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56节

第256节

  “对了……你、你不是有个很特殊的男人吗?那个男人在哪里?他能不能解我的劫难?!我不会再对你不敬、我还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给你!只要能让我恢复到过去的样子——”她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哑着嗓子对我嘶吼。

  我后背贴在门上,手在背后握着门把手。

  我男人,我男人现在也在渡劫呢,两三天没消息了,我比你还着急。

  可我不能说出来,这女人明显是忌惮沐挽辰,才会对我如此“客气”。

  “……你别激动,注意身体……那个、我建议你不要住在这种地方,这里对身体有害无益,还是回去居住在舒适点儿的地方……”

  “我不敢见人!现在别人看见我就躲开,如果被有心人拍照曝光……我的仕途就完了!”她不甘心的冲我吼道:“只要你能尽快去边境帮我看看我老公的情况,我就能想出应对的办法,请那些什么大师都不靠谱!那些家伙大部分都是忽悠人的,你们是我见过真材实料的‘异人’,一定能为我排忧解难对不对……”

  她鼓着眼睛,对我抛下最后一个诱饵:“我知道你家大师姐失踪了,一直没有踪迹,但是我收到兄弟单位的情报,在某个地方发现了她,你想不想知道?”

  “……想。”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去边境帮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点了点头,叹口气道:“行吧,之前答应过你们,现在你又这么强请,我如果不答应,恐怕你还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那你先告诉我,你在哪里发现了我大师姐。”

  她咧开嘴,森森然的一笑:“很巧,就是在……边境。”

第400章 行踪暴露2

  边境,想到就觉得烦躁。

  我们国家这一边还好,边境安居乐业。

  可是过了国境线的另一边,什么牛鬼蛇神都有!

  而且这里的地形地貌很特别,山多林密,蛇虫鼠蚁。

  古时候说南边是迷瘴之地,文明不够开花,民风彪悍,穷山恶水,炎热潮湿,毒物众多、巫蛊盛行。

  历来就是流放重犯的地方,现在早就没这种说法了——仅仅是国境线以内,以外依然有那种贫穷而险恶的地方。

  当人的生存都成问题的时候,道德和秩序就是奢侈品,一般人只会考虑生存问题,为了生存铤而走险、黑白通吃的人太多了。

  卢姐的老公就是其中一位。

  他老公原本是商人,没有从政,而且为了不影响卢姐的仕途,他们的家族企业都挂在一个不怎么相关的人名下。

  如果不出事儿,纪委不查,那就风平浪静。

  可是一旦出了事儿,那就毁于一旦。

  卢姐几乎是半请半逼的让我来边境帮她看看情况,小师娘让我先来,她稍后可以通过帝君大人的法门过来找我。

  于是我背个包就走了,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边境。

  一个皮肤晒得黝黑、精瘦干练的男子开车来机场接我,他自称姓谢,还给我看了他的证件。

  “殷小姐,我受卢姐的照顾很多,这次她拜托我接待和接应你,你有什么需求尽管告诉我……诶,你这个背包装得是降妖除魔的法器吗?看起来很神秘啊!”谢哥很健谈,开车去往边境的路上一直在跟我聊天。

  我看了看背包,里面装了衣服、擦脸的、洗头的、还有神器sixGood花露水、风油精、云南白药……压缩饼干水壶大围巾防晒服,还有弄头发的呢。

  神器,呵。

  因为上次在国境外摸爬滚打让我心有余悸,那种披头散发到处跑的状态让人崩溃,我索性扎了高马尾,把头发定型水都带来了。

  大概是这干练的造型让谢哥误以为我是久经沙场的“大师”。

  “谢哥,我们要出国境吗?”我低声问道。

  “嘘……我跟你说,这里有个村子,紧挨着国境线,早上去种地都能出国,也有监管的两方士兵,但我已经买通了,我们悄悄行动,只要不让人家看见就行。”谢哥低声说道。

  “还有这种事儿?那要是有人运输毒品军火进来怎么办?”我皱眉问。

  “你以为边防军傻啊?!这种掉脑袋的事情,他们怎么敢做!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是日常的生产生活、还有一点儿小贸易——买卖点儿水果大米什么的,这些是民生问题,他们才放宽的!我们国家控枪控毒这么严格,谁敢在这种地方交易这些掉脑袋的东西?被发现了就是一颗苞谷泡!”

  “苞谷泡是什么?”

  “就是吃子弹!”

  哦哦……我连连点头。

  “我们晚上偷偷出村子,我知道小路,殷小姐你害不害怕?”

  “……不怕。”

  “啧啧,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大师胆子都大。”

  “咳,我不是大师,我只是来看看情况的,一会儿我的朋友还会来。”

  “是吗?要不要我接?”

