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11节

第211节

  他披衣而起,走到外间打开了灯,在桌上放了五个茶杯,又开门喊亮小哥儿打清水。

  亮小哥儿十分尽职尽责,他将枕头被褥往楼梯口一铺,就睡在走廊上守卫——枕头边还放了两桶黄瓜味薯片、还有他买的几本地摊画报。

  那些配图的地摊盗版武侠小说,他看得很有兴趣,就是经常看不懂简体字跑来问我,多看会儿他就呼呼大睡了,还守夜呢……睡得比我还沉。

  很快亮小哥儿打来了清水,看沐挽辰将五个杯子按照东西南北中的方位摆好,他将清水倒入杯子,压住五张巫符。

  巫符微微垂到桌外,他掐诀召唤蛊灵,用指尖捻水轻弹,低声吩咐道:“去吧,方圆五百里,不见速回。”

  对于能携风潜行的蛊灵来说,这个距离不远,但也不近,沐挽辰说或许需要两个时辰才有回报,让我先去睡。

  “我在这里睡好不好?”我指了指坐榻。

  我想等消息啊,要是一觉昏睡到天光大亮,不知道会不会错过第一手消息。

  沐挽辰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回房间去帮我抱来被子:“好好好……睡吧,有动静我会叫你。”

  我蜷在榻上,看着他的侧影,他站在桌旁垂眸盯着几个水杯。

  他可真好……我迷迷糊糊的合上眼,心里小小的感慨着沐挽辰对我的好脾气,几乎是有求必应、千依百顺,可以说非常温柔了。

  扑啦啦……

  好像什么东西的振翅声突兀的响起。

  我还没睡死,听到这声响,立刻清醒了七八分。

  屋里一切如常,可是沐挽辰的神色非常严峻,他盯着北面那个水杯。

  水杯下,压着的那张符纸好像要“挣脱”一般,垂出桌面的部分“扑啦啦”的乱跳!

第330章 吞噬3

  “怎么了?!”我赶紧揉了揉眼睛坐起来。

  沐挽辰皱着眉头说:“玄月差点被吞了。”

  啥?我脑子里蒙了一下,玄月?那只可爱的小貂儿。

  “怎么回事啊?”我掀开被子跳下来,跑到沐挽辰身边。

  一张圆桌,五盏清水。

  东西南北中都压着符纸,中间的符纸一点没动静,其余四个方向的符纸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有轻微的晃动。

  但那种晃动很轻柔,不会给人紧张感。

  唯独北面那一张符纸简直像被火烧灼一般剧烈撕扯,那是蛊灵玄月去的方位。

  “北方有异常,玄月差点被吞噬,它挣扎得越凶、这符纸就晃动就越厉害。”沐挽辰皱着眉头说。

  他的一只手指掐着诀,想必已经呼唤其他蛊灵去支援了,北面的符纸响了一段时间后,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玄月没事吧?”我很担心的问。

  那只小貂儿很可爱的,又贪吃,虽然有毒,但它脾气温和,看起来也不像擅于打架的样子,如果遇到什么厉害的对手,它会吃亏的呀。

  在我心里已经把沐挽辰常用的几只蛊灵划分了类型。

  比如蛇灵白霓,这绝对是干架的主力选手,打起架来天昏地暗山崩地裂,同属一类的还有那只傲娇的大蛤蟆,不过大蛤蟆不愿意离开它的地宫,所以沐挽辰也不会召唤它。

  第二类是防守支援型的,比如蜘蛛封魂,既能封结界、又能偷偷把我拉出危险地带。

  还有就是卖萌型的,貂儿玄月、蝎子灵铮,它们虽然有剧毒、又能潜身匿影,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可爱”的。

  在我心里它们就不擅长打架,我一听到玄月被“吞”了,第一反应是自家宝贝儿被什么怪物给欺负了。

  “老太太和薛女士住的那个鬼村确实在我们北面,虽然不是正北,但也差不了太多,会不会是黄皮子精回去的路上,也在这里被吞了?”我猜测道,。

  沐挽辰点点头:“可是这个方位……与密江法门所在有一部分是重叠的,事情没这么简单……”

  黄皮子精是来传话的,可它应该不只是传话这么简单,它属于“家养”了的精怪,再给我们传话之后会去哪里?

