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这号有毒 > 329、【魔宗的怒火】

329、【魔宗的怒火】

  界碑下方,一剑山与万剑山的众人吵得很凶。

  平山海与钱正一没有发表太多的意见,因为他们心中是有所猜测的,也希望从路浔那里得到证实。

  他们二人也很想知道,界碑里是不是真的跟我们猜的那样,还有老祖留下的些许神魂?

  事实证明,吵架这门嘴上功夫,是要多练的。

  只要练的勤,哪怕是天生嘴笨的人,也会有一定程度的进步。

  而一剑山与万剑山的剑修们,从加入门派开始,就在对喷。成长为高层后,开始有涵养有格调地对喷,当真是喷出了技术,喷出了花样。

  也不知道是谁,嘴里先提到了“老祖”二字,然后,自界碑上方,就照耀下了一缕青光!

  一瞬间,众人就懵了。

  怎么回事?

  界碑竟然给出回应了!

  平山海与钱正一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同样的想法,那就是“果然如此”!

  界碑内真的残留着老祖的神魂!

  平山海果断向前一步,直入正题,紧握中心思想,言简意赅地进行了试探:“老祖?”

  他话音刚落,界碑上立马又照耀下了一道青光。

  一瞬间,两大剑派的众人都沸腾了起来。

  老祖显灵!这是老祖显灵!

  虽不知老祖在界碑内留下了何等手段,但很明显,这次事件是与老祖有关的。

  在平山海与钱正一的带领下,众人齐齐朝着界碑行礼,道:“拜见老祖!”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反倒把滴哒给吓了一跳。

  好……好大声啊!

  路浔说,他们说出第三声老祖的时候,就再照一道光,然后青光慢慢微弱,直至消散。

  可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喊,究竟算是第几声啊?

  滴哒那笨笨的脑袋一时之间有点转不过来,它只见路浔在远处冲它微微点头,连忙立马又照耀下了一道青光。

  这一次,青光直接照在了正在行礼的众人的身上,雨露均沾,如同剑山老祖在对他们做出回应!

  有几位高层,脸都激动地发红了。

  他们虽然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大修行者,但那毕竟是老祖啊,是他们一生最敬佩的人!

  只可惜,这道青光在慢慢暗淡,然后很快就消失不见。

  至此以后,界碑就再也没给出任何的回应了。

  从这种状况来看,要么是老祖留下的手段彻底消失了,要么就是暂时虚弱了。

  但不管怎么说,事涉老祖准没错了!

  并不是路浔拐跑了咱们的界碑,而是老祖另有深意。

  他们悟了!

  平山海与钱正一撤掉了隔音领域,带着众人快步地朝着路浔走来。

  路浔看着他们,紧了紧自己的衣袍,还用右手捂住了小黑猫的耳朵,用很轻柔的语气道:

  “若有事相问,还请声音轻一些,路浔拜托诸位了。”

  以他的身份与辈分,说出这样的话语,两大剑派的众人自然要放在心上。

  平山海压低音量,问道:“路小友,可否告知,界碑为何会来到此处?”

  路浔摇了摇头,一脸淡定地道:“我不知道。”

  若是一开始他就这样说,肯定是没人信的。

  可有了先前的一幕幕,他说他不知道,可信度反而高。

  毕竟此事乃剑山老祖所为,必有其深意。

  老祖的深意,一个才第三境的年轻修行者,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毕竟……咱们目前也没想明白,只能靠猜。

  平山海与钱正一看了一眼地上的异兽尸体,又回忆了一下逃窜离去的神秘男子,总觉得处处显露着诡异。

  这异兽,他们没见过,也不曾在古籍里看到过,跟突然出现的新物种似的。

  而那个神秘男子也很奇特,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难不成……问题不是出在路浔身上,而是出在神秘人与这只异兽身上!

  那个神秘人与异兽,绝对有问题!

  他们突袭路浔等人,还直接引动了界碑,其中必有蹊跷!

  就这样,在路浔的有意挑动下,西洲的两大剑派,首次把目光汇聚到了异族身上。

  而这比原先的历史轨迹,早了太多太多。

  路浔在心中道:“前辈,拿你剑山老祖的名号出来说事,实在是多有得罪,路浔在此告罪了。”

  但他看着界碑上写着的【剑道永昌】四个大字,心中倒是特别的平静。

  他的确多有冒犯,但这有益西洲的所有剑修。

  “若真有在天之灵的存在,也不知道这位前辈会不会原谅我的做法。”路浔在心中道。

  ……

  ……

  东域,魔宗。

  平山海的飞剑传书速度极快,没花太多的时间,就已送至了魔宗主殿。

  魔宗主殿内,沈阎正与几位峰主商讨着内门晋级考核的事宜,在收到飞剑后,也是微微一愣,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不知道一剑山找自己何事?

  他接过小小的飞剑,在了解了情况后,这个矮子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先前有说过,沈阎长得极丑,也长得极凶。

  他属于那种凭长相就让人觉得是坏人的类型。

  这类人顶着一张穷凶极恶的脸,哪怕做好事,别人都可能会觉得他别有用心。

  而此刻,他的面色很凝重,脸上更是凶相毕露。

  “怎么了,宗主。”美少妇般风情万种的骆婉秋开口道。

  沈阎没有说话,而是把飞剑传书的内容展示给所有人看。

  一瞬间,在场的几位峰主竟齐齐起身,没一个坐着。

  小师叔与四师叔遇险受伤,险些丧命!

  一股接一股恐怖的气息自沈阎与诸位峰主身上散开,笼罩着整个魔宗。

  这些恐怖的威压汇聚在一处,普通弟子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

  魔宗的一众弟子与沙雕玩家们都有些发懵,不知其中缘由。

  “这是怎么了?出大事了吗?”

  主殿内,沈阎道了一句:“我先去请示先生。”

  然后,他就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沈阎便再次回到了主殿内。

  “宗主,先生怎么说?”众人问道。

  沈阎看着众人,道:“先生说,按照小师叔说的去做就行,派一名长老级以上的人过去,全权听他差遣。”

  他话音刚落,脸很黑的公输磐便沉声道:“我去吧。”

  沈阎闻言,点了点头。

  公输磐在前些年有所突破,与沈阎一样,皆乃第八境的大修行者。

  他的实力不会有任何问题。

  其次,以他的性格,去处理这些事情,也最合适。

  众所周知,公输峰主还兼任着魔宗的执法长老,是宗规的捍卫者与执行者。

  魔宗弟子们最怕的就是他,他不止脸黑,还铁面无私。

  而只有魔宗真正的高层们知晓,公输磐为什么会兼任魔宗的执法长老。

  原因很简单,不知道大家读书的时候,班主任有没有任命过班上最调皮的孩子,去当班干部,甚至是当纪律委员?

  公输磐担任执法长老,说来可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是最守规矩的那个人。

  而在有些情况下,他是最无视规矩的一个!

  此次出山,魔宗……

  不准备讲规矩!

  因此,公输磐的确是最最合适的人选,其余峰主也没有任何异议。

  “话不多说,我去也!”公输磐化为一道流光,朝着迷失林的方向,快速飞去。

  他这次出山,没特意的去带上任何的东西。

  他唯一带着的……

  是来自魔宗的怒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