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玉虚天尊 > 第二百七十五章父亲大人

第二百七十五章父亲大人

  华胥山,一缕阴气在山中飘荡。

  天皇阁在第九代阁主时,发生一场变故。山门连带华胥山坠入幽世,而九代阁主也陨落于幽世。

  “华胥山,相传孕育古神伏羲氏的圣地。雷泽之精坠入华胥圣山,以生伏羲神。天皇阁传承《天皇策》,又称《羲皇策》,本意……本意就是……”

  华胥山孕育天皇容器,让那高居九天之上的意志降临。所以,历代天皇阁主皆是纯阳极致,媲美元神大修士。而最后化神一步,则与“天皇意志”融合,成为天皇的人间载体。

  阴气浮动,任鸿观望华胥圣山。圣山深处有九座天墓,每一座天幕周围有九龙山脉盘伏,是风水龙脉所在。

  “这便是九代阁主的天墓。而九峰环绕的中央神峰,则是天皇阁所在。”任鸿来到华胥山,部分记忆渐渐清晰,甚至他自动回想起一部分天皇阁的禁制手诀。

  任鸿为掩人耳目,施展《九转玄功》变化为阴气。在华胥山晃荡一会儿,前往华胥圣山前方。

  在这里,金河烈焰交相辉映,八位玄门道君联手围攻太羲三巫。

  太羲三巫并非侍奉九代阁主的日月星三觋,而是天皇阁三个普通仆人在幽世得到传承,继承“三巫觋”之位。

  获取传承后,三巫掌控天皇阁传承的日月星辰,有媲美道君的神力。可单论境界,将将媲美元神三境罢了。

  眼下三巫施展神通,头顶高悬皓日、明月以及紫星。那三颗天体是天皇阁初代阁主去九天之上,取日月星辰之辉打造的真正天体星辰。正是代代传承日月星天体,才让“三觋”拥有道君之力。

  可面对神武道君、金河道君等八位道君联手,三巫渐渐支撑不住。

  轰

  天空,金色大河喷出九道乾青碧落火,化九龙缠绕天皇阁山门。

  星老脸色一变,挥杖引动头顶星光。银色光雨飒飒而至,把九龙神火熄灭。

  “日觋,我们三人势单力孤,请阁主吧!”

  “九位阁主沉眠永幽,岂能轻易唤醒?”

  “但如果现在不唤醒他们,连天皇阁都保不住!”月老也忍不住了。他头顶明月甩出太阴神水,和太阳真火对应的九大神水之一,乃天下至阴之水。

  神水一动,万物连同时空随之冻结。

  “真武剑何在!”神武道君头顶演化龟蛇二相,亦以动静之法拟化道域,将太阴神水封印。

  八道君手段神通皆在三巫之上,日老心知,再不是犹豫的时刻。

  “也罢!”他将权杖插在地上,大喝:“昊天罔极,上帝维烈。恭请圣王,降罪孽民。”

  旁边月老、星老同时举起权杖:“恭请圣王显灵!”

  不好!

  一听三人念咒,任鸿便有所感,目光看向九大天墓。

  随着三老召唤,九大天墓隆隆震动,有九口天棺从神墓深处徐徐升起。

  三巫齐齐跪在天皇阁山门前:“恭请阁主出手!”

  九尊棺椁吞吐天光云霭,任鸿在棺椁出现的那一霎,不由自主现身,愣愣看着其中一道棺椁。

  “那里就是我的前世身!我过去是天皇阁的一位阁主。”

  “所以,我通晓天皇阁诸多禁法,能自动回忆《羲皇琴谱》。”

  九大天棺镇压虚空,华胥山所在之地被强制从幽世隔断。

  金河道君不假思索,化作金河法相贯穿虚空:“大家小心,先准备退路。”

  神武道君手中神剑缠绕紫气,也对虚空禁法劈去。

  这时,一尊天棺开启。白净的手掌缓缓探出,同时对八大道君拍下。

  金河断裂,紫气溃散,烈焰、玄水尽数消失。

  “好凶!”道君们面色凝重,观察天棺中探出的那一只手。

  单论境界,天皇阁那群阁主们一个个都不如道君。但在阁主们道化后,他们的道尸已经化作“天之容器”的半成品,拥有天神之力。

  这只手,已是真正的天神手掌,蕴含不逊色天仙的法力。

  “麻烦了。”

  眼看其他几尊天棺也要开启,金河道君当机立断,取出一盏神灯:“诸位,我们走了!”

