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34节

第134节

  我也看清了屋外的情况。

  这不是夜色,是,月色。

  ——我从没见过这么明亮和巨大的月亮。

  我记得在同学身上看过一个饰品,就是一只眼睛的古怪样子,同学洋洋得意的说这叫恶魔之眼,是饰品界一个很有名的设计。

  此时的月亮就像恶魔之眼那般,瞪大了瞳孔,虚悬在夜幕中,冷峻又焦躁的盯着地上的兽。

  互相残杀的兽。

  这样的月光,将大地都镀上了一层冰冷的光晕。

  我恍惚看见有人从天上来。

  “……他来了,他还是来了……”

  他来了?

  他还是来了?

  那幽幽的声音在我耳边叹气,为什么这么惋惜?

  他来了不好吗?

  我的眼睛被月光刺得流泪,忍不住阖上眼帘的那一瞬间,一股淡淡的温热气息破开我周身的阴冷,瞬息之间将我包围。

  “……你的手用来拿针的,不要碰这些糙物。”久违的声音在我头顶上方响起。

  恍若梦中。

  我眼睛都没来得及睁开就被他抱在怀里,低沉醇厚的声音让我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沐挽辰来了?

  “……你怎么才来啊!!”我揉着眼睛,那清冷的月光让我眼睛莫名酸涩。

  “我一直在追着你,但这里气场紊乱,不是我们的信仰之域,就连师尊的法门都只能开在边境……仙家约束甚多,他又有神职在身,我只能移星换斗的追过来。”他低低的叹了一声。

  “移星换斗是什么法术……”我低声嘟囔道。

  “以后再跟你说。”他捏了捏我的脸,将我身上的猎枪取下来。

  我仰头看他,月华的冷光在他身后宣泄而下。

  仿佛夺走了所有星辰的光芒,将这一方天地照得如同白昼。

  他携日月星斗、山风微露,带着一身熟悉的气息风尘仆仆而来。

  我揉了揉自己的脸,把眼泪憋了回去。

  “这些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明明是尸体,还这么能折腾?”我身旁那两具僵尸已经被沐挽辰的符咒烧成了一堆飞灰。

  空气中的怪味,还有混乱的气场,让我紧紧抱住他的腰不敢放手。

  沐挽辰转身都难,忍不住笑道:“早知道你这么黏人,我又怎么会放你一个人,你就是……外强中干。”

  我缩着脖子不敢说话,脸上有点烫,抱紧他这个救命稻草,嘟囔道:“你知道我外强中干,还不主动来保护我!非要我眼泪鼻涕擦你一身啊!”

  沐挽辰轻笑一声道:“擦吧,不过你可以擦在我背后,不然我只顾着抱你,怎么腾出手处理这些东西,嗯?”

  嗯你个头啊嗯……

  我被他这一声带着笑意的尾音刺激得耳朵发烫,乖乖松手让他转身。

  房屋前的空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第214章 移星换斗6

  那人穿着灰扑扑的布袍,式样是这边的民族款式。

  他用一块破布蒙着下半边脸,只露出杂乱的眉毛和凶狠的眼神。

  “……你们居然逃到这里来了!”他恶狠狠的嚷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原本龙王吩咐过要活的,不能伤损你们的性命和肢体,但却被你们撞破这里的秘密……知晓这里秘密的人,杀无赦!”

  这男人抬起手,手中拿着一个白森森头骨做成的法器。

  “拿个骨头就想吓唬人啊……”我躲在沐挽辰的背后,紧张的抓紧了他的衣服。

  “龙王在这里做了些什么?”沐挽辰微微侧头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才梳理出一些大概……好像是龙王派人来这边伪装建养老院,这些人家都很穷,就把没有劳动力的老人送去了养老院,结果是骗局,去养老院的人都被弄死了,还在死前下了蛊,做成了带着毒的僵尸……然后又说这里闹鬼闹妖怪,把年轻人集中训练、发放武器,又把年轻人弄走了,估计下场也一样……这些妇女就用毒品控制,让她们洗衣做饭什么的……估计最后也要弄死她们。”

  我快速的解释了一番。

  沐挽辰微微皱眉,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弃老。”

  “呃?什么?”

  “……弃老。这里的人应该有这种传统,遗弃已经没有劳动力的老人。”

  “这……”

  “这种做法有违人伦,所以这个村子沦落到愁云惨雾的境地……刚才我看见的僵尸都行动困难,想必都是老人家。”沐挽辰流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

  对面那男人低吼道:“你是什么东西!管得这么多!”

  沐挽辰没有回答,他拔剑划地,剑锋过处月华凝聚,似乎在画符。

  符,在不懂行的人看来就是一些字不像字、画不像画的东西,然而其中也有规律可循。

  行内人会看符的作用,我认得一些,看出沐挽辰此时剑锋勾勒、一横一折金钩铁划,在地上画出一道“鬼”符。

  现在这幻境下,他画“鬼”符干嘛?

