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304节

第304节

  “我会把你丢在妖魔鬼怪堆里吗?”他瞪我一眼。

  “噫~~好凶哦。”我笑嘻嘻的拖着箱子往里面走,沐挽辰已经很久没凶我了,他看我的眼神都快把我暖化了,我都快想不起他以前凶巴巴的样子了。

  我属于能耐没多大、胆子却比较肥的人,因为惹祸总有人收拾,有危险也有人保护。

  沐挽辰开的法门,我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谁知道一脚踏出去就猛然一滑——

第471章 迁徙3

  “啊!”我刚叫出口,胳膊就被沐挽辰一把抓住。

  他将我稳住,皱眉训斥道:“你急什么?这么莽莽撞撞的当心摔倒。”

  “这里什么地方啊……”我试探着往前跨了一步。

  四周的景色映入眼帘,山还是那么险恶,一半是杂乱的绿色植物、一半是嶙峋的怪石,而地上大大小小的碎石散布了一地。

  我记得是有一条破破烂烂的石头路能开进来,然后就在这里成了尽头路,翻过这片山坳,就是那个村庄的地界。

  可这里如今好像经历了山崩地裂,山上一块巨石崩落,露出突兀的一片灰白色岩石。

  刚才的法门就开在地上的一块大石头上,我们完全没料到这里变成这样,我还拖着箱子,差点一脚滑下摔倒。

  “这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紧张的问。

  沐挽辰站在石头上,微微闭目合眼,仰着头,迎面听着风。

  那种淡淡的神秘气息渐渐萦绕,他连指间发梢都散发着一种摄魂夺魄的光晕。

  我近在咫尺,却感觉他恍惚变了个人。

  那种清冷神秘的气场……

  跟巫姑好像。

  微微眯起的眼神,淡泊又虚渺。

  好像看到了别人看不见的景象、听到了别人听不见的话语。

  巫这个字包含了太多神秘,无法言说,却又曾经影响世间千千年。

  这里面包含了世人顺天之心、也有逆天之意、还有庙堂之高深、江湖之通俗。

  太过复杂,偏偏在沐挽辰身上又那么纯粹。

  他的沉默、或者说沉静,让人心疼又忍不住目光落在他身上。

  慕小乔说过,初初见到他的时候挺害怕的,后来发现他其实并不可怕,而且沉默而善良。

  我一开始也这么以为,但后来才发觉他和他身上的温度,那么暖,暖的心都要化了。

  “挽辰……”我忍不住小声喊他。

  离我这么近,不要露出这样缥缈虚无的神情,我会担心抓不住你的。

  “嘘……”他没有看我,只是竖起一根纤长的手指,轻轻压在他的唇上。

  我缩了缩脖子,感觉一阵凉风拂过我的后颈。

  天上几只鸟儿飞过,绕着我们盘旋了几圈,匆匆又飞走。

  黑漆漆的,是乌鸦么?

  “……这里发生了争斗。”沐挽辰低声说道,他的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里。

  这种时候的他就像故事里说的先知或者巫觋,精神与我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很大的蛊灵来过……蛊灵进去了,女人走了……”沐挽辰淡淡的复述。

  “进去的蛊灵没有再出来,或许是被吞噬了……”他身上那股神秘的气息渐渐收敛,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模样有烟火气多了,我忙抱着他的腰,他微微愣了一下:“怎么了?”

  “……你刚才那种眼神,跟巫姑好像。”我老实说道。

  沐挽辰笑了一下:“是么……需要与天地生灵沟通的时候,需要精神超脱,看起来会有些‘目中无人’,我吓着你了?”

  “没、没有……下次你超脱的时候,我能不能抱着你啊?”我问道。

  沐挽辰挑了挑眉,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能。”

  “真的?不会打乱你神思?”我得了便宜还卖乖,继续追问。

  他想了想,露出一个很暖的笑意,抬手戳了戳我的脑门道:“抱可以,但不能像现在这样整个人贴上来。”

  “为什么?平时不都是这样抱的!”

  他捏了一把我的脸,晃了晃:“你抱这么紧,胸就压在我的肋下,难保不会让我分神……在我集中精神的时候,难免不会乱我心神。”

  “噫~~~”我咧嘴傻笑。

  他弹了一下我的脑门,伸手将我抱起来。

  “你别走路了,我抱你。”

  好啊,不过那两个行李箱怎么办?

  》》》

  行李箱里也没多少重要的东西,就是我给那个老妖精一样的太婆婆带了些衣服什么的,我记得上次看到她,衣服都是又老又破旧的。

  这种小事自然难不倒沐挽辰,他单手抱着我,让我坐在他的臂弯抱着他的脖颈肩背,身后我家的“家仆”正用蓬松的大尾巴卷着行李箱跟着我们慢慢前行。

  ——我家的八尾狐妖沐沐大人。

  沐挽辰给了它姓,它就不再是野怪,而且仆从的身份相当于认可了他的修行,这在妖仙的修行路上十分重要。

  就好像黄皮子精各种想办法让人类把它当做同类,只要成功了就渡过一劫更上一层楼。

  狐妖的气场一出现,就引起结界里的各种东西惊慌,我们走了好远的路,直到看见结界的地碑,都没看到一个活物。

  “这里应该有土地公公吧?”我看到那块无字的地碑,有些不解的问。

  现在山野乡里都有供奉土地公公的小庙,有些地方甚至就几块砖瓦围着一个土地公像。

  庙宇虽小,但也有感应,但这周围我没看到类似的供奉所在。

  “应该是人为的迁走了吧,本来这里也没有人烟,如果有土地,就有管辖,说不定会有阴差来勾魂,这就失了本意了……”

  “这里的本意是什么?”

