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65节

第265节

  “还有车,我还敢给你车子吗?”

  “……那我要出远门嘛。”

  “你又要去哪里?你以前在家两点一线,哪有这么多危险加身?现在东奔西跑,每次出去都受伤受惊,你怎么还要往外跑?家里不舒服吗?”大师兄忍不住皱起眉头训斥我。

  他大概忍我很久了。

  我不敢顶嘴,只能耐心解释,帝君大人让我去青玉道观,还说让小师娘带我去,罗睺星君也消失了,想必他们已经有方法进入陵寝以内。

  我一秒钟也不想耽搁,如果不是要把薛女士的身体给背回来,我估计要过家门而不入了。

  我姐红着眼圈对我说:“妈妈现在这种状况,你怎么还有心思出远门?她就算怎么不好,毕竟也是骨肉至亲呀,你不担心她吗?”

  “……没什么好担心的,老爹会有方法治好她,死不了。”

  “你怎么这么说,她是妈妈呀!”我姐生气的冲我吼——

第413章 苦海

  可我也生气啊。

  我脑子里装那么多事情,我也想找个地方发泄啊,我能冲谁大声吼?

  帝君大人?小师娘?云凡师伯?林言欢?我爹?大师兄?还是你?

  我能冲谁发火?

  我谁都不能说,我还要求着别人帮我想办法、还要感谢别人对我的帮助。

  谁让我弱?

  帝君大人说得对,自有劫难、亦自有福报,自己成长,才能打破桎梏、才能得偿所愿。

  他既然已经给我指点,剩下的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我姐看我脸色不善,没敢再吼我,大师兄瞪了她一眼,低声道:“小珞儿的压力很大,家里有这么多人照看着,足够了,你担心师娘的身体,也不要从小珞儿发火,是小珞儿把师娘从边境的深山老林中背回来的。”

  我姐愣了愣,眼圈和鼻子都红了:“是啊,小珞比我懂事,又比我又能耐,我只能在家里担心妈妈的情况,小珞却能找到妈妈还带了回来。”

  大师兄无奈,他不懂哄人,只好伸手轻轻拍了拍我姐的肩膀。

  就算懊恼自己无力、担心薛女士情况,也不应该冲我发火吧,你看我冲谁发火了?

  还不是咬牙自己忍着。

  沐挽辰在的时候,我就算受点儿委屈,也能有地方撒娇和“转火”,欺负欺负他。

  现在,我都得忍着、憋着、咬牙自己扛着。

  “……小珞儿,有电话打到家里来找你。”

  “喂,小王妃,我是温稽亮……那个,好像有些人感染了痢疾,需要用药,石大叔说最好送一批治疗药和简单的仪器进来,连大夫说有药他可以治疗……喂喂?小王妃您听见了吗?现在春天了,这些小病小痛开始活跃了……”

  “小师妹,你什么时候要用车?我开车送你去吧。”

  “什么?小珞儿又要出门?我不同意,小珞儿你不准乱跑了!”

  “殷二小姐,那边的情况我听小谢说了,不过他也不了解具体事情,你能不能跟我详细说明一下情况?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派人去接你……”

  小珞儿,小王妃,殷二小姐,小师妹……

  老天啊,我脑袋都快炸了。

  》》》

  “所以呢?你就抛下一切烦恼,跑到这里来了?”小师娘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扭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通往山门的台阶。

  青山翠微,绿意盎然。

  曲径通幽,远离尘嚣。

  这座我从来没听过的道观,居然这么仙气飘飘。

  现在居然还有这么清幽的道场。

  小师娘在山下接我,从停车场开始步行上山,每走一步都有种朝圣的感觉。

  “我哪有抛下一切,我先安排了医药送去好么?除此之外的事情我都懒得管了,只想赶紧过来。”我揉了揉太阳穴,深呼吸了一口。

  似乎连空气都带着清甜,没有车水马龙和人情世故,这样的地方很适合休养、修行。

  “你还真关心巫族的子民,哈哈,小王妃的威信估计比大巫王还高了吧?毕竟管着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小师娘调笑道。

  我们走到半山,她指着远处半山上影影绰绰的建筑物说道:“那里是小妙峰,是很高级的休养场所,一般只有虔诚信徒中的达官贵人才能订到房间,天子阁一晚上的费用就9999呢。”

  “您怎么知道?”

  “……我住过。”

  我笑了两声,小师娘脸有点儿红,低声道:“小珞儿你也学坏了,怎么笑得如此别有深意?”

