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199节

第199节

  可惜之前听他说,他身边的女人背叛了他,想必两人在一起也属于任务形式,没什么感情,才会让龙小哥说得这么风轻云淡。

  而且龙小哥自己也不着急,他看起来就很年轻,居然是个想到守得传统和冷清的人,上一任的苗王挺有眼光嘛。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龙小哥瞪了我一眼,说道:“我们跟你家巫王不同,巫王还属于禅让制,在一定范围内选择有德有才的人,我们是血脉一代代传下来。”

  “啊?那你跟这位大尸王……”也有血脉关系咯?

  大尸王颇为得意的说道:“他是我第49代孙……咈咈咈咈……这世上人千千万万,有几个家族能延续这么多代?我们躲在法门之中、但也没有完全与人世脱离,因此得以延续……”

  是啊,完全与人世脱离,最终结果肯定是逐步走向消亡。

  如果不是沐挽辰通灵的法力驱使树木植物稳固住巫王山城,现在那些子民大概已经死伤殆尽了。

  可就算是避过了天灾,也没法解决生存问题——再过一些年,适龄生育的男女都老了,那时候就真的绝代断后了。

  关于这个问题,大尸王居然看得很开,他干瘪的虚影发出“咯咯咯”的笑:“小丫头,这天下,哪有万世不竭的东西?道法自然,生生灭灭,活好当下,无惧未来,淡看风云而已……”

  “……您虽然有点儿可怕,但真的是温和又睿智的老神仙啊。”我称赞了一句。

  大尸王咈咈咈咈的狂笑。

  龙小哥皱眉一边收拾骷髅,一边低声说道:“温和又睿智?之前沉积了多年阴气、又中了一个叛徒后裔的诡计,差点发狂到连我都攻击……那时候是慕小乔慕云凡来清理了血戾之气才清醒的,现在你们带来了那么多生人,光是生气就够滋养了,所以才神魂得聚,飘飘荡荡的在这里闲逛……”

  才有闲心催婚。

  要是笑出来会不会不厚道?大尸王的本体在墓室深处,我不敢、也不想去瞻仰,看他神魂如此威严又反差萌就够了。

  这些骨殖都是历代苗王、王妃,他们都是在外面薄葬后三年,再收拾骨殖祭祀移入这座陵墓。

  骨殖上面几乎都有特殊的标记,龙小哥很快就分类收拾好,我这辈子没摸过这么多骷髅头,但是怀着对先人的敬意,我也不敢害怕,咬着牙端端正正的将骷髅头摆好。

  大尸王对我的恭敬颇为赞赏,他点头道:“漂亮女子多骄纵奢靡,少有懂得敬畏恭顺之人,难得难得。”

  龙小哥阴沉沉的回了一句:“那是您那个年代,现在的女子,不论容资如何,都是骄纵奢靡的。”

  嗯?这句话好像把我也包含进去了?

  我用目光刺着龙小哥,我们不应该是队友吗?怎么损人也带上我了?

  大尸王冷冷的“哼”了一声,以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道:“世间男女不过情之一字,你若有心,何不见红鸾?不过是你自己寡情淡欲,不愿碰触而已。”

  我已经要为大尸王打CALL了,这位老神仙活着的时候一定人生经历极其丰富。

  但就算再怎么“喜爱”这位老神仙,我们也要退出陵墓。

  这里有法阵结界、而且陵墓就是世间的阴地,我们停留了太久,已经让这里的气场混乱,毕竟打扰了先人安寝。

  巨大石门合上的时候,我从缝隙中最后看了一眼大尸王。

  他的神魂带着淡淡荧光,随着石门的关闭,里面的灯奴也熄灭了,他再次隐没于黑暗之中。

  尸仙,听起来恐怖又神秘,可他千年深居墓室、庇佑他的孝子贤孙,能守得住这份清冷孤寂,我觉得很可怕。

  如果是我,我呆不住的。

  我这样的人,大概就是尘缘难断、没有道心吧。

  我们跟着龙小哥走出了陵墓,这里也是一道山缝,门口藤蔓缠绕,没有人守卫。

  “……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不派人守着?”我忍不住问道。

  “以前有,守卫来这里换班不容易,而且上次的事情,守卫被杀了,这让我觉得留两个人在这里守不如不守,就让这里被自然遮盖吧。”他阴沉淡漠的说道。

  他心情似乎有些不好,陵墓里骨殖虽然被收拾好了,但也受了一些损害,而现在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来修理——也没有那么多值得信任的人。

  沐挽辰也不说话,他一路沉默,回到码头的时候,他站在码头一角,看着缓缓流淌、带着碎冰的河流不说话。

  雪花不断飘落,两岸边上都结了冰,这让小船往来非常不方便,船夫靠近了岸边甚至要跳入冰冷的水中破冰,才能让小船靠岸。

  “挽辰……”我站在他身边,小声喊他的名字。

  零落的雪花粘上了他的眼角眉梢,两鬓垂下的银发在寒风中轻轻拂动。

  他从衣襟里面掏出一张符纸,纤长的手指轻轻的将符纸叠了起来。

  “龙王也是我的族人……他虽然与我针锋相对,但我们其实……殊途同归……”

  殊途同归吗?

  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

  他们选择了不同道路,但最终的目的……不外乎是族群的生存和荣耀。

  我傻傻的幻想了一下——帝君大人说“功遂身退,天之道”,是否就是他提点沐挽辰言语?

