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42节

第242节

  “不要慌,我只是翻阅一下书而已,你给我后退些,把灯掌稳了。”我提醒他。

  由于放置了书籍,不能点燃火盆,怕引起火灾,只能用一个特制的防火灯笼。

  这种灯笼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灯笼的框架是劈开的竹筒,上面一圈竹筒装着水,只要灯笼歪斜,立刻就有一股水浇灭蜡烛头,连引燃灯笼的机会都没有。

  下次要让林言欢林公子送点儿太阳能手电筒进来,不然依靠这个灯笼,眼睛都要看花了。

  在墓道中点灯笼还是有点头皮发麻,光照的范围太小,稍微走远一些,就感觉灯笼的光都被黑暗吞了。

  “小王妃,找到您要的书没?拿出去看吧,这里好黑啊……”卫兵的声音有些发抖。

  “诶,我说你怕什么?我都没怕呢!这只是陵寝的甬道吧,还没到大门呢,你就这么慌?”我一边教训他、一边给自己壮胆。

  甬道深处的黑暗似乎有吸引力一般,我心里也有点慌。

  “不、不是……我们曾经听过老人教训,都说不能轻易靠近巫王的陵寝,据说这个陵寝会吃人啊……”

  “吃人?这种哄小孩儿的话,你也信?这甬道我前段时间才跟大巫王来查看过,没什么异常。”我瞪了他一眼。

  卫兵搓了搓手臂,努力端着灯笼,小声说道:“这个吃人的传闻,是因为历代大巫王都是自己走进去,不是被人抬进去,而且进去的人、追随者也好、殉葬者也好,没有一个的魂灵回到,所以有吃人一说……就好像被吞噬了一般。”

  我有点怂,小声道:“……你吓唬我是吧……好吧,来帮我抱点儿书,我们出去吧。”

  “好好。”卫兵忙点头,他腾出手来接我递过去的书,结果不小心一晃——

  呲……

  一声轻响,蜡烛被水浇灭了。

  “啊!”我吓了一跳,小声骂道:“你这混蛋,小心点啊!吓都被你吓死了!”

  “对对对对对对不起……小王妃饶命、我、我们快点出去吧!”他吓得声音都抖了。

  走走走,我头皮也有些发麻了,赶紧手忙脚乱的想要掏出手机照明。

  手机的电量在这里是很宝贵的,我平时都关机保存电脑,此时急需使用,匆匆掏出来,没留意将挂在腰上的木头面具碰掉了。

  咯啦……咯啦……

  面具在青砖上跌了两圈,晃晃悠悠的声响在墓道中传递。

  我忙蹲下身去摸面具,这里太黑了,我伸手摸到面具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覆盖在我的手背上!

  “啊啊啊啊啊!!”

  我炸毛一般跳了起来,面具也不要了、手机也不要了。

  转头就想往出口狂跑。

  那只手还不依不饶的一把拎住我的后颈。

  “……唉,小祖宗,你就这么一惊一乍、蹦蹦跳跳的吗?有一点孕妇的自觉好不好?”

  沐挽辰的声音连同他的魂灯一起出现。

  “你、你……你要不要这样吓人啊!我差点以为惊动了什么真、老祖宗!”

  “要是有危险,白霓会不保护你吗?你这么害怕还跑来这里做什么?我感觉到你越走越深,立刻开法门过来,正好看你掉了面具想帮你捡起来,谁知道会把你吓成这样。”沐挽辰皱着眉头说道。

  我心都要跳出来了好么?旁边那个卫兵都吓得腿软得跌在地上了。

  “你……怎么感觉到我越走越深的啊?你在我身上装了监控啊?”我不解的问。

  “你身上有什么,你忘了?”他伸手抚住我的小腹。

  我早忘了!雌蛊这东西沉寂得可以,只要不吃巧克力,它“睡”得像死猪一般。

  “我不能在有祭坛结界的地方开法门,会破坏结界的,你再往里走,我就不能开法门来找你了,所以赶紧来阻止你继续走进去。”沐挽辰解释道。

  “哼,这个面具这么神秘,我来找找有没有典籍记载……”我一边说,一边将面具按在脸上。

  平时我按一百次,估计也不会看到一次异象。

  可是这次,似乎,又看到了——

第379章 绝处逢生2

  星云倒悬,如水瀑飞泻。

  漫天的星河璀璨,美得震撼人心。

  这到底是哪里?是我们曾经去过的秘密湖泊吗?

  沐挽辰伸手扶住我的肩膀,我愣愣的站着没动,这景象如同浮现在脑海中一般,渐渐黯淡,最后消失。

  取下面具,眼前只有沐挽辰和他身旁的幽蓝色魂灯。

  在陵寝的通道里看到这种幽蓝色有点儿瘆人,他看着我,低声问道:“你又看到了?”

