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十章 演化

第十章 演化

  卫氏军离去的并不远,张御飞遁片刻便就追及,随后自半空之中缓缓飘落下来。

  见到他安然回来,所有人原本压抑的心情顿时一松。

  他们可不想这位好不容易请到的张玄修和邪神真灵产生什么碰撞,好在现在看来,这位并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的样子。

  卫灵英方才也是一直在担忧,此刻却是安心了许多,她迎了上来,往张御身后望了望,道:“张玄修,那邪神不曾过来吧?”

  张御这时把袖一抬,将两截残破的躯体扔在了地上,道:“这是那邪神真灵的残留肢体,卫军主不妨将此带回去。”

  卫灵英恍惚了一下,感觉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她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待她往那里走了两步,才猛然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惊呼道:“邪神残躯?”

  她这一声呼喊,把后面的人都是惊动了,靳小柏、林姓军士还有几个伍首都是一愣,随后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所有人往两人所站在之地走了过来,而后他们就看到了那摆在地面上的那被剖成两半残躯。

  林姓军士紧盯着看了一会儿,他嘴唇哆嗦了起来,“邪神,邪神真灵的残躯?”

  靳小柏看了看那些残躯,又看了看张御,小声道:“林叔,真是邪神真灵的残躯?”

  林姓军士猛然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以无比肯定的语气道:“是!我跟随老军主征战的时候,在军务署见过,绝对没错,这上面的恶气我根本忘不了。”

  靳小柏惊呼一声,她小声道:“林叔,张玄修好厉害啊。”

  林姓修士想了想,郑重道:“小柏,张玄修绝不是普通的玄修,这虽然和历述上描述的不符,不过我们也别去究根问底,张玄修在我们面前毫不避讳他的手段本领,足以见到他的真诚了。”

  靳小柏认真点点头,道:“林叔,我懂。”

  张御这时对回过神来的卫灵英淡声道:“这邪神真灵虽被我所斩,可在此之前,其也被顾氏军所重创,倒非我一人之功。

  现在沼地里的那些邪神信众已被顾氏军的和他们军中的修士全数杀死了,那里面已经没有邪神部落了,算来军署委派已是完成,是否就此返回,卫军主可自作决断。”

  说完之后,他点了下头,就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将“应星方天庐”祭了出来,随后走了进去,就在这时,他听到外面爆发出一阵惊喜欢呼之声。

  他站了一会儿,便坐定下来,先将惊霄剑取出擦拭了一遍,而后道:“白果,记下方才那一战了么?”

  白果君道:“记下了。”

  张御道:“准备重演。”

  白果君道:“是,先生。”

  他闭上双目,入至定中,过了一会儿,眼前光华一闪,感觉重新出现在了那一片沼原之中。

  这当然只是一个幻景,是白果君这个知见真灵所营造出来的。

  白果君可以把观察到的敌手和景物在他识海中以观想的方式演化出来,并可让他照此进行观摩比照甚至是与敌对抗。

  其实观察者同样具备这样的能力,不过无论观察者、还是知见真灵,全是依附于御主而存在的。

  一般而言,寻常人无论意识还是身心都是支撑不住这样的演化的,强行为之,要么是演化出来的是残裂缺失的东西,要么就是自身消耗太过而受创。唯有修行到了一定层次,并且拥有知见真灵的修士方才能如此施为。

  不过有一点,演化出来的事物也只有敌手所展示过,御主亲眼看到或知见真灵观察倒的东西,若是敌手不曾运用过,那么自不可能凭空变化出来。

  张御此刻所站立的位置,正是那老道撞见邪神真灵之前所在之地,下面的祭坛上面,正矗立着那个演化出来的邪神。

  方才他能这么容易的解决这个邪神,其实也有此前被那老道人破坏了寄托之躯,没有办法运用自身全部的力量的缘故。

  若是下一次遇到,未必能像方才那样轻松解决。

  放在以往,他或许要在下一次再遇上邪神真灵才能体会到其真正的力量,但是有了白果君,却可让他现下就尝试着去了解。

  他这时伸手一拿,蝉鸣剑从虚无中诞生而出来,浮现在他手中,而后向外一挥,划到半途的时候,身后星光一闪,已是一下出现在了邪神近前,剑刃也是顺势挥斩了上去。

  邪神的身躯在这一瞬间忽然变得如烟雾一般,剑刃过处,只是斩到了一片虚无,并没有接触到任何实质。

  他眸光一闪,邪神现在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力量,和其在与老道斗战之时一般无二,而邪神明明有此变化能力,却没能承受住玄兵的轰击,应该是因为此前那老道元神照影与之进行了强烈的碰撞,导致神异力量被牵制住,这才没能避了过去。

