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41节

第141节

  “龙小哥,你小心点儿走啊。”我提醒了一句。

  “……”龙小哥不屑的瞥了我一眼,似乎在说我多管闲事。

  沐挽辰将我放在臂弯上,低声道:“我抱着你走吧,你抱紧我,别乱动。”

  “……嗯。”

  我觉得我们的对话很普通,白无常却笑嘻嘻的调侃道:“啧啧~~真是恩爱呢~~巫王和王妃如此琴瑟和谐、相敬如宾,难得难得。”

  他说话时表情总是笑眯眯的,而且他语气天生带着三分笑意,我很怕应付这样的人。

  感觉就是个超超超级老江湖,而且带着一种“看破不说破”的戏谑。

  这与云凡师伯不同,云凡师伯也是个爱笑的人,但他的笑很通透,嬉笑怒骂、阴谋阳谋都游刃有余。

  白无常幽幽的飘在我们前面,提着一盏白纸灯笼,轻笑道:“这个井口,很少用到……幽冥极少为了某人动用这个井口……”

  “这是什么井?”我忍不住问。

  “嘻嘻,巫王忧心娇妻,用移星换斗的法术来缩短了阴阳更迭的时间,帝君大人怕他再次做出这样‘危险’的举动,就让我们用这个井口来缩地为寸、须臾而至。”白无常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沐挽辰。

  危险的举动?我立刻转头看向沐挽辰,他脸上神情淡然,没什么变化。

  “嘘……回去再说。”他看我要追问,立刻用手指在我嘴唇上压了压。

  温热的指腹、温柔的力道。

  他有一种让我失去平常心的能力。

  我应该追问清楚的。

  可是他这么小小一个举动,就让我自欺欺人的放弃了追问。

  反正现在都平安,没有缺胳膊少腿,受的伤也可以治疗,而且很快就能回家了。

  》》》

  瞬发须臾。

  白无常不是说笑的,那条细长的青石路隐没在黑暗中,他用白纸灯笼为我们引路,走了没多远,就笑着说——

  “……嘻嘻,到了。”

  到了?

  青石路走到了尽头,又是一团黑色的雾气凝结盘旋在地上。

  不用说,又得跳一次。

  按照白无常之前所说,这口“井”的另一端,应该在小师娘身边。

  可这次跳井没那么顺利,我被抱着往下跳的时候,突然感觉天旋地转,沐挽辰的手离开了我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从他的怀抱中掉了出来!

  周围混沌了一刹那,我仿佛猛地入水,然后瞬间又被捞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像个自动旋转的拖布,猛地入水、猛地又被提起来,还附带甩干……

  正当我本能的手舞足蹈时,下坠的势头猛地止住,一双手将我稳稳的接住——

  》今儿木有了,小祖宗闹啊!

第224章 神罚2

  我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的环境,就听到隐隐一声“咔嚓”的闷响。

  “哎哟喂哟~~~我的腰……”

  我还以为自己安全了,结果猛地一坠,砸到一个硬邦邦的身体上。

  这声音是……

  我手忙脚乱的爬起来一看,我居然压在了老爹的身上!

  “老爹!你、你干嘛啊?!一把年纪了你接我干什么,让我摔一下又没事……你怎么样啊?有没有骨折?我听说老人家摔一跤都容易骨折……”我赶紧将老爹扶起来。

  那个“井口”居然是倒悬在半空的!我囫囵一转,在离开井口的时候没抓紧沐挽辰的脖子,就从他怀里跌了出来!

  沐挽辰紧跟着跳下来,拉着我紧张的看了看。

  “摔到了?”他皱眉问。

  “没……我爹被我砸了一下。”我抹了抹头上的冷汗。

  我爹抬手就作势要打我:“什么老人家,我正当壮年呢!”