  如果它没有直接回那个鬼村,是不是有可能去往密江法门里寻找薛女士?

  或许只是去探探消息,但却被某种神秘的东西给“吞”了?

  “密江法门流域宽广,说不定有些地方出了些事情,而巫族和司族现在全都迁到这边,那里处于无人监管的地步……我还是得回去。”沐挽辰皱眉说道。

  “那我也跟你去。”我忙说道。

  “不行,那里现在的生活条件、安全条件都不好,巫族的人也不在那里居住,没有人保护你。”沐挽辰否决道。

  “我不管,总之你离开我,我也会有危险、我也会提心吊胆……要么你就等我组织安排救灾,在那里建起了聚集地,我们先迁一部分人进去,恢复生产和生活,我们再回去?”

  “不,等不了那么久,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出现,要尽早扼杀掉危险的源头。”

  “……那我跟你一起去啊,带上一些人就行了,我没事的,没你想的那么娇气,何况、何况我还想找找薛女士的踪迹呢……”我小声的说道。

  就算对她没什么感情,但怎么说血缘上也抹杀不了,再说我老爹这么多年压根儿没想过离婚啊、重新找一个啊,说明他对薛女士还是一往情深的。

  沐挽辰稍微犹豫了一下,叹气道:“……我先去探探情况,把玄月带回来,你还得在这里等着你家里人来呢,你不把他们带去苗王城吗?”

  “……那我们约定一个时间,你必须回来,不然我会生气的啊。”我也有些无奈,但我不想沐挽辰只身赴险。

  “好,明天日落前,我一定回来。”他答应得很干脆,从杯子下方抽出了那张符咒,就消失了。

  他离开前瞪了亮小哥儿一眼,亮小哥儿立正站好,只差没对他吼一句:保证完成任务!

  其实真要遇到什么事情,沐挽辰做决定的时候我是没有力量影响他的。

  他或许会对我妥协一点,但核心部分,他知道该怎么就自己去做了,我只能向他妥协,然后来安抚好他身后的人。

  这些巫王山城的子民现在乖多了,也不敢嫌弃我了,对我的态度恭顺了许多。

  我接到了五师姐、六师姐还有九师兄三人带着一货车的药品赶来这个小镇,又连夜安排了小船将这些东西悄悄的送进法门。

  两位师姐和师兄都是可信赖的人,龙小哥跟他们也相处了一段时间,因此没有拒绝他们进入法门。

  整个巫族基本上只信赖连珑,连珑一个人就算连轴转也顾不了那么多受伤的人,五师姐和六师姐的到来帮了连珑很大的忙。

  因为这两位师姐不光是对药材药理、煎药配药十分精通,还能给伤患缝针呢。

  那些伤口都熬得快要化脓了的人,被九师兄按住,两位师姐麻醉的麻醉、缝针的缝针、下手十分“凶暴”,伤患们一个个见之如鬼神。

  有些伤患伤口溃烂的,直接把烂掉的皮肉切掉,然后消毒缝针打消炎药上点滴……

  两位师姐把在医院实习的那种胆子都拿出来救苦救难了。

  连珑大夫有些惊讶这种彪悍的西医治疗方法,还有不少伤患家属找连珑大夫哭诉,要连珑大夫为他们做主。

  谁知连珑去看了两位师姐的操作后,嘴角微微勾起,点头道:“有趣、有趣……”

  那些脑子守旧的患者们只能叫苦连天。

  叫就叫吧,过几天就该磕头跪谢救命之恩了。

  一夜没睡,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九师兄才端来两晚热粥和一些小菜,我们围着一个火堆坐着吃早餐。

  “小师妹你不是怀孕了么,吃这么清淡可不行啊!”五师姐肯定接到了我老爹的通知。

  我有些窘迫,努力做出淡然的表情道:“这已经算好了,你看有米面、粮油、调料、罐头,我还教他们发豆芽呢!也有新鲜豆芽了,身体需要的基本营养都有了。”

  五师姐哈哈大笑:“你还会发豆芽?你连黄豆芽绿豆芽都分不清吧?”

