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79节

第279节

  阴冷晦暗的气息如同火山喷发,瞬间让天地蒙上一层黑纱。

  这个时间大概就几秒,快到我只来得及伸手去抓沐挽辰!

  我抓住了。

  “挽辰、挽——”我张开口惊慌失措的疾呼,一大团冰凉的气息冲入口鼻,差点让我窒息!

  沐挽辰微微回首了。

  可是眼前这人,面容枯槁、嘴唇朽烂、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和颌骨、眼眶里没了眼球。

  他朝我伸出布满黑斑、干枯如爪的大手……

  “啊!!!”是老怪物!

  我吓得松手、拼命后退,鲲背上本就滑溜,这一下让我后翻摔倒,直直往下面滚去——

第433章 蜃气之龙

  愁云惨雾,阴冷入骨。

  从鲲背上掉下来的一瞬间,天旋地转如同坠入冰窖。

  恍惚有什么东西朝我席卷而来——好像蟾蜍蛊灵的大舌头一般,将我包裹了一圈,强烈的求生本能让我伸手猛地抓了过去——

  我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

  还没来得及分辨声音的来源,我就坠入了层层黑色迷雾之中。

  》》》

  从高空坠落这种经历太可怕,感官会有瞬间的麻木,或许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粉身碎骨永远失去了意识。

  一阵猛烈的撞击感从我身下传来,然而我却没有剧痛的感觉?

  这是摔死了吗?

  我回过神来——刚才撞击感虽然大,但我四肢和身体除了感觉剧烈晃动了一下,没有疼痛感。

  还活着?

  我睁开眼睛,神智慢慢的恢复,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

  触手感觉是一片软中带硬的毛绒感,我用力扒开脑袋附近的遮挡,看清了四周。

  周围飘着淡淡的黑雾,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座高大的牌坊。

  这是在街道上,我落入了城中。

  可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我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我用力挣脱裹着我的东西,挣扎出来仔细翻看,这是一条巨大的尾巴。

  大到将我裹了里三层、外三层,还给我留了一点儿小小的空间。

  最外面的尾巴末梢都比我整个人还粗,此时已经被压扁了,我忍不住抱起来闻了闻——我该不是慌乱中把九尾狐妖的尾巴给扯断了一根吧?!

  她当时飞在鲲的侧后方,说不定看我掉下来就用尾巴捞了一下我——我感觉到有东西裹住我的腰,我还伸手去抓……

  这怎么办,把她尾巴扯断了……

  我茫然无措的四顾张望,突然看到牌坊下隐约有黑影在动,吓得我举起皮毛就将自己裹住,匍匐在街边的一堆木料旁。

  黑雾如同拉开了恐怖的帷幕,牌坊下面走动的黑影越来越近,我从皮毛的缝隙中看清,是两个人。

  人。

  可是他们身后的鬼气冲天,不知多少鬼魂笑得奸佞狂妄,眼中全是兴奋至极的表情——

  那两个人佝偻着背,似乎已经被身后的鬼气压得直不起身子。

  他们的眼珠往上翻,身体在抽搐着机械的行动。

  将死未死、如牵线木偶。

  那些鬼魂似乎以此为乐,一大堆鬼魂如附身的孢子,鬼影憧憧的从长街上走过。

  有一个圆墩墩的鬼影回头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我匍匐在地上,全身都裹着九尾狐的断尾。

  传言说九尾狐食之不蛊,能辟妖邪毒气,我可没吃过她,但她的皮毛血肉现在裹着我。

  那鬼影看了一眼,好像没发现我,一堆人如同杂耍一般操作着人走向长街的另一端。

  如果这片大荒的鬼城与蜃气相融,蜃气的迷障可以将鬼城包裹,藏匿于世上。

  只有在蜃气呼吸吞吐之际,鬼域才会短暂现身。

  刚才我在鲲背上突然看到沐挽辰变成了老怪物,应该是蜃气的原因……我当时觉得吸入了一团阴冷的气体,仿佛什么东西堵塞了胸腔。

  可惜当时脑子一乱,身体本能的躲闪,这才掉了下来。

  这一城的生人数万,如果突然被鬼城笼罩,会变成什么样?

