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十一章 归来

第十一章 归来

  掖崖州军署对这一次卫氏军送上来的战后呈报十分关注,特别是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了邪神真灵,让人无法忽视。

  军署特意派遣了专人去往沼地查看,又遣人去往顾氏军核实,而两边所言差不多一致。

  军署随后又把张御和陈老道的历述翻了出来。

  陈老道是一位名声颇大的真修,其人实力在过往得到了证明,也曾有过和人配合剿杀邪神真灵的记载,并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可是当翻到张御的历述后,却是让人困惑,只观上面描述,这位过去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斗战。

  就是如此一个本来应该十分平庸的修道人,最后却是一剑斩杀了邪神真灵。

  军署为此还询问了一下几名同样使剑的修士,这些修士都是摇头,表示就算邪神真灵受到重挫,可若是神异力量完全消散,那么一击斩杀他们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而能做到这等地步的人甚至不用他人协助,自己就能单独杀死邪神真灵了。

  军署得到结论后,对此丝毫不敢大意,修道人战斗力突然暴增,在外层过去不是没有这种例子,有一些是得了机缘,在玄尊化身讲法之中有所领悟,还有一些,则就是暗中投靠了上宸天修士,并得了秘法传授。

  若是后者,那就必须郑重对待了。

  地州军署为此就将此事报去了天城军务署。

  署主洪原秋是在三天之后收到这份报书的,他拿起看了一下,讶道:“张御?”

  他对张御印象很深,当时画影看去时,这一位似若有云中仙真,然则过往经历平平,还让他感觉有些失望。

  可这次报书呈送上来,却是告诉他此人并不似历述上那般简单。战绩和经历可谓严重不符。

  他敏锐感觉到,其人来历并不简单。不过张御没有任何遮掩自身手段的举动,显然并不怕被人看不出不妥。

  他不觉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想了想,寻来了一名亲信,将张御的册书拿过,用手在上面点了点,道:“你回内层一趟,往青阳上洲一行,去查一查有关这一位的消息,记着,不要让人知晓。”

  那亲信一拱手,道:“是,属下这就动身。”

  张御在卫氏军走后,并没有选择立刻回去,而是用了一天时间在附近荒原之上转有一圈,让白果君把周围的地理情况都是记录下来,这才转回了地州聚居地。

  在返回途中,他心中也是在思考,这一回卫氏军把战绩呈报上去,自己必然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那份原来的历述也会被人翻出来重新审视,并且一定会有人为此去查看他的过往。

  可他并不会为了遮掩而遮掩,遇上能够立功的机会他不会刻意放过。

  至于上面查证,他的“玄廷行走”身份正是为此而准备的。这个行走身份并不会触痛太多人的神经,虽然会有人提防他,但却也有利于他下来四处走动。

  而且根据他所收到的消息,再过两月,镇守在乙未天城的玄尊化身将会升坛讲道,到时候只有在奎宿星立有一定功绩的修道人都可前往,这等机会他自是不会错过。

  他飞遁迅快,只是转念之中,就已是回到了地州之中,又片刻后,在自己的居处高台之上落下。

  走入屋宇后,他寻来李青禾问了问,这离开几天之内并没有什么事情,倒是廉卓寄来的一封问候书信。

  他拿起书信翻了翻,里面多是问候之语,且也提到了六月的玄尊讲法之会,询问他是否前往,到时候不妨结伴而行,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他思考片刻,就写下了一封回书,让李青禾拿去寄出,随后便观书修持去了。

  时间转眼过去一月。

  在这一月之中,卫氏军又是完成了三次军府委派,都是剿灭四周的邪神信众部落,每一回俱是论功上等,好在这几次再没有遇到类似邪神真灵的强敌,而在张御相助之下,期间也没有任何伤亡。

  卫灵英早前曾承诺张御,将卫氏军盈余的七成用于支持张御的修持,只是这样一来,这几次下来的募酬,除了能换一些用废的军械载具,基本就剩不下什么了。

  张御则认为,现在卫氏军正在重建之中,若是如此做,势必拖累卫氏军的发展脚步,故他建言,不妨先将此全数用于支撑军众,先待恢复了原来旧观,再考虑此事不迟。

  卫灵英深思之后,也觉得有理,不过她还是郑重立下了借契,表示这些耗用是从张御处暂且挪借的。

  接下来她开始整顿内部,加强军卒的训练。

  而为了能接到更多军署委派,她在半月时间内设法将卫氏军的规模扩大了一倍,达到了近五百数,并且又提拔了几个表现出众的军卒为伍首,为了不出现上次的状况,她更是将家底拿了出来,又增买了两驾坚固飞舟。

