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19节

第219节

第343章 一眼万年

  有小师娘撑腰,偷听也变得光明正大。

  巫王山城中间的巨石平台上,有一圈椭圆形的淡淡光晕。

  帝君大人负手站在光晕旁边,看着巨石平台下方的滚滚江水。

  原本顺畅的河道现在因为泥沙阻断、巨石滚落而变得十分险峻,一圈圈暗涌漩涡好似群魔乱舞,这些景象都映入帝君大人冰冷的眼眸中。

  沐挽辰与帝君大人的关系很微妙,有点儿亦师亦友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冥冥之中,帝君大人也牵涉了进来,所以对沐挽辰这里的事情诸多关照。

  也或许,是不得不关照。

  世人羡慕仙家缥缈潇洒,其实有神职在身的仙家,就如同置身于“道”之中,他们生存于道、融合于道。

  他们或许也有自己的“小爱”,但更多的时候是要顾及到“大爱”。

  可能我理解得不够深刻,但我看着沐挽辰与帝君大人的背影,却深切的感受到常人与非常人的区别。

  “……神龛既然是炼魂之物,就不能让巫王山城数万万的阴魂被吸入,这里的魂魄不在死籍、不归冥府,只能让其消亡,这,你懂吧。”帝君大人的话语严肃而冰冷。

  这番话听起来有些不近人情,但他既然告知沐挽辰,已经是给予了尊重。

  否则就凭他以前斩魂断魄的无情,早就让那些阴魂灰飞烟灭了。

  沐挽辰微微颔首:“……嗯。”

  “这里法门破损,其势难回,我遍访九天之上的仙老,亦少有仙家知晓灵山十巫之事,尤其涉及东皇与应龙,大多晦涩难明,青华大帝或许知晓,却不愿与我多说。”帝君大人冷笑着叹了口气。

  他使用“我”来自称,冰冷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暗藏的温柔。

  仙家尊神也是有感情的,不过他们懂得太多、看得太透,感情也表现得十分淡泊。

  “不过也并非全无头绪。”帝君大人负手说道:“灵山十巫不论生死,都是天地不见其人、幽冥不见其魂,他们既然能流传下镜中藏魂的巫术,想必构建一个属于自身的魂墟也不难。”

  沐挽辰微微皱眉道:“您的意思是,他们尚有藏身之地?”

  帝君勾唇淡淡一笑:“藏身?不必说的如此狼狈,或许他们……藏在真正的化外之地,至于这个地方,九重天也不知晓。”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自三千年前封神之后,天地涤荡,世间精怪鬼神、能人异士皆空,国家顿立、礼乐成规,从那时起,巫就开始渐渐的退出了历史……只剩皮毛流传于世,掀不起风浪波澜。”

  “你……应该也懂。”他转过身来,沉静的目光看向沐挽辰:“历代大巫王,为何将死之前要入陵?而不能等寿终正寝再进入?”

  沐挽辰垂下眼眸,淡淡的回答道:“大概是,大巫王要去的地方,不存在与这个世上吧。”

  帝君大人勾了勾唇:“……还不笨。”

  沐挽辰接着说道:“那个老怪物是很久前的一位巫王,他在入陵后看到了门后的场景,在陵寝大门关闭之前杀了随葬之人、最后一刻逃了出来,继任的大巫王本来是孤身跟随、等陵墓关闭后拿回钥匙,结果遇到这突变,只能拼命护住钥匙、而让他逃遁不知所踪……”

  “后来,不知道他在何方修炼邪法,现在又要拿回几个重要的东西,应该就是想再次进入陵寝……”

  帝君大人微微蹙眉,点了点头道:“所以,我为了有把握控制住你的魂,让你走了黄泉路,这样如果你意外死亡,也跳不出我的手掌心……”

  “当然,如果你活着自己走入陵寝,就不是本座的管辖范围了。”他微微扬起下巴,带着一丝尊神的傲气。

  其实,帝君大人是在担心沐挽辰出了意外、魂无归处吧?不过表达得比较“冷酷”。

  沐挽辰点点头道:“谢谢……师父放心,轻易我也不会与老怪物正面交锋、以命相搏的。”

  “废话……”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你现在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你还想以命相搏怎么滴?

  人体工学搓衣板要不要了解一下?

  “嘘!!”小师娘忙捂住我的嘴,把我按在石柱后面。

  哦哦哦,我们在偷听、我们在偷听,我忙怂成一团大气都不敢出。

  小师娘与我面对面,我俩缩着肩膀猫着腰,也不知道这石柱能不能完全遮住我们。

  我听到一声清冷的笑,光从这笑声中也能脑补出师尊那清冷又腹黑的笑。

  “哼……女人?”

