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70节

第170节

  这声音节奏缓慢有有规律,好像在这鬼气森森的房屋里闲庭信步。

  我立刻就从迷糊困顿中醒了过来,布满灰尘的玻璃窗外天色蒙蒙亮,我就这么裹着老棉被眯了半宿。

  没等我彻底清醒,房间门已经被推开了。

  一股清冷的气息冲入房间,带着寒意和晨露的潮湿。

  薛女士站在门口,挑眉说道:“快起来,晚了可没东西吃,这里可没有你五师姐端着早餐来叫你起床!别在我这里娇滴滴的示弱。”

  “……眯一下也不行啊,这里又破又旧,我蜷一晚上也没说什么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娇滴滴了?”我踢开那怪味棉被,跳下冷硬的木榻。

  “哼,你就是被惯坏了,才胆大包天的想反抗,婆婆能一只手挖出你的心脏,你昨晚还敢从她手里抢东西?想死啊?”薛女士鄙视的看着我。

  我偷偷咽了口唾沫,装作不在意的问道:“……我哪知道老太太那么厉害啊?我就是怕黑想要个蜡烛而已,谁知道她那么小气……她是什么人啊?”

  “唔……他是我的外婆,你要叫老祖宗吧。”

  “……我拒绝。”

  我嫌弃得要死,居然跟这一大一小两个妖婆有血缘关系?我不承认。

  薛女士倒是没有为难我,她叫我到厨房吃东西,厨房很有农家气息,还有柴火堆在一边……这,还有人帮老妖婆干活儿?

  所谓的食物就是一碗粥,还挺养生的,放得有红豆薏仁,这也让这间宅子和我眼前这一老一小的妖婆添了一丝人气。

  “……你们俩抓我来这里,要做什么啊?”我放下碗,赶紧切入正题。

  “保护你呀。”薛女士挑着眉笑这说。

  要不是吃人嘴短,我真想呸一声。

  她见我偷偷翻白眼,笑道:“哎呀呀,小殷珞,你这脾气倒是和我有几分相似。”

  谁要跟你相似。

  我暗暗腹诽,敢怒不敢言。

  老太太白天看起来比晚上还恐怖,因为她脸上的皮肉是耷拉下来的,白天看起来惨白得厉害,还有大片的老人斑……说不定是尸斑呢。

  她用沙哑的声音颤巍巍的说道:“……气死独头蒜,不让小辣椒,你年轻的时候,比她还不识好歹。”

  薛女士哈哈一笑:“那倒是,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

  “你们是叫我来听相声的吗?到底要跟我说什么?不说的话趁早放我走,我夫君找我肯定很着急了。”我不耐烦的催促道。

  填了填肚子,我胆子也肥了些。

  薛女士涂着红红指甲的手指敲了敲老旧的桌面,低声道:“说了是保护你,你偏不信,唉,这事情该从何说起呢——”

  》》》

  灵山十巫早在上古时代就踪迹难觅,后世根据传说,说他们是女娲之肠,也有人怀疑他们是否全是真实存在的。

  其中最有名的大巫叫巫咸,这是历史记载下的“神话传说”,巫咸有国、法力强大、又有头脑和手段,其治下子民十分富足安乐。

  加上当时巫咸国盛产盐,这简直不得了,周边的部族纷纷进贡各种物品来换取盐,因此巫咸国几乎可以“不劳而食”,国家福利好得很,堪比现代的中东土豪小国。

  可是就算在凡间位极人臣,巫咸在传位之后依然飘然仙隐,不知所踪,生死不明。

  后来的历史谁也不知道,灵山十巫一直作为巫族的远古崇拜而纯在,然而现实中,巫蛊之祸后,历朝历代谈及巫蛊而色变,巫咸国度的后人们生存艰难,以至于最后构筑法门而隐居避世。

