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39节

第139节

  听他这么一说,我反而有些过意不去,我这嫌弃得有些没道理,他之前的世界并不需要这些现代科技。

  我只能强打精神,连夜开车。

  这么久没睡觉,眼睛红肿酸涩,开了好久周围都是一片荒凉,如果不是导航一直在工作,我都怀疑自己开到无人区了。

  等看到熟悉的汉字时,我激动得一把拍在方向盘上——

  “喂喂,我们这是到家了是吗?!”我激动的喊道。

  这一巴掌拍响了喇叭,现在外面是凌晨,周围漆黑一片,边检站没有其他车辆通行。

  喇叭的响声划破夜空,突兀又刺耳。

  我将车子开到边检站的栏杆处,却没有工作人员来检查、也没有人打开栏杆。

  周围寂静无声,灯泡周围连飞舞的萤虫都不见了。

  沐挽辰眯了眯眼,低声说道:“有人来了。”

  “人?在哪里?”我揉了揉眼睛,死盯着挡风玻璃外面仔细扫过,没有人啊?

  笃、笃……

  两声微不可闻的声响在我旁边响起。

  其实根本没有声响,是我的余光瞥见了车门外的景象、自己脑补出“笃、笃”两声!

  一只纤长细瘦的手指、带着圆润修长的指甲,停留在车窗玻璃上……

  》吸鼻涕( ̄ii ̄),谁来了?

第221章 路引

  车外的空气不知道何时变得这么低,我们在车内坐着,突然车窗玻璃上就起了一层淡淡的白雾。

  我余光瞥见了一只手。

  手指很长,是那种不正常的长,还带着一股妖冶又张扬的气势,我恍惚觉得好像要穿透车窗玻璃。

  或许真的可以穿透吧?

  手指骨节分明、皮肤惨白,乍看一眼,好像这手指都快触及自己的眼球——

  我都忘了要惊呼,全身寒毛直竖,猛地颤抖了一下,沐挽辰反应神速,抬手掐诀,捏着剑指往我这边一指。

  一道符咒飞来贴在车窗上,弹起一小片光晕,车窗外的那只手瞬间缩了回去。

  符纸的边角轻轻动了动,戳到我的脸颊,我才突然“啊!”的一声叫出来。

  龙小哥已经翻身从后面坐起来,警惕的看着车窗外面。

  “刚刚刚才是什么东西!”我吓得有些慌乱:“这里的人呢?这不是关口吗、不是边检站吗?这到了我们的国家了吧?”

  如果不是已经停了车,我慌乱中一脚油门就冲过去了。

  “……冷静点。”沐挽辰伸手放在我头上。

  我抬起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我、我才刚觉得有到家的感受……刚放下心来……怎么、怎么又有这种惊悚的东西出现……”我快哭出来,用力吸了吸鼻子,将心跳压下去。

  “别怕,我在。”沐挽辰淡淡的说:“这里已经是边境了,一路上我都没有感觉到危险,这里应该……另有蹊跷。”

  他一边说一边准备开车门,我抱着他的胳膊道:“我跟你一起下去,我我从你那边走!”

  沐挽辰愣了一下,二话不说伸手抱我从驾驶座抱出来,直接放在他腿上,再腾出手去开车门。

  车里空间狭小,这么紧紧抱在腿上的模样非常的……不、不端庄!

  我看到龙小哥鄙视的瞥了我一眼,囧。

  沐挽辰刚将车门推开,一道阴冷刺骨的风就吹了进来,地上一圈一圈的尘土打着旋儿,我很怂的捂住眼睛,从指缝里偷看。

  没有异状。

  外面除了一片阴冷之外,依旧静寂无声。

  整个边检站安静得像一潭深水,灯光似乎都凝固了,死一般的寂静。

  “沐、沐挽辰……”不知道为什么,我全身都在冒鸡皮疙瘩,一阵一阵的发抖。

  ——这种阴冷比巨蛇蛊灵带来的腥风还让人害怕。

  好像骨缝中都要结出了冰碴子。

  可是车外什么也没有!

