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仙宫 > 第1110-11章 离去

第1110-11章 离去

  人力终有尽时。

  纵然有江神名头,纵然曾统御十方水域,纵然一身修为已至天道,可在这连绵不绝的恶龙噬咬下,这个手持巨锤的男人终究力竭了。

  轰然间,曾经屹立于这天地一方,镇守天下水域的江神单膝跪地,在这四海之水混杂的湖泊中。

  有微风拂过,波澜不绝。

  “前辈,在下也原是空原域本土人士,自从踏入这修行界以来,心中就对前辈风姿无比神往……”

  蜃笑言道,足下踏着波面,一圈圈的涟漪微微荡漾,来到江神面前。

  “时代变了,大人。”

  他又重复先前那句。

  “属于诸神的时代已然落幕,如今大道当世,敕封万神,日后说不得连神也会被撤职。真正的天道已然消声灭迹,这世间需要你我一般的后天生灵来掌握,可是若是前辈不退,晚辈如何上位?”

  这衣着白袍却拥有天铭面貌的蜃在对江神讲着道理,语气轻缓,似在恳求对方的同意。

  但如今这番话语在江神耳中,无疑为死前的祷文。

  “要杀要剐,今日我落入你手自是认栽,婆婆妈妈费什么话?”

  江神眉眼一冷,望着蜃那张熟悉的面庞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腿上再使不得力气,巨锤也无力倒在湖泊之面,纵有千钧之重,亦难淹没。

  而蜃嘴角带笑,一缕鬓边青丝微扬,连同身上白袍的衣摆浮动。

  手握生杀大权,如此感觉实在美妙,让他享受。

  “既然前辈请求,晚辈岂有不从之理。”

  话音落,先前那蜃手中一团水珠所化作的细剑再度出现。

  只是这一次染了碧血,那殷红血液滚滚从细剑刺穿的伤口流出,江神庞大的身躯上,胸口赤红一片。

  那原本炽热跳动的心脏如今悄然间停止,发生地无声无息。

  这昔日里空原域的王者连一丝呻吟都未曾发出,滚烫的血液从被洞穿的心脏内最终化作涓涓细流,似起誓要浸染这一片湖泊水域。

  蜃的手上未染半点血迹,足底下流动的湖泊之水渐渐被染成了淡粉而后颜色渐积渐深。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江神死后,蜃的笑颜却缓缓收敛。

  前者胸口的细剑重新化为水珠,落入被血染的湖泊之中,不见了踪迹。

  蜃的表情冷漠,模样重新变为了最开始的出场,而后一手按在江神的额头上,一团碧蓝的光点从其额间被牵引出来,落入蜃的掌心之间。

  而此刻江神已死,叶天却还没有从这主视角退出。

  只是被迫地从江神未曾合上的双目,望着眼前蜃接下来的一举一动。

  “并非不敬重你,但若要活下去,爬上来,非是人吃我,就是我吃人……”

  他口中喃喃其词,将那团碧蓝色光点吞咽下腹,一阵暖流遍布全身,径流四肢百骸。

  这一茬,他感觉自己对于这十方水域的控制又深了几分。

  “今日里请前辈赴死,日后前辈的族中子弟晚辈自当照拂一二,至少……可以活下去。”

  不知出于真情还是心中的些许愧疚,蜃如此道。

  “我先前所言,踏入修行界中的确就以前辈为楷模……”

  他说着,而后从袖中取出了一样石球,高高抛向天空,随后那石球悬浮于天空之上。有点点如星光一般光亮从四周汇聚过来。

  “这样法器可以将先前所发生的全都记录下来,我会转交给前辈的族人,直到日后有人能够开启,到时自有一番造化。”

  蜃喃喃道,等到石球将周围的星光全都吸取干净之后,他才将其重新拿在手中,而后再意味莫名的深深望了一眼江神。

  视线直接透过江神睁开的双眼,叶天感受对方那一眼,似乎望穿了漫长的岁月,直视到了自己。

  这一眼过后,一切戛然而止,叶天面前的画面重新陷入了黑暗。

  等过了一阵之后,当眼前重新恢复光亮,他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属于他的身体。

  “公子?没事吧?”

  睁眼之后,第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大长老的面孔。

  后者凑得近,叶天第一眼所见就是那张布满了岁月沟渠的脸。

  “没事。”

  叶天下意识后退一步,随后他发现周围的人似乎都在望着自己。

  “方才发生什么了?”