  我点点头:“就是一片星河,密密麻麻,璀璨闪耀,好像无边无际的夜空……不对,这就是一片星空,不过我看到的角度比较高,所以觉得像宇宙一般……应该是某个地方的星空。”

  “湖泊?”沐挽辰也想到了这个地方。

  “我也想到了湖泊,但这里明显比湖泊大无数倍,没法用语言来描述那种震撼……我觉得起码大了上万倍。”

  沐挽辰看了一眼恢复正常的卫兵,示意他出去,转过来低声对我说道:“……如果这个面具可以给巫王启示,那你看到的这片星空之下、或许就是未来的关键。”

  “可为什么是我看见?你看不见吗?”我纳闷的问。

  沐挽辰摇了摇头:“机缘这种东西我们无法解释,或许你身上的雌蛊,与你看见的景象有关联。”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这两天仔细梳理了一下,老怪物成为大巫王的时间应该是在千年前,因为巫族都是秘传,很多东西是用醍醐灌顶的秘法来传承,所以没有具体的时间记载,那老怪物应该截留了一部分信息,没有传给下一代的大巫王,因为他很早就有阴谋……”

  “最近这个阴谋越来越明显,我觉得他想要吞噬这里的法门,毁了这里,最终的目的应该是……”

  “应该是什么?长生不老?天下无敌?这两个目的都是笑话,不是么?”我接口道。

  沐挽辰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点儿,他冲我笑笑:“他应该不会这么蠢,能活了千年,早该懂得这些道理,就算是为了修行邪道,毁灭这里也得不到什么修为;他也是一代大巫,会如此处心积虑在自己进入陵墓后逃脱,还堕入魔道多年,应该是为了非常特殊的目的……”

  “我这几天想了很多,老怪物算好了天时地利、利用龙王这样心存怨怼、又有异心的人,似乎都是为了把我们逼入绝地。”

  我搓了搓手臂,无心的说了一句:“这都被他逼得把贵重物品搬到陵寝放着了,他还要怎么逼啊?”

  沐挽辰淡淡的一笑:“或许就是要逼我打开陵寝呢?”

  啊?

  我看向沐挽辰。

  他叹口气道:“陵寝是连他都无法从外界侵入的地方,或许他还想再次进去……他将吞噬生灵的法阵布在外面,一点点蚕食毁灭这片流域的法门,最终我们暴露于世人目光之下,为了生存只能向当权者妥协,陵寝终究会被打开。”

  “那我们赶紧把苗王城暂住的人迁回来吧,多些人,法门才会稳固,不然这里生灵之气都乱了,更容易被他蚕食了。”我担心的说道。

  沐挽辰点点头:“按部就班,不着急,时也,运也,有些事情不破不立、也有些事情水到渠成,你既然能看到异象,说明还有未来。”

  他顿了顿,垂眸看着我的小腹,勾唇笑道:“……还有,未来。”

  幽蓝色的魂灯如水母般安静萦绕在他身畔。

  冷色调、诡异幽怨的青砖墓道,因为他这淡淡的勾唇一笑,融出了几丝暖意。

  “或许说这种话会给你带来压力,但你确实给我们、也给我带来了未来,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都没觉得穷途末路,反而,看你这么有精神,我还觉得很愉悦。”

  他的声音低沉轻柔,如涓涓溪流,要不是这里环境不对,我一定抱着他撒撒娇。

  “你看,现在我都能看见异象了,所以那天我看见的黑雾肯定是有原因的……会不会是有什么病毒啊……”我皱眉说道。

  沐挽辰收起了笑容,伸手将我抱起来,我们往陵寝外面走。

  这条甬道口塌了半边,已经清理了出来为了防止雨水落进来,用石头暂时堆了半边门挡风,此刻风从甬道口吹过来,呜呜的风声让甬道变得更加诡异。

  我趴在沐挽辰的肩膀上,看着甬道深处的黑暗。

  老怪物在陵寝关闭的一瞬间逃走,他一定看到了陵寝后面的景象,等候多年,他的目的地,说不定还是这里。

  》》》

  夜晚,我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弄醒,睁眼一看,沐挽辰已经出去了。

  外面有人在跑,我忙裹好衣服走出门,抓住一个人问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情了?”

  “小王妃,我们刚才听到号角声,好像江边发现了尸体,有人被袭击了!”

  我吓了一跳,白霓的从房顶上垂下身子,它夜晚就盘踞在上面守护我,沐挽辰应该是带人去看情况了。

  天边有浓重的黑云,云中闪电频现。

  但周围却很干燥,没有大雨将要倾盆的那种沉闷感觉。

  “小王妃?还有事吗?您别害怕,营地这里层层守护,您呆在这里很安全。”

  “……没事,你去忙吧。”

  营地的处处燃着火盆,老弱妇孺在一起,青壮年和男性都在守卫,有些人还放出了自己的本命蛊。

  黑云压城,夜风干燥。

  偶尔有一两声惊恐的哭泣,远处的江边很多火把在跳动……

  这样的场景,让我恍惚了时间——好像许多年前,也有过。

  天地之威无法幸免,人祸兵灾更加带来了灭顶之灾……好像几千年前,也有过这样的场景。

  几千年前……

  我怎么会想到这个?

  “嘶——”白霓突然发出了警惕的声响!

第380章 绝处逢生3

  蛇的声音原本就会让人头皮发麻,尤其现在我脑海中有些异样感觉、正在走神的时候,突然听到白霓发出了“嘶——”的警戒声,让我浑身一凛。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周围的景色不对劲。

  这是一个营地,当时我看了看风口,将简易安置房的地点划在遮挡风口的位置,为后面大片的帐篷挡风。

  安置房是背对着风口,而是在前方又起了一圈木栅栏和瞭望塔,有人值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