  沐挽辰都有些疑惑,他摇头道:“这里肯定有东西在,小心点儿……”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负责检查、放行的岗亭里,有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突然站了起来。

  有人?!

  我立刻哑着嗓子喊道:“你好,快放我们过去!”

  那人动了动,抬起手往小窗口这边伸了出来,这是要检查证件?

  我立刻从兜里掏出了老张的证件,这家伙是个老油条,在证件里面塞了一些红票子,用来贿赂过关检查的基层人员。

  这种鸟不生蛋的边检站工作环境辛苦,基层人员揩油是常事。

  我忙绕过车头递证件,心里想着如果这人要查扣我们,我就上车冲卡!

  直接撞断这栏杆,能开着车跑多远就跑多远,就算被交警抓了我也乐意。

  我心思纷乱,刚走到岗亭前,突然看到工作人员“吧唧”一下,脸撞在了岗亭的玻璃上!

  这大脸突然伸出了岗亭窗口,把我吓得一抖,随即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恐怖又诡异的笑!

  猩红的薄唇,惨白的脸色,工作人员突然变脸、贴在玻璃上冲我笑!

  “啊啊啊啊啊!”我吓得抬手一巴掌,连着证件狠狠扇在工作人员头上。

  沐挽辰一把就将我扯了回来,我眼前闪现了一道盾牌般的光晕。

  “啧~啧~啧……好凶的小丫头唷……”一道冰冷戏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

  惊魂未定。

  我是被吓得太久了么,居然听到一句汉语,就瞬间失了力气。

  沐挽辰一手揽住我,把我护在胸口,另一只手抽出了剑。

  他的剑似乎有灵性。

  倒背在后腰时,就是一柄短剑,但锋芒出窍时,就会变成三尺凝霜雪的寒刃长剑。

  剑气划地而出,把岗亭的铁栅栏都砍断了。

  “噫嘻嘻嘻……好霸道的剑气,不愧是帝君大人的弟子呀~~嘻嘻嘻……”

  诶?师尊大人?

  我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到了一片……不、一匹……白布?

  白布?

  “布、布也能成精吗?”我失声问道。

  “什么布,看清楚。”沐挽辰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

  我真的看到一块白布呀,飘飘荡荡的……

  “往上看。”沐挽辰提醒我。

  我抬起头,顺着这匹白布往上看去。

  一米、两米、三米……

  大概有两层楼那么高吧,一张清瘦惨白的脸正低头看着我。

  这张脸上最显眼的就是那一双猩红色笑得张扬的薄唇,然后就是微微眯起来的邪气凤眼。

  这么巨大的身形,是鬼吗?

  “小丫头~~你好凶唷~~居然想打我的脸?嘻嘻嘻……”这巨大的白色鬼影笑着说道。

  他的声音和语气让人难以分辨善恶,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鬼神,无常。”龙小哥嗫嗫的说道。

  无常?我脑子卡了一下,黑白无常?

  他们在道观寺庙里的形象不是这样的啊!

  这么、这么高大威猛的吗?!

  “冥府阴帅出现在这里……什么意思?”沐挽辰微微蹙着眉头问。

  “嘻嘻嘻嘻……您大概是历代巫王中,第一个见到我们的吧……初次见面,你好哟,巫王大人~~~”白无常笑嘻嘻的飘飘荡荡,身形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两米左右的高度。

  两米,嗯,他大概一米八,帽子也得有二三十公分……

  而且他还是飘着的,我只能抬眼仰望他。

  “不敢当你的‘大人’二字,我师父是你们的尊神,我是小辈。”沐挽辰稍微收敛了剑锋,对他说道。

  “嘻嘻嘻嘻……有何不敢,巫族不受冥司管辖……这不,连帝君大人都牵扯入巫族的因果之中,还派我们来接引……”白无常笑嘻嘻的说。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远处传来的一声暴喝打断——

  “你好意思说吗?!开路的事情全给我,你就顾着玩!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啊!装神弄鬼玩了千儿八百年,你还没玩腻?!”

  白无常微微眯起那双凤眼,慢慢转头,用袖子遮住猩红的嘴唇,冷冷的说道:“老八,闭嘴……”

第222章 路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