  叶天问道,他不确定之前自己所见到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只是如今有些头昏脑胀,并且脑海之中确实多了那么一段记忆。

  “公子拿到此物之后就魔怔了,不过大概也只有半柱香左右的时辰,方才恢复过来,这位大人说无需打扰……”

  叶天顺着大长老所指望了过去,发现他口中所说的大人正是百相。

  一时间前者的心情有些复杂,若是方才他所见都是真的,那么就是眼前这人将这村落的先祖杀了,并且还将这段记忆放入石球内,等待其后人观摩。

  “怎么样?都看见了些什么?”

  百相问道,没有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内心的想法。

  “看到了一些该看的与不该看的。”

  叶天老实道。

  百相点点头,并没有深究,叶天也不确定他是否还有那个时期的记忆。

  “不知公子从中看到了什么?可否替小老解惑一二?”

  大长老问道,态度谦逊。

  “不过是简单的记录了一下贵先祖如何被对手杀害,其中所谓的传承也并没有看到。”

  叶天道。

  的确,从他一进入这石球之中的画面开始,到如今都未见到半点传承的踪影。

  “也是……如此短暂的时间想必公子也瞧不出什么。”

  大长老喃喃道,低头思索。

  可是他又怎知对于外界的人来说不过是半柱香的功夫,对于叶天而言却经历了一场日以继夜的战斗。

  “那你决定得如何?要不要帮他把这少年带出去?”

  百相问道。

  叶天看他一眼,好似才发觉对方与自己面容颇有几分相似。

  “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替他将这少年带出去也无不可。”

  叶天说道。

  此言一出,那大长老顿时喜出望外,一副感激涕零模样。

  “江磊,日后你就追随于公子,鞍前马后不得违抗,知否?!”

  一番道谢之后,大长老又转头对着那少年说道。

  而后者也颇为识趣走到叶天面前,“噗通”一声跪下,连磕三个响头。

  “小子日后愿为公子鞍前马后,绝无怨言!”

  江磊之声铿锵有力。

  “男儿双膝不坠地,只跪亲师父母,不过是顺水人情,何必行此大礼。”

  叶天将少年扶起劝道。

  “江磊此生未曾跪拜过任何人,但公子若是将我带离此地,无异于再造之恩,此恩情难以报之。”

  江磊道。

  “这小子乃是老朽亲手带大,品性无可挑剔,公子还请放心,此恩情,江磊必定铭记在心,此生不忘。”

  大长老也作担保道。

  叶天无奈,只得点头表示明白,并且坦然接受了这少年的三个磕头礼,对方这才起身。

  “只不过具体如何操作长老还未曾告知。”

  叶天道。

  他之所以如今如此爽利答应带着少年出去,一方面也与先前他在这石球内所看到的记忆有关。

  在那段记忆之中,叶天与江神融为了一体,也能够真切感受到对方的所思所想。

  尤其那悲愤的情绪,始终萦绕不去。

  而如今在面对江神的后人之时,难免受了几分影响。

  “这具体……就是公子能替他挡住几式天雷。”

  大长老有些羞于启齿,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所提的要求有些过分。

  在整个村落之中从来没有人经历过雷劫,而所谓的逃出这方圆百里需要渡劫的说法,也是从书中记载所知。

  大长老虽无经历天劫的际遇,但是作为生灵,有天生对于雷电的畏惧,也能大致懂得此事必非寻常。

  而他原本想着先祖所留下来的石球左右也算是件好物什,可其中只存留了一段被杀害的记忆,与他心中所猜想大相径庭。

  如此,不由让大长老心中多了几分愧疚。

  “雷劫……”

  这二字似乎瞬间把叶天待会到了昔日里那渡劫突破的岁月。

  自从来到鬼界之后,一路顺风顺水,突破境界也屡有神物相助,无需承担渡劫的风险。

  可是这并不代表叶天惧怕雷劫,想当初天道处心积虑想要将他消灭,所显化的雷劫最终都入了其口中,成了其增长修为的助力。

  对旁人来说也许要惧这雷劫三分,于叶天而言,这天劫不过家常就饭罢了。

  江磊在一旁看见叶天陷入沉思的模样,都是有些焦急,生怕对方因雷劫二字临时反水,心中开始七上八下,有些忐忑不安。

  “我答应了,不过出去之后我会给你安排新地,到了那里你好生修炼,日后若是有用得上你的地方,再为我鞍前马后。”

  叶天回过神道。

  此言一出,这大长老与江磊的心才算是彻底放下,不再悬着。

  “一切都听公子安排。”

  江磊面露喜色,低头道。

  能够逃离这一片禁锢之地,已是大喜,他又如何作的要求?

  “好,既然如此,即可出发,可行?”