  时间一晃,很快到了五月中旬,一驾造物虫舟在卫氏军的驻地之外落了下来。

  舱门打开,一名二十来岁,身形高长矫健,身披神袍的挺拔年轻人自里面走了出来,他身上身后背着着一个硕大的行囊,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他眼睛之中蕴藏有一丝丝激动之色。

  他喃喃道:“卫姐,小柏,林叔,我已经找到挽救卫氏军的办法了,虽然我当初不辞而别,可是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们,好好补偿卫氏军的。”

  他望了几眼后,把行囊紧了紧,就往驻地之中走来。

  守门的士卒看到他,立时将他拦住,道:“尊驾请止步,这里的卫氏军驻地,若无名牌或是通行令符,不得擅入。”

  年轻人看了看两人,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暗叹了一声,现在的卫氏军连这些不知根底的人都招揽进来了,看来这些日子的确是过的无比艰难,不过不要紧,现在他来了。

  他自行囊中取出一块牌符,拿在手里晃了一晃,道:“我也是卫氏军的人。”

  两名守卒将牌符接过看了看,认得这牌符是卫氏军以前所用,只是在这月已经重新有所更换了。

  不过他们也知道,最近自家军主在招募以往脱离卫氏军的旧卒,说不定这位也是听到了消息后准备重新归伍的。

  想到这里,两人态度顿时变得客气了许多,其中一人抱拳道:“那就这位郎君稍等片刻,容我进去通禀一声。”

  年轻人此刻尽管有一种被外人阻挡自己进入家门的不满,但同时又有些欣慰,虽然卫氏军不行了,可总算规矩还在,架子还立得住,并没有糟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过了一会儿,林军士自里走了出来,他一看到年轻人,便露出惊讶之色,道:“真是小亮你啊,你回来了?”

  年轻人面上露出一丝激动,道:“林叔,是我啊,我回来了。”

  林军士走了上来,仔细看了看他,感叹道:“回来了好,回来了好啊,对了,当初你怎么一句话不说就跑了?灵英和小柏还找了你好久。”

  年轻人不禁有些惭愧,不过他转而抬起头,看着林军士道:“林叔,我那次不告而别,是为了去找挽救我们卫氏军的办法。”

  林军士点了点头,叹道:“都不容易啊,你的心是好的,成败不用太在意,人回来了就行,你还年轻,还有的是机会……”

  年轻人一怔,随即他自信一笑,也没多解释,看了看四周,问道:“林叔,灵英和小柏呢?”

  林军士道:“哦,她们不在军营里,出去招揽士卒了。”

  年轻人叹了一声,露出黯然之色,道:“她们这大半年来一定不好过吧,驻地比以前冷清多了,许多老面孔也没看见。”

  那两名守卒听到他说这些话,面色不禁有些古怪。

  林军士也是注意到了,咳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道:“别在这里说话,我们进去说吧。”

  年轻人道了声好。

  随即两人来到了内堂之中,年轻人将行囊放下来,看了看空荡荡的大厅,神情之中满是唏嘘。

  林军士看他的样子,不由一笑,道:“小亮啊,你若早一个多月回来,卫氏军是不好过,不过却是现在不同了。”

  “嗯?”

  年轻人露出疑惑之色。

  林军士眼中泛动着光彩,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在二月中的时候请到了一位非常了得的中位修士,靠着这一位支撑,现在我们卫氏军已是起死回生了。”

  “中位修士?”

  年轻人吃了一惊,随即有些不信道:“中位修士怎么肯来我们卫氏军中的?卫姐她们又是如何请到的?”

  林军士道:“说来也是运气啊。”他将请到张御的前后大致说了一遍,而后又将张御后来斗杀邪神真灵的经过说了一下,感叹道:“张玄修手段了得,靠着他的支持,这些天我们无一伤亡,这是在以前成玄修在的时候也做不到的事。”

  年轻人在听完之后,却是皱眉不已,最后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看过来,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林叔,这个张玄修绝对有问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