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280节

第280节

  天地间的阴阳育化生万物,必定有一个可以与普通世界相抗衡的地方,才能保持这里阴阳平衡。

  说是城,可也许,我永远也走不到这些阡陌街道的尽头。

  黑雾弥漫过来,我赶紧侧身躲过院门口,免得直直的碰触到。

  炼化的蜃气……按照巫族的蛊术分类,能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炼化成蛊,那是拥有超凡能力的大巫才能做到。

  不知道这座城里……是什么人在主导。

  阴之极,鬼之城,总不可能……随意散漫的让这些形形色色的鬼魂肆意游荡、而没有一个规矩执行者吧?

  ……这城,应该也是有城主的。

  想到这个问题,我有点儿害怕了。

  灵山十巫的地盘上,谁有资格来担任阴之极的管理者?

  说不定就是其中一位神巫。

  怎么办……城外的烈风越来越狂暴,似乎要吹散笼罩城池的烟雾,这烈风夹杂着火热的气息,摧枯拉朽般猛烈撕扯着这座城池。

  为了保护城池的蜃气,城里好多井口开始大量冒出气体,原本就灰暗、布满迷障的街道,此时变得像深夜无灯的空城。

  活人昏迷在地,阳气一点点的被耗掉。

  要不了多久,这座城池就会像千年前一般,生气被吞噬殆尽,只留下一城的枯骨,等鬼域转移走了,神巫又打扫枯骨,这里再次成为一座归墟。

  “噫嘻嘻嘻嘻……”一阵刺耳的笑声,忽近忽远的从街道黑暗的尽头传来。

  我吓得愣住了。

  刚才我行动的地方,在这座城里属于“外城”的边缘,都是普通平民的屋舍。

  此时一路往内城方向,穿越迷障后,道路越来越黑,尽头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此时一阵笑声,伴随着一点灰蒙蒙的绿色光芒。

  那种绿光,照不亮周围,在这浓重的黑色之中就像一只绿色的萤火虫,十分微弱。

  但是那一阵笑声从绿光的后面传来。

  我闪身躲在一个院子的土墙后,把九尾狐妖的尾巴拼命扯回来,然后裹着自己蹲在一片纯黑的角落大气都不敢出。

  那点绿色荧光从土墙外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看到了一盏绿色的“灯笼”,是什么东西的头骨做的,难怪光线不亮,只有眼睛和口三个孔透着光。

  灯笼后面连着一根细细的木柄,握着木柄的“手”是一直枯瘦的爪子。

  “噫嘻嘻嘻嘻……外城的小鬼们,老老实实找地方猫好……城外有人不自量力~~这些年也不知道遇到多少~~~小鬼们给我老实呆着,别在城里到处乱飞~~被烈风刮走~~离城就灰飞烟灭了唷~~~”

  拿着灯笼的“人”从我面前几丈远走过,是一只上半身是夜枭、下半身是蛇尾的怪物,身上有四只爪子,两只持着灯笼,剩下两只在腰侧。

  ……这城里还有怪物啊?

  我正纳闷一座鬼城里怎么会有活灵活现的“生物”,随即就看到这怪物的脑后、双肩,一共有三团小小的幽火在跃动。

  这是什么鬼东西……

  他从内城的方向巡视出来,应该是城里的守卫一类,内城的方向难道有很多这样的东西?

  这我要怎么才能摸进去啊!

  沐挽辰在外面破坏蜃气、结果城里的井口源源不断的冒出蜃气来裹住整座城池。

  这要扇到猴年马月才是个头?

  内城里的东西还被惊动了,小童子和罗睺星君的下落不明,我该怎么办?

  我正在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结果还没想出个所以然,突然感觉到后背一凉——

  这不是那种鬼魂飘过来的阴凉,而是、而是有什么东西掀开了我后面裹着的尾巴!

  我吓得咬着自己的手指,这种时候活着的东西比鬼魂更可怕好吧!

  “嘘!!”

  身后传来一个噤声的警告。

  我回头一看,黑暗中只能借助透进来的一丝绿光看到一点点——是一个白色的骷髅头!

  “啊……唔……”我把尖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这什么鬼东西跑到我的毛皮斗篷里来了!

  我抬脚就踹,对方一把捏住我的脚腕,然后我俩被皮毛盖住……

  我听到了自己心脏剧烈地跳动,外面那噫嘻嘻嘻嘻的笑声逐渐远去,我依然大气都不敢出。

  “小王妃,是我。”小童子把骷髅头从自己脑袋上取下来。

  我张了张嘴,虚脱一般坐在地上。

  “……你、你……算了,你没事就好。”我已经被吓得没脾气了。

  小童子显然也受到了惊吓,他一屁股坐在我旁边,我俩躲在皮毛下面,他悄声悄气、语速飞快的说道:“刚才突然黑云压城,一眨眼的时间全变了!这也太奇怪了!移星换斗、斗转星移的法术都不可能这么快呀!连罗睺星君都愣了一下。”

  “对了,罗睺星君呢?”我觉得现在城里的战力就只有他了。

  我是不要想了,能找个地方躲起来不拖后腿就行了,小童子我看他也是个半瓶醋,混得风生水起全靠智商情商,让他施法对敌肯定也没可能。

  “罗睺星君在鬼域降临的那一瞬间,化光消失了!也没来得及交代一声,不过我知道他肯定在城里!”

  “为什么?”

