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寻唐 > 第九百七十六章:陌刀之前,人马俱碎

第九百七十六章:陌刀之前,人马俱碎

-  > ->  

  最新网址:  夜间下了一层薄薄的雪,远处的山峦,近处的城廓,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昨天伏尸累累的战场,也因为这一层薄雪的降临,显得没有那么狰狞了。鲜血被掩盖,死去的人身上覆上了这层白雪,看起来似乎也平静了许多,不再有那么明显的戾气。明火早已经熄灭,但废墟之上的青烟却仍然袅袅上升着。

  两支大军隔着二里左右的距离,徐徐展开。

  再也没有什么可遮掩,可闪躲的了。所有的牌面,都摊在了桌子上。

  昨天晚上新的消息传来,建昌也已经落在了唐军之手,由耶律元和刘岩率领的八千余骑兵突袭建昌,一举夺下了此地,彻底断绝了辽军的退路。

  而在承德方向,费裕所率领的五千辽骑,已经与自大漠方向而来的唐军交手。

  辽军,已经被局限在这块并不大的区域之内,连闪躲腾挪的余地都没有,除了拼死一战,再无他路。

  一万骑兵,这是张仲武最后的压箱底的本钱了。

  今天,他将亲自率领这一万骑兵发起最猛烈的冲击,为他的辽地儿郎杀出一条血路来。

  居于阵前,看着对面唐军徐徐展开的阵势,张仲武的嘴中微微有些发苦。

  原来如此!

  难怪韩琦薛冲如此淡定。

  居然是陌刀卫。

  五千陌刀卫!

  张仲武先是惊怒,接着是怔忡,最后竟然是失声笑了起来。

  大唐最盛之时,也不过养了五千陌刀卫,现在李泽还只占据了半壁江山,居然就组织起了五千陌刀卫,不得不服!

  不得不服啊!

  他惊怒,是因为他似乎又看到了当年易水河畔的那一场生死较量。可以说,那是李泽正式崛起,而他张仲武势微的起点。而在那一战中,李泽一方作为中流砥柱的正是陌刀卫。而那个时候,他还仅仅只有一千陌刀卫。

  短短数年功夫啊,他就完成了盛唐之时举一国之财力才组建起来的一支战场大杀器。

  他怔忡,是因为他无法想象李泽是怎么做到这些事情的。他张仲武自恃才华过人,在辽地,他竭尽全力,使尽了浑身的解数,也不过让他的辽军恢复到了卢龙全盛时期,而为了做到这一点,他逼反了高丽。使得高丽最终倒戈。

  他失笑,是因为他突然之间又有些骄傲了起来。李泽还是很看得起他的。李泽南征,起十数万大军对梁军展开全方位的进攻,但却把最厉害的一支部队,悄没声的派到了自己的跟前,他这是看不起梁军啊!认为灭掉大梁根本就不需要动用陌刀卫,而对付自己,却必然需要陌刀卫啊!

  恍惚之间,他似乎又回到了易水河畔。回到了那一场决定他这一世荣辱的决定性战役之中。

  时光倒流吗?

  让我重新再来过吧!

  他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马槊,坚定地指向前方,厉声吼道:“突击!”

  声声呐喊骤然响起,战马像是洪流一般地从他的身边经过,向着前方,向着唐军那一片钢铁海洋冲锋而去。

  上万骑兵同时发起了冲击,声势足以让天地变色。

  而在他们的身后,邓景山看着随着大队骑兵向前的张仲武,亦坚定地举起了手中的大旗,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二万步卒,分成了十数个密集的方阵,缓慢却又坚定地向前压进。

  这一战,有进无退。

  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卒。

  辽军之中最高的两位指挥者,亲自参与冲阵,这是多年来都不曾有过的举动呢!

  而这一举动,也不谛是告诉了所有的辽军士兵。

  这一战,要么生,要么死。

  蔡徐紧紧地抿着嘴唇,盯着奔腾而来的辽军骑兵。当年易水河畔一战,他还算不得是一个正经的陌刀卫,那一战中,一千陌刀卫损失泰半,他也就是那一战之后才递补进来的。这些年来,陌刀卫不断地扩充,而他,也从一个小兵,一步一步地成长为了振武校尉,麾下统带着一百名陌刀卫士卒。

  陌刀卫的军士,不管是待遇还是级别,相比起普通的军队,都要高出好几个级别。

  当年他一战,他紧张之极,曾经因为挥刀不及时而被队长吼骂过,也曾因为胆怯而步履迟缓被人狠狠地踢过屁股,但现在,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倒是经常喝骂那些菜鸟,踢他们的屁股了。

  蔡徐心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现在的陌刀卫,比起当初的陌刀卫来,可以说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了。