  “哪有,我笑都不行呀?我现在就是个皮球、到处滚不说,还一肚子都是气。”

  “哈哈……别气别气,这里可是仙家降临之地,有祥瑞之气,你可不能生气哦。”她笑着拂了拂我的背。

  “对了,这青玉道观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我之前都没听过……”我好奇的问。

  小师娘点点头,解释道:“以前我也没听说过,后来知道这里每年有玄卿大帝的诞辰,这里的老道长以前也曾是通玄会的会长,后来我渐渐发现,这里供奉的神祇,几乎都是冥府中的‘大道神祇’,也就是救苦度厄的几位神祇,这里的道长们也都是修习救苦度厄、超度拔罪的道法,所以这里与玄卿大帝的‘感应’很强,我们家那位玄卿大帝也得来受受香火。”

  小师娘的生活似乎早已融入这些神鬼之事,她说得又高端、又接地气。

  仙家尊神们的仙号尊称都很多而且很长,帝君大人的称呼都有好多种,这是凡间千百年来,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各种加封、然后各门各派的成为也略有差异。

  但总体来说,北阴酆都玄卿大帝这个称谓是通用的,这就是他的神职,北太帝君则像他的个人名章一样,这个名章……我看了一眼小师娘脖颈上露出了的挂绳,这名章的备份就在小师娘这里。

  “这里主要供奉着冥府三位重要神祇,前山主建筑是玄卿大帝的,后面有江起云老领导东极青华大帝、南极长生大帝的祭祀宫殿,这里每年主要的祭祀就是这三位……很低调,在整个道教的名山宝观来说,不怎么有名,但是在阴阳圈子里很有名。”小师娘耐心的解释了一番。

  “那……帝君大人叫我来这里,有什么用意么?莫非要我在这里出家修行?”我搞不懂帝君大人的意思。

  “哈哈哈,得了吧,你一个孕妇出家修行,哈哈哈哈……全吃素营养不良了怎么办?”小师娘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囧。

  “其实道家讲求机缘和虔诚,并非需要严苛的修行环境才算修行,早晚功课你做了吗?”

  “……从小到大不知道做了多少遍了好不好,小时候刚开始背诵的时候,说梦话都是:太上台星,应变无停,三魂永久,魄无丧倾……这类的。”

  “嘻嘻,在家修行,无非就是行善积德、虔诚念想、早晚功课,你道门之家出生,很多东西早已融入了你的日常生活,这一点一滴,都是修行呀。”

  小师娘真是跟帝君大人在一起久了,说话都带着道理。

  她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悄声道:“我曾经在这里,神魂离体,得到了太一尊神的帮助……”

第414章 苦海2

  太一尊神,这名号很少在流传于世的经典中见到,因为经典之中都是恭敬的称之为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

  小师娘说,因为尊神的慈悲和十方救苦救难,属于仙缘福德非常好的大尊神,在上界,有太一福神的称呼,但是平辈晚辈众仙家为了表示尊敬,就常称呼为太一尊神。

  而且这称呼还是“有关系”的人才敢这样敬称,大部分仙家还是恭敬的称呼青华大帝。

  “太上感应篇说过:福祸无门,惟人自召,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小师娘偏着头开口道。

  我笑着接口:“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这难道是真的?”

  说实话,现在社会上,谁还会老老实实的遵循行善积德这四个字?

  肯定有,但那太少了。

  现在的道德标准,已经降低到不作恶都算好人了。

  小师娘点点头:“你看,其实你心底深处,早就认同了这种价值观,这就是沈老太太说过的——天生道心,在娘胎里就开始受到这种熏陶了。”

  她说到这里,忙问道:“对了,你妈妈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觉得没问题,我爹说要招魂,她之前生魂出窍后,生魂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呢……”

  “她生魂出窍,恐怕是想向你求助。”小师娘感叹了一句。

  “怎么可能,她还找过我姐呢,难道也想向我姐求助?我姐那么柔弱——”

  “或许她就是想引起你们注意,她这法力修为已经很惊人了,你想想,她在那么远的地方,怎么能控制生魂出现在某人身边?也许是因为你们身上有她的血,所谓的血脉至亲,这种羁绊是谁都无法相比的……哪怕是再恩爱的夫妻,血脉上也没有直接关联,只有亲子。”

  ……或许吧,我虽然不喜欢她,也不想承认她是我母亲,但血脉这种东西是谁也无法更改。

  我们一路说着话,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远的山路。

  停车场在山下,步行上山的路其实可以开车,但是山脚下的小道士不允许。

  他们不允许用科技来缩短朝圣的距离。

  当你的灵魂和身体都亲自体会到求道的路程,这才有资格谈及虔诚二字。

  小师娘指着后山的一座古朴宫殿,告诉我剩下的路必须自己走,帝君大人不许她陪同。

  我拾阶而上,在初春微凉的空气中朝圣。

  一步一叩首。

  太乙救苦天尊那么慈悲,经典中说他最尊最贵、最圣最慈,世间人只要虔诚信仰,多少都会的得到垂怜吧?

  “你这样心有旁骛、杂念太多,如何能让青华大帝听到你的诉求?”一个冷冷还带着嘲讽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我忙抬头看去,罗睺星君逆着光站在十几级台阶之上,一脸傲气的垂眸看着我。

  “……你怎么知道我心有旁骛啊?”我有点儿不服气。

  “哼……你自己最清楚。”他冷哼一声:“求仙拜神,最重要的就是虔诚,行踪只能想你的诉求,除此之外一切念头都是杂念。”

  “我尽量。”我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

  我现在心情确实比较乱,可以说是六神无主。

  如果要我一心一意的只想着沐挽辰的话,我倒是可以做到。

  如果不是他,我依然可以做个没心没肺的米虫,不愁吃穿、不知世事、不想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