  叶天道。

  江磊点头称是。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打发

  江磊同意了,一旁的大长老也无意见。

  于是一行人得了地图之后,就立刻准备离去。

  至于先前大长老所给出的石球,则被叶天收入储物空间。

  他觉得这样发起应该不止可以收纳回忆如此简单。

  而江磊加入队伍之后就一直跟在叶天身后,寸步不离。

  百相在叶天身旁并肩,伏羲氏一行则在最后方。

  “若是在途中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就立刻同我知会一声。”

  叶天扭头向江磊道。

  后者连忙点头,有些受宠若惊。

  “方才你在那石球之中看到了什么?”

  途中,百相终于忍不住问道。

  “等有机会再说给你听吧,现如今事情繁多,马上就要离开此地百里了。”

  叶天淡淡道。

  百相点点头。

  “也好。”

  一行人离开村落之后,就化做几道长虹贯穿这一片星空,江磊则是被叶天带着,毕竟在众人之中,也独属他对天劫最为了解。

  而在离开村落之后,百相则异常沉默,与叶天一般。此二人若不言语,其余人就也随之沉默下来。

  直到众人将要离开那村落方圆百里,眼前蓦然间出现一片乌云,似在等候。

  “公子……我有预感,天劫要来了……”

  江磊突然面露难色,额头与掌心之间都出了虚汗。

  “你既唤我一声公子,倘若这天要收你,那我替你将这天给斩了。”

  叶天语气平淡,可却尤为霸气,手中不知何时又将青诀冲云剑握住,衣角与袖袍微微扬起,若有若无的气息开始在周身游走。

  身为最贴近叶天的江磊,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一股气息,阳中带阴,刚柔并济,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除了江磊以外,其余人在原地等我。”

  叶天说道,随后就带着江磊,长虹速度渐快,向前面那团乌云冲去。

  百相等人则在原地等候叶天,他们自然相信,凭借区区天劫,无法将叶天留在此地。

  而叶天带着江磊越发靠近前面,那乌云越发的清晰,感受到在那云层之中酝酿的狂暴能量,似乎下一刻就要化作雷光闪电向二人落下。

  最终二人总算来到乌云之下,那天劫也并不客气,在二人来到劫云之下那一刹,就直接砸下雷霆,且这雷霆尽是血色。

  伏羲氏一众在远处观望着,就看见在乌云这头半边天空都被血色的光芒照耀,这片血腥之气隆重的光彩,彻底遮掩了星辉……

  “你先到地上等我,等我解决完这天劫再来找你。”

  叶天道,直接放手,将江磊放在自己下方地面之上。

  若是将对方带在身边,难出全力。

  随手在对方身上加持了一道阵法之后,叶天就再度冲上天空,主动地迎向了天空之上降下的血雷。

  这血色的雷霆带着狂暴的气息坠落下来,犹如一座大山砸落,径直坠在叶天头顶。

  而后者除了手中的三尺长剑以外,别无他物。

  雷霆汹涌,而叶天丝毫不惧。

  手中的青诀冲云剑曾经陪他度过无数次雷劫,这一次又有何惧之?

  只见上方的血色雷霆汹涌而下方有银白剑气如潮水一般澎湃。

  两者相撞在一起,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照耀了整片天空,下方江磊不得不掩目,遮挡难以直视的强光。

  随后光芒散尽,江磊睁开眼。

  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叶天那一袭青衫,身后长发善舞,手中的青诀冲云剑还在散发着无穷的剑气。

  犹如谪仙一般,在半空之中手持三尺长剑,高高直指那苍穹。

  而苍穹之上的乌云似乎就是大道的怒容,那血色雷霆有着泯灭万物生机的气息,且这气息在面对叶天的反抗时越来越浓重,最后由如浪潮一般向着叶天扑过去。

  后者则针锋相对,爆发出自己的全部修为,身后突然出现一条狰狞的剑龙带着无尽剑气之海,抵御着面前的煞气。

  而眼前的血色雷霆,其中有云层之中的闪电又化作无数条细小的蛟龙,向着叶天咆哮。

  “聒噪!”

  叶天轻喝一声,身旁又出现了一条身披金鳞的琉璃火龙,而这火龙的出现有带着一片琉璃火海,似乎要将头顶之上的那云层彻底蒸发干净。

  乌云之中有千条蛟龙在不断咆哮,乌云之下有两条真龙带着两片不寻常的海域,双方针锋相对,却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纵然叶天发动双龙向着云层攻击,可是后者不断有蛟龙被打散,又重新在云层的凝聚之下化作了新的血色蛟龙。

  如此连绵不绝,倒如先前蜃对付江神一般。

  只可惜现如今的天劫并非蜃,而叶天亦非江神。

  “双龙奈何不得,再加两条如何?”