  法门之内,其实居住了很多族裔,沐挽辰和司凰领到的巫觋、巫女算是主要族群,其他的也有零星小部族。

  这些小部族的生存危机,比巫王山城严重无数倍。

  有些部族只剩一个姓氏,这意味着整个族内不管与谁通婚,都有血缘关系。

  如果与外族通婚,那么本族的秘法宝物就有可能旁落,就算与其它小部族结合,几代之后又面临同样的生存危机。

  有“个别”聪明人早早的看到了这种消亡的可能,就利用一些难得的机会“逃走”。

  逃走需要勇气、头脑和实力,不然就会成为叛徒被抹杀。

  而且天时地利人和也很重要,在上个世纪,神州大地有一段非常黑暗的年代。

  国之不国、战火连天,血肉化微尘、白骨露于野。

  而就是这样前所未有的乱世,薛老太太在一次离开法门的机会中营造了自己死亡的假象。

  她抓住了一个说着听不懂话的外族女人,身体瘦小干瘪,与她很像。

  那时候根本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人,后来在法门外生活久了,才知道她是一个日本的间谍。

  乱世之中弄死一个人太容易了,何况还是一个外族间谍,就算死不见尸,也没有人来寻找。

  于是老太太在这个间谍身上下蛊,再纵火烧死了她,老太太的同伴检查后,发现这尸体上残存着蛊毒,就认为是老太太本人,就此,这位老太太得了“自由”。

  身逢乱世,根本没有人会询问一个女人的身份背景,她很快就嫁入了一个富农家中,之后又举家逃难、辗转各地,在这个过程中,她遇到了刚刚叛逃出法门的龙王。

  不过当时时局艰难,自顾不暇,她已经有了“正常人”的身份和家庭,就装做不知道,打发了龙王一顿饭和几个钱,就此分道扬镳。

  谁知龙王这个人极其阴毒,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她长子身上下了蛊、留了印记,想要贪图她家的钱财,最后斗了一场,龙王的本命蛊受伤,这事情直接导致了龙王潜逃出境。

  “我见到那家伙的时候,他已经受了重创,倒在我家暂住的地方……我从法门出来,我知道养蛊的人不能得罪,于是好好的打发他走,谁知他狠毒非常、见者皆伤!不得已才与他斗法……”老太太眯着眼,诉说着老旧的记忆。

  后来,战乱一路深入,颠沛流离的生活也让老太太的家人七损八伤,钱财几乎耗尽,才挺过了那些困苦的时期。

  谁知道这样反而让他家的身份变成了贫农,没被“打土豪分田地”波及。

  还因为聪明的头脑和“特殊”的能力慢慢的攒起了家产,然而报应终究会来,儿子、孙子逐一身染怪疾去世,只剩下唯一的女儿学了一身本事,之后招赘,也在圈里做些阴阳生意。

  再后来,孙女出生,开始了一项特殊的“生意”,并且延续至今,交由我娘……呸,薛女士继续打理。

  我听得心痒难耐,原来这老妖婆跟龙王不是一伙的,那我还怕个球啊。

  “到底是什么生意啊?你们该不会买卖人口、倒腾器官吧?”

第269章 地碎天倾

  “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薛女士轻飘飘的说道:“不过是为一些中了怪异狂邪的人提供‘休养治疗’的地方而已……这个村庄,就是这么个地方。”

  “什么意思,这里是常人眼中的精神病院?”

  在道家看来,怪异狂邪是有邪祟作乱,一般而言会祛除邪祟,然后调养身体。

  有些人的命格八字就容易撞到这些邪祟,如果是老人,大家会以为老年痴呆了、脑子不清醒了,如果是年轻人,则会被认为得了精神病。

  这些人中有一部分是真的疾病,无关乎怪异狂邪。

  但有一小部分是与这个圈子相关,而这些人的家庭避之不及,恨不得能将这个麻烦送走,巴不得死在外面。

  说起来我爹跟老娘的认识也是因为这个。

  我爹年轻时就很迂腐老学究,有一次他去医治一位常年走阴的巫婆子,这巫婆子无儿无女,只有子侄,子侄见她“疯了”,邻里乡亲又窃窃私语说这是报应来了,于是子侄将她赶出家门,生怕有什么报应到自己头上。

  后来不知道谁介绍了我老娘的老娘,就将这巫婆子接了过来,说是治疗她,其实就是让她有个容身之处,然后等死。

  等死。

  就这么简单。

  而她的子侄需要为此付出一大笔金钱,几乎是这老巫婆子攒了一辈子的私房钱。

  “不是说休养治疗吗?怎么是等死?!”我瞪大了眼睛。

  薛女士冷笑了一声:“小殷珞,你以为我们是神?去赏善罚恶?这些都是因缘业障,我们不过是将这些会危及到他人的‘患者’拉到远离社会的地方,让他们自生自灭。”

