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八六三章 瞎搞事情,骨头囚笼

第八六三章 瞎搞事情,骨头囚笼

  这个问题秦阳疑惑很久了。

  自从大嘴怪给他说,这里曾经是魔宗故地之后,他就在纳闷这个问题。

  当年因为一个天才,引发出的神战,魔宗都被打碎,魔宗的招牌都消失在岁月里,这里死掉的魔宗故人,应该是占比最高的。

  那他为什么一个魔宗的人都没见到?

  噢,错了,这个天才也算是魔宗的人。

  但他都出现了,却没别人,那就更不正常了。

  秦阳满脸好奇的看着黑眼天才,他是真的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黑眼天才盯着秦阳,看了很久之后,才传过来一句话。

  “他们都消失了。”

  “消失了?怎么消失了?”秦阳立刻追问。

  “他们献祭了自己,成就了如今的我。”

  黑眼天才说的很平静,秦阳看不出来半点虚假的地方,但越是这样,秦阳越是觉得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

  当年魔宗故地发生的事,肯定也没说的那么简单。

  “我若是救你出去,你想要干什么?”

  “杀了三天帝。”黑眼天才说的依然平静。

  秦阳沉默了一下,他算是发现了,这货可能已经不完整了。

  就算是救他出来,这家伙可能也不会念着他的好,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有可能会被反咬一口。

  但秦阳反而想要出手救他出来了。

  让这个家伙出来搅局也是好的,在进入那座巨门之前,还好说点,可是进来之后,发现这里是死去的上古世界,秦阳就知道,当年没有结束的争锋,那个时代还未了结的恩怨,现在恐怕会继续了。

 ∩能的先留点人情,就是秦阳本来打算做的事情,这次却是没这个指望了,这次他就是想甩锅,替蛇头人拉点仇恨,能拉满了最好。

  上次埋伏偷袭他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念头飞速闪过,秦阳望着对方的眼睛。

  “最后一个问题,上古天庭的人,在这里拼凑魔宗故地,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他们,魔剑的印记,我印在了魔宗故地上,只有我才能去引发那个印记,他们想要魔剑,只能这么做。”

  “你诓他们的?”秦阳抱着一丝侥幸问了句,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这么低劣的谎言,怕是很难立得住脚,能让那些人去相信。

  “不,真的。”

  “……”

  秦阳无语了,他倒不是为人族忧心什么的,他还没那么高的情操,纯粹是因为,若是上古天庭的人得到这个法门,必定实力大增。

  而自己已经跟上古天庭的三天帝结仇,甭管有没有正面对上,秦阳都不希望天庭的实力提升。

  “行吧,救你出来就救你出来吧,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是为了什么大义,也不是为了你的魔剑法门。”

  秦阳伸出手,缓缓的伸向囚笼。

  “等下我会惊动上面的人,他若是下来察看,失去了镇压,你自己能从里面冲开牢门么?”

  黑眼天才点了点头。

  秦阳细细感应着囚笼上流转的力量,跟此前巨塔上的力量如出一辙,但是这股力量并非来自于太昊天帝,来自于众位上古天庭的人,归属则是太昊天帝。

  随着巨塔崩碎,秦阳也感觉到,囚笼上流转的低语,似乎也削弱了不少。

  稍稍推断了一下,按照现在的情况看,就算他不插手,这位黑眼天才,以后也能自己冲出来,可能也就是会晚个几百年而已。

  他伸出一只手,触碰到囚笼表面的力量,那股低语力量再次灌入他的体内,伴随着的还有灼热炽烈的力量。

  然而,这一次,那股力量却连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便自然而然的湮灭。

  秦阳说出的真理,轰碎了太昊天帝渗透到亡者之界的基石,如今太昊天帝的力量,对于秦阳来说,已经没有用了,渗透进来,也只会化为虚无。

  他抓住了囚笼,体内的力量,反向溢出,顺着栏杆,逆向逸散向整个囚笼。

  地面上,坐在囚笼大门上的方脸男人,骤然睁开眼睛。

  他坐在原地一动不动,沉声一喝,威压化作实质,直接将方圆百丈之地崩碎成齑粉。

  大地崩碎,他依然坐在囚笼大门上,他也看到,下方有一个似虚似幻的蛇头人,正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囚笼。

  秦阳暗骂一声,这货的屁股可真沉,这样都不肯抬一下。

  按理说,镇守囚笼的人,发现有人劫囚,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去打开囚笼,确认一下囚犯是否还在么?

