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91节

第191节

  好在这里有中式的夹袄,我把他打扮得像个民国时期地主家的儿子。

  看着他微微皱眉头的样子,我和卖衣服的大姐扶着收银台笑得直不起腰。

  “哎哟,让我拍张照,衣服白送你们了!”大姐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这么帅的男模穿我们家衣服简直是活广告,让我拍照发个朋友圈……”

  我忙伸手按住大姐:“不了不了,我们还是付钱吧,不能发朋友圈!”

  大姐愣了愣,坏笑道:“怎么,美女,舍不得让别人看你男朋友啊?这身材、长相简直逆天,虽然头发染得有点儿非主流,但赢在气质啊!让别人舔屏又摸不着你男朋友,怕啥!”

  “不是、不是,那个……我男朋友有合约的,如果让别人乱拍,要被公司罚钱的!”我瞎扯了一句。

  大姐一脸兴奋的盯着我:“怎么?你男朋友还是个明星?诶,上什么节目了?我去守着看,要不给我签个名吧!”

  妈的……我心里暗暗吐槽大姐的花痴程度。

  大姐把她家柜台上的记事本翻过来,守着沐挽辰从更衣间出来要签名。

  沐挽辰穿着休闲长裤,上面穿着中式的夹袄,盘扣毛边那种,民族风浓郁,但他束起的长长白发却显得逸尘脱俗。

  本来很俗气的衣服,被他穿得像个特立独行的艺术家。

  大姐拦着沐挽辰要签名,沐挽辰没听明白她的意思,抬眼看向我。

  我点了点头,用口型说道:“你就随便写几个看不懂的字就行了!”

  当然不可能让他写自己的真名。

  沐挽辰捏着大姐递过来的笔微微皱眉头——这家伙肯定是用不惯毛笔之外的笔。

  他飞快的写下几个字符,我瞄了一眼,跟画符似的,大姐肯定看不懂。

  我俩从卖衣服的店铺里出来,我挽着他的胳膊问:“你写了什么?”

  “和气生财。”

  “……你真好心。”我摇了摇头。

  这家伙其实心底很善良,小师娘也悄悄跟我说过,沐挽辰看起来很有压迫感、很凶,一开始小师娘认识他的时候,也被他吓唬过。

  可是认识后才知道沐挽辰其实心底善良又柔软,不过外人无缘得见而已。

  换了衣服之后就是买手机了,我的手机之前都是大师兄买,大师兄对我宠溺的程度让我都不好意思了——只要有我用的这个牌子的新手机,他就会让人买两个放在家里备用。

  我丢了手机之后,立刻就能从家里拿出个新的给我。

  难怪我姐……会生气。

  她是吃醋了吧?

  大师兄对我比老爹対我还溺爱。

  “……你发什么呆?”沐挽辰在我身边问。

  我买个了个棒球帽给他戴着遮着脸,他的长发束在脑后,塞到衣服里面,这样看起来不会太惹眼。

  “……我想我师兄了。”我老实回答道。

  “那就买了手机给他打电话。”

  “不是不是……不能打。”

  “为什么?”沐挽辰微微蹙眉。

  “……我姐好像有点吃醋了,她虽然不会怪我,但是她自己生闷气、君师兄又懒得去哄人,我觉得自己夹在中间有点尴尬……这让我怎么向师兄撒娇啊?”

  沐挽辰轻笑了一声,抬手碰了碰我的脸颊。

  他的手受伤了,不能用力张开,手指虚虚的拂过我的脸,捏着我脸上的软软肉晃了晃。

  “小珞儿,你长大了,除了对夫君之外,不该再对别人撒娇。”

  “我才十八!”

  “才?嫁为人妇,就不能再把自己当孩子了……”他顿了顿,又笑道:“其实是因为,你撒娇很少有人能拒绝。”

  “……为什么?”

  “因为你懂分寸,看起来刁蛮任性不讲理,实际上心里很清楚轻重缓急……男人不蠢的。”

  “好比你的师兄们,为什么人人心中对你偏爱胜过你姐姐?因为你嬉笑怒骂、任性妄为的后面,是赤诚一片,没有对任何人差别对待,你由口到心,都是真心实意把师兄师姐当做一家人,从未想过分开。”

  “我并不是说你姐姐不好,而是她心中只有你们的君师兄,对其他师兄师姐们,多多少少有些隔阂,不像你,逮着谁都肆无忌惮的欺负。”

  他笑了笑:“这也是一种能耐,男人嘛,都喜欢鲜活灵动的精灵。”

  我抬眼盯着他,问道:“那你也喜欢?”

