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63节

第263节

  他抬起下巴指了指我:“这女人,身负异术,都没能进去,料想是那大巫王判断里面生死一线,极为凶险,才会把她留在外面吧?从陵寝硬闯结界是愚蠢的行为。”

  “才过去几千年,世人就已经遗忘了神巫的力量了吗?你身为凡人,还敢带着巫族的异术?”

  罗睺星君话锋转到我身上。

  我哪有什么异术啊,最多就是有个能保命的雌蛊,我生它生,在雌蛊没有完全长大之前,我死了,雌蛊估计就“流离失所”了。

  小师娘躲在帝君大人身后,探出头来说道:“罗睺星君,她可不是凡人了,要说巫族的血脉,现在也在她肚子里呢……”

  罗睺星君微微蹙眉:“真的?那或许可以……”

  他看向帝君大人,帝君大人唇角微微一勾,暗暗点头道:“可以。”

  “……你们,打什么哑谜呢?”我忍不住问道。

  这两位大佬似乎一秒就达成了某种心有灵犀的共识。

  帝君大人垂眸看向我,冷声道:“殷珞,并非本座冷情不助弟子,而是三界十方自有天道,而上古神巫却跳脱了天道之外,本座有神职在身,不能过多干涉……而且沐挽辰与你,自有劫难、亦自有福报,很多事情需要你们自己成长,才能解开桎梏、才能得偿所愿……你懂吗?”

  “……嗯,我知道的。”

  我对得到的帮助向来心存感激,从没想过要帝君大人理所当然的帮助我们。

  “说这么多做什么?浪费时间……既然有这个方法,就让她去拜山门吧!”罗睺星君冷哼了一声。

  “拜什么山门啊?”我有些茫然的问。

  这个节骨眼上,去拜山门?

  求哪路仙家尊神庇佑我呢?我虽然来自玄医道门,但我自己可没有认真的供奉仙家尊神啊,临时磕头会不会不够虔诚?

  帝君大人扭头对小师娘说道:“慕小乔,你带她去。”

  “去哪儿?”小师娘跟我一样,没搞懂两位仙家在打什么机锋。

  “……青玉道观。”帝君大人意味不明的一笑,看了小师娘一眼。

  我没明白青玉道观是什么地方,但我嗅到了空气中隐隐的狗粮味道。

  罗睺星君冷哼一声后化作白光消失得无影无踪,帝君大人和小师娘将我送到了边境关口后,帝君大人一个法门就拎着小师娘走了。

  剩下我,背着一具“尸体”,孤零零的站在清晨的微风中。

  我深呼吸一口气,好吧,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心智~苦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我好饿。

  我走了一段路,看到了之前来过的那个关口旅游景点,此时天色太早,还没几个人。

  但关口的闸门那里,似乎有人正在急匆匆的过关,我眯着眼看了半天,是谢哥!救星啊!

第410章 过功4

  谢哥的样子也很狼狈,他之前想在暗中接应我,大概没想到我会突然失踪吧?

  看他着急忙慌的直奔边境口岸的治安管理处,应该是要联络卢姐。

  这可怎么行!

  要是让卢姐知道我啥也没做成、还差点儿被灭口了,她肯定会再次威胁我、甚至直接曝光我家的事情。

  但……

  我皱了皱眉。

  也不能让卢姐知道那个矿上、那个男人的真实情况。

  那样说不定卢姐就要想办法把我灭口了。

  她曾经说过,那个男人死了还好,不死的话会影响她的仕途。

  这样半死不活的待在边境外,对卢姐来说也是一大威胁,可能卢姐会想方设法抹杀他存在的痕迹,到时候我作为一个亲眼看到的、还知道秘密的人,肯定是卢姐的眼中钉。

  她现在已经有些疯狂了。

  没有退路、压力巨大、濒临崩溃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谢哥……应该也是她的心腹吧?

  人心难测,我还是防着点儿。

  不过我现在也急需谢哥的帮助,手机和钱都没有,我怎么背着背上这具“尸体”回家?

  想到这里,我加快步伐朝谢哥进入的那栋小楼走去,路上路过一间刚刚铺上户外餐补的餐厅,顺手就“借”走了一块晾晒的桌布,当做斗篷把我背上的人盖了起来。

  谢哥走出楼的时候,晃眼看到了我,他愣了愣,迈开腿就朝我跑过来,一把捏住我的胳膊!

  “你、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特么急疯了你知道吗?!你要是在境外失踪、被灭口了怎么办?你跟着那女人走进后院之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派线人打探、都找不到你的消息?你知不知道后来那里暗中处理了几个宾客——”

  谢哥像机关枪一样发问,我胳膊都快被他捏断了。

  “谢哥、谢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能不能……”我拼命朝他使眼色。

  他深呼吸一口气,低声说道:“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刚才还请示相关单位,报你失踪呢……等我去处理一下。”

  “那个,谢哥,最好弄个交通工具……”我小声的说道。

  他瞪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快步跑进小楼。

  不知道他到底跟官面上的人有什么联系,很快他就开着一辆灰扑扑的小货车出来。

  小货车后面看起来很乱,里面有一根扁担挑着两个箩筐。

  “看什么看?这是我找一个老乡借的,他经常开货车去卖香蕉,为了卖自己淳朴老农民的人设,他故意开车到旅游区来、有用扁担挑着去卖,价格比别人高都有人买……所以说很多地方的人都是人精了,哪有什么淳朴之人……”