  瞧瞧身边的同伴吧,那一个不是身高八尺股肉贲张的彪形大汉。想当初自己加入的时候,也正是因为这个身坯,不过那时候的自己,空有一个骨架子而没有多少肉,进了陌刀卫里,一天四顿,顿顿大鱼大肉,白面馍馍管够,一年功夫便将自己喂得壮了起来。

  是壮,而不是胖。

  因为这些东西不是白吃的,残酷的训练,让肥膘更本就没有成长起来的机会。

  而这几年来,新招进来的家伙们,一进队内,那一身的键子肉就足以闪花人的眼睛。

  良好的身体素质,让蔡许都羡慕不已。

  他自己少年时的亏空,终究还是没有弥补起来啊,不然,自己肯定可以再长高一尺的。在别人眼中,蔡徐是一个昂藏大汉,但在陌刀卫中,他这个个头,只能算是一般般了。

  除了身体素质之外,这些年来的武器装备也在不停地更新换代。手中使用的陌刀,已经是第三代了。现在他们手中的家伙,真正当得起削铁如泥。

  早期的陌刀,虽然锋利,但却缺乏柔韧性,战争之中很容易折断,崩口,一旦失去了武器,陌刀卫便等于折断了飞行的翅膀。

  而现在陌刀,已经改进了这些缺点,听李将军说过,现在他们的陌刀,采用的是什么合金技术。蔡徐不懂这些,他只知道,家伙比过去的好用多了。

  刀更锋利了,全身的盔甲却更轻了一些。轻,不代表着质量差,相反,现在身上的盔甲的防护性能比过去要好得多。羽箭最多能在上面留下一个白点点,即便是臂张弩的近距离攒射,也只能勉强破开甲胄,想要射进肉里头去,难度颇大。整个盔甲几乎是一个整体,据说这样能够有效地分散遭到重物捶击之后的震荡,更有效地保护盔甲里的士兵。

  当然,现在的盔甲穿上和脱下都困难多了。

  千万不要倒下,否则想要自己站起来基本没有可能有。

  至于穿上和脱下困难,这是事吗?

  打赢了,怎么脱都行。

  打输了,也是怎么脱都行!

  区别就是,赢了是自己人帮着仔细地脱。输了,就是敌人毫不客气粗鲁地扒了。

  头顶之上,传来了投石机的呼啸之声,紧接着强弩的尖啸之声亦响起,再往后,身后传来嗡的一声闷响。

  他抬头,然后就发现自己看不见天空了。

  首先飞过的是石弹,有的石弹上沾满了粗加工的猛火油,这让其变成了一个火球。强弩粗大的箭杆之上绑着一个个的陶瓷罐罐拖着闪闪发亮的尾巴,这玩意儿就有些恐怖了,引线燃尽,便是剧烈的爆炸。

  而在这些的后面,跟着的便是遮蔽了天空的弩箭。

  “如果能用钱压垮敌人的话,我选择用钱,而不是用士兵的命!”这是他们的最高首领,李相李泽亲口说的话,而这些年来,李相也在不遗余力地贯彻这一理念。

  这样的领袖,才值得我们替他卖命而无怨无悔啊!

  哪怕是死了,身后哀荣再加上家人得到的实惠,怎么算也是值得啊!

  身后传来了嘹亮的军号之声,蔡徐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几乎不用思考便大声地吼叫了起来。

  “举刀!”

  哗拉一声响,他的眼前,只剩下了雪亮的刀锋。

  “向前一!”

  “二!”

  当蔡徐喊出一的时候,二已经不需要他喊了,因为所有的陌刀卫同时喊出了二字。

  所有人喊一个数字,便踏出一步。

  密集的骑兵冲锋队形被唐军的远程打击攻击得有些凌乱了,无数的人栽下马来,使得前方出现了大批的空白。但剩下的却仍然呼啸着向前冲锋,即便是很多失去了主人的战马,依然被大队裹协着向前狂奔。

  “落!”蔡徐一声嘶吼。

  在他的前方,雪亮的刀锋同时闪动光华,猛然劈了下去。

  马碎,人碎。

  同时,他也看到,有同伴被撞得飞了起来,有人委顿在地,再也无法起来。

  “起!”

  无遐去看其他任何与砍人无关的事情,蔡徐大踏步补上了前方的一个缺口,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刀。

  “落!”

  五千把陌刀,如同一个雪亮的刀阵,在震耳欲聋的起,落的声音之中,滚滚向前推进。

  疯狂突进的骑兵队伍,瞬间便从中间瘪了下去。

  陌刀向前,人马俱碎!

  随着李瀚麾下的陌刀突进,左右两翼,唐军骑兵亦开始了冲锋。

  而在城头之上,韩琦跨立于上,手中挥舞着令旗,指挥着各支部队加入到了战团之中。

  没有任何的试探,这就是一场针尖对麦芒的斗狠之战。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