  “不用了、不用了,我朋友自己有交通工具。”

  小师娘哪里用得着接啊,我只要在哪里安顿下来,帝君大人能感受到我的存在,一个法门就把小师娘送来了。

  帝君大人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小师娘降妖除魔、忙忙碌碌,可能在他眼中,这是修持自身、积德行善的必经之路,而不是整天坐着读经书。

  一路颠簸,天黑之前我们到达一个边境风情小村,这里有过关的地方,还有民族风情街,国内的旅游经济无处不在。

  可是看看对面那边,一片黑灯瞎火,我坐在一家风情咖啡屋门口乘凉,还有WIFI可以用,对面就是普通的一条路。

  一个国家的国力、安稳、贫富差距对比一下,立现高低。

  “殷小姐,先吃点东西吧!”谢哥一手端着托盘、一边催促我道:“我怕你不敢乱吃别人拿的东西,我就自己点了,你快去点餐吧。”

  这家伙还挺懂人情世故的,对别人打开过的水、递过来的食物我都心存戒心。

  自己点的东西、盯着别人做完,才敢放心的送到嘴里。

  谢哥告诉我,这里到了晚上很热闹,有些对面的“有钱人”会过来吃饭喝酒,因为这个口岸开放到0点,到时候我们可以从小路爬山绕过去,那里有哨所,但已经打通了关系。

  “要爬多久?我的身体不能太劳累。”我直言说道。

  “啊?为什么啊?”

  “……我是孕妇。”

  “噗……!!咳咳咳!”谢哥一口冰果汁往旁边喷去,差点喷到一位来旅游的阿姨,被阿姨一顿臭骂。

  “对不起对不起,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孕妇……那、那怎么办?走山路肯定辛苦啊……”

  “短时间不要紧,我没那么娇气……别走个三天三夜什么的就行。”

  “不会不会!”谢哥摆摆手道:“大概两三个小时,就能到达那边的村子……那个村子……”

  他皱起了眉头,压低声音道:“几乎就是靠卢姐老公生意在生存,那村子里的人都是在玉矿里打工、而且还有加工厂,整个村子因为卢姐老公脱贫致富,所以在那边很吃香,卢姐老公说一不二,村长都听他的。”

  “咳,我听说他在那边也养了几个女人,你要是看到这种事儿,可别跟卢姐明说,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他们夫妻本来就像是合作伙伴,撕破脸对大家都不好……”

  我一边听谢哥的提醒,一边偷偷的打量他。

  一个边境的年轻人,却开着牧马人、还戴着貌似劳力士的手表,看来他没少在卢姐和卢姐老公这里拿到好处。

  “这个你放心,我只是受委托,来看看卢姐的老公这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主要针对巫蛊之术,其他的事情我不管的。”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男人嘛,有钱有势就把女人当玩具了,也没什么真心的,都是假意,各取所需!男人大多数都这样!”

  呸,我家男人才不是这样。

  “谢哥,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我掏出了手机,点出唯一一张有大师姐的合照。

第401章 行踪暴露3

  “打听人?我在行啊,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地头蛇,殷小姐你要打听谁?这上面好几个人呢。”他皱眉看着手机上的合照。

  我将照片放大,指着一身红色连衣裙、双手在胸前相抱,高冷弯起红唇的大师姐。

  “这个人,是我大师姐。”我低声道:“她突然离家,我们都在找她,卢姐用手中的权力和关系,查到她曾经在这边出现过。”

  谢哥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这化了妆不太看得出来,但这气质有点眼熟。”

  “真的吗?”我心里有点儿小激动。

  难怪大师兄找不到大师姐的行踪,原来她偷跑到边境了!

  “我也不敢确定,但这气质有些眼熟啊……因为这边的女人基本上分为两种:一种是低眉顺眼温柔贤惠的,一种是做小生意的满脸精明泼辣,像这种冷艳高傲的美人,不常见、不常见……说不定在边境外?”

  对,很有可能已经出了国境,她上次将我掳走的时候,就说了一些惧怕大师兄找她算账的话,可能躲到境外避风头了。

  大师兄看起来脾气好,发火了也很凶的,突然将我掳走、又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这已经是背叛师门的举动,如果在国内被抓到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那我们赶紧走吧,我想快点去看看。”

  “呃,你不害怕吗,殷小姐。”

  “不怕。”怕什么怕呀,大风大浪也见过了,痛苦的分离也经受过了。

  我如果不坚强,怎么带领那些族人等着他们的王回来?

  这种感觉真的度日如年。

  每当黑夜降临,我就开始期待沐挽辰突然出现。

  他会抱着我向我道歉,会用那种清越的声音在耳边低语。

  “……殷小姐、殷小姐?”

  我走神了。

  “那你快点吃,吃完我们就出发。”他小声的催促我。

  》》》

  夜黑风高,空气潮湿闷热。

  我似乎又回到了之前被掳走的那种环境里。

  满眼都是连绵的群山、脚下深一脚浅一脚,前面就是密林、河流、碎石浅滩……

  谢哥走在前面,我们从小路走,此时应该已经过了国境线。

  他的手往自己的挎包里面掏东西,我悄悄的捏了一根长针在指间,他如果掏出危险物品,我直接在他后勃颈大穴上面扎一针。

  可能是因为雌蛊的飞快成长,我之前听觉变得敏锐、现在视觉也开始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