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巫蛊情纪 > 第315节

第315节

第488章 俗世2

  薛女士的本性确实不坏,这么多年对我们姐妹俩不闻不问也是为了撇清关系、向国家证明那个鬼村真的“后继无人”了。

  或许她培养大师姐作为亲信,也是为了能与我爹联系、或者说能知道一些关于我们的情况,但她没料到大师姐长大后,入了偏门邪道,差点欺师灭祖。

  就算大师姐背叛了她,至今我也没听到她提过要找大师姐复仇、清理门户什么的,好像她压根就不在意自己身体受伤、修为大损,反而有点乐在其中的感受。

  她很想当个普通女子吧?

  悠闲的坐在暖阳下,看我爹四十好几了还像个愣头青一样,直男般求关注,她乐在其中。

  这些日子在家里接触多了,才发现薛女士属于“心狠”的那一类女子,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看起来很像坏人。

  但偏偏又不是坏人。

  她教我很多事情,从不跟我说大道理,只告诉我怎么做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比如我想在她的“老家”,那个鬼村外修建聚集地,她没有丝毫反对、也没有考虑什么安全隐患,直接就教我怎么跟国家谈判。

  她对官方的心理揣摩得很清楚,这些年都在暗中行事,她早已习惯跟官方打交道,只不过不能摆上台面明说而已。

  我担心自己考试考不上,她则安慰我说,怕什么考不上,考不上让他们另外安排考得上的人啊——他们更怕你考不上,你急什么?你考0分都能给你安排过去。

  我又担心生孩子的问题,薛女士又发话道:这一家子的老中医还不能接生?就算不能接生,从医几代人还没点儿医院关系吗?

  我还担心我姐和大师兄的婚事进展,她则撇撇嘴道:“女追男隔层纱,你姐有些小性子,你大师兄又不吃她那套而已,只要你姐想明白了,把小性子放下,他们的事情也是顺水推舟。”

  这些话言简意赅,我发现她很多事情确实看得透彻,而且不像我爹文绉绉,她属于话糙理不糙的那种人。

  不过她脾气是真的不好,不高兴就甩脸色,谁说都没用,我爹整天伺候得像个孙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或许,人世间就是这样吧。

  有家长里短,有亲人之间大大小小的嫌隙,又有化不开的血脉亲情。

  “……不过你的肚子是真的大,找人看过了吗?”薛女士看着我的肚皮,微微蹙眉问道。

  “前两天在小师娘家里,有位老太太看过,老太太说脉象沉稳,身体好着呢,让我别担心。”我回答道。

  “男女呢?”

  “没问。”

  “哼……”薛女士笑了笑,挑了挑眉道:“我赌是个男孩儿。”

  我自从怀孕以来从没仔细考虑过孩子的性别问题,大概是因为一心放在沐挽辰身上,沐挽辰也是个对性别无所谓的父亲,而且巫族那些子民,能有一个人给大巫王怀上孩子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性别什么的无所谓了。

  所以我也没有刻意去猜测孩子的性别。

  “你用什么赌啊?”我顺着薛女士的话语往下问。

  “老宅子里有些东西,都是我为自己、以及为你们留的后手,虽然不值几个钱,但终究也是要给你们的,如果我猜中了,你就自己去拿吧,反正现在老宅子也在你的控制之中。”

  “说得真难听,什么叫我的控制之中……外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争家产呢。”我撇撇嘴。

  “你让一个狐妖驻守在老宅,可不是在你的控制之中吗?”

  “那不正好么,沐沐跟我来世间修行,也需要有地方给它蛰伏,顺便还能帮我们伺候着太婆婆,一举两得。”

  我说道伺候太婆婆的时候,薛女士笑了笑,目光落在我的手腕上。

  我手腕上带着一个粗粗的彩色绳子编制的手环,上面绑着小小的玉竹筒,猫鼬被沐挽辰关在里面,沐挽辰说以后有什么好的蛊灵,他给我收着,然后让我戴在手上防身。

  我觉得蛊灵看到我都要吓得逃跑了——谁愿意被关着驱使啊,还是没有交换条件的干苦力。

  “你男人对你很好。”薛女士淡淡的说道:“不过他人去哪里了?”

  “在我房里呢,帮我做作业。”

  “……”

  》》》

  沐挽辰属于特别特别好使唤的那种老公,而且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文能武。

  只要老婆开口,他基本上有求必应。

  看不懂书?没关系,他自己现学,再来辅导。

  实在不想做题写卷子,老师又要检查,找他撒撒娇,他就捏着不习惯的硬笔来帮我写。

  就这么默默的陪伴,我居然都记下不少考试内容。

  当然,也只够刚刚考到及格线而已,不过这成绩也没人嫌弃。

  我拿着通知去找林言欢林公子的时候,他略略有些讶异的盯着我打量了一圈。

  “……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我操作一下成绩单的。”林言欢垂眸又看了看我打印出来的成绩单。

  分数虽然不高,但起码及格了,而且这新“创造”出来的位置,只有我一个人报考啊!