  叶天冷喝一声。

  双目之中瞬间爆发出两道神光,左眼爆发出蓝色光芒,右眼爆发出青色光芒。

  而后左手之中酝酿出蓝色符文之力,右手则是青色如叶片一般的符文之力,原本丹田之中的阵法之力乃是青蓝之色缠绕一起,如今被叶天分开,一掌中乃有一种上古符文。

  随后这两掌之中的符文之力竟然统统沸腾而起,随后只听闻一声龙吟,两掌之中青蓝光芒大盛,两条巨龙飞腾而出。

  其一身披蓝鳞,另一身披青鳞,虽然各自身上鳞片颜色并不相同,但是形态颇为相似,并且周身都缠绕有符文所化的锁链。

  此时叶天周围围绕有四条狰狞巨龙,各显神通,不断咆哮,向着头顶之上的苍穹发泄不满。

  “龙战于野……”

  叶天眸子里寒光闪烁,直接召唤出四条巨龙维持他们的形态也是不小的损耗,而他要的就是速战速决。

  只听得他一声话音未落,那四条巨龙就迫不及待地冲向天空之上的乌云内横冲直撞,带着各自的力量。

  青蓝的符文之力化作了无形的锁链,裹挟着天地大势将那团乌云给束缚住。

  而剑龙与琉璃金龙,前者将乌云分割成了无数小块,后者则将那些小块给蒸发干净。

  身处大地之上的江磊都能听见从乌云之中传来血色蛟龙的哀鸣,似天公鸣泣。

  叶天倒像一个旁观者一般,冷冷地望着眼前发生的,静静的等待四条巨龙将乌云给分割干净。

  当最后一片云朵被分食,叶天这才招手重新将四条巨龙化为各种形态的能量,收入自己体内。

  一合眼,就是缓缓地平复着自己体内激荡的气息。

  方才将符文之力化作两条巨龙乃是先前从百相身上所得灵感,如今实战一番发现并不简单。

  琉璃火焰同青诀冲云剑的剑气,与自己早已融会贯通,但是那两道符文之力,叶天却少有使用,纵然使用也不过是最浅显的对敌之法,并未深入钻研。

  如今不过是在百相面前偶得灵感,而面对天劫,这种似灵物又如死物一般的敌手,自然是最好的试炼对象。

  “好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叶天收回所有的力量,收敛一身气息,缓缓地落回地面之上来到江磊面前,说道。

  后者甚至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先前叶天召唤出四条巨龙的模样,实在犹如神人,那一场炫目的光景是他此生从未见过的风采。

  而叶天那时伟岸的背影深深地印刻在他脑海之中,恐怕这一生都难以忘却。

  “多谢公子!”

  原本先前叶天答应他也是心中怀揣着忐忑,毕竟这数千年来也从未有一个族人可以离开此地,纵然有一些壮着胆子想要逃离这百里荒原,要么迷失了道路回来原地,要么化作焦骨被人抬了回来。

  而如今叶天在他面前硬生生把天上那隆隆的天威给打散,如此震撼,令他心神激荡,越发向往外界的风情。

  在远处观看的伏羲氏众人此刻也上前来。

  叶天先前让他们留在原地守候,是怕大道感应到人数众多,增加天劫难度,到时候只会添乱子。

  “前辈果然神武非凡!”

  一来到叶天的面前,钟山就忍不住夸赞道。

  原本他就对叶天极为推崇,而如今见识过叶天如此手段轻而易举将那天劫打散,心中的敬佩之情更是成倍的增加。

  “最后你们修炼有成,也能达到如此手段。”

  叶天淡淡道。

  分明他是众人里年纪最小的,但此言一出,却无任何一人觉得别扭,只觉理所当然。

  “现在江磊身上的诅咒已经解除但是以他如今的修为并不适合与我们一同行动,所以我想让你们几人之中只留二人随我与百相前去内原,其余人则带着江磊回天阴阁。”

  叶天说道。

  他们此次前去本就应该算是秘密行动,而人数如此众多,显然隐藏不了行踪,要是再加上一名江磊,则更会添乱,倒不如派遣一些人手回去,也好看守天阴阁。

  “若是诸位没有意见的话,除了钟山与莫华,其余人先且带此子回天阴阁,如何?”

  叶天负手道,等待众人决定。

  而身为在场所有人中最没有发言权的江磊,则只是待在一旁。

  众人窃窃私语一番之后,表示并无意见,倘若不是大祭司发话了,他们甚至都不想离开十万大山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