  神灯一抛,九龙纠缠在一处,凝作火刃劈开虚空。八位道君同时从虚空遁走,回归天皇阁山门前。

  舍去青玄大道君赐下的护身法宝,金河道君犹惊未定,他快速道:“天皇阁底牌雄厚,我们暂时撤退。等诸位师长商议后,我们再做计较。”

  晓澧道君正要附和,忽然脸色大变:“金河道兄,快闪!”说着,他化作水光消失在幽世。

  金河道君在他提醒时便心知不妙,施展仙法遁走。可天棺中的那只手穿过虚空,在他面前展开。

  手掌中,一只眼球静静看着他。

  这一看,金河道君泥丸宫崩塌,恍惚回到三千年前的那一幕。

  “天眼,是陛下……”

  三千年前,充斥天地的阴气幕后,那双俯视众生的天眸注视下,无数三清宗弟子道行尽丧。

  “又要再转修一次吗?”金河道君心下苦笑,主动放开道躯,纵容那一缕诡异莫测的天道之力毁灭仙体。

  “陛下,不管您打落我们几世,我们三清道统仍会再度崛起,打断你的太昊复兴之梦!”

  说完,真灵元神遁入轮回。

  走之前,金河道君看到旁边的神武道君。

  神武道君处境更加不妙,如果说“天眼”仅仅是看金河道君,把他打入轮回。那么神武道君则被彻底石化,成为站在天皇阁门口的一尊石像。

  “他的真正目标是神武?真武阁什么时候被天皇看在眼中了?”

  带着疑惑,金河道君转入轮回。

  ……

  华胥山内,任鸿神情恍惚,喃喃自语:“父亲大人的脾气还是这么差”

  猛地,他回过神,捂住自己的嘴。

  “我前世的记忆,开始恢复了。”

  任鸿脸色难看,深深望了一眼那只手和天眼,化作阴气离开。

  很快,天棺再度沉入天幕,那只天眼也再度离去。

  ……

  阴气在幽世飘荡,不多时来到南方净土。

  原本,这是金河道君镇压看守。可眼下金河道君被天眼送入轮回,另一位昆仑道君降临,继续坐镇。

  来到净土范围,任鸿望着天皇阁方向沉思。

  刚才他在天皇阁,感受到过去身的呼唤。如果他愿意,可以通过过去身,一口气恢复到纯阳极致,距离道君只差一步。

  当然,他也再度面临当年遇到的问题。此刻,任鸿终于想起天皇阁最核心的任务。

  “天皇阁建立之初,就是为了把‘天皇’复活,让‘天皇’重新在此世打造太昊盛世!”

  任鸿隐隐约约回想起来,自己过去仿佛在天渊看到过一块碑,知道一些古老时代的隐秘。

  “加上颛臾前辈……”提及这位“前辈”,任鸿暗暗皱眉。那个修炼《天皇策》的人,到底跟天皇阁有什么关系?

  “莫非,他也是某位阁主的转世身?”

  “任鸿”忽然,火光从净土飞出来。

  董朱来到他身边,打断任鸿沉思。

  “任鸿你没事吧?我听说,金河道君转世,神武道君被封印?那么真武阁现在岂非没有道君?”

  的确,真武阁完了。

  两位道君被困幽世,人间势力衰落,山门上空弥漫的玄光紫云顿时散去,整个真武阁道庭陷入惶恐不安。

  这时,玄都宫桑道君降临:“尔等无惊。两位道友受劫于幽世,虽无法回归人世,但并未真正陨落。尔等只需谨守门庭,等待他们劫满回归即可。”

  神武道君被石化,只要解除石化即可回归。灵应真君化作冥君,但还在幽世鬼庭坐镇。随着青玄大道君复活,他也有复活之望。

  至于为什么真武阁这么惨,任鸿心中清楚。

  因为灵应真君对自己动手,打断自己同化,引来“天皇”意志迁怒。

  “这么看,随着九阴绝日即将到来,‘父亲大人’的力量越来越强了。”

  父亲,这是任鸿记忆中的称呼。

  而伴随过去记忆的复苏,任鸿心中有一种惶恐。他不清楚,当过去记忆全部复苏,他到底还是不是自己。

  “任鸿?任鸿?你没事吧?”

  看到董朱担忧的神情,任鸿幽幽一叹。

  且不论记忆没有完全复苏,纵然记忆全部恢复,难道自己会选择化作天皇容器这条路吗?

  今生之我只为我,关于未来道途,要重新思考了。

  天皇阁事关重大,任鸿不敢跟董朱详谈,深深藏在心底。然后对董朱道:“幽世不便久留,我们回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