  “我会查!”汗颜,我确实是个不懂厨艺的人。

  六师姐“啧啧”了两声:“哎呀,我们的小师妹现在可是王妃、主母了,诶,我听说以前的古人,小妾生的孩子也得把正妻当妈,自己亲妈反而是姨娘,是么?小师妹你可要管严点儿,不要让你老公纳妾啊,他们这里的人,脑子还是几百年、上千年前那一套呢!”

第331章 软刀子

  沐挽辰应该不是这种人吧,我就没见他跟哪个女子有过什么牵扯。

  他对其他女性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跟对着男性一样,颇有距离感。

  “小师妹,这里的女子也不少啊,一个个水灵水灵的,你有没有压力啊?要不要师姐们帮你警告一下这些女的?”

  六师姐八卦的热血沸腾,她可能以为我的生活也像宫斗剧一般精彩。

  “……不了,别说有女子缠着他了,他身边连母蚊子都没有。”我埋头喝粥。

  六师姐不相信,以为我是帮着沐挽辰说话,五师姐说道:“这有什么问题,一般来说病患饱受折磨的时候,心理是最脆弱的,对大夫就有一种敬畏和感激,所以要收拾她们趁现在,咱们下手重点儿就行,让这些男男女女痊愈后都对我们家心生敬畏,就不敢欺负我们小师妹了。”

  六师姐连连点头道:“对对对,还是师姐你有经验。”

  有经验?

  “……五师姐,你是不是也这样对待龙小哥啊?你看他都不愿意去我们家了。”我问道。

  五师姐赶紧摇头:“这怎么能赖我呢?龙小哥是挂心着家业、归心似箭才跑了的……老爹还让我专门给他配了药带来,说他的身体还得养着,不能停了药。”

  老爹和君师兄对病患很上心,何况我现在还住在龙小哥这儿呢,他门专门准备了一个药箱给龙小哥。

  可是龙小哥没事都不露面的,他喜欢清静、为人也比较寡言少语,没什么特殊事情他也不会出现。

  他就住在这座苗王城里,层层进进的巷子让我们不敢乱闯,这里看起来像个城堡、又像一个要塞,关键的地方有士兵把守,看士兵的神情也不欢迎我们进去闲逛。

  “那我们带来的药怎么给他?他身边有什么伺候的人吗?或者他的城里有大夫吗?我们交给大夫也行……不过就怕大夫不上心啊。”五师姐看着那巍巍矗立在山上的城寨说道。

  六师姐撇嘴道:“不行就留在这儿呗,反正我们尽力了,还送药上门,来家里的人有几个能有这种待遇的?爱吃不吃……他那嗓子如果不好好养,以后说不定哑了都有可能。”

  我愣了愣,龙小哥本来就寡言少语,现在更加不喜欢说话,他的声音被毒药弄得沙哑,我听起来倒是觉得挺舒服的,可是多想一下,就知道他开口说话也是一种负担。

  真可怜,但他压根儿就不需要别人可怜。

  这里是他的城,他再孤独,也是这里的王。

  法门外依然有他的子民和忠实的仆从。

  可是法门内……

  他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吧?

  “……那我们把药箱送上去吧?我也去,卫兵应该会给我面子通传一下。”我对两位师姐说。

  六师姐点头道:“嗯呢,送到了我们才好回去交差啊。”

  “这里都没几个人了,就算给他药,他估计也是丢在一边不管。”我站起身来,指了指苗王城,示意我们现在就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