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发现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发现

  张御看了眼四下,心光向外扩展出去,霎时将整个制院都是遮住。过许久之后,他睁开双眼,道:“詹校尉,到西北角一处摆着白狮雕像的工坊之内搜查一下。”

  詹校尉立刻唤来亲卫,道:“听到了么,到那边工坊里去,给我里里外外再搜查一遍,任何细节疑点都不要放过。”

  亲卫抱拳而去。

  张御再是感应了一下,见别处再无可疑之地,便就收回了心光,并对詹校尉言道:“我们也过去。”

  詹校尉道:“张玄正,不知这些尸身该如何处置?“

  张御道:“留着,应该还有用。”

  詹校尉立刻嘱咐亲卫把这些匠师的尸身全部妥善收好,而后两人出了里厅,沿着廊道往那一处工坊而来。

  待到得地界后,见这里前后已被一群披甲士卒团团包围住了。

  张御走入进去,周围摆着各式各样的造物工具,案上还有一张张凌乱的图纸,他扫了几眼,见上面描绘的俱是一些外观奇异的造物生灵,还有一些则与外面那些魔怪雕像有几分相似。

  这个时候,此前那名亲卫走了过来,抱拳道:“校尉,我们在后坊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处地道。”

  詹校尉神色一沉,道:“为什么方才没有找到?”

  亲卫道:“回禀校尉,那上面有神异力量遮掩,很是隐蔽,而这一回,是队率命令我们用灵性力量一处处撞击才试探出来的。”

  张御道:“此是小节,先看一看这一条地道通向那里。”

  詹校尉点了下头,便让那亲卫前面领路。

  这处工坊并不大,从前至后不过百步,张御与詹校尉两人到来后,见在后坊的墙角处有一处深长的地下井道。

  詹校尉道:“派人下去看过了么?”

  亲卫道:“未得校尉命令,我等不敢擅入。”

  张御能感应到这井道很深,且后方似有着更为广大的空间,他略作思索,道:“劳烦詹校尉在此等候,我下去一观究竟。”

  詹校尉正容道:“玄正千万小心,先前一个降顺我们的霜洲护军说是有人关照他在四周埋下了不少玄兵,这些师匠是摆弄这些东西的行家,不定也会留下一些手段。”

  张御点了下头,便飘身而下,沿着井道大约下去十余里,他来到了底部。

  前方是一座封闭的金属门,看去已经封死,他伸手一按,这大门立时扭曲变形,而后向里分开。

  他跨步入内,面前出现的是一处硕大的地下空间,当中停有一处泊舟天台,几个舟架如今空荡荡的,而两侧墙壁之上则是一个个蜂巢般的琉璃舱,里面应该原来摆着什么东西,现在也是一个个空无一物。

  而在天台最后方,则是一条阔长地下隧道,三排三角状排列的幽蓝色的导引光亮依旧在那里闪烁着,一直延伸到极远处。

  他眸光闪烁了一下,看有片刻之后,便见到有数十人慌慌张张从自己身边走过,然后上了一驾光影模糊的飞舟,再从天台沿着这一条隧道离去。

  收回目光之后,他当即身化虹光,骤然自原地消失,而后隧道之中传来一阵物体飞速穿过之后轰响之声。

  这条隧道极长,张御也是在飞纵了许久方才看到了一个更向下的出口,他沿此而入,随即发现自己进入了一处水域之中,而后再往上浮行,最后化一道光芒冲出,来到了地表之上。

  他朝周围扫了一眼,却是认得这里,这处是位于两州之间的一座大湖,之前在从密州前往独州的路上曾有路过。

  而在湖边,还有一支青阳军府的分舰队驻守,这个时候这些军卒察觉到了动静,也是有一队甲士过来察看。

  那为首之人是一个营管,他却是认得张御的,忙是上来一抱拳,道:“原来是张玄正,持戈营营管刘同见过玄正。”

  张御点首为礼,道:“刘营管,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驻守在此的?”

  刘同道:“在随大军攻下密州之后,在下便奉命到此驻守了,此后一直未曾离开,可惜未能参加攻灭独州的大战。”说到这事,他语气之中不免有些遗憾。

  张御道:“那么也有月余时日了,刘营管,你们在这里驻守,近来可曾发现周围有何异动么?