  谢哥低声道:“你背着什么东西,放箩筐里行不行,快点走。”

  “呃……不能放箩筐,就放后排座吧,跟我坐一起就行了。”

  他懒得多问,示意我赶紧上车。

  我艰难的把薛女士僵硬的“身体”放进去,这到底是不是尸体我不敢确定,可是现在脱离了孤独和危险的环境,我开始有点儿害怕了。

  ……我背了她一路。

  她胸前的冰凉和我后背的温度早就融合在一起,但她没有动静,四肢关节也有些僵硬。

  整个人干瘪瘦弱,看起来像干尸。

  我将她放进后排座,用桌布包起来,想了想,又怕她“呼吸”不畅,把包头的地方掀开一点缝隙。

  谢哥不明所以,问道:“你这是带了什么东西?背了尊佛出来?”

  佛啊?或许吧,谁叫我爹喜欢她呢。

  她失踪了之后,我爹表面镇定,其实不知道出门了多少趟。

  其实,一个独立自主的女人,愿意为了一个男人生孩子,想来多多少少还是有真感情的。

  “发什么愣啊!快上车,这里可不安全!”谢哥催促我。

  “哦、哦……”我赶紧打开另一边车门坐进去。

  谢哥说,这里是边境口岸,龙蛇混杂,有很多耳目眼线暗桩,说不定我的消息已经走漏出去了。

  “你跟那女人走后,我准备找线人打听你的情况,刚回到前院,就发现来赌石的人全部昏倒在竹屋里……你之前说干花的香味有问题,我想会不会是此刻产生了作用,于是跳到水中躲在竹楼下面藏匿。”

  “我看到有人来拖走了其中一个男人,就是之前拦着你说话的那个男子,他被带走了,我再次跟线人接头,线人告诉我后院似乎有动静、听到了好几次水声——大概是把叛徒或者入侵者沉潭。”

  “我着急得要命,不知道你有没有事,最后跟着线人冒险潜入,发现有个穿着红色长裙的人在主持大局……这里的BOSS不是卢姐的老公吗?怎么出了这么大事情,也不见他露面?”

  他当然露不了面,那间竹屋连月光都要遮掩,符咒高悬,才将炼化小鬼的鬼气尽可能的压住。

  被反噬的人,基本上活下来也是个废人吧?等熬死了这个“主人”,就可以“收养”这个被炼化的小鬼了。

  大师姐应该是打这个主意吧?她出自我家,行针医人镇鬼的能耐,多少还是有的。

  现在卢姐的老公就是个傀儡,那被黑道称为玉之精的“神灵”,就是那个被炼化的小鬼。

  以前就听说了卢姐的老公有点儿怪癖,现在很多地方也有,一些别有用心、或者猎奇的人把人乳吹的天花乱坠,实际上怀着什么龌龊心思呢?

  都是有钱人闲得无聊、而刚好哺乳期的女子很少有经济来源,所以构建了一种买卖关系。

  要说单纯的喝奶?可能吗?这里面藏着或多或少的邪淫之念。

  万恶淫为首,邪淫终究伤身体、毁神智、减福报,卢姐老公对那个炼化小鬼来说真是一个绝佳的凭体。

  谢哥还等着我的回答,不停从后视镜里看我。

  我调整了一下表情,笑道:“是打探到一些东西,我从水路逃走了……但是具体情况要跟卢姐对一对,卢姐也没有跟我说得很全面,而且我的能力不够处理,等回去再跟卢姐详谈,或许她要另请高明了。”

  谢哥深深皱眉:“这么严重?我知道这边黑巫术盛行,但现实中并没有接触到,还以为就是传说呢……那你逃走还背着这么个东西干嘛?是什么啊?”

  “……呃,是、是……病、病人。”我实在不知道该说是一个人,还是说,是一个死人。

  谢哥一愣,一脚刹车踩下,将车子停在土路边上,下车就跑来拉开车门,准备查看。

  “你、你居然背着一具尸体回来!你特么跟我说清楚好吗!我要是把你送到火车站被查扣了怎么办!这尸体是谁啊——”

  谢哥怒吼了两句,伸手就掀开了包着薛女士的桌布!

第411章 过功5

  桌布下面是一张苍白的脸。

  山路颠簸,还没开到高速公路,我怕薛女士给颠得掉下座位,于是一路伸手握着她的手腕、稳住身形。

  此时谢哥发火,伸手一扯桌布,薛女士的面容露了出来。

  她的皮肤没有血色,苍白而憔悴,活像一具标本。

  谢哥吓了一跳,后退一步,问道:“……这真的是尸体?”

  他不确定,我也不确定啊!

  要说是死人,那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血液不流通形成的尸斑,或者因为内脏腐坏形成的巨人观,整个人会涨得像皮球一样面目全非。

  但薛女士现在的脸只是瘦削凹陷,皮肤都没松弛,更别说尸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