  沐挽辰的眼波淡雅如水,他勾起唇角,微微俯身亲吻我的脸颊。

  “……很喜欢。”

  他的唇,微凉。

  却隐隐透着包容一切的暖意。

  让我舍不得他蜻蜓点水般轻吻一下就离去。

  我刚踮着脚,抬起胳膊想要抱着他的脖颈,就听到身边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

  “我的老公超暖、老公的嘴唇超软;

  有一双迷人的眼,有说不出的性感;

  老公老公MUA,左边一个MUA,右边一个MUA,嘴巴一个MUA;

  老公老公抱抱,我要公主抱抱……”

  我、靠!

  这什么神曲啊!太辣耳朵了!

  我扭头一看,路边一家手机店门口的店员冲我坏笑。

  沐挽辰一只手搂着我的腰背,微微侧头看向那边,那个店员吓得咳了一声,立刻转头当做没看到。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气死我了!

  我拉着沐挽辰扭头就往街对面另一家手机店走去——我让你放这种音乐来当背景啊?!

  “挽辰,你也随身带着一部手机吧?”我抬眼看着他。

  这家伙太高了,我要看他都得抬着头,显得十分小鸟依人。

  他蹙眉道:“我用不着这个东西。”

  “用得着!我可以跟你发信息、打电话,出了法门就可以用了!还可以视频,这样就算不在一起,你也知道我在干嘛。”

  他不置可否的沉吟了一下,最后妥协道:“你决定吧,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随身带着。”

  nice!依照他的个性,只要答应了,肯定会随时带着,那样我就能让他自拍了,哈哈哈。

  我拖着他走进手机店,跟店员说来两部一样的,可是到办卡的时候卡住了——现在都是实名制,我们没有身份证!

第300章 出世入世5

  这就很尴尬了,电信公司的驻点人员说道:“没有身份证我办不了啊,要不你们自己‘想想办法’?”

  小地方管得也不严格,我只好找店员私下给了两千块,让他去办理了两张电话卡。

  用别人的名字办卡始终有些不舒服,我拿着新手机,有点儿不爽的说道:“等咱们回家了,我再拿自己身份证去办两个新号码,先将就用着吧……”

  沐挽辰他们在这个“社会”是不存在的人,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一个人没有合法的身份,几乎是举步维艰。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只能生活在法门之内。

  不知道“万能”的云凡师伯,能不能给我出出主意。

  坐在吃饭的店铺里,我还在胡思乱想,从药店买的小药箱放在一边,我心不在焉的给沐挽辰的手换着绷带。

  他的伤愈合非常快,已经结了血痂,翻起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丝丝的连接起来。

  “……你这伤是怎么弄的?”

  “老怪物想从混沌魔道中爬出来,把他打回去的时候,被他抓了一把。”沐挽辰皱眉道:“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身体比炼化的尸体还要强韧,而且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腐坏,意识还很清醒。”

  “他是以前的大巫王,是不是给自己种了什么奇怪的蛊?”

  “不知道。他死后没有入陵,而且年代久远,我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

  “那,陵墓会被发掘出来吗?”那位野心勃勃的薛女士还盯着陵墓里的宝物呢。

  沐挽辰摇了摇头:“陵墓只能用钥匙开启,钥匙我已经……”

  已经什么?毁了?

  他抬眼盯着我,下面的话没有说出口。

  我不解的回望着他,他突然凑过来亲了我一下。

  不是脸颊,而是嘴。

  他含着我的唇瓣,在唇齿之间用气音低语。

  “……钥匙在你这里,除了你我,没人知道。”

  啥?

  我愣住了,他什么时候给我钥匙了?!

  沐挽辰盯着我的眼睛,提醒了我这句话后,就没有再说话,轻轻的退开,服务员走过来我们的卡座隔间,小声的问道:“请问要下单了吗?”

  我收拾了心绪,装作平静的点了一堆东西,然后撑着脑袋反复回忆——沐挽辰什么时候给我钥匙了?

  他这招很厉害啊,把钥匙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我,然而我又不知道陵墓在哪儿,有心人从我这里套不出任何有用信息、也不会想到他把重要的钥匙放在一个“几乎不在法门内居住”的王妃身边。

  这么一想,司凰当时来找我,把一颗不起眼的珠子交给我保管,是否也是出于这样的心理?

  ——我与巫族关系十分密切,但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们的陵墓在那里,甚至把钥匙交到我手上,我也认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