  沐挽辰以月光代替丹砂,敛锋芒入地三分,符咒画好的那一瞬间,泥土的缝隙中发出了光芒。

  清冷如霜。

  阴风飒飒,吹动了老树林中茂密的枝叶,扑簌簌的声响如同夜晚的海浪一波一波的涌来。

  地上的枯枝败叶被阴风掀起,在四周狂乱的飞舞,树林中浓重的黑雾逐渐扩散,一些灰蒙蒙的鬼影开始出现。

  “龙王想要什么?无非是一股足矣抢占密江法门的力量,就凭这些老弱病残、死而不僵的尸体?他未免太过于自信……长年累月龟缩在异国他乡的小地方,他还真以为自己是‘王’了……不过是固步自封的井底之蛙。”沐挽辰轻叹一声,剑尖一指,一股锋芒裂地而去,猛地劈向那灰袍的男子。

  这一剑的速度非常快,我只看见沐挽辰的手动了一下,对面那男子已经血溅半空,胸口被斜着劈开一道口子。

  “我向来不轻易伤损性命,可你们朝我的人下手,只能杀鸡儆猴……”他沉沉的说道。

  “别……别吧……”我拽了拽沐挽辰的衣角,低声道:“冤有头债有主,这些都是龙王的手下,杀了他们也没多大用,龙王还会派遣其他人来,就像你说的,小惩大诫就行了,让他们自作孽去吧,你别杀人……”

  沐挽辰没有回头看我,但他轻笑了一声,醇厚的嗓音带着笑意传来——

  “我就知道,我的小王妃不仅外强中干,还心善的很……”

  囧,你逗我玩啊?!

  空气中的血气飘散,那个灰袍男人被沐挽辰这轻松的一剑就击倒在地,血液流出,立刻吸引来周围的僵尸。

  “这些僵尸莫非真的有觉识?怎么知道要往这里来……”我纳闷的问道。

  “他们没用,只是本能的追踪人的‘生气’和‘血气’。”沐挽辰解释道。

  我拍了拍头,难怪那女人说,不能大喊大叫,其实不是僵尸会听到声音,而是一张口泄露了生气,就会引得僵尸们过来。

  而且刚才在屋里还流血了,血液顺着竹楼的缝隙滴下去,肯定刺激到这些怪物。

  “糟了……龙小哥身上有伤,这一活动肯定伤口崩裂,血气会吸引很多僵尸吧?”我着急的说道。

  “龙小哥?”

  “我的狱友,也是被龙王抓来的,他听过你的事情,一路上挺照顾我,刚才他眼看僵尸越来越多,就自己引开僵尸,让我找机会逃走。”我飞快的解释了一番。

  “……既然如此,我把这里的东西处理掉,一起去找他吧。”沐挽辰干脆的说道。

  周围鬼影越来愈多,在村里四处游荡,我听到划破夜空的女人尖叫声此起彼伏。

  “这些亡魂,死前怨气极大,龙王只要尸体,对这些魂灵没有妥善处理,因此这一片的阴阳气场混乱无比,树林里更是一片混沌,或许这是他故意的——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制造只听从蛊母命令的尸人。”沐挽辰飞出几张巫符,将扑过来舔食血气的尸人烧成灰烬。

  一团团火光被鬼影弄成了幽绿色光芒,这村子彻底的成为一片鬼蜮。

  女人恐惧的尖叫、慌乱的奔走,我身后也传来了诡异的“咯咯……”声。

  我回头一看,老张的那位相好,又从地上拾起了匕首,正在一刀一刀的划破自己的脖颈。

  “咯咯……”她蜡黄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多痛。

  “啊!!”我躲在哪里都不是,只能钻到沐挽辰的左胳膊下,抱紧他的腰,恐惧的看着后面。

  沐挽辰像个护崽子的老母鸡,单手把我抱住,头也不回的说道:“亡魂来复仇了,不用管这些人的死活。”

  “真、真的吗?那女人的背后、鬼影好狰狞啊!”

  “嗯?”沐挽辰低头看了看我:“附身了的鬼影,你都能看见?”

  “怎么看不见啊!她背后那阴森森、又枯瘦的老太婆是假的啊?!我现在不仅能看见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还能幻听呢!”我哭笑不得,像个树袋熊一样抱紧沐挽辰。

  “……是吗,稍后再听你说,走,先去那个龙小哥。”沐挽辰单手把我抱起来。

  我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悄声问:“那个男人不管了?”

  “让他们做的僵尸对付他吧,我破了这里的阴阳界限,冤魂都来复仇了,趁现在我带你离开。”

  “不能走法门?”

  “……不能。”

  》圆蛋快乐,祝大家平安喜乐,事事顺心。

第215章 老人院

  沐挽辰拉着我的手,没有往外走,反而往村子后方树林里走。

  “……那里面有问题,你还进去?”我抵触的往后退。

  “不用怕,有我在。”

  “我怕我拖你后腿啊。”我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