  “你还记得前两天我们在城里被居民围住吗?那时罗睺星君发现了一块牌坊有异常,想要查看的时候,被居民以为要破坏家园……”

  “记得、记得!那是外城的大街吧?”

  “对!就是那里,我猜他肯定去哪里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发现了什么,我们赶紧过去吧——”

  说走就走,我俩顶着毛皮斗篷,迤逦往大牌坊的方向跑去,走到正中大街的出口,一个红色的鬼影引起了我的注意。

第435章 蜃气之龙3

  是那个红衣女鬼,司族之前的重要人物,她与我“相识”许久了。

  此时她行色匆匆,却没有飞快的飘走,而是陪同一位提着绿色骷髅灯笼的小妖一起往前走。

  这个小妖的外貌与刚才我见到的一模一样,他们都是靠蛇尾行走,速度比较慢,那红衣女鬼显得有些着急。

  “刚才我亲眼看到一道白光闪现,往大道牌坊那边飞去,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她急促的说道。

  但那个蛇尾的怪物行走只能靠尾巴S型往前游,还得保持平衡,他神色还有些将信将疑。

  我和小童子停在街口,看着他们从眼前走过。

  “大牌坊的位置~~可非同小可~~那里可是咱们蜃龙大人的龙头所在,谁会傻乎乎的去招惹蜃龙大人?不长眼睛、不知死活靠近的人,都会陷入迷障之中……之前还困着一个呢,你忘了?噫嘻嘻嘻嘻……”那个小妖怪得意洋洋的说。

  小童子偷偷用手肘拐了拐我。

  之前还困着一个。

  我们都听到了重点。

  九成的可能是困住了计都星君。

  等他们走远,小童子悄悄的说道:“计都星君跟罗睺星君虽然都是蚀神,但计都星君对这种极阴之气的抵抗力远远不如罗睺星君,所以他很讨厌去冥府,他是月之蚀神,容易被极阴的力量算计左右……太一尊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罗睺星君前来捞他,就是出于这种考量。”

  “那计都星君会不会……有什么不测?”我有些担忧的问。

  之前我们猜测的是,他被困住了。

  普通人被困住肯定凶多吉少,但他是仙家,他可以餐风露宿不沾烟火、也可以凝神入定护持己身。

  “小王妃,别怕,我觉得,倒霉的是这座鬼城。”小童子以为我害怕了,忙开口安慰我。

  “……我才不怕,沐挽辰都快吧城墙给掀了,只要我们能在里面配合一下,说不定就能把计都星君捞出来了。”

  “说起来……我觉得沐挽辰有点儿不对劲。”小童子嘟囔了一句。

  “什么不对劲?”

  “在我们散仙看来,能看到未来的人,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或者一个片段,那都是上仙才有的修为和睿智。”

  “关睿智什么事?”

  “小王妃这你就不懂了吧?你以为成仙证道只需要苦修和机缘?非也非也,还需要胸襟和头脑,能见微知著、能听风测雨,这看似玄妙,其实,这是一种对自然界变化和规律的感知力……能了悟天地阴阳之道。”

  小童子开了话头就有些收不住,在我身旁悄声悄气的念叨道:“沐挽辰到这里也就不长的时间,他看出天象没什么稀奇,但是他居然能推测出蜃气再次出现的时间,这很让人诧异的好不好——因为蜃气出现的时间没有规律!”

  “人世间,多少人或许一生都没有亲眼见到过蜃气出现,而且也被各种说法解释过去了……但有一点,古往今来的人都没有真正发现蜃气中的影像到底是哪儿。”

  “人间的古书记载见海上有瑶台仙山,宫殿琅嬛,古时候能有几个地方有宫殿的?帝王曾秘密派人观海,但每次记载,都不知那些影像的出处,于是对海上仙山深信不疑……其实,那些影像大多数都是蜃在吐息……这片大荒上所谓的云中仙山,估计也有蜃气环绕。”

  “那刚才说蜃龙,这座鬼城之中,有一条龙?”我追问道。

  “呃,其实我也没见过蜃龙长什么样,这样稀有的神物大概被灵山十巫收了吧……毕竟,他们是元祖之神的化身……很多上古神兽都与他们相熟。”

  “……我们快走吧,跟去看看。”

  我心下焦急,如果来头这么大的神物在这里镇守,会不会有一场恶战?

  巨大的牌坊之下是一条宽阔的主路,这是城池的中央大道。

  我们沿着黑暗的边角,与无数茫然无措的鬼魂擦肩而过,躲到了大牌坊的东侧。

  “……这牌坊大概是枷锁……镇住下面的蜃龙。”

  “蜃龙也是灵吗?会化成实体吧?”

  “当然!他都被炼化成蛊灵了、与这座城池共存,当然能随心化形……你看那些井里喷出来的蜃气,这些井都是连通的!这些气体应该就能——”

  “化而为龙。”我喃喃的接口。

  城里的雾气已经浓得看不见三丈远了,好在浓雾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好的藏身之所。

  “幸好我扯下了九尾狐的尾巴,不然我俩怎么抵御这些迷瘴鬼气……”

  “你扯下来的?”小童子忍不住轻蔑的嗤了一声:“你有这么大力气能扯下九尾狐的巨尾?扯下一撮毛都算你手劲儿大……”

  “那我这……”

  “这肯定是你家大巫王弄的啊!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凑巧,你一掉下来就有皮毛护体?他怕你吸入太多迷瘴蜃气、危及体肤性命吧……就把九尾狐的尾巴弄断了一根……嗯,肯定是这样,八/九不离十。”

  ……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