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20节

第220节

  我一边吃着自热米饭,一边看着沐挽辰发号施令。

  “嗯,有人居心叵测想要利用这些尸体来炼化,所以宁可毁于一旦、也不可落入他人之手被操控,你们也不想有炼尸游荡在身边吧?”沐挽辰耐心的对长老解释。

  长老们一个个面有难色,但却不敢开口违逆沐挽辰的命令。

  我端着方便碗筷走到沐挽辰身边,把自热米饭给他吃。

  沐挽辰面上的神色微微缓和了一些,对我说道:“没事,你吃吧,多吃点儿。”

  “我已经吃过了,这是你的。”我塞到他手中催促道:“快吃,这天气这么冷,凉了就更加难以下咽了。”

  “先给别人吧,我吃不吃都行。”他似乎没什么胃口。

  这怎么行?

  我瞪眼道:“你不吃?那从你以下的人全都别吃了,明天我就给他们断粮你信不信。”

  身边的长老们闻言吓得一瞪眼。

  “你们要有点儿自觉,大巫王本可以安安稳稳的独避风雨外,为了照顾你们才跑来这里陪你们同甘共苦,巫王山城的子民现在还托付给别人照顾着呢!”

  “如果你们不服从命令,那就有骨气点儿别从我这里领东西吃、领衣服御寒!如果要团结一心、共同克服困难,就不要再固守窠臼,都听命令、行动力快点,行吧?”

  “……还有啊,大巫王不吃饭,你们谁也别想吃!”

  我瞪着那些长老族长们吼了一通,立刻有人弯腰驼背的走上前来说道:“对对对,巫王大人和王妃辛苦了,理应保重身体,我等不敢不遵号令,您还是依照王妃之言,先休息用餐吧……”

  这些老家伙活了这么久,人情世故应该烂熟于心,看到我不开心了,立刻放软了声调唯唯诺诺。

  也不管是不是真心的,总之现在生存最重要,他们知道不能得罪我就行了。

  别跟我讲什么大义、什么感情、什么尊老爱幼。

  总之沐挽辰不吃,你们谁也别想吃。

  “……小王妃真是威仪赫赫。”沐挽辰端着碗筷,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哼,反正我不讲道理,这些人要吵架也吵不过我,还敢打我不成?”我撇撇嘴,拉着沐挽辰走进小帐篷。

  这小帐篷是这次送进来的少数物资,两个大的帐篷一个给伤员、一个给小孩儿,其他成年人基本都是自己搭建木头帐篷,堆上稻草来躲避寒风。

  这些人生活本来就古朴,因此也没觉得有多苦。

  但我和沐挽辰比较特殊,有一顶小帐篷我不客气的霸占了。

  不是我吃不了苦,而是我现在不能吃苦,感冒了怎么办?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肚子里的宝宝考量。

  “这个真神奇。”沐挽辰笑着说,他对加水自热的饭菜颇有兴趣。

  “这有什么神奇的!你们这些能人异士在我看来才神奇!”我坐在他旁边贴着他的胳膊,抱着膝盖,监督他吃东西。

  在我生活的社会中,很多人去学习所谓的西方贵族礼仪,却不知道自己祖先传下来的礼乐有多精致而讲究。

  就算在这样的环境里,沐挽辰还是保持着食不言、寝不语那种风格,不光是他,就连外面这么多居民,居然都没有大声喧哗嘈杂、而是安静的排队领着食物。

  一点粥、撒几根榨菜,再加上撒了点儿盐的野菜汤,他们就能安静而恬淡的各自席地而坐,不声不响的进食。

  而且,不管我做出多么不讲道理、飞扬跋扈的样子,他们看向我的目光中还是带着敬畏和感激。

  这些人并不坏,我也不想他们受委屈。

  如果国家决定将他们安置,那肯定会提防这些“异人”兴风作浪,必须要画地为牢、将他们四散分开,严密监控,再让他们自然消亡。

  这显然不是沐挽辰想要的结果。

  总之,先让他们恢复生产、生活,然后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有柳暗花明的时候。

  “……小珞儿,你在想什么?”

第345章 率土之滨

  “我在想,这些人并非不通情理,而且有多少人已经与寻常人无异了?只是因为多年生活在这里,所以对外界一无所知。”我挑挑眉道:“这些人应该很害怕离开这里吧?”

  “嗯。”沐挽辰点点头:“进退维谷,而且根在这里,就算出去生活,总会记挂这这里,像你的曾外婆。”

  呃,那老太太彪悍得让我忘了她的出身。

  “那不一样的,老太太经历过战火,那时候的社会环境很容易融入,现在不同了,最近几十年科技进步翻天覆地,每天都有新东西,我都觉得自己很土了,这些思想守旧的人出去估计短时间适应不了。”我偏头想了想。

  如果能逐步逐步迁移这些“普通”的居民,应该也能减缓一些法门内的生存压力,就算国家不放心,把这些人迁徙到不毛之地去开荒种树也好啊,反正时间会逐步让这些人同化。

  可问题是,这些人不愿意离开家园,除非是生存不下去了。

  如果迁出去,也不能融入社会,还是被画地为牢般圈养,那么跟这里没什么区别,依然会自然消亡。

  这么想想,确实事情挺棘手的。

  帐篷门上突然压出了两只小爪子。

  清晰得连小肉垫都看得到,还因为防水帐篷布很滑,那小爪子扑啦扑啦的在门上扑棱。

  我拉开拉链,小貂儿玄月立刻钻了进来。

  它之前受惊了,现在一天也不怎么听话,喜欢找地方躲着。

  沐挽辰说随它,过段时间就好了,它现在非常警惕,待在我们的帐篷过夜时,稍微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它就会站立起来,前爪抬在胸前,警惕又敏感的左顾右盼。

