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召唤之绝世帝王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夏皇病了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夏皇病了

  “陛下病了,今日早朝都没有上,群臣等到现在!”

  洛尘顿时面色微变,也是皱起了眉头“昨日我看父皇的神色还算不错,怎么会生病呢?”

  “来人,备马!”

  ……

  “这……陛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陛下怎么会突然病倒了?昨日还好好的!”

  “古怪离奇!”

  苏洵也是眉头紧皱,要知道,一直以来夏皇的身体还是不错的,几乎从来没有误过早朝,可是今日竟然连朝都不上了!

  高明快步走了出来,轻声开口道“陛下口谕!”

  话音一落,众人皆是跪了下去!

  “朕今日身体抱养,朝中一应事务皆是交由两位丞相处理!”

  “臣等谨遵圣谕!

  高明离开之后,众人皆是皱起了眉头,苏洵轻声开口道“诸位大人,有什么奏折本子都送到我和江相,若是无事,就可以退朝了!”

  “胤王殿下到!”

  突然传官一声高喝,洛尘大步走了过来,看到太曦殿外的一众大臣,顿时眉头紧皱,轻声道“父皇可有什么指示?”

  “将朝政交于我与江公处理!”

  洛尘微微颔首,转身看向诸位大臣,肃声道“诸位,此事不可外传!”

  “可懂?”

  “是!”

  众臣连忙称是!

  洛尘看向郭嘉道“郭大人!”

  “臣在!”

  “锦衣卫密切注意长安城中动向,若是有趁机作乱者,杀无赦!”

  “诺!”

  群臣顿时面色微变,这是在警告他们啊!

  “退下吧!”

  洛尘大手一挥,迈着步子直接朝着大殿之中,走去,苏洵正准备说些什么,但是洛尘的身影已经进去了!

  “这……殿下就这样直接进去……会不会……”

  江尚摇了摇头,眼中尽是疑色,轻声道“苏公,我先去处理政事,不如你在此等候片刻,万一……”

  苏洵一下子便明白了江尚的意思,微微点头,轻声开口道“好!”

  江尚看向郭嘉,轻声道“郭大人,不如随我一同走上一趟?”

  郭嘉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点了点“好!”

  ……

  洛尘直接来到后宫,刚走到宫门前,就看到高明静静的站在宫门口,看到洛尘大步走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连忙开口道“殿下怎么来了?”

  “父皇呢?”

  “陛下他……”高明的脸上露出一丝为难,正准备开口,里面瞬间就传出来一道道噼里啪啦的声音!

  高明顿时面色一变,看向洛尘“殿下,您在此稍等片刻!”

  洛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直接抬脚朝着宫门之中走了去!

  “啊!”

  “给朕死!”

  “杀无赦!”

  “安王!你密谋造反,祸乱朝纲,罪该万死!”

  “杀!”

  “齐王,胜王,你们也该死!罪不容恕,朕虽为尔等兄长,朕亦是一国之君,杀!”

  “哈哈哈哈!”

  一道道高喊声从宫中传来,洛尘的脚步也是忍不住为之一滞,淡淡的问道“这就是父皇的病吗?”

  高明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轻叹道“前几年还不如这般,但是这两年却是越来越严重,而且齐远那个谋反书文……又让陛下想起了当年之事,又开始犯病了!”

  洛尘心中一震,当年之事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只是知道的并不详细,没想到竟然给夏皇留下了这么大的心理阴影!

  掀开吊链,就看到一道人影静静的坐在佛前诵经,洛尘心中一颤,苏静芸的脸上刻满了泪花,但是依旧是紧闭着双眼,面前虔诚无比!

  洛尘一步一步朝着内室走去,就看到一道踉踉跄跄的身影在里面七拉八扯,地上尽是破碎的瓷片和那些东倒西歪的饰品,顿时面色愣了一下!

  “父皇!”

  洛尘轻声唤了一声,夏皇朝着他看了一眼,双目猩红,凝声道“齐王!死!”

  说着,直接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洛尘看到夏皇已经丧失理智了,心中轻轻一叹,开口道“父皇,得罪了!”

  说着,直接猛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记手刀直接拍在了夏皇的脖颈之上!

  夏皇眼珠子一番,直接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一道脚步声响起,高明看到夏皇软软的倒在了地上顿时眼珠子一突,吓得有些魂不守舍,“殿下,您……您……”

  洛尘淡淡的看了高明一眼,轻声开口道“去给我找一套银针过来!”

  “这……是!”

  看到洛尘得心态稳得一批,还有心情去要银针,顿时面色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轻声开口道“诺!”

  高明前脚刚走,皇后就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轻叹一声“二十多年来,几乎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自从有了水依那丫头,你父皇的病越来越厉害,有的时候不但打砸东西,甚至还自残,又是破口大骂,又是痛哭流涕!”

  苏静芸说着,泪水再次忍不住流了下来,洛尘眼中尽事惊诧之色“二十多年?”

  洛尘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母亲每年都会去苦无寺烧香拜佛!

  想起了空间之中得那颗价值百万积分的舍利,还有那位法号叫世贤的老僧!

  苏静芸没有继续回答,而是走到夏皇的身前,将他扶起来,往床上拖去,洛尘连忙上去搭了一把手,轻声道“母后,父皇经常这样吗?”

  苏静芸摇了摇头轻声道“很少,而且以前是不砸东西的!”

  洛尘点了点头,将夏皇扶到床上之后,轻声开口道“我先号一下脉!”

  “对了,差点忘了,我儿会雌黄之术呢!”

  苏静芸挤出一丝笑容,道“这次你有些鲁莽了,若是你父皇醒了怪罪下来……”

  洛尘笑呵呵的开口道:“放心吧母后,父皇才没那么小气!”

  洛尘将手搭在夏皇的手腕上,缓缓闭上了眼睛,许久之后,皱起了眉头,轻声开口道“这是心病啊!”

  苏静芸轻轻一叹“那又该如何?”

  “能治否?”

  洛尘轻叹道“我的医术能治病痛,能医废人,成为垂老年迈者续命,唯有这心病……”

  苏静芸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