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22节

第222节

  我站在门口看了看倒地昏迷的三个大男人、再看看坏掉的门扇。

  我顾哪边都不是,只好跳进门槛抱怨道:“星君大人你干什么突然出现在我房里?!开电脑打游戏?我七师兄以为家里进贼了,我们来查看你也不用这样凶吧?!刚才那一道剑气差点没劈死我!你就这么出手没轻没重吗!”

  “……没轻没重?”他冷哼了一声。

  计都星君他单手扛着剑,剑依然好好的待在剑鞘里没有拔出来,若是拔剑的话,门口的廊柱大概都被砍断了吧?

  “我要是没轻没重,剑气会贴着你的头顶飞过去击晕他们?”

  “你还说!我我我、我头皮都发麻了!这头发都要吓得掉几根,秃头了怎么办?!”我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刚才幸亏我“灵感过人”(自我安慰),抱头躲得快,不然他那剑气肯定削秃了我!

  花季少女居然头秃如地中海,是孕期脱发、还是抑郁年轻化?

  计都星君眯着眼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我。

  他这一手扛剑、目光傲气冷漠的样子看得我心惊胆战。

  “做、做什么?”

  计都抬起另一只空闲的手,在我头顶平举着晃了晃。

  然后“切”的冷笑一声,转身耸耸肩。

  囧!

  这讨打的举动,好像在嗤笑我是个小矮子?!

  “会不会伤到你本星君心里有数,你激动什么?”他往我的电脑椅上一坐,四平八稳,操作熟练。

  “我……我不是激动,我这是被惊吓了。”我暗暗磨牙。

  人在尊神前,不得不低头。

  “你、你伤到我师兄他们也不对啊……”我小声的抱怨了一句。

  “只是晕过去而已。”他冷哼一声。

  “那我的门呢?”

  “啊~啊~力道太大,谁知道你这门如此不结实。”星君大人没有半点抱歉的意思。

  好吧好吧,你是尊神你有理。

  我走过去站在旁边问道:“星君大人突然来我家,有什么指示么?”

  计都星君一挑眉道:“你以为我想来?你家又没供奉诸天星君,本星君来吃香火啊?”

  “呃……”那您来干什么嘛!

  “哼……南山都成了半边废墟,幽南他们暂时去了冥府安顿,慕小乔跟着帝君躲到清净极乐天卿卿我我,慕云凡又在你家这里陪着老婆……”

  行了行了,不用说了,我懂了。

  星君大人您是在九重天无聊了下界来散心,结果遇到这劫难点上,没人陪您解闷是吧?

  电脑界面上弹出了游戏界面,我的号一上去就有队友喊爸爸。

  我……

  正当我扶额叹息,转身准备去掐七师兄人中把他给弄醒的时候,计都星君懒洋洋又高傲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去到南山,遇到你男人刚回去,他求我说,如果有闲暇,就帮他盯着你一下,免得有什么邪魔外道打你的主意,哼,有了妻子,一个个都变得婆婆妈妈的!”

  “……”

  》小仙女们,今天家里有事,只能一根,还请多多包涵

第348章 家事难缠

  “你去南山了?还见到沐挽辰了?”我问道。

  “啊,去南山看看,破成这样,我就瞎转了一圈,遇到你男人从法门回去,就问了几句,他三句不离你的安全,哪里有点儿大巫王的样子,哼……上古时期的神巫,那都是——”

  我耳朵一动,上古时期的神巫?都是?都是什么?

  游戏上一局对战开始,计都星君的注意力稍微转移,我耐心的凑到他旁边,等他打完。

  等到队友给他刷了火箭和666之后,他一偏头看到我近在咫尺,微微一愣怔,皱眉道:“你想干嘛?”

  “我哪有想干嘛?这不是您在说话吗?我恭敬的等着听您说完啊!”

  我装作不是刻意打听的样子,其实心里火烧火燎的。

  连帝君大人都在帮忙打听上古神巫们的事情,还提到某些九重天的大BOSS知晓、却不说。

  莫非计都星君知道一些小道消息?

  他丢开鼠标,仰靠在我的电脑椅上,二郎腿都翘到桌上去了。

  这幅放浪形骸的模样,哪里像个星君尊神?

  “其实吧,上古神巫的故事直到六七千年之前还有一些零星传闻,诸天神佛主理天地也不过是六七千年的时间,因为上古神巫都不见了啊,而人世乃六界之本,所以遗留了很多精怪鬼神、能人异士,后来逐渐消亡……”

  “三千年前封神后,六界各归其位,人间帝王机制开始走入正轨……我听说上古神巫一个个不仅法力无边,还一个个都很叛逆。”

  我愣了愣:“叛逆?”

