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正版修仙 > 第1322章 悲凉

第1322章 悲凉

  苏闲并未在无尽星海逗留太久。

  便直接在云维的住处布置了一个传送阵法,回返了帝都!

  无尽星海本没有传送阵法,但以如今苏闲的能耐,布置一个临时阵法,不算什么难事……离开之后,阵法立时销毁!

  以他如今的实力,整个宇宙,都可通过传送阵法来去自由,回返帝都,也不过瞬间而已。

  他走了。

  也带走了云维的安全感……

  现在的无尽星海,可是真的已经彻底沦为了一个空壳,这种时候,虫族一旦大举进攻,就会发现那曾经阻碍了他们万年之久的无尽星海,已经成为了一个空壳了。

  你走的倒是安心啊。

  云维也没太多的时间去悲伤了,他得抓紧时间去练兵,当然,说是练兵,其实不过是一种合理的派兵出无尽星海的说辞而已!

  不能让这个消息暴露,更得护住无尽星海的安全。

  那就只有将所有的将士转往无尽星海外域了……

  到时侯,这些虫族若敢反悔,他们想要碰触阵法,得先越过他们这些人的尸体才行。

  数以百万计的精锐将士,当能为苏总长争取足够的时间吧?

  云维也实在是没别的办法可想了。

  而这边,苏闲回返帝都之时。

  却是见到了颇为意料之外的客人,或者说,是此地曾经的主人……

  此时,大殿里。

  包括杨婉慧在内的所有家眷,都陪在厅内,杨婉慧正与孙荔两人低声说笑着什么……两人本为亲家,又都对对方的儿女满意无比,两人感情自然是急速升温中。

  而薛辛雷正拉着谢韵韵的手,坐在那里唾液横飞,给她讲着他是如何大发神威,拯救谢长安于水火之中。

  先是将他生擒,而后他犹还负隅顽抗。

  是他薛辛雷,大义凛然,舌绽春雷,晓以大义,从人性人理的方向,狠狠的训斥了谢长安一顿,将他说的羞愧无比!

  最后,他被薛辛雷说的痛哭流涕!

  主动要求乖乖的跟着他放弃圣族,回返了人族,尽到一个人夫,人父的责任。

  反正在他的口中,一切都是他薛辛雷的功劳,甚至于他全心全力解救谢长安之余,还有闲暇,去把小小的圣族给灭了。

  虽然中途有苏闲这个小子的一点点帮忙……但他薛辛雷又不是仙神下凡,同时面对数十位圣族至高修士,多少也是要落一点下风的,需要他人协助,并不丢人。

  倒不如说,他薛大总长给了年轻人表现的机会,也算是顺带的帮他树立了威信,好坐稳总长这个位置。

  谢韵韵听的是唇角含笑……

  薛辛雷之前忙碌无比,一直在那颗无人异星监视谢长安。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自然早已经听苏闲讲过了。

  只是如今听着自己的外公对着自己大放厥词,她也不忍拆穿他,只是用钦佩的眼神看着他,那小星星眼睛,看的薛辛雷是哈哈大笑之声不绝。

  只是大笑之余……

  他总是忍不住偷偷的瞄着在旁边与苏小爱正并肩坐在一起,指导着她玩只狼的苏小怜!

  苏闲并未点的太明。

  但以薛辛雷的聪明才智,自然猜的到面前这位大佬的真实身份,正因如此,他的心头才更为震撼,甚至于带着一丝的恍然大悟。

  嗯……没错,我说虫族之王怎么会同意邹一彬那明显对人族有利的多的交易的。

  感情是苏闲这小子牺牲色相了。

  只是竟然把堂堂虫族之王带来人族的首都来……苏闲这小子还是太年轻,太不知道轻重了啊。

  想着,他心头颇有几分惴惴。

  能跨越无数战场活下来,薛辛雷可不是那种铁血男儿,该硬的时候硬,但该服软的时候,他也不会吝啬于服软的。

  嗯……

  最起码,现在他很清楚,若是自己真的敢对这个小姑娘有什么不妥的行为的话,自己可能会死。

  这就死的太冤枉了,不是死在马革裹尸的战场上,而是死在某个人的后宫手里……这简直……

  想着,注意到苏闲进来,他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冷冷道:“怎么回事,苏闲……你不知道韵韵的爷爷才刚刚去世么,她正难过的时候,你不在这个时候多多陪陪她,竟然还跑出去鬼混,你到底怎么想的,啊?把这么重要的人放在家里,你真的放心吗?!”

  说到最后。

  他暴露了自己的真正意图。

  明着说的是谢韵韵,但暗地里,却分明是责怪苏闲不该把苏小怜带到这里来。

  苏小怜嗯了一声,转头看向了薛辛雷,困惑道:“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弦外之音了?!”

  “苏闲,你跟我来!”

  薛辛雷装作听不到苏小怜的声音,冷冷道:“韵韵也好,袭人也好,她们两个本就有着辈份的问题,跟着你没名没份的,你也不考虑这个问题,我真是忍不下去了,过来,老子今天非得狠狠的教训你一顿不可!”

  说罢,当先往外走去!

  苏闲给苏小怜一个安抚的眼神。

  苏小怜甜甜笑了笑,怒气槽顿时空了。

  继续坐下来陪着苏小爱玩了。

  薛辛雷一路到了他平日里工作的地方……当然,名义上,这里现在已经归了苏闲了。

  刚踏进门。

  他就忍不住脸色一怔,看着办公室后面的墙壁上,那一处堂而皇之的木门,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惊叫道:“这这这……这扇门是怎么回事?!”

  “啊,伯父您是说你当初的暗门呐。”

  苏闲脸上露出了佩服的神色,笑道:“伯父真是好心思,竟然还懂得金屋藏娇,给自己的办公室里留下一处休憩之所,沐浴床榻无所不全,我这无论是做为女婿还是作为孙婿,都是太佩服了,伯父你放心,你的那些床榻之类的,我都已经丢掉了,里面是换的新的席梦思大床和温泉泡浴,不过暗门就太偷偷摸摸了,做什么事情光明正大不好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累了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下不好么?这可是淘淘和韵韵特地帮我设计的呢,最新款的三人大床,还有全新的锆石镶釉池可以泡澡,容纳三四个人都不成问题呢……”

  薛辛雷:“……………………………………”

  “对了。”

  苏闲笑道:“那个暗门里面可以偷偷溜出去的秘密通道也被堵死了,根本没用嘛,淘淘她们找我,我直接开门就成,干嘛要跑?恐怕这个秘密通道伯父也是用不上吧,所以我想这可能是赵远帆用来给自己秘密逃遁的,是吧?”

  薛辛雷:“………………………………”

  “啊……哈哈哈哈,是的呢,是赵远帆干的,我太忙了,都没顾上堵,苏闲,你帮了我的大忙了。”

  薛辛雷啊哈哈的笑了起来

  只是笑声里,莫名的多了几分悲凉。