  唔,好像现在这样,效果也一样。

  秦阳抬起头,阴冷的蛇瞳,盯着对方看了一眼,裂开嘴巴似是笑了笑。

  瞬间,完成了拾取,将这座囚笼的控制权,掌握在手中。

  念头一动,囚笼瞬间缩小到砂砾大小。

  坐在那一动不动,如同一座山一般的方脸男,还是一动不动……

  可是他屁股下面的囚笼却消失不见了。

  同一时间,方脸男如同实质的威压落下,将周围的一切,都统统镇压。

  化为虚无,如陷泥潭,他翻手一抖,囚笼的大门打开,浓郁的黑气从里面冲出来,黑气强行撑开了威压镇压,在里面凝集成黑眼天才的样子。

  黑眼天才,全身冒着黑气,身上的力量不是死气,是一种很古怪的力量,他拆下自己的一根肋骨,凝聚成一把剑,一剑斩出。

  便见贯穿天地的黑光,强行从威压泥潭里斩出,化作一片光幕,直接将其斩断,黑光斩过,绵延数千里,所过之处,刚刚被拼接起来的大地,也被再次斩断。

  失去了威压泥潭,秦阳手握囚笼,顺着大地裂开的缝隙,跌落下去,没有半点留恋,直接脚底抹油溜了。

  “以你的实力,应该能逃得掉吧,我就先走一步了。”

  地面上,黑眼天才手握黑剑,盯着方脸壮汉。

  “你能困住我多久?杀不掉我,我总有一天会出来的。”

  方脸壮汉长叹一声,面色颇有些复杂。

  “修罗,你出来也没有什么用了,这里是亡者之界,我们都死了,你想杀掉三天帝,也没有机会了。”

  “师尊,你错了。”

  修罗挥动长剑,再次斩出一击,黑色的力量,汇聚成刀锋,冲击到方脸男面前,可怕的力量,将其推动着,不断后退。

  修罗步步紧逼,他面无表情,眼睛里却满怀怒火。

  “太昊天帝的力量,可以渗透进来,那么,总有一天,三天帝的权柄,也会进入到这里,到时候我便将其斩杀了便是。

  当年我死在太微天帝之手,魔宗也因为太微天帝覆灭,那些神祇,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们为什么要拦住我的?

  如今正是大好的机会,也是我复仇的大好机会,谁也拦不住我。”

  方脸男不断后退,他苦口婆心的规劝,希望修罗从癫狂之中恢复过来。

  “修罗,你清醒一点吧,别让魔剑毁了你,魔尊的力量,便是借用,都需要付出一切,你想要掌控,唯一的结果便是失控。

  你不会明白,若是将神祇引来,会有什么后果,也不会明白,想要击杀三天帝,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方脸男自知他的力量根本无法反压修罗,如此只能希望能劝说,希望修罗能自己清醒过来。

  他修成的魔剑,已经毁了他了,各种想法变得太过极端。

  当年也正因为如此,打破了脆弱的平衡,让太微天帝不顾后果,亲自出手将其击杀。

  在更早的时代,天尊为人族留下了一字诀,但一字诀的入门难度,已经是不可揣测了,大家只是总结出来一个经验,修为越强者,越是难以入门,反而真正入门的,都是不太强的。

  而就算如此,一字诀的施展,也是需要付出极高的代价,每一门,甚至每一个神通,所要付出的代价都不一样。

  而魔尊留下的刀诀,比之一字诀更加诡谲极端,入门难度不高,可是所要付出的代价却是从一开始就定下了,那就是施展者的全部。

  刀诀在上古,就是一个威慑,轻易不会使用,尤其是人族的顶尖强者,施展出刀诀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代表着可以同归于尽的力量。

  但修罗打破了这个平衡,意图将原本的战术威慑,变成常规武器来使用,还要将付出的代价,变得不是不能接受,力量却并不会削弱太多。

  看起来,修罗的确做到了,他的魔剑,修成了一种新的力量,力量更加极端,要付出的代价却可以接受。

  可惜,从来没有什么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

  修罗丢了很多他自己已经察觉不到的东西,让他自己都变得极度危险,就像是,中了枯心咒的人。

  而这种人,最后不是自我毁灭,便是带着其他人一起毁灭。

  魔宗已经被修罗带着毁灭过一次了,方脸男不想修罗再自我毁灭一次的同时,再来一次更大范围的毁灭。

  这里的交战还在继续,修罗试探了一会,发现击杀不了他的师尊,直接停了下来。

  “我现在感觉非常好,尤其是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师尊,你们对神祇的畏惧太过了,时代已经变了。

  这里是神祇最适合的墓场,凡事总要付出代价,哪怕是引来神祇,让他们在这里再建天庭,过程总需要牺牲,最后的结果是好的就行。

  你们困住我,最终不还是没有拦住太昊天帝的渗透么,已经开始了,那便继续吧。”

  方脸男摇了摇头,不再继续规劝,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哪怕他说,他在巨塔崩碎的那一刻,感受的最清楚,太昊天帝,永远都不可能再出现在亡者之界了。