  “……放任,或者说流放吧。”沐挽辰沉吟了一下:“有些人鬼之间的因果,亲属不愿意沾染、也请不到什么大德高僧、玄门大师、甚至连值得信任的巫婆子都找不到,只能想方设法的送到一处远离尘世的地界,让因果自己了断。”

  “这里的活人基本上都是纠缠致死,鬼魂也化作厉鬼游魂,巫族有封魂的法术,将这些厉鬼幽魂封起来、甚至让这些鬼魂灰飞烟灭,但是这一片地界浸染阴气,戾气横生,长久住在这里,人的心性始终会受影响,甚至连外貌都会改变。”

  我点点头,这个我能理解,都说相由心生,要是心理变态了,估计模样看起来也有些神神叨叨吧。

  “如果你真的在这里长大,估计就不是这么水灵娇俏了。”沐挽辰笑了笑。

  他对外人基本上是一副冷脸,对我却常常笑,他一笑我就“飘”了,觉得什么妖魔鬼怪都进不了身。

  妖魔鬼怪或许进不了,但是有个东西胆大包天,直接朝我冲过来——

  “嗯……这什么味道,好臭——”我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飘来,话没说完,沐挽辰就抬手用剑鞘一挡——

  一股骚气。

  我捂着鼻子定睛一看,一只毛皮蓬松的小黄皮子,前脚后脚交叉抱着沐挽辰的剑鞘,直溜溜的滑到剑尾。

第472章 抬轿

  这小黄皮子怎么跑出宅子来迎我们?

  我们身后跟着的狐妖气场比较大,一路上的生灵都避之不及,这小黄皮子却迎难而上,不顾一切的冲上来卖萌?

  可是它们还小啊,道行浅薄,那股子皮毛骚味未褪,在空地远远站着还不觉得,此刻直接冲到我们身前,那股味儿真是难以言说。

  我捂着鼻子问道:“小家伙,你们不安分在窝里蜷着,跑出来干嘛?这里孤魂野鬼那么多,别把你们吓得背过气了。”

  剑鞘太细,小黄皮子双手双脚也抱不稳,滑到剑鞘底端,蓬松的大尾巴悬在下面晃啊晃,它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子看向我。

  “……它们受惊了,跑出了巢穴。”沐挽辰开口道。

  “怎么受惊了?”我皱眉看了看,果然不远处的石头后面还露出两个毛茸茸的脑袋,其余的小黄皮子躲在那后面,这只胆子比较大,跑出来迎我们。

  “谁进来过?你们看到了什么?”沐挽辰皱着眉头问。

  小黄皮子发出唧唧唧的叫声,感觉像是被吓傻了。

  好在沐挽辰能听懂它们想要表达的意思,刚才在山口,沐挽辰就说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很大的蛊灵来过这附近,女人自己走了,蛊灵则进入了结界和村子的范围,还发生了争斗。

  这些小黄皮子被惊吓,应该是那个进入这里的蛊灵引起了什么大动静。

  “……蛇?”沐挽辰疑惑的问。

  小黄皮子可怜巴巴的点头,要不是它身上味儿太重,我都忍不住摸摸它的头安慰一番了。

  “又是蛇?”我微微蹙眉。

  “用蛇来炼蛊是很多巫师最喜欢的方式,蛇是喜欢阴邪之气的生灵,更容易通灵、也更容易服从命令,也是众多毒物中最好寻找的炼蛊材料。”沐挽辰解释道。

  “其余的五毒之物,材料并不好搜集,而且通灵性比较欠缺,术法天资平庸的人只有用蛇最为稳妥。”

  我点点头道:“那女人会不会是我大师姐?她之前想从薛女士那里得到功法,没能得逞,就想从这里下手?这里面应该藏着不少重要的东西吧……毕竟有三代、四代巫女在这里生活呢。”

  “很有可能……她在境外,那些崇山密林中,蛇随处可见,她用来炼蛊也方便,不过以她的能耐,应该无法炼出龙王那般的巨大蛇灵。”沐挽辰抱着我快步往前赶。

  这灰天暗地、愁云惨雾的村庄,大部分小院和房屋都是破破烂烂的,不是围墙崩了口子、就是房顶漏了瓦片、甚至坍塌了半边。

  这样的地方,那座古朴的小院就十分的扎眼。

  天色昏暗,只能看到黑夜中门口挑着两个灯笼。

  “……之前来的时候有挂灯笼吗?”我偏着头努力回想。

  好像我直接被薛女士掳到院子里了……想不起来这些环境细节了,只记得那个像妖怪僵尸一般的枯瘦老太太。

  那可是我的太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