  刘同肯定道:“绝然未有。”

  张御心下一转念,那飞舟绝然是从隧道之中离开的,而且离开才是不久,若是驻军未曾发现,要么是此辈用的飞舟技艺很高,出入没有什么动静,要么就是另有隐秘的出入之地。

  不过还有一个可能。

  他望了一眼宽阔的湖面。

  或许此辈根本就没有离开,而就是留在了这里。

  他当即把心光放开,霎时笼罩住整片水域,往下搜寻而来,随着感应不断往下延伸,却是很快就有了发现。

  他抬头对刘同道:“刘营管,劳烦你去调集一队人手过来。”

  刘同神色一凛,他并没有多问,抱拳一礼,道:“玄正稍待,我很快就赶回。”

  而此刻湖底下方大约五里深处,却是暗藏着一处形如飞舟建筑。

  在金属舱室之中,有几个名师匠模样的霜洲人的正在对话。

  “我们需要在这里待多久?”

  “现在独州应该已经陷落了,那些青阳军府的人不可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但他们许会派人留下来监视,我们在这里估计还要在停留上一两年才能稳妥。”

  “诸位,如果觉得这里憋闷,那么就去睡上一觉,醒来之后那些青阳军府的兵卒差不多也该离开了。”

  这些霜洲人在议论了一阵之后,就各自散去,回了舱室之内休息,并很快进入了沉眠。

  霜洲人常年生活在地下,早已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而且以他们的身体结构,可以以长眠来降低身体消耗,并进入一种假死的状态中,如果事先进行过补充,那么沉眠三至五年的时间也没有问题。

  唯一的缺点是长期不接触阳光,可能会得一种惧光症,需要适应极长时间才能再在地面之上行走。

  而就在他们深眠的时候,顶上却是传来的一阵阵隆隆震动之声。

  所有人都被惊醒,而后从藏身之处跑了出来,聚集到了大厅之中,并很快察觉到声音是从上方传来的,分明就是建筑外层正在遭受到外来冲击。

  有人慌张问道:“怎么回事?难道青阳军府的人发现我们了?陈老不是说这里没人能发觉的么?”

  有人颤声道:“外面可是定湖啊,怎么能这么胡来,万一被破开,我们都要被淹死……”

  在众人惊惶之中,上方轰然传出一声大响,便见那里破开一个大缺口,无数金属碎片散开之后,便悬浮在了那里,而想象中的水流也并没有到来。

  众人往上望去,便见一个浑身玉雾云光环绕年轻道人悬浮在了上方,而在他身后,万顷湖水俱被阻挡在外,宛如隔了一层琉璃罩,丝毫不能侵入进来。

  过有片刻,水中一阵涌动,而后一个个高大的金属巨人从那里冲出,而后纵身落下,轰然站在了这个厅室之内,并把所有人团团围住。

  张御扫了所有人一眼,道:“谁是这里的主事?”

  众人互相看了看,过了一会儿,一名老者站了出来,勉强维持着镇定的神色,朝上一拱手,道:“我是大匠韦图,可以代这里之人说话。你们当是青阳来人吧?

  我们愿意跟你们走,但还请不要伤害这里的师匠和匠人,他们每一个都有精湛技艺,也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张御淡声道:“做未做过,自有规矩律令来断。”他感应了一下四周,又道:“陈大匠可在否?”

  韦图摇头一叹,黯然道:“陈大匠不肯和我们一起走,他早已服毒自尽了。”

  张御不置可否,看向刘同,吩咐道:“刘营管,劳烦你把所有人都是带走,这些人很重要。”

  刘营管一抱拳,道:“张玄正放心,不会漏了一个。”

  而此刻独州州域之外,楚功来至一处无人所在,站定不动,而后身上光芒一闪,元神照影已然飞驰了出去。

  他来至荒原之上,手中有东西闪烁了一下,过了许久,同样一道照影出现在了近前,对他打一个稽首,道:“楚道友,急急唤我而来,可是事情有什么变数么?”

  楚功还了一礼,叹道:“道友料准了,我师弟昨日与那位一场约战,只是……他却是战败了,东西看来也是无法取回了。”

  公孙泯道:“我早便说过,要及早下手为好,只是东西必须拿回,看来我们要另行设法了。”

  楚功道:“道友待如何?”

  公孙泯道:“我观独州战事已是大致结束,此人用不了多久便会返回驻地或者洲内,这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楚功却是摇头道:“不可,便不说这位身侧有着不少玄修卫护,就算只他一人,我等也很难如愿。”

  公孙泯笑了笑,道:“我知道道友不愿,可是如今情形,道友便是不愿怕也不成了。”

  楚功一皱眉,看了他几眼,不悦道:“怎么,道友莫非想要挟我不成?”

  “倒非如此。”公孙泯失笑一下,道:“好歹你我论友,我怎会做这等事情呢?便是不愿,我自不会强迫,只是……”

  他突然朝某个地方指了一指,道:“道友,你我今日见面,早已被有心人看在了眼中,道友,你又当如何选择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