  “林公子你虽然帮了我们很多事情,但你也不喜欢看到连基本规则都遵守不了的人吧?我也不想让你看轻,还是花了不少功夫的。”我直言道。

  林言欢点点头道:“没错,你的能力范围内能做好,这就是你的本事,我的能力范围内如果做不好,那就是我没本事……你那个移民小镇的规划设计图已经弄好了,你看看。”

  我心说我哪里懂得看什么规划设计图啊……但我还是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林言欢做事情向来都很细致,他身边也有智囊帮他处理,我还是不要瞎提意见。

  “你就为了给我看成绩单,跑这么远来?”林言欢觉得有点儿好笑:“自然会有人把你的成绩告诉我的,没必要亲自跑来。”

  “……求着您办事,我哪敢懈怠。”我小声的嘀咕道。

  “你……快要生孩子了吧?”林言欢指了指我的肚子,有些担心的看了我一眼。

第489章 俗世4

  可不是么,这段时间我来回折腾得少了,又在家里被五师姐六师姐好吃好喝的养着,肚子长得很快。

  “快了,可也没到还不能出门的地步,而且我们没这么娇气的。”

  林公子点点头,收拾了一下自己手边的各种文件,一边问道:“你难得过来一次,要去看看你的小师娘吗?我正好要去沈家一趟,可以顺路带你。”

  “啊?小师娘在沈家啊?”

  “对,正好关于你家那个怪异狂邪的荒村问题,我也有些事情要咨询她,看看沈家是否能处理,你既然来了,一起去商量一番也好。”林公子抬眼望着我。

  林言欢是那种看不出年龄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大概是我在家里看过太多来求医和疗养的人,这些人大多数都能“观相”。

  老祖宗总说相由心生,一个人的相,除了遗传之外,外在的生活环境、气场、自身的心理因素、身体健康等等都能影响一个人的“相”。

  为什么罪犯目露凶光麻木不仁、为什么英雄眼神清明气宇昂扬。

  久病积弱的人愁云缭绕、家贫无依的人神色凄惶。

  大富大贵之家……

  大富大贵之家,我还真没见过林公子这样的。

  他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不好”的地方,气场纯正、没有丝毫歪风邪气,身体看起来也非常好,是那种严格自律的人。

  真要形容的话,他大概就是有着少年般器宇轩昂的容资、却又有着老人般的洞悉规则的心态。

  “您要去找小师娘,干嘛还带上我?您和小师娘做决定的事情我哪里插得上口啊。”我直言道。

  林公子嘴角微微动了动,浅浅的一笑道:“沈家毕竟是阴阳圈里的巨擘,但我的身份又不能随意出入这样的场所,捎带上你,用你的名义拜山门方便很多。”

  “……这么麻烦啊,那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叫小师娘来您这儿。”

  “哪敢劳动她呀,听说她的幼子生病了,我也不能这么不通情理还把她叫出来……你去吗?”

  幼子生病了?是幽南还是兰兮啊?我心里紧张了一下,忙说道:“你不早说!那肯定得去探望一下啊……”

  沐挽辰知道我要去沈家,就点点头说道:“去哪里都行,我陪你。”

  林公子给我俩单独安排了一辆车,沈家那地方毕竟比较特殊,随意通过法门过去似乎对帝君大人有些大不敬,还是老老实实的走山门。

  沈家这一片的气场很清朗,毕竟景区只是一个“幌子”,沈家的主要业务不在这里。

  大宅那边有石阶和山门,看起来非常正式,门后有小道童值日,远远看到我们就有一个小道童跑过来问话。

  听闻我们是“家主”的朋友,立刻请我们进去,还跑去通传。

  小师娘来主厅迎接我们:“你们怎么凑一块儿来?”

  “我去找林公子交成绩单,林公子就顺便拉着我来探望您了。”我寒暄了几句,小声问道:“听说小师弟生病了?”

  小师娘微微蹙起眉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兰兮这两天有点儿发烧,可能受凉了,我这两三天都在照顾呢……你们消息倒是灵通啊。”

  “我打电话跟慕云凡说事情,他告诉我的。”林公子回答道:“正好我想问问沈家对那一片的阴邪之气怎么看,毕竟你们是我信任的世家……加上又听说你的孩子病了,就来探望一番。”

  小师娘的幼子兰兮才周岁出头,走路还走不稳妥,在沈家很受宠爱,平时明里暗里一堆人伺候着,可是小师娘现在比较忙,有时候她自己也照看不了孩子,对此她也有些自责。

  “小珞儿这边的事情我一直都关注着,那个荒村的情况我也曾问过江起云,他说那是人间的业障场,以前在那里发生过战争,冤死的将士太多,而那时候属于边疆,尸横遍野也无人超度,所以那一片一直都是穷山恶水的样子,会在那里建这么一个荒村也是有缘由的……还有一些深层的原因,他不跟我说。”小师娘无奈的撇撇嘴。

  不说太正常了,帝君大人肯点拨只言片语已经是大机缘了,反正我们也看淡了。

  只要时候到了,自然有机缘知道。

  “还有啊,我跟江起云说了在那边建立村寨的时,他只是提醒了一句注意风水、给信仰留下一些位置,其他就没说什么了。”

  “这意思是咱们要把土地公公给请回去对吧?起码守土一方,才能繁衍生息。”我拍了拍脑门儿,说道:“我家那个荒村,土地公公都没有,而且界碑都是无字的,守土的神祇都没有……”

  小师娘笑眯眯的看着我:“唷,你认了那是你家的荒村呀?”

  “……不认还能怎样。”

  “规划图我带来了,你顺便看看吧。”林公子拿出手机想给小师娘看。

  “小师娘看这个是要封红包的吧?”我拍拍脑门儿。

  小师娘瞪我一眼道:“给你看东西要什么红包!”

  “那我包给小师弟小师妹,嘻嘻。”

  “免了吧,等你生孩子,我还得包给你……对了,你什么时候生孩子?”小师娘看看我,又看看沐挽辰。

  沐挽辰回答道:“应该在这个月末或者下个月初吧……这不好说,毕竟身上有蛊,不能以寻常情况来算。”

  他们坐着说了一会儿话,我坐木圈椅难受,只好动来动去,沐挽辰看到了,起身说道:“我先带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