢,你们不是抓了一个小鬼来吗?好好拷问一下,如果这小鬼敬酒不吃,就叫鬼差来招呼他。”云凡师伯说道。

  慕小乔立刻摆手道:“不行啊,哥,这些小鬼没有苦主,而且大多数来自境外的地方,信仰不同、地域不同,没有城隍土地登录阴籍,鬼差们不能拘,除非他们在这里害了性命。”

  “切,既然非我族类,那灰飞烟灭有什么好心疼的?你就是心肠软,这些小东西来历不明、扰乱阴阳,早该全清理了。”云凡师伯哼了一声。

  沐挽辰淡淡的说道:“清理了做什么?拿给我的族人去炼魂吧,这些小东西既然这么喜欢当奴仆,就让他们被炼化吧。”

  “……巫王山城鬼已经够多了!还要鬼啊!”我忍不住撇了撇嘴。

  沐挽辰眉头微微一动,笑道:“……如果小王妃不喜欢,那就不要了。”

  小师娘立刻不满的说道:“沐挽辰你要不要这么偏心,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人鬼共生,你压根儿不听我的,怎么小殷珞说一句你就变节了?”

  “她不一样,她是我的妻子,自然可以影响我的决定。”沐挽辰毫不避讳的回答。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沐挽辰一眼,低声道:“我也觉得……用镜封鬼这种方法不太妥当——我不是说你的先人前辈有问题啊,我是说、现在既然有小师娘和师尊大人在,那是否可以让巫王山城的生老病死也能正常的轮回?”

  沐挽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师娘慕小乔接口道:“很难的,他们这些子民都是数千年前神王的遗脉,算不得凡人,轮回死籍上面也没有名姓,他们的生老病死也跟寻常人不一样,所以很难跟正常人那般轮回。”

  “——生无籍,死无名。”沐挽辰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就是灵山十巫遗脉的尴尬局面,就连我们祭祀的远古神祇都消失了……”

  他们的祭祀的神,应该是太一神,遥远而古老的天神,道家认为太一无形、为仙人形体,在很长的时间里,太一神都是最高权位者祭祀的对象。

  汉唐皆如此。

  到了北宋后,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成了民间信众最大的道家神祇。

  玉皇大帝存在于始劫之先,为道炁之体,三界六道的共主。

  这大领导虽然存在久远,但是被普遍祭祀和接受、甚至融入了文化的血脉之中是在一两千年前,再往前推,就是那位只被君王祭祀的太一神。

  东皇太一,正妃应龙,这两位大尊神似乎消失了,应龙的一灵在沐挽辰身上,那太一神去哪儿了?

  他知不知道还有几十万的巫族遗民还在虔诚的祭祀他呢?

  “其实……如果你的子民肯与外界接触、巫王山城的阴阳能正常轮回,就没有这么多操心事了……”我试着劝了一句。

  沐挽辰蹙了蹙眉:“很难……人心易变、人心也难变,没有合适的时机,很难让子民们一心求变。”

  所以师尊才说过,王者,往也,人心之所向。

  一家人尚且难以一条心,何况这么多人、这么多部族。

  要改变他们延续千年的生活方式或许可以努力一下,但是要改变他们延续千年的信仰,那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我烦恼的挠了挠头——我很想帮沐挽辰啊,可是我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