  “你走出这扇大门,你就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她抬手虚指:“这里的鬼魂妖灵白日附身在人身上,夜晚就出来游荡,完成他们的因缘业障后,自然尘归尘、土归土。”

  擦,这简直是无本生意、一本万利。

  收一大笔钱,只需要用结界罩住这些地方,不让这些邪祟寄宿在生人身上去害人,说起来还有功呢!

  老太太脸上耷拉的肉抖了抖,这是她在笑。

  “我们,早已预见消亡,不会做无用的功夫。”她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我。

  “小殷珞,你难道没有半点预感吗?我就说殷家迂腐顽固死脑筋,你看看这血脉遗传,让你像个傻乎乎的普通女孩儿。”薛女士嫌弃的看着我。

  “我不认为自己跟你们有关系,谢谢。”我不客气的回击道。

  “呵呵呵,有些事情是抹杀不掉的,本来我认为出了法门,我就能从此与法门之内再无瓜葛,谁知道、谁知道……几年前,居然在巫王山城的石崖上出现了一个名字,还是我重孙女的名字!兜兜转转,逃不脱、逃不脱……”老太太突然有些激动的说道。

  “泄露天机啊,泄露天机……难道我的埋骨之地,还是那片已经没有生气的土地吗?法门之内,不是桃源、不是桃源……而是自我毁灭的牢笼啊!你不能再呆在那里了!”

  她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我听她这个“叛徒”说出来,心里十分不爽。

  “死老太婆,你自己倒是跑出法门了,却不管族人死活,你这样的人来跟我谈亲情?估计是觉得我有用处、才跟我说了这么多陈年旧事,想给我洗脑啊?”我冷哼一声。

  “呵呵呵、呵呵呵……很快、很快……你就知道了……有些事情,就算是大巫王,也阻止不了……呵呵呵……”

  这老太太笑得森然,我感觉身体直冒凉气儿,她的眼神迷离,似乎心思已经不在我们的谈话上了。

  薛女士淡定的笑了笑:“殷家与我来说,不过是个传宗接代、延续血脉的工具,你老爹这些年倒是经常来找我,不过我懒得见他。”

  “……不要脸,你睡了我爹就跑,你还好意思?!”我觉得她简直是个奇葩。

  薛女士闻言一愣,随即大小起来:“哈哈哈哈……对对对,说得对,确实就是这样,我在你们断奶之后就走了,殷家确实比较适合养育你们,毕竟人多,有人伺候你们,我这里就这么一个老太太,还经常不听我的命令……”

  “她不是你外婆吗,你怎么使唤她?”我不解的问。

  薛女士不以为然的说道:“她要还想活着,就得求我施法给她炼体,不然早就入土了。”

  “炼体……这是什么法子啊……”

  “能让身体机能强化,减弱时间的威力,普通的法子就能延年益寿,只是要经常受苦,所以并不普及……你最近几天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不要妄想逃走,你逃不掉的,也不要想着从我这里把锦囊偷回去,你偷回去也没用!”薛女士强势的说道。

  “你关我在这里干嘛呀?!起码通知一下我家里人吧,他们肯定急疯了!我夫君——”

  “急也没用,呵呵,眼下大概有更多让他着急的事情吧,你就老老实实待几天,你这么聒噪,我恨不得早点赶你滚。”薛女士冷哼了一声。

  你、你……

  这态度气得我嘴都要歪了。

  “哪有你们这样的啊!简直就是非法监/禁!还不让我跟家里人联系、我夫君到处找我怎么办?你们简直是老妖婆、一点都不懂人情!我爹怎么眼瞎看上你啊!”

  薛女士大笑几声,带着几分得意的神色:“这个,你自己去问你爹吧,这么多年也不给你们找个后妈,唉,我有什么办法?”

  “别说我不关心你们,我去看你们的时候,基本都没人知道……上次去看你,你被一个男人下了蛊毒印记,不是我救你的话,你早就死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愣愣的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