  生人的阳气被吞噬殆尽、加上蜃气造成的幻象、再加上迷障,可能等蜃气离开这里的时候,只剩下满城尸骨。

  不过这也好。

  我落了进来,此时还有九尾狐妖的皮毛护身,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秘密,或者打开城门,制造混乱……还能找到计都星君!

  罗睺星君和小童子还在城里呢,他们是星君和散仙,一团清气,总不可能着了道吧?

  不过此时城里一片愁云惨雾、鬼影横行,没有看到罗睺星君那种暴躁的光华闪现,他应该也顺势潜伏了起来。

  鬼域和原本的城池重叠在一起,街道都变成了布满迷障的迷宫,我也不敢大喇喇的行走,只能贴着黑暗处禹禹独行。

  整个城池都是晦暗而幽寂。

  有些鬼魂茫然无措的飘荡、有些厉鬼迫不及待的吸取昏迷之人的阳气。

  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执念。

  那些阳气对鬼魂有什么作用呢?

  搞得像吸/毒一样疯狂。

  对鬼魂来说,没有“拥挤”这个概念。

  我看到一间破烂的瓦舍,里面全是半透明朦胧的鬼影,层层叠叠,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估计会晕倒。

  这个城池的鬼魂数不胜数,所谓的鬼域,虽然是“城池”的模样,但其实是另一个世界。

  可能我眼睛看到的地方是一城一池,但永远都走不出这条长街。

  我裹着皮毛,只露出一条缝隙往外看,拖着长长的尾巴,像一个笨重的巨大毛茸茸动物,小心的往黑暗的深处走去。

  这里的建筑都是坐北向南、以北为尊,内城应该就在北面,迷障虽然多,但我能看出来。

  比如这里是一栋房子,看似没有路,但径直传过去后,发现又是一条黑雾笼罩的街道。

  光都照不进来。

  我走得焦灼,突然身后感觉到一阵狂暴的烈风,从城头上呼啸而过。

  摧枯拉朽、拔山撼地。

  好像整个城池要被吹倒了一般!

  而且我听到了隐隐的龙啸。

  是沐挽辰?!

  我忍不住心里偷偷笑了笑——这蜃气鬼域来得不是时候啊,简直就是送上门来。

  城中有内应、城外还有强援,我们这个打捞队,看来能一鼓作气把计都星君给捞回来了!

  说干就干!

  ……内城到底在哪儿啊?

  我之前吸入了蜃气,导致一瞬间看到了幻想。

  可我觉得那也不单单是幻想,或许是一种“警告”——别忘了老怪物也在这里面呢。

  他本身就是妖魔鬼怪了,在这里更是如鱼得水……不过在街上还看不到他,是藏到什么地方了么?

  幸好九尾狐妖的皮毛能包裹我,我在与鬼魂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些鬼魂茫茫然的不知所措,还会不由自主的避开。

  这只限于普通的鬼魂,那种奸邪厉鬼,我宁可绕路也要躲得远远的。

  “嗤……”一声轻微的“喘息”声从我旁边传来。

  一口井中突然喷出了无数黑气。

  是蜃气?

  似乎是为了抵抗狂风的力量,害怕被风吹散了太多蜃气,城里的枯井开始往外喷出蜃气。

  为什么是井里?

第434章 蜃气之龙2

  古城中的井,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大户人家的院内,一种是某种意义上的公用井口,方便居民取水。

  打井也是一门学问,普通人家没有这个能力。而讲究一点的人家还要考虑风水位理。

  可是官府也不允许随意在城里打井呀,古时候的城池都讲究风水气脉,轻易动不得,何况有些特殊的井还有其他用途。

  有城池的地方一般都有水源,古人敬畏水火,对于地下水脉轻易不敢动,有些井也就带上一层神秘色彩。

  这一层层喷薄出来的薄雾,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整个城不知道是否因为鬼气,才会显得晦暗如此。

  经典中传说的蜃气,大多如云雾般虚无缥缈,会如此晦暗阴冷、黑雾弥漫,肯定是因为这里特殊的环境。

  这是大荒的鬼域,是阴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