  这幅样子挺可怜,所以它撒撒娇我们也放任它。

  现在我们暂时居住的这个山坳地势平缓,破损的法门那边有大蛤蟆守着不让人靠近,白霓也悄悄的隐匿在附近的密林中戒备,总体来说是很安全的。

  唯一不爽的是,现在蛇很多。

  我曾经掉下去那个蛇祭坛里的小蛇们受惊后到处流窜,整个法门内不知道有多少条小蛇。

  好在我现在不太怕蛇……应该说,这些蛇都有点怕我,看到我都自动避开。

  沐挽辰正组织人手将这些蛇捕捉放回蛇窟,还要收拾尸体,有些尸体堵塞在河道里,被泡得发白腐烂,面目全非。

  总之这里的整顿非常艰难,还要从巫王山城的药窟里找来秘药燃烧熏烟,来祛除空气中可能存在的尸毒。

  我负责的就是这些人的吃穿,每日组织青壮年搬运物品,云凡师伯尽心尽力的送到法门外,还要各种伪装路线。

  直到有一天,带队来的人不是云凡师伯。

  我愣愣的看着从直升机上下来的男人,螺旋桨的风吹得他领带和头发都有些凌乱,但他的表情冷静沉寂、无懈可击。

  “呃,林公子你好,怎么是你过来?”我有些意外。

  林言欢走到森林边缘,抬手整理了头发和领带,他淡淡的回答道:“我让云凡回去陪他的妻子了。”

  “啊?慕夫人要生了?”我微微愣了愣,这么快?应该还不到时候吧。

  林言欢淡淡一笑:“没这么快,但也让他回去看着我才放心,这里的事情我暂时接手。”

  “好的,那有劳了……”他一板一眼比较严肃,我不太敢跟他多说。

  他看了看我肩上警惕的玄月,笑道:“这小东西也有毒?”

  “有,不过它很乖、又胆小,比起放毒,它更适合卖萌。”我摸了摸玄月,让它对林言欢不要那么凶。

  林言欢摇了摇头,轻声叹口气道:“慕云凡还真是交给我一个让人头疼的活儿。”

  “呃,林公子,这些救灾物资和运费多少钱,我——”

  他每天微微一挑,笑道:“救灾物资和运费都花不了多少钱,但是我的时间,无价。”

  囧。

  这可怎么回答?

  这位林公子可不是云凡师伯那样好说话的,我该怎么委婉的表达一下自己谢意?还能哄哄他、让他继续辛苦几趟?

  他的身份地位、见识阅历,不是我这样的小虾米能比的,说多反而错多呀!

  林言欢微微眯着眼打量着我,他的个子比我高不少,这居高临下的审视让我有些紧张。

  “殷珞姑娘,你跟这些人打交道这么久,你告诉我,觉得这些人是否安全。”

  “啊?安全?什么意思?”我抬头看向他。

  他蹙起眉头,低声道:“我想把这些人分散迁移出去,但不放心,担心他们具有攻击性。”

  “不会、不会!”我忙摆摆手道:“这里面的好多人,其实跟平常人无异了,但是他们祖祖辈辈、长年累月都生活在这样朴素的环境里,对外界一无所知,不如您亲自进来看看?”

  我指了指身后的悬崖。

  其实这里不是悬崖,只是障眼法,悬崖对面已经暴露出一点点焦黑的藤蔓,就是法门内的景象开始与外界融合的表现。

  林言欢还没说话,他身后的保镖已经警惕的瞪着我了。

  我缩了缩肩膀,后退一步,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君子不立危墙,何况是您这样的天潢贵胄,我还是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了……”

  他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失笑道:“我怎么了?”

  “惹不起惹不起,您要是有点磕着碰着,我担不起责任。”我想了想道:“我手机上有照片和视频,要不您看看?”

  “很好。”他点点头,似乎是对我“工作”比较满意。

  这家伙一定是个工作狂,说话都不自觉带上一点儿工作语气。

  手机上有些照片是我偷偷拍的,还有一些录制的景象短片,当然只是拍了地形地貌,那些非常人能理解的东西我不敢拍。

  林言欢垂眸看着我手机上的图片,一边翻阅一边问道:“大概有多少人?”

  “呃,目前大概有三万人,但还有散布在各个山坳里自救、陆续往这边迁移过来,每天送进来的食物只能勉强果腹,我已经在组织他们生产自救了,维持日常生活没问题,这里面的物产还是很丰富的……”

  他看完照片,点了点头,将手机还给我:“就一个小姑娘来说,你做的很好了。”

  “……多亏了你们帮忙,不然我也束手无策。”我微微点头道谢。

  他笑了笑,别有深意的低声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帮你,也是为了国家安定。”

  呃……

第346章 率土之滨2

  林言欢摆摆手,转身淡淡的说道:“我明天继续安排物资送过来,你继续组织好搬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