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01节

第201节

  “我也没想到,你的母亲居然是法门内的后裔,不过这样的情况不罕见,后裔大多数与寻常人没有两样。”

  “那个从法门里逃出来的老太太还在呢!她年轻时还跟龙王有仇,别看一把年纪了,还挺凶的……不知道她们想做什么,既然都逃出法门这么多年了,还想得到什么秘宝呢?”我深深皱眉,不明白这两个女人想做什么。

  “……人总会有欲/望的,这世上就算是最碌碌无为的人,都会有想要得到的东西。”沐挽辰皱眉道:“听你说了她们的情况,我很想去看看那个所谓的‘村庄’。”

  “那里面住着的都是些‘疯子’。”我惊恐的摆摆手:“她们不斩断因果,只将这些人关在一个法阵里,让阴魂出不来、人也自生自灭。”

  世间千奇百怪,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外人看来可能是精神病人的聚集地——就像什么麻风村、艾滋村一样。

  逃出法门的人与寻常人混居生活,血脉是很难传承下来的,比如我,我就压根儿没有特异功能。

  这大概也是巫族子民不愿意离开法门的原因。

  给我的感觉就是,要么灭亡,要么成为普通人,这似乎就是上天给巫族的选择。

  当然,用我的观点看,成为普通人没什么不好,就像帝君大人说的那样,功遂身退,天之道。

  有些荣耀,就停留在传说中比较好。

  大巫执掌国家命脉的时代,是不可能再出现了。

  沐挽辰与我待在这小楼的几天,让我体验了一把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受。

  以前我天天都是个闲人,现在居然要操心那么多人的衣食住行,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所以你看,有钱才能说话硬气啊,不然我上哪儿去弄这么多吃的穿的。”我坐在沐挽辰的腿上刷手机。

  饮食、衣物、药品、甚至轻钢结构板材建筑等等,我这些天学习了各种知识。

  “是,小王妃英明神武。”沐挽辰好笑的看着我:“可你看手机的样子就像个抱着松果的松鼠。”

  这什么比喻……

  》》》

  这里吃饭很方便,下到一楼就是民族餐馆,过完苗年之后,这里的游客也渐渐少了。

  年底到过年前这段时间属于淡季,但是年假和正月十五这段时间又是旺季。

  趁着现在人少,我和沐挽辰活动也比较自由,本来打算出去散散步,但走到一楼就被中年大叔拦住了。

  “隔壁家死人了,还是横死,真晦气……咱们得关门闭户几天。”他皱着眉头说道。

  “为什么要关门闭户啊?”我不解的问。

  “我们这里的风俗啊,要在家里停三天,请法师和乡老来送行……如果是寿终正寝正常死亡还没什么,可这种横死的人放家里三天,啧……”他一脸嫌弃和厌恶。

  “对我们赶尸人一脉来说,血戾之气是最可怕的,要是放在旧年间,赶尸路上遇到刚刚打过仗的地方,要么绕远路、要么只能就地肢解了尸体运走……血戾之气很容易引起尸变的……”

  我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不过……

  “现在是太平年间,天天意外去世的人很多,也没见有多少问题啊。”我安慰道。

  他摇了摇头,悄声说道:“别人不知道、您还不知道吗?我们这地界上,尸体还少吗?您忘了推船的水鬼了?”

  ……那岂不是很危险?

  “但我也没法明说啊!这里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些事,少数长老知道,也只能暗中尽量避免出意外,总得让人家停尸凭吊做法啊,据说已经去请法师了,法师应该连夜就能赶到,我们先关门闭户的避一避。”

  唉,没法出门,我们只能在一楼大厅坐着,中年大叔叫厨子炒几个菜、弄个火锅一起吃。

  原来隔壁家家主有个儿子,品行不端正,这次地震半个国家都有震感,对每个人心灵都有震撼,但这小子居然压根儿没有珍惜生命的感悟,开车带着情/人去郊外找刺激。

  而且还是往那种僻静处开,结果在一个山间小道上被滑坡的泥土挡住了路,他下车查看的时候,悬崖上落下来一个石子儿。

  “直直就砸在脑袋上,真特么的邪门,听说脑浆都冒出来了,那情人吓坏了报警,但是那地方信号特别不好,太偏僻了……”

  “所以说有些事情真是自己作出来的,现在那男的媳妇把这情人告上法庭,说她怂恿男人去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偷情,结果发生意外。”

  “……按照现在的社会趋势,那情人坐牢应该不会,但是少不了赔钱,男人的媳妇还说当爹妈的溺爱孩子不管教、明知他在外面养小三儿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指望小三给他家生个儿子,自己生了个闺女不受待见什么的……总之现在鸡飞狗跳、一家子吵翻天。”

  我的天,这么闹腾的么?

  “嘿,小美女,你别不信,这市井小民、贩夫走卒,就是这么闹腾……有时候啊,就是人争一口气,气性上来了,就撒泼撒赖、互相扣锅、谩骂撕逼、谎话连篇、夸大事实,总之,自己是没错的,有错的都是别人。”中年大叔掏出一根烟。

  他正要点燃,突然坏笑了一下,目光盯着我打量:“哎哟哎哟,差点忘了不能在你面前抽烟。”

第314章 夜叩门2

  “啊?为啥?”我愣了愣。

  “你家那位亮小哥儿逢人就说你喜事将近,还让我注意不要在你面前抽烟,哈哈哈哈。”

  囧,亮小哥儿太心急了吧!

  沐挽辰轻笑一声,单手支颐,看着我笑而不语。

  外面突然响起一阵鞭炮声,吵得我捂住了耳朵,中年大叔低声骂了一句,对我嚷道:“总之这几天你们小心些儿,我们这里毕竟‘与众不同’,等超度了、送了火葬场就安稳了……我去看看,别特么的引起火烛了!”