  那老道的所用手段虽然看着简单,但无疑是一套较为成功的办法,可谓简洁有效。

  于是他此刻也是顺势向前,身上心光如火腾起,合身撞向了那邪神化身,这样攻击立时逼迫得其再无法进行变化。

  张御抓住这个机会,顺手几剑下去,就将邪神压在了下风,而后用了半刻,就将邪神斩杀。

  只是在邪神被杀死的一瞬间,他的耳畔传来一阵尖利的嘶鸣声。

  他一挑眉,这声音并非是白果君演化出来,而是这邪神自行变化出来的,这般来看,虽然只是意识之中的演化,也会因此吸引到邪神的力量渗透进来。

  这比真实的较量的更为危险,若是心志不坚定之辈,很可能会被邪神的神异力量所侵染,进而变成又一个邪神的寄托身躯。

  不过他却不在意,连真正的邪神真灵都被他一剑斩灭了,更何况区区一点力量的渗透?

  倒是有了邪神的力量过来,反而能更真实的展现出的邪神的实力,他对此是表示欢迎的。

  在接下来的演化过程中,他反复尝试了各种方法,差不多杀了这邪神十几次后,这才散去了演化,睁开了双目。

  这个时候,庐帐外的天光已经亮了起来,长夜已然过去。

  他站起身,从方天庐中走了出来,并来到了卫氏军临时营地之中,这个时候众人正在忙碌,显然正在准备撤离此地了。

  卫灵英一见到他,就带着靳小柏迎上来,她抱了下拳,振奋言道:“真是如张玄修所言,沼地邪神信众的部落都是清剿干净了,那顾氏军也已经是退走了,我们也可回去了,就是就这一次,却是要委屈玄修了。”

  张御问道:“怎么了?”

  靳小柏唉了一声,道:“好像是昨日过时受了禽鸟的血污侵蚀太重,也可能是后来邪神的影响,我们有一驾飞舟无法激发灵性了,所以大家只能先挤一挤,同乘一驾飞舟回去了。”

  张御问道:“是哪一驾?”

  靳小柏道:“我们来时乘坐的那一驾啊。”

  张御略略沉吟,道:“你们先走一步吧,我还有些事,稍候自行回去便好。”

  卫灵英一想也是,这次委派已经结束,张御也的确不必和他们同行了,且让一个中位修士和他们挤在一起也的确不合适,于是她一抱拳,道:“既然如此,那张玄修,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她心中暗暗道:“军中的东西还是老旧了一些,这次得了募酬后,一定要换两驾厚实耐用一些的飞舟。”

  她在收拾稳妥之后,就与张御别过,而后带着众人乘上飞舟回返。

  半天之后,她回到驻地附近,不过她心急这次的呈报,在把诸军卒都是安顿好后,就拉上靳小柏来到了掖崖州军务署。

  在找到地州军务属督功文吏后,她立刻将在飞舟上匆忙写好的委派结书呈了上去。

  督功文吏看了看写满潦草字迹的报书,露出一副怀疑之色,道:“卫军主,除掉了邪神化身,还有邪神真灵,你们真的确定么?”

  卫灵英举了一下手,身后的两个军卒将带来的两个箱子摆在一旁案台上,她昂首言道:“东西都在这里面,文事可以随时检验。”

  督功文吏示意了一下,旁侧的随从走了上去,将箱子打开,只是后者直愣愣的看着里面的东西,半天没说话。

  督功文吏见状,似也意识到了什么,他心下一动,立刻站了起来,来至前方,待他看到箱子内的物事后,也是吃了一惊。

  他立刻戴上手套,亲自检验了一下,最后吸了一口气,直起身来,忍不住问道:“卫军主,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邪神化身也还算了,付出点代价,以卫氏军老牌雇募军的实力,配合的好,说不定也能解决了,可邪神真灵这东西,就算地州军府发现了,也必须是要慎重对待的,根本不是现在的卫氏军能对付得了的。

  卫灵英没有隐瞒,将这回的前后经过大致讲述了一遍,其实便是她不说,军署过后也能从顾氏军那里了解到具体事由。

  督功文吏听过,这才感觉稍稍可以接受,这邪神真灵其实相当于两个中位修士联手剿灭的,不过即便如此,也是非常了得了,邪神真灵难缠非常,以往不出动四五名中位修士,那根本别想轻易杀死。

  他郑重对卫灵英道:“卫军主,你回去等候消息吧,我会将东西分毫不差的送至上面,州中军署也会为你们和张玄修请功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