  沐挽辰指间的符咒被他叠成一艘小船。

  很小。

  他将小船递到我的手心里:“去放到水中吧。”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图,但刚好有一艘小船靠近码头,船夫趴在甲板上敲碎岸边越来越厚的冰块。

  冰块裂开一道缝隙,我蹲在码头边缘,将符纸小船放到了那道缝隙中。

  水流立刻载着这艘小船飘了出去。

  沐挽辰抬手,在胸前掐诀。

  他薄唇微动,缓缓流动的水面突然隐隐晃动起来。

  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宽阔的河面中央突然鼓起一个包!

  两岸暂住的巫族子民惊惶不已,以为又是灾难来临。

  一条巨大的水龙如同龙卷,从宽阔的缓流的河面冲了出来——

  它搅起巨浪,冲得河岸边的冰块粉粉碎!

  隐隐携风雷低吼之声,从河水里直冲天际。

  云层之上,散为雨露,润泽山野。

  他在凭吊……龙王。

  》感谢℡空城?ミ、辉、吉奈特、樉枔、上官粒晴、等等哎、芹芹、無色無常客、Stephanie·Z、多多恩恩22、奔波儿灞、朵蓝、晨曦、彼得兔、ling精灵~~、☆煙誮綉"っ、烟雨°……的打赏,比心

第311章 浮生

  沐挽辰淡淡的负手站在河边,他身后的子民一个个噤若寒蝉,缓缓的朝他们的王跪了下来。

  我回头看,寒风中跪了一大片人。

  “……别跪了,有这时间,回去照顾伤者吧。”我开口提醒他们。

  沐挽辰现在不怎么想说话,心绪有些低落,我就帮他指挥指挥这些子民吧。

  “王妃……”有一位白发的老者起身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不是老朽多事,有些问题还求请王妃示下……”

  “什么事,说。”我微微蹙眉。

  我知道事情很多,这些子民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能听命令好好的呆在房子里就不容易了。

  “……对吾等这样的老人来说,饮食清淡方是养生之道,但那些后生和伤者,每日只吃面食和粥,无菜无肉,恐怕长久下来不是办法,伤者难养精气、后生也熬不住这寡淡啊……若他们自己动手,在这里打猎,恐怕不是为客之道。”

  这老头的话虽然有点儿不知足,但确实说出了一个问题。

  如果那些年轻人在这里捕鱼打猎怎么办?苗王城的疆域可没有巫王山城那么广阔,别把人家这里的动物和野菜药材吃成濒危了!

  “长老呢?”那老头和老太太虽然帮不了忙,但是他们有“愚忠”,也有威望,传令还是通过他们的口比较好。

  这样就算下面有什么怨气,也会直接找他们,不会来烦我。

  很快就有人把老头老太太搀扶过来。

  “你们的大巫王现在心情不好,需要休息休息,我来代为下令。”我对老头老太太说道。

  老头点头表示听令,老太太瞪眼道:“王妃,你代巫王行令,可有巫王允许?”

  “少废话,他敢不允许吗?”

  “你、你这样恃宠而骄——”

  “我与他结发夫妻、同甘共苦,他不宠我难道宠你?少啰嗦,给我好好听着!”

  这老太太要是再跟我怼几轮,我怕把她气死了。

  “王妃有何命令?”老头息事宁人的拦着老太太继续说话。

  “所有人,不得伤损苗王城一灵,违者断其一户口粮!不得在苗王城打猎捕捞、采摘山货!客居要有客居的样子!”我对老头说道。

  老头点点头,但也有些担忧的看向我:“可是,王妃,有时候这命令的执行……不可控啊……”

  “我还没说完,肉食蔬菜我会想法子运进来,但是不遵守我命令的人,整户人家都断粮、别说粮食肉食了,就连粮油米面都断,自己去啃树皮吧!把命令传给组长,按家按户的通知。”

  老头有些忧虑的点了点头。

  我叹了口气道:“还有,传下命令,不要着急惊慌,安心养伤,一应衣食住行有我安排,之后、之后想法子重建家园,遵令的人才有资格回去,否则就留在这里给苗王看守房子吧!”

  这招比什么威胁都有用。

  老头连连点头称是,老太太也没干再吭声。

  我话放出去了,就该头疼如何实施了,没奈何,只能和沐挽辰再次出法门——只有出了法门才能用手机啊。

  这次亮小哥儿也跟着我们。

  我在小镇上联系了七师兄,七师兄做生意认识的人多,他很快帮我采购了好多好多绿豆黄豆。

  鲜肉是没法运输和保存的,只能买罐头。

  管他有没有营养,反正只要有肉味就行了,巫王山城的人要求也不是很高。

  他们只是想“活着”,青黄不接的子嗣让他们尤其恐惧衰老和死亡。

  然后就是御寒衣物,七师兄联系了南方的工厂,买下男男女女几万件羽绒服。

  花钱如流水,我看着账单心有愧疚,这都是君师兄的钱啊。

  沐挽辰曾经给我一大箱珍稀宝石,不如我把那些不重要的大宝石变现吧?随便一颗就能拍出几百上千万。

  可是想到要卖掉又有点儿“心疼”,谁没事会变卖夫君送自己的东西?不到逼不得已是不会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