  他着急忙慌的从后院侧门跑了出去,我捂着耳朵趴在桌上等着爆竹声过去。

  沐挽辰单手撑着下巴,伸过一只手来摸了摸我的头、又滑到一侧捂住了我的手。

  他的头发原本漆黑如墨,眉如远山、目若朗星,五官深邃俊美,身材高大、腰背修长,如果放在古代,就是惊艳时代的美男子啊。

  而且他还喜欢用一点野蛮和凶暴来掩盖自己的内心,大概是当王孤独太久了,他需要掩盖柔软的部分。

  小师娘说他看起来凶,其实挺善良的,我觉得不止。

  他不止善良,他还很温柔。

  现在头发变白,在夜深人静我们两人相拥而眠的时候,他曾低声说过这也许是惩罚、是警告。

  巫再有法力也不能违逆“道”,所谓“道”,是万事万物生灭的法则,大到宇宙、小到尘埃。

  沐挽辰本人对黑发白发没什么感触,但我觉得白发的他看起来仙气许多、也沧桑了许多。

  他的眉目也因此变得淡然,好像对未来的一些事情看得淡了。

  外面的鞭炮炸得特别响,这是买了多长一串啊,太扰民了。

  等鞭炮炸完,厨师从后院端着我们的火锅出来,一边揭盖子一边骂:“一点常识都没有,后院也放鞭炮,还特么是长炮!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鬼敲门啊!后院挨着咱们的厨房啊!炒菜就不炒了、您二位将就吃火锅吧,我已经关了所有的炉子。”

  “请问,长炮是什么意思?”我虚心的请教。

  厨师叹口气说道:“美女,我们这地区的习俗有点不同,一般来说,长炮是喜炮,短炮是丧炮,一般老人家寿终正寝、驾鹤归天什么的,算是白喜事,用长鞭炮;但如果是横死的,就用短炮,还得请法师或者和尚来超度……估计是法师没请来,这家人觉得死得蹊跷,心里不安,就放长鞭炮驱邪。”

  说完,他又皱眉道:“现在谁还在院子里放炮仗,也不怕引起火烛?这家的家主不是个明白人,不然儿子不会那么作。”

  厨师走开后,我一边盛饭,一边调侃沐挽辰:“我觉得你也太惯着你的子民了,我就没听你对他们凶过,你以后要是当爹了,可不能这么‘软弱’。”

  这只是我们之间调笑的话,缓和缓和气氛而已,但是沐挽辰这家伙经常突然一本正经。

  他微微蹙眉,然后带着一丝笑意认真的说道:“溺子如杀子,这个道理我当然懂,你若是担心,不如你来教育孩子……不过,你得先为人母才行。”

  ……这家伙切开来看,肚子里都是黑的。

  这么腹黑的绕着弯子引我入套啊。

  我拨拉着碗里的饭,嘟嘟囔囔的说道:“……我们要是再这么‘肆无忌惮’下去,迟早的事。”

  》》》

  因为隔壁的丧事,到了晚上还吵吵闹闹。

  周围关门闭户,路上冷冷清清,尤其显得这一户人家的聒噪。

  哭声、闹声、还有不知道哪里拉来一个和尚在念经敲木鱼。

  可能因为离得近,空气中确实有点儿尸气。

  普通人或许感受不到,但对我来说,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们睡的四柱床是有纱帘的,这时节天寒地冻,没有蚊子,我也懒得全都放下,睡觉的时候对着屏风那一侧的纱帘是挽起来的。

  沐挽辰睡在外面,他一直都是睡在外侧,将我拢在胸前,随我拱来拱去,不管是面对着他、还是背对着他,他都揽着我的腰,让我睡得很安稳。

  但今晚我眼皮直跳,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想上洗手间。

  这套房子屋里没有卫浴,卫浴在对面,我打开门两步就能跨过去。

  天色已晚,万籁俱寂,隔壁的哭闹声停了,只剩下不紧不慢的木鱼声。

  在去洗手间的时候,我从走廊上的雕花窗户胡乱瞟了一眼院子。

  我们这边是一片黑,隔壁还是灯火通明。

  而且还在院子里悬挂了白幡、就是招魂幡,各地款式略有不同。

  我打着呵欠看了看,心想横死在外的人其实也挺可怜,品行不端也没有实际做什么伤天害理的恶事,希望他能早日超脱吧。

  我刚准备转身去拧开洗手间的门,突然晃眼看到白幡上黑了一片!

  我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不是黑了一片,是个人影啊。

  可是这人影……说不出的怪异!

  弯腰驼背,头尽量挺直,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和角度的问题——身体好长啊!

  从那身体弯曲的弧度来看十分修长,但是腿却看不到。

  这是干嘛?跳大神?

  我隔着窗往下看,愣了几秒钟,才发现隔壁不紧不慢的木鱼声,停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让我头皮发麻,扭头就跑回了房间。

  “挽辰、挽辰……隔壁好像有古怪啊……”我扑到床边,推了推沐挽辰。

  他其实是醒着的,我下床他知道,只不过这家伙比较“守旧”,不会跟着我去洗手间,但他肯定是侧耳听着一举一动。

  “嗯,有东西进院子了。”他坐起来,伸手拿厚厚的外衣给我披上。

  “对对,我看到一个奇怪的影子映在招魂幡上面,那动作好奇怪,是不是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跑到他家院子里?”我忙穿好羽绒服和鞋子。

  沐挽辰摇摇头:“我不是说隔壁,我是说有东西进‘我们’这里的院子了。”

  啥?!

  我愣了愣,噌的一声跳起来,躲到沐挽辰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