  “嗯,女人。”

  沐挽辰低沉凛冽的声音,带着温柔的笑意,传入了我的鼓膜。

  女人。

  我忍不住抿着嘴笑。

  是啊是啊,为了你的“女人”,你可千万别做什么“牺牲自己、护佑子民”这种事。

  哪怕是你做的是对的。

  我也会怨你。

  》》》

  他们接下来说的话,似乎是有意避开我们,我立着耳朵也只听只言片语、还听不懂。

  小师娘也郁闷,她鼓着腮帮子说道:“什么嘛,这两人故意的啊……偷听不行,别逼我光明正大的拷问了啊!”

  “……你想拷问谁?本、座?”帝君大人的声音突然从柱子旁边传来。

  “啊啊啊啊!”我和小师娘都吓了一跳。

  我的祖宗诶,小师娘那表情就像兔子被吓得耳朵尾巴都炸毛立起来了。

  沐挽辰伸手从另一边将我拉过去,轻笑道:“……非礼勿视。”

  好吧好吧,我被他拉着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小师娘缩着脖子被师尊大人拎着往法门通道走,她刚叫了一声疼疼疼,就被堵住了嘴……

  咳咳咳咳,长辈的事情,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阿弥陀佛、福生无量天尊。

  “你这是什么祷告?”沐挽辰哭笑不得看着我。

  “逗你笑的祷告!”我抬手踮起脚揽着他的脖颈说道:“挽辰,今天的事故,就是以后的故事,再难的险阻也有过去的一天,我们去指挥那些幸存的部族自救吧!”

  “嗯。”他微微勾着唇角,点点头。

  我们离得很近,呼出的白气纠缠,鼻息相闻。

  这样的气氛太暖,他微微欠身低头,唇瓣印了上来。

  两唇紧贴的时候,我不合时宜的提了一个要求——

  “挽辰,以后如果你要进入陵墓,我们一起去吧?”

  他的唇瓣微微一滞,目光近在咫尺的望入我的眼。

  或许过了许久、或许只是一瞬。

  “……好。”他说道。

  好。

第344章 威仪赫赫

  沐挽辰答应我了。

  那就好。

  得到这一个字的回答,我轻轻咬着他的唇傻笑。

  却被他收紧双臂,吻得如同狂风暴雨,那么凶狠,好像想要咬死我。

  嘻嘻……

  答应了却这么不甘心,大巫王也有这么矛盾的时候吗?

  “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冥府帝君会被慕小乔磨得咬牙切齿,哼……”他轻笑着在我唇边说。

  “嘿嘿嘿,这问题还不简单呀?美人腰就是英雄冢呀~~何况还是自己的妻子,妻子的枕边风,就是世上最温柔的力量哇~”我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

  这里不是亲热的好地方,不然我倒是很想与他卿卿我我。

  可是现在时机也不对,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

  要拦住破损的法门,沐挽辰有个简单粗暴的办法。

  他直接去地宫把那只傲娇的大蛤蟆请了出来。

  大蛤蟆很凶暴,谁靠近那片焦黑森林的出口,它就一舌头弹过去。

  以它的体型力道,被弹了一下就算不中毒,估计肋骨都要断几根。

  我负责指挥青壮年像蚂蚁搬家一般搬运物资,让他们排成一条绵延数里的长队,传递着将物资送进来,两个人一组,每组只需要来回走自己那一段几十米的距离。

  这样的效率很快就将第一批物资运了进来。

  物资很少,估计只够一两天所用,我又发动大部分成年女子在附近摘采野菜山货。

  这里疆域广阔,山货比苗王城多得多,不然这些幸存者估计都饿死不少了。

  毕竟这里的生产生活延续了多年,就算遭逢灾难,依然有家底可以勉强生活。

  原来这里除了漫山遍野的梯田、还有鱼塘、还有猎场,还有专门培育山货的地方。

  虽然被毁了大半,但收拾收拾还是可以用的。

  这些琐事沐挽辰自然没空理睬,他要带人去尽可能多的将尸体收集到一处,然后焚烧掩埋。

  火焰四处燃起,那种奇怪的味道飘散在风中,让人心有余悸。

  那些居民不太认识,但却不敢不听话。他们看到沐挽辰和大蛤蟆,一个个都噤若寒蝉,不敢闹事,毕竟他们不是沐挽辰的“亲”子民,沐挽辰愿意管他们,已经是额外开恩了。

  “焚烧?”几位长老族长听了沐挽辰的命令,一个个面面相觑。

  “大巫王,咱们向来讲究入土为安,为何突然要焚烧尸骨?还是这么不论身份地位的堆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