  “是是……”我点点头,看了看周围。

  这里是我爹的书房,小师娘正坐在客位上首喝茶,我突然掉下来,我爹条件反射的伸手接我,然后被我砸倒在地,把小师娘看愣了。

  此时小师娘端着茶盏一动不动,愣愣的看着我。

  “哎哟,姑爷你拉我一把……”

  “嗯。”

  沐挽辰把我爹扶起来,坐回书桌后面的圈椅上。

  “小、小殷珞?你们……你们怎么掉下来了?!”小师娘这会儿才缓过劲来。

  “啊?白无常说,师尊大人在您身边留了一个井口,我们就跳下来了……”我仔细打量了一遍屋里的摆设,确实是老爹的书房。

  我回家了。

  沐挽辰和龙小哥都在,我们通过那个奇怪的井口,掉到了小师娘的附近。

  “龙、龙小哥?!”小师娘看清了低调站在一旁的龙小哥,惊叫了一声跳起来。

  “……是我。”龙小哥有点尴尬的点点头。

  “你你你……你怎么和小殷珞他们在一起?!还弄得一身伤,怎么回事啊?!”小师娘十分惊讶:“你不是在苗王城,怎么会——”

  “……好了好了,小师娘,我们先休整一下,稍后再说。”我安抚道:“龙小哥受伤了,我给他处理一下伤口。”

  小师娘立刻点头道:“好好、对……你们先休息一下。”

  沐挽辰走过来拉着我的小臂道:“你处理什么伤口?先把你自己的伤处理好,走。”

  诶??我来不及多说,就被他捏着手臂带出书房。

  我家挺大,前院后院、东西两院,但建筑很规整,不容易迷路,沐挽辰驾轻就熟的拉着我回到后院,直奔我的小楼。

  小楼的门开着,五师姐正在给我收拾房子,她正在一楼抹书桌,看到我回来正想说话,就被沐挽辰那阴沉的表情给吓了一跳。

  “小师妹、姑爷,你们怎么了?吵架了?”五师姐担心的问。

  “没有……我受了点小伤,他不高兴呢。”我解释道。

  “要我帮你处理么?”五师姐放下手中的事情问。

  沐挽辰皱眉说道:“不用,只要让她好好休息就行,伤口我会处理。”

  五师姐愣了一下,拍了拍头道:“我懂了!不会打扰你们的,你们慢慢处理、慢慢处理!”

  她飞快的退出阁楼,还把大门给关上。

  “……五师姐太夸张了。”我有点脸红。

  沐挽辰没什么表情,他拉着我上楼,推开我的房间,把我按在了坐榻上。

  “药箱呢?”他低声问。

  “梳妆台上……”

  “……你怎么什么都往梳妆台上放。”他轻笑了一声:“你的梳妆台都不用来梳妆。”

  “我又不化妆……”我小声的嘀咕道。

  他掀开珠帘,去内室把医药箱拿来,单膝跪在榻前,开始给我处理手指上的伤口。

  “十指连心,很痛吧?”沐挽辰抬眼看了看我。

  “……感觉到痛的时候,已经痛过了头,有些麻木了。”我趴在榻上,把手伸出去让他处理。

  趴在家里简直舒坦得无以言说,真想就这么睡过去。

  可是手指上消毒药水的刺痛,让我忍不住呻吟叫疼,还一个劲的躲。

  沐挽辰扣住我的手:“躲什么,受伤的时候你不躲……现在这点痛比起当时算什么?”

  “当时那是形势所逼、保命更重要,谁还会在乎受伤啊……现在不一样啊!”我解释道。

  “有什么不一样。”沐挽辰抬眼看向我。

  从这个角度看去,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埋怨和心疼,这让我忍不住想要调侃他。

  “当时你不在啊,再疼我也能忍着,现在你在嘛,你在我还忍什么忍?痛就喊、难受就闹,不用强忍着了。”我探头过去,亲了亲他的鼻尖。

  沐挽辰属于不太容易“动情”的那种人。

  就算在那种时候,他也比较沉默,大多是用身体的感触来代替话语。

  他一般都是用拥抱来回应亲昵。

  我被他半抱在怀里,眼皮开始变得沉重,他的胸膛宽厚坚实,透着阵阵暖意,非常适合……撒娇。

  “你这一身灰尘,不洗洗再睡吗?”沐挽辰一把将我抱起来。

  洗?

  我抬起手,看看已经被纱布和创可贴包裹好的手指头。

  “不能沾水好不方便呀。”我撇嘴道:“我去找五师姐要保鲜膜好了……”

  “不用,我帮你洗。”他不由分说的打开了浴室的门。

  帮、我、洗?!我瞪大了眼。

  “……已经成婚圆房了,你还会觉得别扭?”沐挽辰不解的看着我。

  不不不,不是我矫情脸红,而是我家这个立体浴室这么小,你确定能装得下两个人?!尤其是你这个身高体魄,进去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

  但是巫王大人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舒适度,直接抬手把自己的衣服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