  那是亡者之界本身在否定这件事,他在那一刻,感受到了真理。

  可惜,修罗是不会相信的。

  方脸男落寞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去,他阻拦了这么久,最终还是什么都拦不住。

  方脸男离开之后,上古天庭的人相继出现。

  修罗站在底座前面,看着这些如临大敌的家伙,面无表情的道。

  “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继续拼好魔宗故地,重建神塔吧。”

  ……

  秦阳从大地之下溜走。

  想到那个黑眼天才说,魔剑被他铭刻在整片魔宗故地上,秦阳溜走的时候,顺手把不少碎片都拿走了,也就一百多块,最大的一块还不到千里。

  反正他海眼里有的是地方,不愁放不下。

  逃远了之后,他才找了个地方停下,开始研究那座囚笼。

  无主之物,可以炼化,这件事本身没什么可意外的,因为这里没人懂得炼化之法,最强的那个方脸男,一身实力也被限制,他只能用最纯粹的威压和气势,发挥出实力。

  只是这个囚笼的材料,却让秦阳有些意外。

  骨头。

  完全由其他死灵的骨头汇聚而成,甚至他以为是牢门的地方,其实都不是牢门,而是破损。

  这个囚笼在完整状态,是根本没有牢门的,那个方脸男,镇压的地方,只是破损的地方。

  也就是说,这个骨头囚笼,从一开始就是想将那个黑眼天才,永远镇压在里面,根本没打算让他出来。

  秦阳一点一点将上面残留的,属于太昊天帝的力量吸收掉,那些力量没入他体内便会化为虚无,从根源上被否定掉。

  等到神祇的力量完全消散,黑白灰三色交错的骨头囚笼出现了。

  秦阳伸手拂过囚笼,看着上面留下的印记,铭刻到骨骼里的符文,感受着那些符文所蕴含的意义,才终于明白。

  魔宗的死灵,都去哪了。

  他们献祭了自身,化作了这个囚笼,困住了他们魔宗的绝世天才。

  所以那个家伙说,魔宗的人献祭了自身,成就了现在的他,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脑补了一下过程,应该是最开始的时候。

  天庭的人还没出现呢,魔宗的人是最先,随着魔宗故地的出现而出现的。

  但是这些人先来了一场内斗,黑眼天才的实力在这里完全不受影响,甚至还会更强,而魔宗的人呢,一个个都被削成了弱鸡。

  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反而献祭了自身,化作囚笼,将黑眼天才困死。

  然后,天庭的人才开始出现,最后发展成他看到的样子。

  中间到底因为什么,魔宗的人为什么这么干,秦阳还是没想明白。

  不过,通过短暂的接触,秦阳很确定,那个所谓的天才,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他脑补出来的,当年魔宗因为门人被杀,怒而报复,死战到底的事,恐怕也不能这么简单的概括了。

  无所谓了,反正这次他又不是本尊出场,只是为了搞事情甩黑锅拉仇恨。

  秦阳看着牢门上的痕迹,开始琢磨着,怎么样把这个缺口给补上,既然这个囚笼能困得住那位黑眼天才,理论上,在如今的情况下,困住一个没有功法的道君,绝对是没问题的。

  就看要用在谁身上了。

  ……

  魔宗故地,去追大嘴怪,却没有追上的灰光头,重新折返了回来。

  回来之后,就见到已经脱困的修罗,他眉头微蹙。

  他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被困住的修罗,还有那个不动如山,完全不可撼动的魔宗之人。

  而拼凑魔宗故地,此地有魔剑印记,也是修罗告诉他们的。

  说实话,最初的时候,他也被弄的一头雾水,魔宗的人在镇压修罗,而被太微天帝击杀的修罗,反而像是反水到他们这边了。

  所以,他们才在那里构建出巨塔,接引太昊天帝,将其权柄扩散到这里的同时,也是以图借太昊天帝的力量,瓦解囚笼。

  “上古地府的人,将我放了出来。”修罗很随意在那里等着,他指了指那些正在玩大型拼积木游戏的天庭众人:“你若是有时间,不若快点拼完吧。”

  灰光头揣着手,没有多言,修罗脱困了,也什么都没做,目前看来,似乎的确是反水了。

  片刻之后,灰光头听着手下的汇报,忍不住嘿嘿怪笑了起来。

  除了那个大嘴怪之外,还有一个蛇头人也潜入了进来。

  而且蛇头人处心积虑,潜入到巨塔附近,误以为修罗是被他们镇压的,所以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价,将修罗救了出来。

  他现在不死,怕是也要元气大伤了,属于太昊天帝的力量,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尤其是酆都一系的人。

  这下,灰光头连巨塔被毁的事,都没那么恼怒了。

  对方可是帮了他们大忙。

  他还没高兴一会儿呢,又有人来汇报。

  魔宗故地,即将拼凑好了,但新的问题来了,少了很多块,尤其是属于魔宗故地核心地带的地方,少了十几块碎片,大的几百里,小的数十里。

  然后,修罗说,少了核心的地方,他也没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