  这些有大智慧的神巫们,不应该是那种宁静淡泊、看透世间和岁月的样子吗?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巫祖之一的女娲大人做了些什么?天破了就补天!洪水就有应龙大人以尾划地!那小女孩儿精卫海里淹死了就要填海!”

  计都星君双手抱在胸前,气哼哼的说道:“更夸张的是,日母羲和带十子巡天,被射下来九个,谁射的?”

  “后后后后羿!”我忙抢答。

  他白了我一眼:“那谁提供的凶器呢?普通打猎的弓箭别说射日了,射个鸟窝还差不多。”

  囧,原来如此,神话故事都是有来源的!

  计都稍微顿了顿,低声道:“九重天也一样,在太上道祖和三清六御之前,就是这么一个‘混沌’的状态,那时候的神巫之祖就是上古的尊神们,往下最有名的就是灵山十巫了,传说是女娲之肠所化,女娲大人可是个相当有脾气的女神,她化生的十巫也是极有个性……”

  “但是他们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魂……全知全能的那几个老头儿大概知道一些原委吧,但是那些老家伙不说,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计都耸耸肩。

  “原来如此……听你说了这些,感觉好几千年前也很精彩啊……”我咽了口唾沫。

  “精彩?你要是活在那个年岁间,现在已经是中年妇女了,背着孩子去采桑打猎吧。”

  噗咳咳咳咳咳……

  计都星君也是个脾气多变、难以捉摸的仙家,他有时候一句话能怼得我胸闷气短。

  我还是去看看我家七师兄吧。

  刚转过身,就听到计都星君累死自言自语、带着几分笑意的说道:“所以啊……世间居然还有大巫王,嘿嘿,要是有机会,真想跟他打一场……”

  “咳,不准!”

  “嗯?!”他皱眉道。

  “你、你这水平,连我都打不过,先打赢我再说吧。”我指了指电脑。

  他微微一愣,挑眉道:“就凭你?”

  “我不行还有云凡师伯呢!”

  “……”

  哦哦哦,他没说话了,看来大神是云凡师伯!

  我没管他怎么虐手残,跑出喊人把我师兄和保镖给抬回房间安顿好。

  折腾完事情,我才发现一个问题——我姐呢?

  平时我姐离我最近,我有什么动静她都最快知晓。

  老爹难得在家,他听到后院的动静后也匆匆跑来看看七师兄。

  “老爹……”刚喊出口,他就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我。

  不消说了,这老头子的股票又跌了。

  最近不是全球股市下挫么,他之前攒下的“泡泡”收益,大概全给戳破了。

  “那个……姐姐呢?怎么不见她啊?”我问道。

  老爹蹙了蹙眉头说道:“不是跟你说了君师兄去了美国吗,她也一同去了,你君师兄身边也得有个人打点啊。”

  哦哟哟,这么拉风的吗?他们俩应该相处得不错吧?

  老爹悄悄的把我拉出房间,一边往书房走、一边低声问我:“你跟沐挽辰相处得好吗?”

  “很好啊。”

  “有多好啊?”

  “啊?这、这怎么形容啊……”

  “就是他对你好不好?”

  “好啊,几乎是千依百顺没什么违逆的,我们也没有争吵过。”我老实回答道。

  老爹闻言深深皱眉道:“唉,你的情商就是要比你姐高些,怎么你对付男人有一套,你姐就不行?”

  “什么意思?我姐怎么了?”

  “你姐老委屈得抹眼泪……子意的性格我了解,他思虑周全不会欺负你姐,但他好像就是跟你姐不太合适,我最近越来越有这样的感觉。”

  老爹满脸愁容的摇头叹息。

  我没敢乱接话,君师兄是我们家的“掌门大师兄”,他的能力品性毋庸置疑,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是不能强扭的。

  君师兄一直对我和我姐都是同等待遇,我们的零用钱、吃穿用度全是一个标准。

  但因为我要调皮捣蛋些,所以我比较让他伤脑筋。

  按理说我姐温顺又懂事,应该很得君师兄欢心才对吧?

  为什么会觉得他们不合适呢?

  老爹斟酌了一会儿,低声说道:“过几天他们回来,你私下问问你姐呗?我是很希望他俩能在一起的,可如果两个人相处不合适,我当爹当师父的,也不能硬逼他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